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紫砂收藏故事之台湾堅固柔情金臂人──黃平洋

发表日期:2007-12-04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紫砂收藏故事之台湾堅固柔情金臂人──黃平洋
叱叱沙場百煉鋼 茗壺茶香繞指柔


黃平洋
一個在我國棒甙l展史中,佔有一席之地的愛壺人。
堅硬卻極富彈性的白球,
以其陽剛而擅變,改變了黃平洋的一生,
同樣是盈握之大,
同樣堅緻但虛心的朱泥壺,
卻以其婉約樸拙,改變了黃平洋的人生觀。

  黃平洋,一個在所有棒球人口中,佔有重要份量的「金臂人」,巧的是,他和你我一樣,也是一個愛壺人。

輕狂歲月 以壺養性 以茶安頓

  球場如戰場,在陽剛十足,豪情萬丈,卻又瞬息萬變的黃土飛砂中,十幾二十年一路走來,黃平洋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回家,回到溫暖的家,陪陪父母、妻子,當然也要陪陪他的最愛----朱泥壺。
  已近「高齡球員」的黃平洋談起年少輕狂的過去,個性沈練穩重的他不禁啞然而笑,「那時年輕,充滿活力,根本靜不下來,白天狂飆越野機車,晚上則成了舞林高手,常常玩到凌晨,甚至天亮才回家」,「記得有一次,跳舞跳到早上六點半才回家,小睡一小時候,便又披上球衣趕到市立棒球場,主投早上九點的比賽,結果──」黃平洋賣了個小小的關子,好整以暇地奉妥了茶湯後,才道「結果,獨撐九局,以三比○完投﹗」
  黃平洋好動的個性在與茶和壺接|之後,才慢慢起了中和的作用,當然,茶帶來的好處也並非是立竿見影的,畢竟茶只是一種心神的安定劑,而非鎮靜劑。

  「我不太記得是先愛上喝茶,還是先迷上茶壺的,反正茶和壺是分不開的,」幾杯「黃湯」下肚,黃平洋打開了話匣子,「那時真的很瘋茶壺,每到一個地方受訓或比賽,總要和『死黨』林易增抽空到處去找茶壺。」有一次,黃平洋在一家茶行看上一把土胎紅潤的小名家壺,但因此壺是另位客人「寄養」的,始終未能如願,個性執著的他仍不死心,前後跟老板糾纏了好幾個禮拜,終於同意以高於市價的行情讓出。欣喜若狂的黃平洋掏光了身上的錢下了訂金,卻仍怕老板改變主意,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甘脆跨上越野機車,火速飆上陽明山,找那時在文化大學唸書的林易增借錢。沒想到風塵濮濮地回到那茶行,只見老板與原壺主正在下為此事吵架,一方認為價格甚好,豈可放過,另方認為好壺豈可以價衡量。見慣大場面的黃平洋心知機不可失,此時萬萬不可猶豫,當場湊足尾款,拿壺走人!至於黃平洋為此壺付出的代價是多少?答案是,兩個月的伙食費以及一個月的泡麵大餐。
  愛壺人講起自己的「壺塗史」總是如數家珍。黃平洋笑著說︰「我看全國因為瘋茶壺而選不上國手的,就數我和林易增了﹗」原來,在黃平洋當兵那年,所有成棒預備選手都駐在左營訓練中心接受嚴格的集訓。愛壺成痴的黃平洋和林易增常常在半夜爬起床,躲在宿舍唯一的光源──廁所,聊天、賞壺、泡茶。結果已經是準國手的兩人,就這樣被刷了下來。「我想,這就叫『玩物喪志』吧﹗」黃平洋苦笑道。

