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拉贝日记》1937年12月【肆】[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 9 3 7 年

                              12月21日

    毫无疑问,日本人正在纵火焚烧城市,可能仅仅是为了抹去他们洗劫掠夺的痕迹。昨天晚上,城市有6处火灾。其中一处较大的火灾发生在珠江路(是沿我南面院墙的广州路的延续)。克勒格尔和辛德贝格两人来过,让我注意安全。但是我自己觉得起火地点距离这里还相当远。夜里2时30分,我被院墙倒塌声和屋顶坍塌声惊醒,大火已经蔓延到了主要街道中山路,这个时候危险是很大的,因为大火会蔓延到我的佳处和中山路之间的最后一排房子。但是谢天谢地,火势没有发展下去。只有四处飞舞飘散的火星会对我院子里难民茅棚的稻草屋顶构成威胁,当然还有存放在院子里的汽油。汽油必须搬走。

    以下电报能反映美国人绝望的心情:

南京——1937年12月20日——致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电:

    问题严重,急需在南京派驻美国外交代表。局势日益严峻。请通知大使和国务院。签名:贝茨,鲍尔,菲奇,福斯特,海因兹,马吉,米尔斯,麦卡勒姆,里格斯,斯迈思,索恩,特里默,沃特林,威尔逊。

    1937年12月20日发给日本驻南京大使馆,请求海军无线电站转发。——M.S.贝茨

    之所以要通过日本大使馆发送这个电报,是因为没有其他发送的可能性。这篇电文的内容非常明了,我甚至怀疑他们会不会帮助发送这份电报,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责任完全在日本人一方。美国人的确是难受极了。到目前为止我很有派头地指一下我的?字袖标、我的党徽以及我房子和汽车上的德国国旗还能起到相应的作用,还能奏效(太棒了),但是日本人对美国国旗却丝毫不予理会。我的车今天早上被日本士兵拦住的时候,我大发雷霆。看见我指着我的旗子,日本人立即给我放行,但是特里默大夫和麦卡勒姆博士在鼓楼医院却遭到了枪击,幸好子弹打歪了。但是朝我们开枪这个事实让人感到可怕,因此就不难理解那些在自己的大学给成千上万的妇女和姑娘提供庇护的美国人为何忍无可忍了。

    昨天斯迈思博士的问题提得很好,即目前我们尚能控制局面的“假象”还能维持多长时间?如果难民收容所中的一个中国人打死了一个正在强奸他的妻子或女儿的日本士兵,那么局面就会失控,日本人就会对他们曾经慷慨许诺要予以尊重的安全区进行血腥的大屠杀。

    刚才传来消息,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日本大使馆拒绝转发给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电报!

    上午我让人把家里和院子里的汽油(64罐)搬出,送到宁海路去,我担心中山路又会有一批房子被焚烧。现在我们已经了解到这类火灾的前兆迹象了:只要有大批卡车出现,那么稍过一会儿,房子就会燃起熊熊大火,这就是说,先抢劫,然后纵火。黑姆佩尔的北方饭店已经完全被烧毁,唯有房顶上的德国国旗未受损坏,骄傲地在废墟上空飘扬着。

    下午2时,全体德国人、美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也就是说全体外国侨民,在鼓楼医院门口集合,形成一个整体队伍朝日本大使馆进发,打算向田中先生呈递一封信。内容如下:

中国南京
1937年12月21日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

    我们(此信的全体签名者)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特请求贵方,为了维护南京20万平民的利益,立即采取如下措施:

    1.制止在城市大部分地区纵火,以免尚未被毁坏的其余城区继续遭到肆无忌惮的有组织的破坏;

    2.一周来,日本军队给城市造成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苦,这种破坏秩序的行为必须立即得到制止;

    3.抢劫和纵火已经使得城市的商业生活陷于停顿,全部平民百姓因此而拥挤在一个大难民收容所里,鉴于这一情况,同时考虑到国际委员会的粮食储备只能供20万居民食用一周这一事实,我们在此紧急呼吁,立即采取必要的步骤恢复安宁和秩序,恢复市民的正常生活环境,补充粮食和燃料储备。

    目前的状况必将在短时间内导致饥荒。

    我们别无请求,只请求得到最基本的生活条件:住房、安全和食品!

    南京外国侨民

    敬呈

    签名人:
    约翰•拉贝(德国)
    爱德华•施佩林(德国)
    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德国)
    罗伯特 O.威尔逊大夫(美利坚合众国)
    M.S.贝茨博士(美利坚合众国)
    鲁佩特•哈茨(奥地利)
    查尔斯 H.里格斯(美利坚合众国)
    W.P.米尔斯(美利坚合众国)
    刘易斯 S. C.斯迈思(美利坚合众国)
    G.A.菲奇(美利坚合众国)
    欧内斯特 H.福斯特(美利坚合众国)
    休伯特 L.索恩(美利坚合众国)
    约翰•马吉(美利坚合众国)
    克拉•波德希沃洛夫(白俄罗斯)
    J. H.麦卡勒姆(美利坚合众国)
    伊娃•海因兹(美利坚合众国)
    C. S.特里默(美利坚合众国)
    M.沃特林(美利坚合众国)
    格雷斯•鲍尔(美利坚合众国)
    R.黑姆佩尔(德国)
    A.曹迪希(德国)
    齐阿尔(白俄罗斯)

    我们认识了指挥官松井①,他和我们大家握手致意。在日本大使馆我担当了发言人的角色,我向田中先生申明,我们和中国人的观点是一致的,即这座城市将会被全部烧光。田中微笑着否定了这种说法,但同时又答应和军事当局讨论我们呈交的信函中的第一点和第二点。关于第三点他不愿意和我们讨论,日本人自己也缺乏食品,因此不关心我们的储备是否足够。

    ① 日军发动侵华战争主要战犯之一,侵占南京时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据1948年11月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载:“在占领上海约一月以后,日军到达了南京郊外。松井发出一个命令,大意是:南京是中国的首都,占领南京是一个国际上的事件。所以必须作周详的研究,以便发扬日本的武威而使中国畏服。……1937年12月17日,松井得意扬扬地进了城。自12月13日起发生了人所共知的‘南京大屠杀事件’。……据后来估计,在日军占领后最初6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人以上。这种估计并不夸张,这由掩埋队及其他团体所埋尸体达15.5万人的事实就可以证明了。根据这些团体的报告说:尸体大多是被反绑着两手的。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弃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理的人们计算在内。”

    在大使馆会面期间,一名日本海军军官交给我一封罗森博士先生的信。罗森博士目前正在南京附近的一艘“蜜蜂”号英国炮艇上,这艘炮艇目前没有登陆许可,是因为人们不希望有更多的证人。罗森博士、沙尔芬贝格和许尔特尔是怎么登上“蜜蜂”号炮艇的,我无从得知。于是我向福田先生询问此事,他担心怡和洋行的三桅帆船可能也同样遭到轰炸而被击沉了。罗森博士信文如下:

德国大使馆
南京外围,1937年12月19日
英国“蜜蜂”号炮艇上

亲爱的拉贝先生:

    我们自昨天起就一直待在与南京近在咫尺的地方不能进城。

    请告诉我你们目前的状况,是否有德国房屋遭到损坏。我可以从船上给大使先生发电报。

    我们自己也经历了种种坎坷,详情面叙。

    我争取通过日本人将这封信送交给您(但愿您的回复也能走这条途径)。

    顺致问候。

    希特勒万岁!

    您忠实的
    罗森

    衷心问候您!

    您的
    A.许尔特尔

    衷心问候!

