×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风景的观看与视觉可能

发表日期:2007-12-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6中国风光摄影高端论坛

论坛缘起

近来有数据统计,中国风光摄影者的人数超过了8000万。有专家称,还远远不止这个数字。目前,风光摄影已经成为中国涉入人群最多、图片产量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图像形态。同此,风光摄影引发了摄影界内的诸多关注:风光摄影与摄影艺术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风光摄影会成为普罗大从广泛采取的图像形态?如何判断风光摄影的价值?风光摄影的价值是什么层面和坐标系当中进行确认的?风光摄影与中国的山水艺术传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中国风光摄影发展的基本脉络如何?山水风景的图像表达具有哪些延展的可能性?等等……

这正是此次论坛的缘起。 论坛人物本次论坛打破了以往圈内自说自话的格局,不仅邀请了风光摄影家王建军、赵大督、张吃、辜东方、齐凤臣、张利君、李景章等,还邀请了以风光为题材、以摄影为媒介的艺术家洪磊、李天元、李一凡。同时还特别邀请了各个艺术文化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他们是:陈丹青(画家,当代文化批评)、郭力昕(台湾政治大学教授,视觉文化批评)、李小山(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当代艺术批评)、岛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当代艺术批评)、余虹(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艺术理论研究)、顾铮(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艺术比较与当代摄影研究)、孙京涛(大众日报图片总监,当代摄影研究)、刘树勇(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视觉语言与文化批评研究)、曾璜(新华社中国特稿社高级编辑,当代摄影研究)。

论坛观点摘要


[对现实风景的失望 我只能在梦中寻找风景]

洪 磊
现代工业文明和旅游业的发展,将我们所熟悉的中国古代画家所描述的美丽的风景与田园般的自然景观破坏殆尽。对现实风景的失望,使我只能依靠数码技术来拼接我的梦境。我拍了一些现实风景的角落,进行拼接。我的作品都是臆造的。我的审美观点停留在古人的方式上,现实生活不可能带给我最美好的表达。


[艺术家要做的是给人提供一个更加敏感和特别的感觉]

李天元

自然是没有焦点的,焦点是属于人的,观看的方式非常重要。照相机模仿人的眼睛,聚焦形成的一个瞬间,是不可能重复的。古人说“大象无形”,是属于人们的大自然,这是不是自然界的自然。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个片断和瞬间。艺术家要做是给人提供一个更加敏感和特别的视觉。我的很多灵感来自天人合一等中国传统的观点。中国画的风景等于在画人。画的构图和意境,甚至是一棵树都是与人的生活处境相关联的。现在人的生存处境形式上有些变化,但本质没有大的变化,人与自然是永恒的话题。 “视觉可能”满足人的两个需求:一是想看的东西,二是看不到的东西。如果天天能看到,人就会麻木。看什么和怎么看牵扯到形式的问题,这样的形式越多越好。有些惯性的东西需要批判,很多东西很容易被接纳,比如美丽的东西。应该给视觉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如今拥有照相机的人已经很多了,但是观看的方式却不是很多样。摄影是观看的艺术,需要想象的东西多,需要个人的东西多。照相机有很多的表现力,记录功能只是其中的一个。人们按快门,只是拍下内心中已经设定好的瞬间。人要有更多的方式,每个方式没有可比性。方式要有创造性,每个艺术家都要有新的东西。


 [中国的艺术生态是残缺的]

