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岁末西塘

发表日期:2007-12-0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人说,春看桃花,夏看荷。去江南,多在这两个季节。然而,从还在“冬”暖花开的深圳直飞杭州,为的只是转道去看十二月的西塘,如此单纯的旅行,多少有些偏执。江南古镇多,周庄最早扬名,却早已人满为患;同里、乌镇、西塘名气也不小,却也都算不上最纯粹,太多密密麻麻的游人多少冲淡了江南原汁原味的清丽味道。想去那些悄声隐匿着的古镇,寻找我想象中最为古朴的小镇生活,却苦于交通不甚便利,只能等到下回有足够假期再慢慢体会。
    辗转到西塘,天早黑了。临近岁末的江南,即使没有雨,仍然寒气逼人。那寒仿佛能够穿透身上所有的衣装,直接渗入皮肤,让早已习惯南国暖冬的我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天寒,不到七点,古镇里的小店早已打烊,路上几乎看不到游人,偶尔一两对从上海来的小情侣和我们擦肩而过,相视而笑。烟雨长廊的红灯笼已经亮起,隐约照亮了长廊的石板路,有一点昏暗也有一点暧昧。随便坐在长廊的某一段,或者在钱塘人家要上几盘小菜临河而坐,虽然冷,满眼的红却是最别致的风景。烟雨长廊名字中的“烟雨”两字最让我心动,读书的时候最爱想象江南女子的婉约,斜挽着云鬓,身着蓝印花布的小袄,撑油纸伞走在巷子,整个世界仿佛只有雨打在伞面上的声响和满巷口丁香的馥郁芬芳。可惜的是一直没有遇上这样的场景,而此类的剧情早已经在某些电视剧中泛滥,显得有些矫情了。
    多的是茶坊,少的是酒吧,西塘的“夜夜夜”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和丽江古镇的热闹不同,静谧的西塘如此出俗而孤独。十块钱一张船票,听着桨声出神。或捧一杯热茶,磕几粒青豆,和船夫随便拉拉家常,从座座石桥穿过,搞不清自己身处宋代、明代抑或清代了。
    特意定了在烟雨长廊边上临水的长廊客栈,推开窗就是水了,以为可以坐在阳台上看夜景,却发现自己高估了西塘的气温。回到客栈后,连推开窗户的勇气都没有,慌忙中打开暖气,照照镜子发现脸颊早已冻得通红。
    不到十点钟,整个西塘古镇已经睡下了。
    一早就有船夫吆喝的声音,一觉醒来精神饱满的我推开木门,昨夜的寒气已被阳光打散,满眼都是金灿灿的景色。楼下的河岸停满了小船,一艘艘用粗麻绳栓好,整齐地排列着。老宅、石桥、木船,冬日暖暖的旭日映出好一派古镇晨景。
    古镇大部分人家还在使用煤灶,但和我小时候家里使用的不同,西塘的煤灶颇为精致,用的既不是蜂窝煤,也不是北方多见的煤球,而是类似于菱角的煤块,倒是十分适合古镇的隽秀。早上八点钟,随处可见袅袅的炊烟,是西塘的人家开始为新的一天生火了。
再过一会,熙熙攘攘的人多了起来,有电视台拍外景的,也有剧组拍电视剧的。古镇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他们的存在,很少有围观的人。镇上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石桥边上的豆腐花摊上喝一碗,又各自干各自的去了。 
    随意在古镇里转的我们,找到一家位置较偏的小店,点了馄炖和年糕,随口问了店家电视在播出什么节目,店家连电视都没有看一眼就不假思索说是碟中谍。昨晚已经四处见到许多店里都挂着店家和阿汤哥的合影,料想今后必然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因此慕名而来,我却在心里暗自祈祷,希望古镇的“孤独”不要被太多人打扰。
关键词:西塘江南

作者:艾葳

《岁末西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艾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