    您的
    沙尔芬贝格

    我的回复同样也是通过日本大使馆发出的:

约翰 H.D.拉贝
南京宁海路5号
致田中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一秘
南京

尊敬的田中先生:

    在此请允许我向您递交一份写给德国大使馆一秘罗森博士先生的信。我今天收到了罗森博士先生给我的信函,此信是给他的回复。

    如果您能将此信继续传递给目前在英国“蜜蜂”号炮艇上的收信人,我将表示不胜感激。

    您忠实的

    约翰•拉贝

约翰 H.D.拉贝
南京
1937年12月21日
致大使馆秘书罗森博士先生
“蜜蜂”号炮艇
南京

亲爱的罗森博士先生:

    您12月19日充满关怀的信函我已收悉。多谢!我很高兴能够向您通报,所附名单上的所有22名欧美人都很好。如果您能和我们一起在这里欢度圣诞节,我们将感到非常的高兴。到那时我们也许就有照明、水和电话了。两所德国的房子即大使先生的和我的房子没有受损,特劳特曼博士先生的汽车正在为军事当局效劳,您的汽车以及其他的德国汽车也同样如此。

    日本大使馆的各位先生都很客气。田中先生热情地答应将这封信传递给您。

    向您、沙尔芬贝格先生和许尔特尔先生效以衷心的问候。

    希特勒万岁!

    您的

    约翰•拉贝

    南京外国侨民名单

    1937年12月21日

    姓 名 国籍 机 构

    1.约翰 H.D.拉贝 德国 西门子洋行(中国)
    2.爱德华•施佩林 德国 上海保险公司
    3.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 德国 礼和洋行
    4.R.黑姆佩尔 德国 北方饭店
    5.A.曹迪希 德国 基斯林一巴德尔糕饼店
    6.R.R.哈茨 奥地利 安全区机械师
    7.克拉•波德希沃洛夫 白俄罗 桑格伦电器商行
    8.齐阿尔 白俄罗 安全区机械师
    9. C.S.特里默大夫 美国 大学医院
    10. R.O.威尔逊大夫 美国 大学医院
    11.詹姆斯•麦卡勒姆牧师 美国 大学医院
    12.格雷斯•鲍尔 美国 大学医院
    13.伊娃•海因兹小姐 美国 大学医院
    14.M.S.贝茨博士 美国 金陵大学
    15.查尔斯 H.里格斯 美国 金陵大学
    16.刘易斯 S.C.斯迈思博士 美国 金陵大学
    17.沃特林小姐 美国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18.W.P.米尔斯牧师 美国 北方长老会
    19.H.L.索恩牧师 美国 金陵神学院
    20.乔治•菲奇 美国 基督教青年会
    21.约翰•马吉牧师 美国 美国圣公会
    22.E.H.福斯特牧师 美国 美国圣公会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7年12月21日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

    随本函附上最新暴行事件报告97号~113号,供您了解情况。

    由于贝茨博士对发生在他的范围内的暴行事件有单独报告,所以他作出的暴行记录未包括在我们的清单中(前几次均如此)。

    除了本报告的第一起事件(97号),其他事件均发生在昨天下午至今。关于较早一些的事件也有报告,容晚些时候呈送。

    我们要指出并且请求特别予以考虑的是,每天在我们安全区内被强奸的妇女中有些人是牧师的太太、基督教青年会的工作人员以及学校教师的妻子,他们的家庭生活正派,一直受到人们的尊重。

    由于私人住宅所遭受的危险持续不断,所以各收容所内的难民增加到了7.7万人(笔误。应为6.8万人。——斯迈思博士)。根据我们原来的估计,各收容所计划收容的人数不到3.5万人。

    希望贵方军事当局能尽快采取强有力的治理措施。

    忠实的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秘书

    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南京,1937年12月21日

    97)12月17日上午8时~9时,保罗。特维内姆夫人位于鼓楼头条巷3号的私人车库里一辆汽车被偷走。这是一辆奥斯汀7型汽车,深蓝色,发动机号230863,底盘号229579,车牌号1492(特维内姆夫人目前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临时帮忙,每天都可以在学校找到她)。(特维内姆)

    98)12月20日,19时30分,一名怀孕9个月的17岁少妇遭两名日本士兵强奸,21时,出现临产阵痛。午夜时分婴儿出生,少女今天早晨才被送进医院,因为人们晚上不敢上街。婴儿情况良好,母亲处于歇斯底里状态。(威尔逊大夫)

    99)12月20日下午,日本士兵闯进汉口路5号住宅,该房的主人是 J.H.丹尼尔,大学医院的院长。住宅大门上贴有日语布告。日本人进入楼上的房间,弄来2名妇女强奸,在房间内达3小时之久。地下室内的3辆自行车被偷走。丹尼尔博士先生不在期间,这所房子由威尔逊大夫居住。(威尔逊大夫)

    100)12月21日13时15分,威尔逊大夫在大学的女生寝室发现一名日本士兵,他要求这名士兵离开这所房子,但是遭到了手枪威胁。过后威尔逊大夫在街上遇见了这名日本士兵,后者见到威尔逊,就把手中的枪上了膛。(威尔逊大夫)

    101)12月20日下午3时,3名日本军官闯入汉口路小学难民收容所办公室,工作人员试图通过翻译和日本军官交谈,但是被赶出办公室。日本军官就在这间办公室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了2名妇女。(郑大成,难民收容所负责人)

    102)12月20日,日本士兵闯进我们委员会成员舒尔彻。潘丁先生的家,该房现由马吉牧师、波德希沃洛夫先生和齐阿尔先生合住,波德希沃洛夫正在发电厂帮助恢复发电,齐阿尔的工作也如此,他目前正在帮日本大使馆修理汽车。日本士兵当着马吉先生接待的所有中国朋友的面强奸了多名妇女。这所房子里的客人都是美国圣公会具有良好素养的基督教家庭,他们对日本人的这种行为感到震惊。(汤,金陵神学院系主任)

    103)12月20日晚上10时,2名日本士兵闯进陈浪波(音译)先生位于鼓楼新村的住房,爬到妇女们的床上。陈先生叫来了曾经在日本大使馆工作过的孙先生,孙先生好言相劝才使日本人离开。(许传音)

    104)12月20日下午4时,4名日本士兵在我们总部旁边的江苏路23号的房子里,先是端着手枪把所有的男人逼到另一个房间,然后强奸了3名妇女。这些妇女后来夜里逃到了我们总部,但是这些士兵今天早上又来要女人。今天下午4时30分,又有2名日本士兵闯进住房,强奸了另一名妇女。当其中的一个男子上前阻拦时,一个士兵朝他开枪,幸好子弹卡壳没有射出。(王)

    105)12月21日,今天下午,有100多名住在我们总部旁边的妇女因为昨天夜里被日本士兵强奸来到我们这里请求保护和安置。我们把先到我们这里的妇女们送到了金陵大学。(王)

    106)12月20日夜间,安全区分区负责人在北平路60号的地方(中英文化协会附近)遭抢劫,其恶劣程度前所未有。(许传音)

    107)12月21日下午3时,施佩林被叫到了莫干路8号。他到达那里时,2个日本士兵逃走了,第三个日本士兵正和一个姑娘在一个关闭的房间里。施佩林敲门后,门打开了,这个日本士兵将衣服整理好,然后在施佩林的要求下跑走了。(施佩林)

    108)12月21日下午3时30分,施佩林被叫到颐和路19号,在那里他看见了2个正在抢劫的日本士兵。施佩林走进房子后,日本士兵扔下了他们抢夺的东西逃走了。(施佩林)

    109)12月21日下午2时30分,施佩林抓到了2个正在施密特公司的哈蒙先生家抢劫的日本士兵。士兵看见施佩林后,丢下抢来的东西逃走了。施佩林将曾经在上述德国公司工作过的2名妇女和2名男子妥善地安置到了自己的家中。(施佩林)

    110)12月21日下午5时,施佩林从莫干路6号的房子里赶走了2名醉醺醺的日本士兵。这2名日本士兵佩带黄色领章,声称是来寻找自行车灯的。这已经是施佩林先生第二次从这所房子里赶走日本士兵了。(施佩林)

    111)12月21日施佩林先生跟着上述2名日本士兵,阻止了他们进入莫干路19号。(施佩林)

    112)12月21日凌晨4时50分,一名日本士兵爬过我们总部的院墙,试图将一名妇女诱骗到防空洞中。施佩林跟踪了这名闯入者。据那位妇女讲,这个日本士兵以前到这所房子来已经有2次了。(施佩林)

    113)12月20日下午4时,4名武装日本士兵闯入第六区的房管处办公室,偷走了衣物。离开房子时,他们强迫一名佩戴安全区袖标的工人为他们拿抢来的东西。(吴国京)

    报告日期

    1937年12月21日

金陵大学
1937年12月21日
致大使馆参赞福田先生
日本大使馆
南京

尊敬的福田先生:

    根据您今天早晨的要求,我现在向您通报一批事件,其中的大部分是在上次见到您之后我亲眼所见的,剩下的部分是由可靠的人报告给我的,同时我本人也对事件的真实性进行过深入的核实。

    1.今天下午,日本士兵从我们图书馆大楼拖走了7个人,其中有些人是我们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没有提出任何理由或指控,硬说这些人是中国士兵。他们抗议无效,仍然被抓走,为的是让他们做苦役。

    2.在头条巷4号,贵国大使馆大门口附近,2名日本士兵在今天下午强奸了一名妇女。这难道就是贵国的几个宪兵重新恢复秩序的迹象吗?