陈丹青

从昨天到今天,我想我们看到了两组反响不同的作品,这之间有可能沟通对话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座的摄影家愿不愿意对话,咱信这儿叫做商榷。这两种摄影正好在下面的一段话里面已经被说到了:“摄影是关于凝视的艺术,如果这张照片揭示的真实进入你的内心会让你疯狂。社会致力于安抚摄影,缓和疯狂,因这疯狂不断威胁着照片的观看者。社会有两种预防的途径:第一是将摄影视为艺术,摄影师一心一意与艺术竞争,甘心接纳绘画的修辞学和高尚的展览方式;另一途径是将摄影大众化、群体化和通俗化,让我们所看到的生活真实化。”(摘自罗兰•巴特的《明室》)中国的摄影在大众化、群体化和通俗化上已经做得非常好。怎么做到的,是什么一种力量、一种思想、一种势力,让摄影能够做到今天这样的“艺术”化,这么美丽、好看,这么流行,在社会中或者在摄影圈里这么奏效,这是大家可以讨论的。我觉得从昨天晚上看到的这些非常美丽的风光摄影专集照片来看,已经做到了。但是我在今天看到的两位艺术家的风光摄影,我看到另一种“风光”,带引号的风光。那么这也可以另外再说的,可能等会儿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再说。但问题是我们要不要再说,或者说我们要不要除了“艺术”的、通俗的、美丽的摄影以外,我们还有没有可能接受别的摄影。别的摄影在中国现在有没有,有的话,我们能不能看到,看过以后它会是怎样的作用于我们,这我不知道。我在纽约期间,经常到世界摄影中心去看每年的大量新出现的所谓世界经典摄影,我看到另外几类非常动人的摄影。对于我所看到的中国的风光摄影家的作品,我看不出这些作者与作者之间的性格差异、观念的差异。中国风光摄影的作品已经高度商业化、专业化,完全与世界接轨,几乎没有差距。目前,中国最有生命力,最看好的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中最前卫的就是影像部分,中国的观念摄影作品完全可以达到国际摄影的一流水平。我们的一两个摄影门类能够达到世界水平,正好暴露出中国摄影创作的问题,凸现了艺术当中残缺的生态。在原来应有的文化生态中,只有一两个品种茁壮成长,而其他品种是空白。这同时也是整个中国文艺创作的一个问题。所以摄影在中国出现这么一种非常残缺的情况,就是它特别风雅,它安全,它不用冒险。我们现在亟待要做的,不是在讨论如何去创作,我们要做摄影的启蒙,包括在专家中间进行启蒙,把国外优秀的、尖税地、严肃的摄影引进中国。我们可以先把中国摄影家的眼睛打开,再把中国观众的眼睛打开,看看世界到底有哪些作品、哪些流派、哪些观念,做到了哪一步。观光摄影要进入一个个人主义的时期,就是有多少个人在用他们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用摄影机的镜头去捕捉风景,因为风景背后是人的问题。这种可能性无穷无尽,我们有太多应该被照相机拍摄的领域,还在沉睡。另一个是体制结构的问题。各种艺术协会,我觉得是滞碍艺术创作的机构,我不想和他们形成对抗,因为是不可能对抗的。我特别寄望于当代艺术,就因为当代艺术里有很多年轻人,很大胆,一帮“流氓”,无所畏惧。这些人我想念是中国当代艺术,包括当代摄影的未来。


[美丽的照片竟能让人痛苦]

李小山

数码相机的发展,使很多人拥有了拍照片的权利和便利。人们拿起相机去拍照,属于自娱自乐的爱好,不属于摄影艺术的范畴,我不想把这个话题展开来谈。风光摄影在我看来和旅游摄影应该划等号的,我看到的每个人的作品区别很小,艺术含金量区别不太。风光摄影能不能拍出好的照片?因为我昨天看到了各位放的那些片子以后,这样的美丽,这样的漂亮,使我感到了一种痛苦。那种姹紫嫣红的艳丽,那种各式各样的光线,地域、异域风光那种漂亮、美丽原来也能使人痛苦。我看到少量的有几张不错的,也许摄影家在拍这个片子的时候是无意识的、不自觉的。好的摄影作品的标准是什么?有没有这样一个标准。我想,根据大的艺术,我把摄影归类为当代大艺术这个范畴,则:第一个是有没有人接受;第二个是这个作品能不能修改人们原始的观看习惯和审美习惯;第三个是要让我们震动,这个作品看了之后要让人震动,并为之着迷。现在“美盲”比文盲多,美不是固定的,是在探索和发展的。拍照的人对美的趣味和观念停留在传统审美的阶段。目前,古典主义审美和现代、后现代艺术无法对话。如今,中国就像一个大的航空港、立交桥,各行其是,互不妨碍。对于艺术家最高的奖赏就是被艺术史所接纳。没有创造,就永远没有艺术史。


[风光摄影背后有某种力量在操纵]

