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半山书吧

发表日期:2007-12-04 摄影器材: 松下 DMC-FZ50 点击数: 投票数:



多数人都不敢进门,被窗上的诗震住了,都是些荒芜的东西,却很真情。

真是的,就没几人知道半山庄主那天给枪花猫饭桌前下的命令,“花猫啊,我们不能在丽江荒废,每天都抽时间写点字,不用多,两百字就可以。”我听了就不服,“两百字也叫写字,至少也要二百五。”“你才两百五,搞文学少了五百字还搞什么搞?”,枪花猫毛差点竖起来,瞪着我。“成。”老薛觉得目的达到,卡。

你们看到的那些被风吹起边的诗是半山旧诗人弄的,还出过一本诗集,少有人看,所以风每天来读窗户上的诗。正楷字那部分可以划到枪花猫名下,别看着她弱小好欺负,写的诗也不差。当然,你可以说你不看诗,你是对的,但你要警惕,你的习惯将导致你的生活没诗意。还没找女朋友吧!刚离婚吧!你还是过来书吧窗户上看看。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里是干嘛的,两间教室,也不知道谁是班主任?灯光昏暗,几盏射灯孤零零地照看着油画,书架上摞满书,光从窗口淌进来,正好打在桌上枪花猫没看完的《大家》上,墙上胡乱涂了些字,最显眼是进门右侧的“牛逼”,用的是躁笔,看着就是沧桑过的牛,不是小牛。其实,丽江的生活就是牛逼,这是公认的,因为在这里自在,心里少事就想出世。

又扯远了,这段时间神经老爱跳,我快迈入中老年朋友行列了,按时吃药,配点黑芝麻。

书真他妈的多,旅游类、文学类、艺术类,还有很多小人书,提起这东西不能不提老薛,他是一个不发脾气爱抽大前门的人,也是平时省吃俭用衣服破了都不添新的那种人,看到小人书和旧书就像军营里突然来了个女寡妇,攒下的银子白哗哗全出去。

半山书吧的古董也是他一手造就的,旧桌椅、旧木鱼、旧电脑,旧人,反正他看不惯新的东西,反正他是个不正常的人,这种不正常不是装出来的,是衣襟带出来的风,迎面吹过你的发稍在丽江的夕阳肩上。

前段时间,这里成了朋友聚会的地方,大家无聊就搓几把麻将,有哥们过来看书,急了,觉得他们破坏了这里氛围,老薛听了肾一下就疼,虽然脾气好,但有话直说有火还得烧,他说:“你来这从不消费,还觉得环境不好?”老兄吞下了刚说的话,呛得眼红,不敢再吱声,这也是古城很多人喊他哥的原因之二。反正早晚都要伤害人,早比晚要好,伤害早了人家想开了就觉得你脾气好,这是我总结出来的。丽江很多人都无所事事,搓麻也是人性的一部分展现,你看人家老李就看多了,二话不说,铺纸,握笔,画幅漫画,用技术含量高的形式描述这种场景,贴到书吧门口,没几天,像道符那样调节了风水,没人搓麻了,没人提斗地主了,扑克也不知道落谁手上焚了。看看,这就是艺术的实用功能,谁说整艺术会堕落了?

丽江的书吧现在快退出古城了,海子书吧装修不接客,凤凰书吧变味,崇仁书吧还在,半山书吧还在苦苦坚持,听老薛口气,可能等到酒吧街倒了也要守住阵地,他们这伙人就是半山壮士,貌似简单却能整出点轰动的壮举,就像定时炸弹,没炸是因为时辰没到,不信等着看好了。

我喜欢半山书吧的位置,靠现文小学,在这看书气氛特好,要上个拉罐,伴着学校里荡来的朗朗读书声,捧着本《旅行的艺术》艺术起来。累了,就去看小朋友的课间休息十分钟,看那些孩子的无邪,也就无邪起来。不过,也有逃学的小朋友们来这里借道,一旦发现,后果都由他们负。烦的时候我最喜欢来书吧,还选好两点过点来,这时候可以听眼保健操的音乐。

枪花猫常年守候书吧,写东西,看网页,帮助那些准备外出的人,晚上回半山兼做鼓手、副塘主、后备英文歌手。老薛呢,每天睡得比猫晚起得比鸟早,按时来书吧上网做自己的工作,中午一碗面晚上一桌菜,日子舒适。情绪来就发泄纸上,写自己的诗,让别人都写小说去,不写诗就兼做半山的后备歌手、勤杂工、指导员。

不写了,再写又想丽江了,班也不想上了,老板也不想讨好了,同事也不想团结了。

在丽江生活过的人都会患丽江病,老薛说的,说这话时刚吃完药。


 




关键词:书吧

作者:麻风病人

《半山书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麻风病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