    3.今天我在贵国大使馆的时候,我自己的房子第四次遭到抢劫。大学的另外7栋房子也同样遭到洗劫。还有其他许多房子,贵国士兵已经闯进去很多次了。

    4.在贵国军官率领下,由日军较大规模的队伍有组织进行的纵火活动使得救千穷苦人无家可归,也使得他们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的希望破灭。但是他们活着。

    5.大学医院在双龙巷的大门上尽管贴有贵方的布告,今天仍然被砸开。在医院的另外一个地方,由于一个美国人的干预,避免了一辆救护车被日本士兵偷走。

    6.我今天下午观察到了5起日本士兵抢劫穷苦百姓的食物和铺盖的事件。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强迫受害者为其拖运抢劫来的东西。

    7.在安乐里我们中学的附近,我听到了一个红十字救护站传来的呼救声。救护站正在护理3个人。他们昨天夜里被搜寻女人和钱财的日本士兵打伤。昨天夜里在这栋房子的楼上,有一名妇女被强奸。我赶到的时候,2名士兵正在对这栋房子进行彻底的洗劫。正在当班的卫生员告诉我,在高家酒馆58号他自己家里,昨天夜里有2名妇女被强奸。

    8.我沿着五台山南面的道路回家,一路上有数百个一贫如洗的人家住在茅草棚里。有些人说,昨天夜里的情况要稍微好些。但是也有些人的看法完全相反,因为士兵仍然在不断地搜寻姑娘,不断地对本来就一贫如洗的人进行抢劫。他们甚至抢走人力车夫的人力车,断了他们的生路。

    9.昨天,美国小学(五台山)的美国国旗被扯了下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而且国旗被人用脚践踏。日本士兵威胁所有的校役和其他人员:谁要是想把旗子重新竖起来,就杀了谁。

    我觉得昨天夜里发生的强奸案要少于前天夜晚,但是抢劫、盗窃和纵火非但没有减少,而且有所增加。两名国际委员会的成员驱车穿过城市数里,没有看见一个日本宪兵。宪兵丝毫不起作用。

    如果日本将军有意摧毁穷苦百姓的房子,剥夺他们最后的食物和衣物,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开诚布公地予以昭示,不必用恢复秩序的虚假的希望来蒙骗穷苦的人们和我们。

    签名:M.S.贝茨

    卷宗档案
    (仅限委员会内部使用)

    南京市区内纵火记录

    南京,1937年12月21日

    一、1937年12月13日日本士兵占领城市时的状况

    星期五,12月10日的夜晚,新街口以南的中华剧院的对面发生火灾。我们委员会的一些成员晚上10时前往观察,确认是一个木材仓库着火。城市消防队及时控制住了火势,成功地阻止了火势向邻近建筑物的蔓延。

    星期六,12月11日夜间,遭日本人炮击的城南地区多处起火。星期日,也就是12月12日夜间,同样也发生多起火灾。也就是在这个星期日的夜间,山西路北面的顾正伦(音译)家以及交通部的新楼发生火灾。交通部的建筑物看来像是给中国人自己放火烧掉的仅有的重要建筑物,当然有关这一点还没有最后证实。此外南门附近的几栋小房子也着了火。

    星期二早晨,我们委员会的几个成员试图和日本当局取得联系,另外一些成员则前往城南去确认德国和美国财产是否遭到损坏。当发现只有为数不多的建筑物被烧毁或被炮弹击毁,我们感到惊讶。在太平路上,有一栋建筑物有大的火灾损失,但是这栋房子的火灾是在夏天就发生了的。在中山东路上,兴华信托公司(音译)的房子被烧塌了,除此以外的市内大部分地区未受到火灾的摧毁。

    以上状况由以下人员观察并确认:

    约翰•拉贝,爱德华•施佩林,R.黑姆佩尔,R.哈茨,
    A.曹迪希,欧内斯特•福斯特,约翰•马吉,波德希沃
    洛夫,詹姆斯•麦卡勒姆,M.S.贝茨,W.P.米尔斯,
    刘易斯 S. C.斯迈思。

    (当然,这里确认的是城内的损失。在城墙边,如下关和城墙附近,为了开辟作战场地,不让日本人在城墙边上有掩护的机会,中国人自己也烧掉了房子。对于这点我不能也不想否认,因为这是我亲眼所见。——约翰•拉贝)

    二、1937年12月20日夜晚的状况

    委员会成员经过仔细调查,确认了12月19日夜间在安全区内发生的火灾及其损失情况。

    日本士兵纵火点燃了平仓巷16号的房子。施佩林和安全区消防队的一名官员赶往火灾现场,但是无法救火,因为我们的水泵和所有的消防器材都在几天前被日本士兵抢走了。同一天,在中山路和保泰街路口的街角有一栋房子被烧毁,晚上在国府路的方向也观察到了一系列火灾。

    12月20日下午5时~6时之间,菲奇先生和斯迈思博士前往保泰街,顺太平路向南来到了白下路,他们发现整个一条街停满了日军军用卡车和汽车,日本人正在卸车。从珠江路南面的小河开始一直到白下路,他们碰到了数支由15名~20名士兵组成的日军小分队,有些小分队看来像是在小头目的监督下观察着街道两边燃烧的房子,有些则从商店里向外搬商品。菲奇和斯迈思还看到了士兵在一些商店里纵火取。

    他俩接着朝中华路走去,在那里看到了同样的情况。基督教青年会房子的北半部已燃起了大火,毫无疑问,火是从房子内部点燃的,因为房子的外面并没有着火。日本哨兵对这两位先生毫不理会。

    12月20日晚上近9时的时候,克勒格尔和哈茨两位先生驱车顺着中正路来到白下路,然后打算向东去中华路,这时日本哨兵拦住他们不让向南行驶。基督教青年会的房子此时早已被全部烧毁。从太平路向北行驶时,他们清点了一下,除了以前被烧毁的房子,街道两侧共发生了约10起火灾。向西转向中山东路时,他们看见东海路和国府路的街角燃起了大火。到达中山路和珠江路路口时,他们看见珠江路的北面有一处大的火灾。这时,又有一支巡逻队拦住他们不让东行。街上到处都是日军士兵,人数很多,但他们根本不打算去救火,反倒是有许多人在拖走货物。

    以上情况目击证人:

    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鲁佩特•哈茨,G.菲奇,
    爱德华•施佩林,M.S.贝茨,刘易斯 S.C.斯迈思。