刘树勇

我在摄影行业做了若干年,摄影行业里边没有把影像资源当作具有某种学术资源的影响来看待。这么多年的影像研究中,我对目前国人的风光摄影不认同。但我所看到的资料显示;全国有8000万人在拍摄风光摄影,包括爱好者和从业人员。它已经构成整个国人生活中一种很重要的样式或形态。这个话题我认为是非常值得探讨的,而不是仅仅因为这些风光照片。影协先将风光、人像、静物摄影等界定为艺术。当作艺术的一个标杆儿,通过各种的营销策略,通过奖项,通过会员制的影响等一系列的推广使其从众非常广大。它被经过长期的运作及其惯性,很多风光摄影家本身就是从众。风光摄影的背后是否存在政治经济学问题。上世纪80年代以后,庸俗美学通过大学的教育和社会的传播,视觉的愉悦和美感就称为艺术,也成为它的一个支撑。我在想,人们不会把一个漂亮的媳妇儿当作一个艺术品吧?那么为什么漂亮的风光照片就成了艺术品?一个东西被当作艺术品,必有它的道理在其中。这一系列问题都值得探讨。现在有些摄影师也在做一些转型和探索,但是这些是远远不够的。风光摄影可以被当成一种介质或者支点,把我们的观念、情感,把我们很多考虑付之于这个对象,通过影像转换出来,这有可能是所谓风光题材影像的新的视觉可能。


 [风光摄影里面暗含着固有的观看事物的方式]

余 虹

中国古代山水画与风光摄影的观物方式有某种关联。摄影作为视觉艺术更重要的是要改变人们的视觉习惯。我觉得对视觉艺术而言,我们更重要的是改变它的视觉习惯,对事物怎么样在我们的眼睛里呈现,我们的眼睛怎么样去看待事物等等。实际上所谓的风光摄影里面已经暗含着固有的观看事物的方式,暗含这样的视觉方式。

[应该为风光摄影正名]

郭力昕

“风景和景观”如果是一个中性的词的话,变成“风光”之后好像就成了极点。风景无处不在,你也不需要去远方,身边到处都是风景,现实的环境就是风景。但是我们刻意有选择的去看,摄影者再加一些构图、取景、艺术手法、装饰形式什么的,就把自然拍成不那么自然的东西,弄出一些让我们感到压抑的视觉效果,而不是自然的观看。我们看到的这些风光作品,是没有人存在的大自然风光,它已经转变成了一种非常稀有的景观,是一种人创造的景观。一方面惊叹自然的神奇;另一方面是人其实一直想要控制自然,认为人是可以超越自然,可以征服自然的,这里面带有一定的侵略性,这也是我们人类长期以来对自然的一种态势。这种对待自然,对待风景的态度是有问题的。 “风光摄影”这个词限定了创作的敏感性,限定了处理景观的方式,而将风景变成人为的那个样子。景观作为中性词,其实可以包括自然的东西,包括美与丑,包括天然自然存在的东西。正名将“风光摄影”改为“景观摄影”。


[风光摄影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

岛 子

上世纪90年代以后,新纪实摄影的出现,放弃了官方的新闻模式,转向了社会观察,出现了草根的、社会贫弱者的面孔。另一方面,观念摄影经过了近十年的实践,比较成熟,在艺术史上能够书写,艺术家个性的差异,得以充分彰显。风光摄影作为政府的明信片,作为促进旅游、发展旅游,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来到陌生的地域,看到美丽的风景,带来了神秘的愉悦。但是有另外一些,我们如果不去拍摄,也是一种遮蔽,或者说没有责任感。风光摄影里面带有政治,带有权力的观看。风光摄影是否有其他的可能性。目前有一种艺术——生态艺术,它不再以自然美为对象,而要表征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生态艺术家所作的是生态学家的工作,有社会性内涵。他们强调回归自然,回归身体。作为风光摄影,或者以自然为主题的艺术创作,应该从生态艺术方面得到某些启发和促进。


[风光摄影不过是先富起来的人的生活方式]

孙京涛

影像在中国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风光摄影不过是冰山一角。它作为艺术的素质需从4个层面进行考虑:1、风光摄影并非把自然当作观察的对象;2、中国的风光摄影家的艺术观如此统一,让人感到审美疲劳;3、我们的用光、构图如此整齐划一,我们的摄影爱好者就是跟在这些图片后边一五一十地制造了大量的图像资源;4、风光摄影的艺术民主化体现在哪里。风光摄影不过是先富裕起来的人的生活方式。从事风光摄影的人必须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支持,而且带有一定的艺术情怀。为什么他们拿起相机而不去拿起画笔?因为摄影比较简单。我们中国的很多摄影家还摆脱不了P档,我们对技术的了解还是太皮毛。购买昂贵的相机,去异域采风是成功的捷径,这是自我炫耀与资本相勾结。风光摄影背后有巨大的市场诉求在支撑。


