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和米米的故事

发表日期:2007-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识米米是在十年前。

十年前的米米也是瘦瘦的,皮肤白皙,用她的话说是天生丽质,楚楚动人。其实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经常骑着单车,来去匆匆。很遗憾那时我只对胖胖的女生感冒,不然今天多少能算是青梅竹马,也可能儿女成群。

 

上常有些如何看待男女约会迟到的问题,这种无聊的问题根本不用回答,肯定双方都要准时赴约。否则,谈何平等?那些固执认为男方需任劳任怨等上半个小时,女方才姗姗来迟的观点纯属吃饱撑着极度无聊。

和米米第一次约会在天河城北。那天万里无云,阳光灿烂。我早早起来冲完凉便出发。其实是夜里过于闷热和期待,没睡好便早早起来。等得百无聊赖,我在落地玻璃前来回踱着,观察自己哪个pose更优雅动人。咧嘴笑笑,觉得有点淫荡,板起脸又像流氓。干脆什么都不摆了,在人群中搜索米米的身影。

十几分钟后,米米来了。她撑一把淡紫色太阳伞,穿一白色无袖,浅色牛仔裤和一双略旧的布鞋,挎着黑色小布包,扎一马尾,笑得和那天的阳光一样灿烂。一时间,除去她灿烂的笑容,身边密集而汹涌的人流渐渐模糊……这是电影中惯用的手法。

谁说她不能姗姗来迟?谁说男女要平等?谁说男人等女人叫任劳任怨?扯淡!那叫绅士!

我建议去新华购书中心。路上人潮涌动,我们说话都提高嗓门,显得十分豪爽和相谈甚欢。实际上也是这样。毕业近十年还能联系上,还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更主要的都还是单身。

在购书中心里面,我们说话都轻声细语。我看专业书的时候,米米四处转转,有时随手拿起书静静低头看着。有一次我回头看不到米米,很是着急,后来发现她靠在书架一角,捧着一本很弱智的小人书看得津津有味。那时我发现,女人弱智时很迷人。

一直不明白为何恋爱中的男女喜欢用“猪”来称呼对方,也讨厌除我姐外的人这么称呼我。可是,从购书中心去肯德基的路上(其实肯德基就在楼下),我们竟不知不觉探讨起彼此谁更像猪的问题,一发不可收拾,直至口中塞着汉堡鼓着腮还手舞足蹈,没完没了。米米说着说着转不过来,脱口而出:你是人,我是……我哈哈大笑。言外之意我是人,她就是猪了。不过至今我还想不明白,为何她说错了,我还得受皮肉之苦。男女无需平等?谁说的?

吃饭时碰到大奶和二奶。大奶本不叫大奶,二奶本也不叫二奶。高中的时候他们喜欢比胸肌,后来胸大的就叫大奶,次之二奶。二奶见到我们的时候嘴巴张得比头还大,愣了很久没反应过来。他说他是来肯德基撒尿的。撒完尿的二奶思路清晰,大骂我不够义气,泡妞都是偷鸡摸狗的。这让我听着很不舒服,我觉得共产主义还没发展到那个阶段。他说至少要预告一下。

购书中心的肯德基人多嘈杂,我们去了另一家肯德基喝水聊天。因为米米的存在,我们仨显得很斯文,常把滑到嘴边的爹娘吞回去。米米很有传统潮汕女人的味道,我们口沫横飞的时候她总是微笑的,这让我觉得很有面子,十分温暖。

 

来我们去爬白云山。同去的还有风和米米一个姐妹。情节需要应该是风去引开米米的姐妹,这样我才能更接近米米,和她探讨人生理想。可是情节发生变化,米米和她的姐妹手拉手走在前面,我和风只能跟在后面,人生理想也没兴趣谈了,有些沮丧。当时我假设了几种突发情节,其中比较经典的让我至尽难忘的是半路出现一伙劫匪,将他们三人劫走,经过浴血奋战,我先将米米救出,米米感动至极,抱着我大声痛哭,并表示以身相许,之后我才去救另外两个。可是直到下山我们还没遇到劫匪。这让我很失望。

有时米米会将手搭在我臂上,不是挽,也不是牵,而是搭,若即若离的那种。尤其是过马路的时候。这个动作让我心潮澎湃,觉得自己是个英雄,是她的男人。于是又希望有人在我面前欺负她,这样我便可在痛扁对方之后,拉着米米扬长而去。让英雄的梦想得以实现。可是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郁闷久了,也就习惯了。

有一次我说米米像猪,特别是戴着眼镜嘟起嘴巴的样子。米米毫不犹豫挥起小拳头往我身上打,躲闪不及,我一把抓住她的手。顿时她像触电一样,一阵慌乱和脸红,将我的手甩开。这是我意料中的事。我笑得有些无赖和尴尬。然后彼此一阵沉默。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主动拉女生的手,紧张,慌乱,却非常坚定。虽然我嘴很贫,关系感情的事却谨慎认真,牵手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一辈子的事,所谓携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道理。