                             12月22日

    宪兵总部的两名日本人今天来拜访我,并通知我说,日本人现在要自己建一个难民委员会,所有的难民都必须登记。坏人(以前的士兵)必须安置在一个特殊的营地。日本人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我答应了。在这期间,有组织的纵火活动仍然在继续进行。我一直在担心,中山路上燃烧房子的大火(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附近)会蔓延到主要街道的西侧,因为这一侧已经属于安全区了。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么我的住房也会受到威胁。在清理安全区的过程中,我们在一些池塘里发现了许多被枪杀的平民的尸体(其中有一个池塘里就有30具尸体),大部分被反绑着双手,其中有些人(在礼和洋行附近)的脖子上还挂着石块。在我这儿居住的难民仍然在不断增加,仅仅在我小小的私人办公室现在就睡有6个人,办公室的地上和院子里密密麻麻的全是睡觉的人,所有的人都被巨大的火光映照得血红。我数了一下,有7起火灾。我已经答应日本人,在寻找电厂工人方面提供帮助。同时我向日本人指出,下关那儿有54名发电厂工人曾经被安置在和记洋行。我们现在确认,他们当中有43人在三四天前被捆绑着带到了江边,用机关枪枪毙了,据说是因为他们曾经是中国国营企业的员工(其实发电厂是一家地地道道的私营企业)。将这次处决的消息传递过来的是一个同时被处决的工人,处决时前面有两个人挡住了他,因此他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跳到江里,才幸免于难。今天下午,克勒格尔和哈茨前去帮助一个被喝醉了的日本士兵用刺刀刺伤脖子的中国人,结果他们自己也遭到了攻击。哈茨用椅子进行了自卫,据说克勒格尔被日本人绑了起来,日本人之所以能把他捆起来,估计可能是因为他被烧伤的左手还吊着绷带。我和菲奇全速开车去解救他们,我们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但是我仍然又带着他们返回原处,以便在现场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我们看见了那个日本兵,一个碰巧路过这里的日本将军正在扇他的耳光,日本大使馆的田中先生也在场。这个士兵显然是用非常不利于这两个德国人的方式描述了此事,但尽管如此,他仍然(这对我们来说是万幸)一直被揍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事情终于又一次以对我们有利的方式结束了,当然弄不好也会有其他结果的!

南京
1937年12月22日
致日本大使馆
南京

    从城市的若干地方传来报告,昨天夜里和今天早上的局势有所好转,但是从下列事件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局势仍然非常糟糕。

    1.今天早晨5时,大学图书馆突然有11名中国人被捕。图书馆的大门虽然贴有宪兵的布告,日本士兵仍然使用暴力砸开了大门。日本士兵的举止同前一天下午一样残暴,因此甚至没有人敢去报警。后来到达的士兵又逮捕了一个中国人。昨天从这座房子里抓走的包括我们委员会工作人员在内的那7个人到现在音讯全无。这种恐怖感和不安全感当然弄得我们无法为哪怕是最简单的工作招募到工人。

    2.昨天夜里10时,4名日本士兵乘一辆车来到我们大学的大门口。其中一名士兵用刺刀威胁我们的看门人,不让他同贵方的领事馆警察取得联系。3名士兵强行进入大学后,我们的门房才设法找来了贵方的一名宪兵,在这名宪兵的劝说下,日本士兵才撤走。今天上午10时之前,贵方的士兵已经5次强行闯入大学,丝毫不理会宪兵的警告。

    3.今天早上,日本士兵继续闯入金陵大学的住宅区,包括美国人的住所进行抢劫。(译注:该事件原文漏,此处系依据《敌机飞临南京》英文原件补译)

    4.不论是我,还是另外3个今天早晨要到城市的各个街道办事的同事,都没有看见一个宪兵。我们知道,宪兵是有的,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少,而且在履行公务、恢复秩序和约束违纪行为时他们的态度过于温和。

    5.在紧靠我们这里的地方,有组织的抢劫活动是借助于卡车来进行的,抢劫完后跟着出现的就是纵火。这就使得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流离失所,陷入贫困和失业的境地。

    6.昨天夜里,7名日本士兵闯进圣经师资培训学校(锏银巷)强奸妇女。

    7.各个难民收容所都传来报告,说尽管各家房子上都贴有宪兵的布告,难民收容所仍然遭到了日本士兵的袭扰,他们来找女人,索要钱财。

    8.小桃园的农科作物系昨天夜里出现了恶性事件,日本士兵因为没有钥匙,便砸破了许多门,而钥匙在2天前我们的杂工被逮捕时一块儿被其他日本士兵抢走了,这个杂工至今未获自由。

    9.和其他地方一样,大学的蚕厂今天早晨也遭到了日本士兵的袭扰。其中一名士兵喝醉了,命令3名中国人为他们运酒,这酒不知他从哪儿偷来的。在抢劫难民的时候,他在难民人群中一共开了3次枪。

    10.此外还有一件事贵方可能会感兴趣,根据一名邮政官员的报告,贵方四处游荡的士兵私拆了大量的信件,由此造成哪些损失,我们不清楚。这些信件既有中国人的也有外侨的,由于前一段时间的战斗,信件无法投递,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信件都存放在邮政总局(建康路)。

    以上只是我亲眼所见的或旁人亲口告诉我的少数几个事件。这些事件表明,真正的纪律还没有完全恢复。那些已经被贵方士兵抢去钱财、手表等物的人如果不能满足士兵对钱财和贵重物品的要求,还要遭到日本士兵的殴打,尤其是在夜问。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M.S.贝茨

南京平仓巷3号
1937年12月22日
致日本大使馆
南京

    根据贵方昨天的要求,南京美国长老会的成员再一次考虑了由贵方转发给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电报一事。现在我们确信,有争议的问题不仅重要而且紧急,因此我们不得不再次请求贵方,帮助我们办理电报消息的传递。

    正如我们向贵方报告的那样,日本士兵几乎闯进了在南京的所有美国人的住房并偷走了东西,就连美国大使的住房也闯进了日本士兵,他们想将停放在车库或院子里的汽车偷走。在行窃的过程中,日本士兵击伤一名大使馆警卫。昨天夜里,美国大使馆车库里真的被抢走了一辆车。

    在城里有许多美国财产被日本士兵破坏,有一部分甚至被烧毁了。

    至少在8起事件中,美国国旗被日本士兵从美国建筑物上取下或扯下,中国的佣人被吓坏了。如果佣人们想把旗子重新竖起来,就会受到日本士兵的威胁。

    如果这种不公正发生在贵国侨民、贵国大使馆或贵国国旗的身上,贵方肯定会立即提出抗议,寻求最合适的外交途径并迅速要求赔偿。

    现在我们就不得不向贵方呈交这么一份抗议书,同时再次表示,希望美国外交代表立即回到南京,以便前面提到的争执能通过外交途径尽快解决。

    我们冒昧地再一次请求贵方,通过贵方海军的电台将所附的电报发给美国驻上海当局。

    我们预先对贵方诚挚的努力表示感谢。

    签名:W.P.米尔斯
    南京美国长老会

附件:一份电报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南京宁海路5号
1937年12月22日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

    现向贵使馆呈递最新暴行报告114号~136号,其中的很多事件就发生在昨天至现在。

    请允许我们指出,经过我们的确认,前往同一所房子反复奸淫掳掠的总是同一批士兵。如果执行上街巡逻命令的宪兵能增加双岗,以便在个别的房子中搜寻并且逮捕士兵,那么总的局势就会迅速改观。

    顺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

    日本士兵在南京安全区的暴行

    南京,1937年12月22日

    114)12月19日,下午2时许至天黑前,位于汉口路23号、并贴有禁止日本士兵入内的日语布告的里格斯住宅,已被日本士兵6次闯入并抢劫。第二天晚上,也就是12月20日,这座房子已经遭到15次袭扰和抢劫。(里格斯)

    115)12月19日下午,一名日本士兵在美国学校(五台山)试图强奸一名怀有6个半月身孕的19岁的中国女子,当女子反抗时,日本士兵手执匕首或是刺刀向她袭击。该女子胸部和脸部有19处刀伤,腿上也有数处刀伤,下身有一个很深的刀伤,胎儿的心跳已经听不见。该女子目前被安置在大学医院。(威尔逊大夫)

    116)12月19日凌晨3时,日本士兵扯下委员会的牌子,从门窗强行进入普陀路7号和9号无人居住的楼上和楼下的房间,抢走了一部分属于房主的东西。上午10时,又有4名士兵对这几间房子进行了搜查,他们把凡看得上眼的东西全拖走了。(签名:18名被安置在这栋房子里的难民)