[风光摄影的存在是一种社会需要]

王建军

京涛刚才谈到“风光摄影是富人的游戏”,我认为这种提法是否片面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摄影在大众中普及,是件非常好的事。众多人去拍摄风光是一处摄影现象,我们不能简单地归纳为富的游戏,不能把现象与风光摄影的本质和风光摄影中存在的问题相混淆。人们到大自然中去感受大自然,拍摄大自然,是一种精神的需求,是一种释放。但是作为职业摄影师就不同了,这是一种职业,决不是游戏。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要更多的去考虑如何服务于民众的心理需求和社会,风光摄影的存在是一种社会需要。昨天有些学者看了几位风光摄影师的图片演示,感觉很“痛苦”。我倒有些茫然。你们“痛苦”,我们却很快乐着。艺术上应该有争议,能够在这里听到平时听不到的意见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学者的意见不得不使我们对风光摄影中存在问题进行认真地思考。众多的艺术家和文艺评论家与摄影师面对面的交流是非常有益的。我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师,在拍摄风光的工作中,看到国内有些地区自然景观遭到破坏,内心非常着急。对这些自然和人文景观进行抢救性的拍摄,把环保的问题反映出来,也是我们的责任。但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阻止破坏,提倡环保应该是一个全社会都来做的事情。


[批评家比摄影家更好干]

张 吃

富人圈子不是我的天堂,我觉得无聊,于是我想到去摄影,去找一个与我的生活的有差别的方式。我在一次创作过程中,发现了一片芳草地、垃圾场、勤劳的母亲和一群赌徒共存,经过多次的组合的试验,都没能拍到满意的画面。我的一位摄影的老师对我进行了批评,我怎么也拍不好,就让他去拍给我看看,他也拍不好。最后这位老师改行成为了批评家,因为批评家比摄影家更好干。另外,我质凝像洪磊这样的用数码合成的作品是否属于摄影的范畴。我认为摄影应该是不经过任何人为制作的作品,他的作品应该属于影像。另外,我认为如果一幅作品需要大量的文字和语言进行阐释,图片的作用已经成为第二位的,那么它不应该算作好的图片。


[目前的风光摄影样式不属于艺术的范畴]

辜东方

现在中国人有点钱了,大家都去旅游。我身边很多朋友、同事他们假期都会离开城市,去郊野、风景点,自然都会带相机,拍些美丽的风光,回来之后跟大家分享,我感到这是非常好的。这是满足国民的一种消费,健康的娱乐活动,这是大众的一种自我行为,应该肯定。在目前,国内艺术界、文化评论界并不将风光摄影当做艺术,而摄影界总将风光摄影标榜为艺术,老是把风光摄影往艺术摄影上靠,这是说不通的。风光摄影就是风光摄影,它就是一种记录,是一种形而下的东西,而不是形而上的东西,艺术是形而上的东西。拍风光的很多人,拍得都非常好,刚才许多人也说到了,一千个人拍出来的都差不多,这些差不多的东西如果都是“艺术”的话,人家就会觉得这个“艺术”很不值钱,艺术受到了糟蹋,很多的艺术家、文化批评家就会抨击你。我想,风光摄影是大自然的一个局部的反映,一种记录,你不要把它往艺术上靠。比如说我拍的照片,我都是做图文类的成组的照片,介绍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然后在诸如地理、旅游、时尚这样的杂志上登出来,让大家了解这个地方,让大家看到那个地方的美丽,使他们热爱这个地方,这是有意义的事情。这样也就有了价值,也就足够了,不要太多往艺术上靠。风光摄影本来是做“器”的东西,你老是将它理解为“道”的东西,搞得很高深,不痛苦也难。


[风景本身就是问题]