黃平洋的收藏歷程,經過了前述的「執迷不悟」期後,慢慢建立了心得,正巧那時到日本打了兩年球,也讓黃平洋沉澱、整理了自己的收藏觀。由於獨在異鄉為異客,對於精神的寄托更為殷切,於是茶和壺在黃平洋的旅日生涯中,成為不可或缺的無言知己,每次結束探親赴日前,他總要準備十幾斤茶葉,以免異鄉思茶之苦,而他更常利用閒暇,到|京、大阪的唐人街尋寶。談著談著,黃平洋得意地拿出兩只早年宜興外銷至日本的紫砂小花盆,筆者翻過盆底一看,乖乖,「中國宜興」、「道洪」、「桂珍」。黃平洋補充道︰「價格高低是一回事,重要的是那種尋覓的過程與如獲至寶的成就感,這是花錢也買不到的。」是啊,這不也正是文物收藏迷人之處嗎?
  從早期壺入手的黃平洋,在十年前開始轉向以古壺,尤其是朱泥壺為收藏主力。而清季盛行於閩南地區的朱泥壺,由於主要用於沖泡功夫茶,所以實用功能特佳。這點恰恰符合了黃平洋的藏壺觀,他認為壺就是要用來泡的,而且不管壺價多高,他必定在適當的場合(視杯數、茶種)輪番上陣,絕對不會讓那一把愛壺「坐冷板凳」。問他會不會怕一個失手,而讓價值不菲的愛壺受損,黃平洋十分自信地說︰「只要專心泡茶,不要一心二用,就不會發生這種憾事,而且我的手掌特大(掌長23公分),照顧的較周全。」的確,正如同球場上的競爭哲學,一個老是怕自己投出|身球的投手,絕對不會是個好投手。

由於朱泥古壺多是出土物,往往殘缺度較高。黃平洋對朱泥壺的完整度並不在意,他說︰「古壺不比名家壺,每一件古壺都是前人使用經年的,再加上入土過,很難要求十全十美,所以破損的老壺只要夠水準,我照樣會收,因為這些都是最好、最真實的教材。」愛壺的黃平洋對朱泥壺的要求是工好、胎美、實用佳,除此之外,幾乎是百無禁忌,連一般人較有疙瘩的「陪葬品」觀念都不在意。有些古壺到黃平洋手上時,滿壺土沁,斑駁不堪,他便親自浸泡清理,慢慢以茶湯逼出胎壁內的土漿。這種事必親恭的過程,事實上也是深度了解朱泥壺的必修課程,而一把朱泥壺由滿佈滄桑到容光煥發,正是愛壺人最大的滿足感。
  古壺玩賞是一門高深的學問,許多「竅門」往往不是「繳學費」就能得到的。對於自己的鑑賞眼光,黃平洋一如在球場上的表現──自信十足,問起他的良師何人,他回道︰「就像投球一樣,光說不練是不成的,玩壺就是要多看多玩,看的越多,知道的也越多。」黃平洋認為專跑大陸第一線的朱泥古壺業者李先生讓他獲益良多,「幾年前朱泥壺出土尚多,每次李先生帶壺回來,我都會搶先去看,看到好壺雖然不一定會買,但是那種『奇珍共賞』的快樂是很難得的享受。」「通常李先生也會帶回一些殘破的好壺,這些都是十分難得的第一手教材,對於眼界的提昇很有幫助。可惜的是,近年來,朱泥壺出土越來越少,好壺尤其少見,也因此我更珍惜手上的好壺。」

比起其他的紫砂壺藏家,黃平洋的藏壺並不算多,總數僅約四、五十件,不過其中的朱泥精品倒是不少。例如其中的三彎流菱花瓣朱泥壺便是一把頗為罕見的朱泥精品,他買入此壺後,陸續有不少藏家聞訊而來,希望他割愛,當然,擅於守住戰果的黃平洋是不可能輕易放手讓這件寶貝鳳凰別棲的。
黃平洋對買壺的資金應用自有一套邏輯,基本上,他不用薪資來買壺,而是以「額外收入」來哂茫皫啄昃皻馍锌桑毎粢酂幔S平洋的廣告收入甚豐,這筆資金著實讓他留下不少好壺。近年來景氣欠佳,黃平洋慢慢將自己的收藏原則轉為「菁英策略」,將手中部份較雷同或品相較一般的藏品讓出,再購藏更佳的朱泥壺,經過這番汰換,雖然降低了「量」,卻提昇了「|」,同時更兼顧了收藏的活力,確實不失為良策。
  在與黃平洋聊天的全程中,從他嫻熟的奉茶、體貼的執壺動作,到以木炭煮水的鐵壺、黑膽石的茶盤、原木茶桌,還有滿室輕飄的檀香、流瀉的古典音樂,在在讓人充分感受到這位球場鐵漢柔情的一面。當然,也更令人再次見識到泡茶玩壺所帶來的豐富精神面。喜歡喝茶養壺的讀友們,我想您一定也會有同樣的美感經驗,不是嗎?
 


大彬款残件标本


大彬款残件标本2


大彬款残件标本3


大彬款残件标本4


大彬款残件标本5


关键词:欣赏

作者:采菊南山

《紫砂收藏故事之台湾堅固柔情金臂人──黃平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采菊南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