    117)12月19日,据金陵大学蚕厂的难民收容所报告,昨天晚上8时到今天凌晨1时,共有8名妇女被强奸,其中一人被刺刀刺伤,还有4名试图保护自己妻子的男子也被刺刀刺伤。妇女被强行拖走,以后则是单独回来的。(吴国京,第六区)

    118)12月19日晚上6时,颐和路6号,6名妇女被7名日本士兵强奸,其中2名妇女被刺刀刺伤。之后,日本士兵又在门房用煤油灯将2床被子点燃。(杨冠频)

    119)12月20日上午9时,宁海路25号红十字会的3楼,1名寡妇和4名年轻姑娘被日本士兵强奸。(杨冠频)

    120)12月20日,我姐姐32岁,住在阴阳营47号,3个月来,她的下身长有一个瘤子,行动起来极为不便。每天都有日本士兵来企图强奸她,到目前为止在她的哀求下都放过了她。鉴于她的病情不断恶化,同时也害怕日本士兵的暴行,我请求菲奇先生用自己的车将我的姐姐送到大学医院。具名人:朱绅益(音译)。(菲奇满足了他的请求)

    121)12月20日晚上8时~10时,日本士兵3次来到设在圣经师资培训学校的难民收容所,每次都强行拖走3个姑娘。(里格斯)

    122)12月21日,早上8时来了7名日本士兵,要求提供45名苦力和姑娘。下午2时,来了4名日本士兵找姑娘。下午3时30分,来了6名日本士兵和1名军官,强迫我们向他们提供10名姑娘,结果他们抢走了4名姑娘。(圣经师资培训学校难民收容所,里格斯)

    123)12月22日,原邮局职员施望杰(音译)今天早晨报告,存放在邮局的许多装包裹和信件的袋子被日本士兵抢走了。(斯迈思博士)

    124)12月21日晚8时,在圣经师资培训学校的难民收容所,有7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王明德)

    125)12月21日下午5时,日本士兵抢劫了圣经师资培训学校难民收容所内的属于外国人的许多行李。(王明德)

    126)12月21日,晚11时,3名携有手枪和刺刀的日本士兵爬过宁海路2号红?字会后院围墙,殴打了日语翻译郭原森,将他的妻子拖到佣人房间强奸了3次。红?字医院的院长孔钦欣(音译)先生腿部受伤。佣人和红?字会的11名孤儿被逼到一间侧房不准出声。以后又有另外3名日本士兵通过大门进入,问院内有无日本军人。有人告诉他们,里面正有日本士兵在强奸妇女,于是他们便检查所有的房间寻找那3名闯入者,但是没有找到,因为那3人早已越过后院墙溜走了。这3个人刚走,又有3个日本人越过院墙爬了过来。他们同郭先生交谈了几分钟,捐给红?字会3元钱。郭先生告诉他们,他的妻子被3名日本兵强奸了,他们便要求郭先生带他们去发生强奸的房间。到了那里,这几个士兵也要姑娘。郭先生告诉他们,房间里已经没有女人了。这帮恶魔便端着刺刀开始搜查所有的房间,最后他们发现了郭先生的儿媳妇,强奸了她,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由红?字会提供)

    127)12月22日中午12时30分,在汉口路7号一栋贴有日语布告的金陵大学大楼的底层,菲奇先生、贝茨先生和斯迈思先生遇见了3名日本士兵,并阻止了他们拖走抢来的各种物品的企图。

    128)12月22日12时45分,菲奇先生、贝茨先生和斯迈思先生在汉口路5号同样贴有日语布告的另外一栋大学的房子里遇见了2名日本士兵。

    129)12月22日下午 l时,还是这3位先生在汉口路8~10号的小学内也发现了日本士兵,这座小学的大门口也贴有禁止士兵入内的日语布告。

    130)自12月14日以来,北秀村1号、4号、6号和8号的房子天天遭到日本士兵的袭扰。开始的时候他们要钱,以后就拿走了所有他们看中的衣物和箱子,他们每天来3次~9次。12月20日,6号有6个姑娘被强奸。12月21日,8号有1名妇女被强奸。(第七区办公室,1937年12月22日)

    131)12月21日下午,莫干路6号的房子遭到2名日本士兵的洗劫。(第九区负责人)

    132)12月21日下午6时,4名日本士兵抢劫了宁海路40号的房子。(第九区负责人)

    133)12月21日,4名日本士兵轮奸一名17岁的姑娘长达2小时之久,然后又把她拖走。(第九区负责人)

    134)12月22日上午9时~下午1时,普陀路7号的房子3次被抢劫,每次有3名~4名日本士兵参与抢劫。国际委员会的7块牌子被扯掉。(杨冠频)

    135)12月22日下午 l时,8名日本士兵爬过院墙进入宁海路25号,偷走的各种手表、钱财等价值约40多元,还有2辆自行车。(杨冠频)

    136)13月22日下午4时30分,4名日本士兵闯进宁海路4号的房子,企图强奸一名16岁的姑娘。当日本士兵企图将这个姑娘骗到房间里时,姑娘跑开了。日本士兵便要用刺刀刺她,由于菲奇和克勒格尔先生出现,姑娘才得以逃脱。这2位先生到的时候,外面的一个士兵发出了信号,其他4个人便都跑走了。(菲奇,克勒格尔)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呈递日期
    1937年12月22日

12月23日

    昨天晚上,警官高玉拜访了我,请我们列出一份所有外国人遭受损失的清单。今天中午之前必须给所有外国人正在居住以及曾经居住的房子列出一份清单,对一个国家的大使馆来讲,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对我们委员会来讲,这是一件不那么容易办到的事情。但是我们还是办到了。我和克勒格尔、施佩林、哈茨共同进行了探讨,我们按区划分,及时完成了下列清单。根据这份清单,共有38所德国房子被抢劫,其中一所(黑姆佩尔的饭店)被烧毁。美国人的损失清单要长得多,共有158所美国房子被抢劫。遗憾的是不能附上副本,因为已经没有多余的副本了。今天我亲自察看了沙尔芬贝格(大使馆的行政官员)的房子,他的房子已经被有组织地抢劫过,看上去已经破败。克勒格尔和施佩林过一会儿还要开卡车去那里,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抢救。特劳特曼博士先生的房子昨天才遭到抢劫,一些中国画被偷走,过道里的漂亮的壁橱被打坏等等。但是程度并不严重。

    南京德国财产损失情况临时清单

    1937年12月23日

    在所有下列房屋上均悬挂有德国国旗

地 址 房主或租户姓名 目前居住人 房屋及设施目前状况

    1.小桃园干河沿
    房主或租户姓名:中国房产(欧洲人居住)租户:约翰 H.D.拉贝(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西门子洋行(中国)代表)
    居住人:约翰 H.D.拉贝,西门子洋行(中国)若干职员,约350名中国难民
    房屋及设施目前状况:建筑物完好,价值300元车号为681的汽车被日本军方没收

    2.中山东路178号(饭店)欧洲人居住 房主:中国人 租户:R.黑姆佩尔 居住人:空 建筑物被彻底洗劫烧毁

    3.安仁街9号 中国房产 租户:爱德华•施佩林 居住人:空 洗劫

    4.中山北路244号 房主:中国人 租户:礼和洋行 克里斯蒂安•克勒格尔 被偷物品:一辆汽车,车号308,价值 1100元;一部蔡司照相机,价值150元;汽车外胎2只,汽车内胎6只

    5.中央路392号 房主:中国人 租户:孔斯特一阿尔贝斯公司 居住人:空(中国门房逃走了)彻底洗劫

    6.中央路沅江新村5号 增切克 门房(遭毒打)彻底洗劫,汽车被偷

    7.中央路沅江新村6号 林德曼 门房 彻底洗劫,汽车被偷

    8.中央路沅江新村3号 尤斯特 门房 彻底洗劫

    9.大树根94号高楼门 封•博迪恩 门房 彻底洗劫

    10.上海路11号 施特雷齐乌斯 3名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11.慈悲社12号 贝克博士 3名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汽车被盗

    12.高楼门7号 罗德夫人(公寓房)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13.陵园路11号 博尔夏特 2名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汽车被盗