顾 铮

中国当下的复杂丰富的现实环境,已经给中国的风景摄影表现潜在地提供了许多可能性。如果我们愿意以更为柔软的思维与开放的态度来看待中国的当下景观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个地球上没有哪个国家会有比中国更离谱的、因而也是更丰富、更奇异的人工或半人工的景观了。即使是自然景观,也因为人们的粗暴、自私、贪婪与自以为是的自大而变得不再“自然”,自然风景正遭受各种名目的破坏,人们求一方净土而不得。那些尚未被触动的自然风景,或者已经被人力染指的风景,与处在这种激烈变化中的现实景观的丰富性相比,其实早已经相形见拙。当代社会与现实景观日趋失序的混沌与剧变,正导致当代景观大步走向一种可称之为“风景的终结”的危机状态。而这种状况,实际上令当代中国的“风光摄影”可能遭遇百年一遇的“大好”创作时机。虽然这么说实在有幸灾乐祸之嫌。然而,面对这样的景观重整的严峻现实,我们的风光摄影家们却是无动于衷。他们仍然一头奔向边陲,去寻找他们心目中的美丽与崇高。过度的浪漫、虚亢的“艺术”追求,无节制的抒情,其结果反而是令人尴尬的单调面孔与千篇一律,与不断“变脸”的现实景观构成了巨大的平衡与不对称。我们因此不得不提出的发问是,为什么中国的风光摄影家就是对于这些现实景观不愿一顾?深层原因何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力、利益甚至内在恐惧在驱动他们走南闯北,去拍摄那些无关现实痛痒的风景?我们的摄影媒介、摄影团体、摄影器材厂商等对于这种现象起到了什么样作用?它们利用影响关注了什么,造就了什么,因此也回避了什么?各种建制性的事物(商业比赛导向、摄影团体准入、荣誉授予等)对于当代风景摄影表现起到了什么作用?当资本与权力正在兴高采烈地为改变景观而大肆展示它们的力量时,摄影要做的,能做的是什么?我们不仅仅是要向风景“投掷问题”,其实在中国,风景本身就一直是问题。当然,如何看风景也已经是一个不可加避的问题。风景表现不仅仅只是讴歌自然、赞美崇高。风景表现也是一种挑战、一种告发、一种控诉,一种拒绝。总之,真正意义上的风景表现,不会是中立的,不会是回避的,也不是屈服的,更不屈辱的。风景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更不是一个简单的美学问题。


[如果不拍风光照片,我的心都会哭]

赵大督我只是一个摄影师,背着相机完成一个拍摄的过程。摄影对我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儿。那么这事儿,没有必要人为的把它弄复杂化,这是一个。另外一个,我觉得好片子,就是向社会呈现时能被大多数人认可,并能带来经济效益。还有个问题,比方说,昨天你们这些学者都在车里看我们还在摹上傻拍。我猜,你们在想:你拍吧,你拍出来的这些风光片子,在我们这块给你彻底粉碎了,一分钱不值。可以这么说,昨天我拍那些片子,我的心都会哭。摄影为我创造了经济价值,我又能通过它传达一些新的理念,我觉得很好。


 [如何去界定和拓展风光摄影]

曾 璜

我首先对王建军先生还有其他展映片子的摄影师表达一种敬意。我相信这次的活动能够对今后的风光摄影创作带来一些有意义的思考。实际上我们都在为中国风光摄影的构建做某种程度的贡献。我想特别提一下风光(scenery)和风景(landscape)的区别,这好像是较真,但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怎样来界定风光摄影。比如刚才介绍说,我是做报道摄影的。可能大家不知道,我拍过很多风光。实际上我最成功的一组照片是1993年新华社承担的一个项目,说要把苏州园林拍出一组照片,拿到国处使馆橱窗去展示。去之前我做了很多案头工作,比如了解了什么是亭、台、楼、阁,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头,亭是观景的地方。所以我拍的时候,就专门选亭,把相机架在亭的最里面,透过窗户做前景去拍,让照片带着人们来观景。我最近刚刚看了《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一个报道。非法移民是美国的一个严重的问题。美国和墨西哥边界是非法移民大量进入的一个地方。他们不是派一个报道摄影师去拍这个地方怎么样,这种照片已经太多了。他们找的是一个风光摄影师去拍这条风景线上的特别漂亮的风光,照片中没有人。但是通过这些照片,你可以看出那些人是怎么越过边境线的。比如说一只跑丢的鞋子会在画面中,这类照片如何界定呢?它是风光摄影还是报道摄影?英国有一个很棒的报道摄影师西蒙,他说,你战争,像人的活动的照片,在互联网上太容易找到了。他避开这些,采取了另外一种方式去报道战争——他拍摄了世界上曾经发生过的重大战役的地点,比如,诺曼底登陆、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等,拍摄的全部都是场景,你看不到人,完全是风光,但是它属于报道摄影。实际上它并不是告诉我们,这里在发生什么,而是要让我们去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回到“风景的观看与视觉可能”的话题,确实有许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思考。

关键词:风景

作者:小林

《风景的观看与视觉可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林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