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连专家都不相信了,我们还能信谁[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人们要求专家的良知,最起码要有一个底线。如果连底线都没有,让普通百姓还能够相信什么呢

    近日报载,原计划在北京拍卖的四件国宝级的文物,被证实一件“战国至西汉年间九镶带钩”和两件“东汉御用漆器”为赝品,另一件“春秋四羊青铜器方 壶”的鉴定工作尚在进行中。总估价达7210万元人民币的四件国宝级的文物,竟然有三件是假。人们关注的焦点不仅在于文物的真假,更在于这四件国宝级的文物都经过了北京和湖北专家的事先鉴定。其中一位专家在事发之后承认自己对漆器不很了解。“不很了解”居然敢于鉴定国宝级的文物,真令我们无语。

    我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使得这样的专家敢于如此轻易对国宝级的文物下出真伪的断言。如此国宝级的文物,专家的鉴定都可以有假,那么人们还敢相信专家的其他一般的鉴定吗?

    众所周知,在我们的国家,普通百姓最相信的一是带字的媒体,一是带长的上级,再就是专家了。人们把专家称之为权威,因为他们有着作为一般人不懂得的专业知识,人们希望释疑解惑的时候自然就要求助于他们,并且信赖于他们。专家的良知,不仅对于专家自身,而且对于大众和整个社会,比起拍卖行的商人是不是唯利是图其分量就要重得多了。如果仅仅是看走了眼,这种情况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出现,也还可以原谅,但是明明自己对漆器都“不很了解”,也就是说连起码的专业水准都不具备,就敢于在两件国宝级的漆器的鉴定书上签字,他又有什么理由为自己这样的行为开脱呢?

    可是,上述文物鉴定专家并非个案,这样的事情也远不止发生在文物界。如今一些专家轻而易举地用自己专家的头衔去邀名领赏,无所顾忌地下着各种各样的鉴定,即使是自己并不很了解的东西都敢于鉴定了,我们还敢相信这样的专家吗?

    如果我们连专家都不相信了,我们还能够相信谁?

    无独有偶,这样的例子,我们会想到今年初广东九江大桥的断裂,也是一些专家只用了匆匆一天时间的鉴定,就出具了专家鉴定书,轻易断言桥梁的结构和建造没有问题,马上遭到人们的质疑。

    前两年有报道,中央纪委驻科技部纪检组组长吴忠泽指出:该部接到的举报信2/3是反映专家腐败的。据吴忠泽举的例子,中科院一位院士对学生抄袭的论文不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还签上自己的大名。一位北京某重点大学的副校长拿着国家“863”计划资助撰写的论文,竟然被荷兰指控为抄袭。至于经不住客座教授或名誉教授等诱惑而出卖自己良心的专家,就更不在少数了。再联想到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刘涌案中14位有名的法律专家,不过拿了区区2000元钱就出具了《专家论证意见书》,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当然,出现专家良知与信誉这样的坍塌,和我们国家专家数量的泛滥和价值的贬值有关。进入新时期以来,各类专业职务的评定工作,介入了许多行政的因素,而且和工资住房出国等生活待遇乃至政治待遇挂钩。在这种评定大潮中,非专业的因素在加大,名额也在加大,专家本身已经不那么纯粹,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加之大学扩招后,博士生的数量剧增,一个专家教授要带十几个甚至更多的博士,可以想象这些博士毕业之后都成为了各方面的专家。如此批量孵化出来的专家,再以同样的方法孵化更多的专家,鸡多不下蛋、木匠多了盖歪房的现象肯定就会出现。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讲,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明知是白非要说成黑的堕落的专家什么时候都会有,碍着面子不愿意得罪人而随波逐流的专家什么时候也都会有。但我想起在“突出政治”的年代里,专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虽然被打入地狱,甚至有的被关进牢房,但大多保持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清高品质。然而,为什么刚刚进入商业时代不久,就会出现这样绝对不是个别的专家丧失良知的现象?不管是赤膊上阵,还是犹抱琵琶,不管是整体批发,还是杂陈零售,其触目惊心,已经让人喟然长叹,值得深思。

    作为政治家,如果失去了良知,可以成为腐败的贪官;作为商人,失去了良知,可以成为奸商;作为专家,如果失去了良知,会成为什么呢?其实,人们要求专家具备良知,并不像评定专业职务那样复杂,最起码的表现在于,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你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你应该鉴定什么,不应该鉴定什么,你应该在什么上面签字,不应该在什么上面签字,需要有一个底线。如果连底线都没有,让普通百姓还能够相信什么呢?
□肖复兴:《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北京市写作协会会长。(原题:我们还敢相信这样的专家)

[转自新华网]
关键词:专家国宝信任

作者:画船听雨醉

《连专家都不相信了,我们还能信谁[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画船听雨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