    14.慈悲社5号 W.洛伦茨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15.中山东路25号 基斯林-巴德尔糕饼店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16.牯岭路20号 罗森博士(德国大使馆秘书)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汽车被盗

    17.萨家湾9号 特劳特曼博士(德国大使) 中国佣人 1937年12月2日部分洗劫,
汽车被盗,又被国际委员找到并归还

    18.珞珈路3号 鲍姆巴赫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19.珞珈路6号 诺尔特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20.珞珈路12号 T.米勒(通用电气公司)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21.珞珈路13号 克莱因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22.珞珈路16号 皮尔纳和K.马尔丁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汽车被盗

    23.琅?路17号 W.施泰内斯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24.宁海路56号 海因里希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汽车被盗

    25.灵隐路15号 施彭勒(德国大使馆行政官员)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马匹被盗

    26.三步两桥4号 哈蒙德(施密待公司)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27.老菜市68号 内维格尔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28.中山东路178号北方饭店 胡梅尔 中国佣人 汽车被盗,价值900元

    29.宁夏路22号 施罗德博士 中国佣人 汽车被盗

    30.江苏路55号 阿尔纳德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汽车损坏

    31.高楼门21号 沙尔芬贝格(德国大使馆行政主管)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32.牯岭路34号 劳滕施拉格尔博士(德国大使馆参赞)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33.天竺路23号 格尔蒂希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34.上海路73号 希尔施贝格博士 中国佣人 彻底洗劫

    35.琅?路16号 布瑟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36.琅?路11号 齐姆森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37.琅?路11号 艾维特夫人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38.天竺路25号 蒂姆 中国佣人 部分洗劫   

    该清单不完备,一些德国住房尚未探访,一是因为缺乏时间,二是因为有些租户换了住址,并且没有留下新的地址。完备的清单只有等到租户和德国大使馆的官员回到南京后才能提供。

    签名: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

                               12月23日

    在开列上面清单的时候,张跑来通知我,一个日本士兵闯到我们这里,把我的私人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现在正在想方设法打开我存放着2.3万元的钱柜。我和克勒格尔迅速开车回家。闯入者刚刚离开,钱柜他一个人打不开。我们坐下来吃午饭,这时又有3名士兵爬过院墙,我们厉声呵斥,又把他们从院墙上赶了回去。大门是绝对不能给这帮犯罪的歹徒打开的。克勒格尔自愿下午到我这儿来守卫。我正准备开车回总部,又有6个日本匪徒爬上了院墙。当然,他们也同样必须从墙上爬回去。到目前为止,这一类翻墙人院的事情我恐怕已经经历了20起。我下午告诉高玉警官,无论如何,即便是冒生命危险,我也要保护自己的房子使其不受这种祸害的侵扰,要捍卫德国国旗的尊严。他只是友好地耸了耸肩,事情对他来讲就算是解决了。他解释说,非常遗憾,没有足够的警察部队来重新约束这些坏士兵。当我晚上6时开车回家的时候,中山路桥栏杆前面的一排房子正在熊熊燃烧。幸好风向对我们有利,雨一般的火星被刮向北面。与此同时,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后面的一栋房子也燃起了火焰。我担心我们住所的前面紧靠中山路的一排房子也会被放火烧掉,因为在这个地方,有组织的纵火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上面提到的桥栏杆前面的4栋房子已经在我们安全区内了。这是一个无休无止的恐怖岁月,无论人们怎么想象都丝毫不会过分。在雨中,我的难民们相互依候着挤在院子里,无言地注视着美丽得可怕的熊熊火焰。如果火焰蔓延到我们这里,这些最可怜的人们就没有出路了,我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张将4盏小煤油灯和烧剩下来的蜡烛(我们目前的照明工具)用松树枝装饰起来,并打开了圣诞节装饰用的红色小星星的包装,还在蜡烛上扎上了红丝带。明天是12月24日,圣诞节,也是格蕾特尔的生日。我的邻居是个鞋匠,他把我的旧皮靴重新钉了掌,还给我的望远镜做了一个皮套子。我付给他10元钱,但是他又默默地把钱重新塞到了我的手上。张对我说,我的钱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的,他说欠我的太多了。可怜的人啊!

南京
1937年12月23日
致田中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

    随函附上南京外国侨民的最新请愿书,由于在本月21日时间不够,该请愿书还有3个人的签名未能得到。

    这份完整的清单同时也记录了外国侨民的一致观点。

    衷心感谢您为南京平民百姓的利益所做的努力。

    谨致良好的祝愿

    您忠实的

    签名: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

南京
1937年12月23日
致田中先生
日本帝国大使馆
南京

    请允许我向您递交两份从栖霞山转给我、并请我转交给您的请愿书,栖霞山目前也出现了和我们在南京一样的困难局面。

    希望您能够在这件事上有所作为。

    您忠实的

    签名:约翰•拉贝
    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

                               12月23日

    前面一封信是今天由辛德贝格先生(辛德贝格先生现在可以不受阻碍地来往于江南水泥厂和南京之间,路途约1个半小时)从栖霞山带来的,信中还附上了一封1.7万名栖霞山难民致日本当局的请愿书(译注:拉贝没有将该请愿书收入本书)。难民们在请愿书中请求得到怜悯及保护,免受日军士兵暴行的侵扰。日军士兵在栖霞山的所作所为同在南京一样恶劣。辛德贝格先生给我们带来了一点从收音机里听来的外界消息。英国和法国已经达成一致,由法国负责控制地中海,以便英国的舰队能派往远东。美国的一批舰队也已经启航,但目的地不清楚。可惜的是,关于德国和意大利对这些事态有什么说法,辛德贝格也说不出什么。

                               12月24日

    我今天早晨将我们昨天晚上已经点过一次的红色圣诞小星星整理干净,又重新包装好,连同西门子日历记事簿一起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鼓楼医院的女士们。特里默大夫和威尔逊大夫这两个仅有的留在南京的医生也各得到了一本记事簿。趁着这个机会,威尔逊大夫给我看了他的几个病人。那个脸上有好几处刺刀伤、怀孕小产被送到医院的妇女的情况现在好一些了。一个渔民的下额被子弹击中,全身被烧伤。日本人把汽油浇在他的身上,然后点燃了汽油。他全身的皮肤有三分之二被烧伤,他现在还能说几句话,但是估计肯定活不过今天。我还进了停尸房,让人把昨天夜里送进来的尸体的裹尸布打开。其中有一个平民,眼睛被烧掉,头颅全部被烧焦,日本士兵也同样把汽油浇到了他的头上。一个大约7岁的小男孩的尸体上有4处刺刀伤口,其中一处在胃部,伤口有手指那么长。他是送到医院两天后死去的,死的时候甚至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上一个星期我不得不去看过很多尸体,但是尽管这样,我在今天目睹这些惨烈的情景时仍然必须控制自己的神经。过圣诞节目睹这些情景是不会有好心情的。但是我要亲眼目睹这些残暴行径,以便我将来能作为目击证人把这些说出来。对这种残酷的暴行(在城市占领10天内犯下的)是不能沉默的!我在医院的时候,菲奇在我的家守卫。日军的散兵游勇随时都会闯进我的房子,我一刻也不能冒险将我的房子置于无人照看的地步。我原来一直以为,在我这儿安置的难民有350人~400人。韩先生准确统计的结果显示,在我的办公室和院子里投宿的人一共有602名(302名男子,300名妇女,其中有126名10岁以下的儿童,有一个婴儿仅两个月)。这个统计数字还不包括公司的14名职员、杂工和他们的家人,这样算起来总数约有650人。

    张今天喜形于色,他的妻子今天早上出院了,我们刚用车把她接了过来,她很快就和孩子们在阁楼上睡着了,我的房子里再也没有其他地方安置他们了。

    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想让我有更大的圣诞喜悦,非常感人!张买来了圣诞玫瑰,把房子装点了起来。他还买来了一棵小圣诞树,想为我把它装饰起来。刚才他喜气洋洋地拿来了6技整根的蜡烛,这也不知他从什么地方为我买来的。突然所有的人都喜欢上了我。奇怪,以前据我所知是没人能容忍我的。或者,难道是我的错觉??我亲爱的多拉,亲爱的儿孙们,我知道,你们今天都在为我祈祷,我感觉到了,我被爱的思念所包围。在过去的两周中我不得不经历了那么多的东西,现在能有这个,真是太好了。请你们相信我,我也在心中为你们大家祈祷。我目前身陷其中的可怕灾难使得我们想起了童年的信仰。只有上帝才能在烧杀淫掠、为所欲为的匪帮面前保护我,委员会的所有的抗议都是徒劳的。人们答应要纠正,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今天传来消息,说今天要有新的部队开进来,这将会重新带来人们盼望已久的秩序,所有的违法行为都将受到惩罚,以达到惩一儆百的目的。但愿如此,上帝在上!也该是朝好的方向扭转的时候了,我们已经精疲力尽了。

    我以下面这番祈祷来结束我今天的日记:仁慈的上帝,请您保佑所有的人免遭灾难,也请您保佑所有像我们这样已经身陷灾难中的人!我丝毫不后悔留了下来,因为我的存在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但尽管如此,我仍然感到极端的难受!

南京平仓巷3号
1937年12月24日
致日本大使馆
南京

    我在此谨通报贵方,昨天下午,12月23日,2名日本军官闯进上海路2号,令人取下美国国旗,升起日本国旗。他们对此的解释是,这栋房子以后将由一个日本调查委员会使用。

    上海路2号的这栋房子是美国人的财产,它是金陵神学院 R.A.费尔顿教授的住房。此外,房子里现在还存放有C.S.史密斯教授和爱德华•詹姆斯教授的家庭生活用品和个人物品,这2人都是神学院的工作人员。

    几分钟前,我看见日本士兵在摘下美国国旗时,将贴在大门上的日本大使馆的布告撕掉了,美国大使馆的布告没有受损。2名日本士兵中的一个显然是喝醉了。他们向我解释说,只想借用这栋房子10天。当我提出抗议时,他们立即变得暴躁起来,朝我大喊大叫,击打我的肩膀,用暴力将我施出院子,一直拖到上海路的马路中间。他们说,只有我同意他们,并向他们提交一份同意将这栋房子借给他们两个星期的书面允诺,才放了我。我在这么一个书面的东西上签了字以后,他们放了我。美国国旗获准重新升起来,但是他们在大门口竖起了一面日本旗帜,并通知我,他们9时还要回来占据这所房子。被安置在这所房子里的中国难民被迫离开了这里。

    在此我请求贵方采取必要的步骤,取消对我方财产的粗暴没收,并采取预防措施,以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谨致敬意

    签名:休伯特•索恩
    金陵神学院
    财产管理委员会主席

    (附注:日本人一天后又撤出了。)

南京平仓巷3号
1937年12月25日(译注:拉贝将此函和下函收在了24日的日记后)
致日本帝国大使馆南京

    今天早晨10时许,里格斯先生在汉口路29号看见多名日本士兵,并且听到有一个妇女在喊叫。这名年纪约25岁~30岁的妇女指着自己,示意里格斯先生过去。一个士兵在身后拽她,其余士兵在房子里。当这名妇女够到里格斯的手臂时,士兵放了她,和其他同伙一起离开了。这名妇女是出来买东西的,日本士兵抓住她的时候,她正在半路上。她的丈夫4天前被日本人抓走,至今没有回来。这名妇女请求里格斯把她送回到汉口路陆军大学的难民收容所。里格斯陪着她沿着汉口路向东来到了大学校园的边上,这时他们遇见了1名日本稽查军官带着2名士兵和1名翻译。

    这名军官抓住由日本大使馆发给里格斯的袖章,将他的双手从口袋里拉出来。里格斯想把手放回口袋时,他们又翻开他的口袋。日本军官朝着里格斯讲话,据里格斯的理解,可能是要了解他的身份。由于这个军官不能像自己希望的那样很快就能让里格斯明白自己的意思,所以他猛击里格斯的胸部。里格斯要求他说明这么做的理由时,日本军官勃然大怒。里格斯后来明白,对方是在问他的职业,要看他的护照,但是他的护照没带在身上。当他解释说他是在陪同这名妇女回家时,他遭到了这名军官的反复殴打。里格斯想看一下这名军官的袖章,马上他的脸上被击中了一拳。后来这名军官抓住里格斯的帽子,要求里格斯在他面前磕头(据里格斯的理解)。见里格斯拒绝了,军官朝他脸上又打了一拳。这时候翻译过来对他说军官想要他的名片。

    里格斯反复解释,他只是要护送这名妇女国家,因为她害怕日本士兵。这名军官让2名武装士兵把里格斯夹在中间,然后通过翻译告诉里格斯,他必须在军官面前鞠躬。里格斯指出自己是美国人,再次拒绝鞠躬。这时候他们才放了他,让他回家。

    那名中国妇女见里格斯受到如此恶劣的待遇,惊吓之下,沿着汉口路跑走了。

    里格斯一再解释,他根本没有惹那名日本军官,只是双手插在口袋里在街道上走路。他根本没有在意其他什么人,那名妇女则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我们希望,贵方能促使城内尽快恢复秩序和纪律,以使一个规规矩矩走路的外籍公民不再担心会在街上被侵扰。

    谨致崇高的敬意

    签名:刘易斯 S.C.斯迈思


金陵大学,南京
1937年12月25日
致田中先生
日本大使馆
南京

尊敬的田中先生:

    我想努力做到在几天内不打扰您,但是问题每天都在增多,而且今天又多于以往任何时候。新部队里无组织无纪律的日本官兵在整个城里四处游荡,抢劫、强奸或强抓妇女。

    现通告几起新的事件:

    1.就在刚才,日本士兵闯进了金陵大学,抢走了我们一辆正在用来为中国难民运送粮食的卡车。

    2.仅仅在我们的蚕厂内,平均每天就要发生10起强奸或劫持妇女事件。

    3.日本士兵不分白天黑夜地闯进我们的住所,调戏或污辱妇女,抢走所有他们看上眼的东西。不仅仅中国人的住所,美国人居住的房子也同样如此。

    4.贵方宪兵颁发和张贴的布告基本上都被从墙上撕了下来。

    5.我们工作人员中的一名美国成员今天早上被贵方的一名军官殴打。这名军官突然发怒,冲到他的面前,扯下由贵使馆发给他作为证明用的袖章。

    6.贵军士兵每天还多次闯进其他一些上面没有提到的建筑物中,或搜寻妇女,或找寻可以抢劫的值钱的东西。对贵方的布告他们丝毫不予以理睬。

    7.尽管贵军的士兵造成了秩序的紊乱,我们仍然得不到贵方岗哨的保护,附近根本看不见贵方的宪兵。

    对您一如既往所给予我们的关注,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签名:M.S.贝茨

                              12月25日

    我昨天下午写日记的时候,张(国珍)和一些中国朋友在静静地装点着那棵小圣诞树,张以前经常在这方面帮忙。这棵微型圣诞树是仿照我们以前的圣诞树做的。圣诞花园有圣母一家人和各种小动物的模型,温馨洒脱地混合在一起,以前它曾给我们带来过欢乐。打开通往餐室的中门,我们几根凄惨的蜡烛便会将它们的光彩放射开来,这时我的内心便会涌起一丝圣诞情怀。圣诞歌是唱不起来了,收音机不响了,因为电厂还没有复工。礼物除了几朵圣诞玫瑰以外,就只有西门子的袖珍日历记事簿了。不过尽管如此,气氛依然神圣,依然能让人重新燃起希望之火。克勒格尔和施佩林来了,他们就是为了来看看这棵全南京城唯一的圣诞树。克勒格尔还带来了一瓶白葡萄酒,这是他从沙尔芬贝格家的废墟中抢救出来的(可惜的是已经漏掉了半瓶)。我们默默地为家中所有亲爱的人们的健康举杯。完了,克勒格尔和施佩林又去平仓巷美国人的家,他们邀请我们去参加由丹麦人辛德贝格捐赠的圣诞晚会。我不能放着我的602名难民不管,所以不能前去参加。但是我们约好,在晚会的过程中,由委员会的某位成员来替换我,这样我也可以和我的美国难兄难弟们共度片刻时光。克勒格尔和施佩林刚走没多久,福井先生就来看我了,福井是日本大使馆全体成员中我唯一寄赠西门子日历记事簿的人。在警官高玉先生的陪同下,福并先生送给我一箱哈瓦那雪茄作为回赠。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抽烟了,烟草制品现在变得非常的稀少。一听雪茄以前只卖8角5分,现在没有6元根本买不到。我和这两名日本人为庆祝圣诞夜干了一杯葡萄酒。他们见我这儿有圣诞树和花,感到非常惊奇。由于日本人非常喜欢花,所以我就把我库存的花分了一些给他们,他们看上去非常高兴。我希望能和这两位先生套套近乎,以使在我这儿的那么多难民的命运多少能好一些,因为他们现在掌握着大权。日本人离开以后,我们在同样也用蜡烛装点得具有节日气氛的餐室就座,开始圣诞晚餐。包莱腌肉,对我们来讲,和上好的煎肉在味道上没有两样。韩先生带着他的全家过来了,韩先生得到了一份插有4根蜡烛的圣诞节花环礼物,韩太大和他们的孩子们则必须自己到圣诞树上去寻找礼物——一个彩球、一只象和一个小小的圣诞老人,这样我的礼品袋就空了。但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张的小男孩给我带来的惊喜:4块心形的甜饼。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面还有多拉用红丝带打的装饰结,张先生在上面还装饰了一根新鲜的松树枝。一年了,他用仆人的耿耿忠心整整保存了一年,而我和客人们激动之余一下子就全吃完了。我没有必要隐瞒:甜饼屑在我的喉咙里卡佐了。当然,责任不在甜饼,甜饼是无可挑剔的,责任完全是在我自己的喉咙!多拉,我们大家都怀着爱在思念着你,而且有一个人是带着湿润的双眼在怀念你。这个时候米尔斯先生来接替我的岗了,于是我开着他的车前往美国人那儿。夜色笼罩,一路上碰到了好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已经连续12天横陈在我们周围的街道上,无人收殓。我还经过了被日本士兵纵火焚烧后剩下的废墟。在内心中我一方面为我们的未来担忧,另一方面也怀有一丝希望,我们很快就会渡过这个难关,群魔乱舞之后,安宁和秩序将会重新来临。

    美国人默默地、忧心忡忡地紧靠着坐在一起,他们没有圣诞树,只有壁炉边上的几面小红旗表明他们的佣人想给主人带来一丝喜悦。我们大家讨论了最紧迫同时也最使我们忧虑的问题:难民登记。日本人命令每一个难民都必须登记,登记必须在今后的10天内完成。难民共有20万人,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一件麻烦事已经来了:已有一大批身强力壮的平民被挑选了出来,他们的命运不是被拉去做苦工就是被处决。还有一大批年轻姑娘也被挑选了出来,为的是建一个大规模的士兵妓院。谈到这些残酷无情的做法,圣诞的快乐情绪是怎么也生长不起来的。半小时以后,我又重新沿着弥漫着臭味的街道往回开。我的小小的院内收容所充满了祥和与安宁,只有12个岗哨悄无声息地沿着院墙来回走动。换岗时,几个手势,断断续续的话语,谁都不想打搅患难兄弟姐妹的睡眠。米尔斯开车回去了,我也能去睡觉了。但是必须像往常那样和衣而眠,因为我必须时刻做好将闯入者驱赶出去的准备。谢天谢地,今天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我长时间地倾听着我周围的呼吸声和鼾声,偶尔被某些病人的咳嗽打断。慢慢地,我也合上了眼帘……“平安夜,圣善夜,……”(译注:西方著名圣诞歌曲《平安夜的第一句》)

                           12月25日,下午7时

    施佩林带着曹迪希一块儿到我这儿来致圣诞节问候。他认认真真地告诉我,他以前参加过北平水厂的建设,因此对这类事情很了解。他可以担保,我们要不了几天就可以有水有电。这个时候我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他敞开的冬大衣里只有一件长睡衣,没有领子,也没系领带,但却带来了圣诞节最美妙的醉酒模样。于是我决定把原先为他准备的庆祝节日用的雪梨白兰地留到下一次用,他多少有些扫兴地回去了。

                           12月25日,下午5时

    我得到了一份预料不到的再好不过的圣诞礼物,那就是600多个人的性命。新成立的日本人的委员会来到了这里,开始对我登记的难民进行调查。每名男子都被一个个叫到,登记按严格的顺序进行,妇女儿童站左边,男人站右边。现场非常拥挤,但是进展顺利,没有人被拉出去。而在我旁边的金陵中学,今天得交出20多名男子,为怀疑他们曾经是中国士兵,这些人都必须被枪决。我这里的中国人都很高兴,我也从心眼里感谢我的主,一切进展得非常顺利。现在有4名日本兵在院子里开具身份证,估计他们今天完成不了这项工作。其实这也没什么可说的,既然日本军官已经作出决定,那就没什么好改的了。就在我拿雪茄和西门子记事簿招待这名军官的时候,从百子亭的一栋房子里(就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后面)升起了一团浓烟,烟灰雨一般地飘落到我的院子里。日本军官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的难民们居住的岌岌可危的茅草棚,然后说了一句真心话:“日本士兵中也有坏人。”他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12月26日

    昨天在我这儿没有发生入室行窃,这是两个星期以来的第一次,看上去情况真的有了好转。我这里的难民登记工作今天下午结束了,日本人甚至慷慨地又给另外20个后来偷偷摸摸塞进来的人发了身份证。刘和他的一个孩子病了,我开车把他们送到鼓楼医院的威尔逊大夫那儿,他目前一个人负责全院的工作,因为特里默大夫也病了。威尔逊大夫又给我看了一起日本士兵的新的暴行:一个中年妇女因为没能给日本士兵弄来姑娘,下身遭到枪击,造成撕裂,有3块手掌那么大的肉被掀掉,能否痊愈还很难说。刘和他的孩子可以回家,他们只是得了感冒。在宁海路,我们的总部也在进行登记工作。这儿的登记由菊池负责,他因为态度温和很得我们的好感。在我们安全区的其他地区,日本人把居民赶成数百人一群,然后带他们到登记办公室去。据我听说,清理出来的人有两万名,一部分送去做劳役,剩余的被枪决。对这种残酷野蛮的措施,我们只能默默地耸耸肩,非常遗憾,我们对此无能为力。许多德国顾问的佣人们来到我们这里,请求我们尽可能地帮助他们保护那些已经遭劫的德国人的住宅不再遭到进一步的洗劫。其实对此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没有力量和这些强盗匪帮对着干。如果我们动武,就会被遣送出城,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城南升起了滚滚浓烟,纵火者又开始行动了。我前面已经被抢劫一空的一排房子(中山路)令我非常担忧,我担心他们也会把这一排房子纵火烧掉。我给警官高玉搞到了一辆车,当然是借!他虽然给了一张借条,但是我就没指望他把车还回来。韩先生对此感到有些伤心,他把自己的车给了辛德贝格先生,而高玉现在得到的这辆车是韩的一个朋友在离开南京前送给他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这辆车不能归还,将从其他渠道给他换辆车或赔他一辆车。

    街上的尸体什么时候才能被清理掉!那个被绑在竹床上枪毙的中国士兵的尸体10天前就躺在距我的房子不远的地方,现在一直没有清理掉。没人敢接近这具尸体,甚至连红?字会都不敢,因为这是一具中国士兵的尸体。

    高玉要求我给他一份包括所有欧洲人住房以及住房内被抢物品的“完整的清单”。我拒绝了他的要求,因为这是大使馆的事情,我不想因为这类问题而自找苦吃。我甚至无法仔细确认,是否有房子或哪些房子肯定没有遭到过抢劫。12月23日,下列房子还未受到破坏:&l

关键词:拉贝日记

作者:至尊小宝

《《拉贝日记》1937年12月【肆】[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至尊小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