 

米搬家,行李只有一个黑色旅行包和一小袋子书。按照米米的设计是我们一起提旅行包,一左一右去挤公车。多次假设中的劫匪一直没出现,让我深感遗憾,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挺身而出的机会,我二话不说便扛起行李。扛起行李又后悔了,才意识到米米的设计比我浪漫多了。男左女右或男右女左都无所谓,关键是一左一右,旅行袋像孩子一样被我们牵在中间……妈的!一根筋!我暗暗骂了自己。又不好反悔,就这么上了车。

公车在城市里兜兜转。十月的阳光很明媚,很干净,从车窗洒下来,落在米米身上。她额前几缕发丝泛着阳光的金黄,迎风轻舞飞扬,无框眼镜格外晶莹剔透。白皙的脸十分安静,正享受秋日的温暖。阳光之下,还有几个微小而可爱的斑斑。有种女人,即便有了斑斑,看着还是那么舒服。

公车仍在兜兜转,摇摇晃晃。米米有些累了,双眼微合着。我以为她会靠在我肩上,在我忙着假设各种可能的时候,米米的头慢慢向靠背靠过去……谁说我又郁闷了?在这个时候,看好行李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后来每次看光良的《童话》MTV,总让我想起那次搬家。

 

忙着擦桌子抹玻璃,米米换洗抹布,一脸微笑。

我是个很懒惰又很爱干净的人。懒惰一般体现在牛仔裤的换洗上。一般情况下,两条牛仔裤可以穿一个月,轮流更换而不洗,因为保持得洁净,不说明别人也难以觉察。爱干净所涉及范围甚广,比如内衣裤的换洗和日常家务,我都极其勤快,甚至略有洁癖。因此,对清洁工作我能如此驾轻就熟。

米米穿着拖鞋挽起裤筒在厨房洗抹布,背影很性感。我感慨万千,心想多年以后,每天回家能看到她在厨房的身影,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内心一分为二,剧烈斗争。一个声音说:我要和她结婚!“啪”一声响。另一个声音:没出息!

我喜欢用“性感”这个词。诸君不必想入非非。性感未必就穿着若隐若现的半透明质衣服作妩媚状。像米米同学这种随意自然而家居型的女人,对我才是致命的诱惑。请诸位暗恋我而且准备赤裸裸勾引我的女同胞放弃无谓的挣扎。得罪之处,多多包涵。

搞完卫生我们去逛超市,添购日常用品。以前我不喜欢逛超市,一般需要什么东西便径直朝目标奔去,完了走人。或者过过眼瘾。可是和米米逛超市我却提着篮子跟随其后,勤快无比,而且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希望能一直这么逛下去,逛到天昏地暗,地老天荒。

米米逛超市格外认真,看看这看看那,对比价格再对比质量。米米毕竟是米米,是女人,犹犹豫豫在所难免,但还是体现出精打细算的优良传统。实在难以取舍,米米也会让我给点参考。比如买沐浴露先让我闻闻味道之后给意见。我细细嗅着沐浴露时,米米关切注视着,还吞了吞口水。小时候看别人有好吃的,我也会吞吞口水。

 

江边。我和米米。江风轻吹,两岸灯火通明。

一个女孩捧着一束红玫瑰急匆匆跑到我面前,问先生买花吗。我和米米都愣了。米米一脸绯红跺着脚轻转过身,低着头紧张掰弄着指。我,我,我……她,她,她……在我愣住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卖花女孩神色慌张跑掉了。之后,我故作镇定,居然抛出一套无聊的理论,大意是我喜欢白玫瑰,觉得它才能代表心中的神圣。其实我弱智起来也是很可怕的。若是这事发生在现在,我肯定追上去,管她卖什么花,统统买了再说。

不过,米米那红着脸轻轻转身的瞬间,经典得让我一直想做成QQ表情,以表达一种紧张、激动而又略带羞涩的心情。

好不容易从尴尬中缓过来,有点口渴,我问米米想不想喝水,她居然无赖的说,你买完送过来我就喝。好在滨江一带有护栏,否则估计我就晕在珠江里了。但愿买回来她不会说你喂我我就喝之类的话。我去买凉茶,凉茶铺在路对面,因此我必须横穿马路。提着凉茶再次横穿马路的时候我看到米米微微的笑容,江风撩起她长发,分外迷人。站在路中间,突然有种想法很强烈,希望有辆车飞驰而来将我撞倒,然后米米惊慌失措朝我飞过来,摇晃着我大哭。之后一切渐渐模糊……可是司机叔叔很不配合。我再次陷入失望。

 

时我很相信米米。米米说以工作为重,我便两三天给她发一次信息。这事后来让我的老师知道,她批评了我,说不应听米米的话,而是要死缠烂打狂轰滥炸。我总结了一下,发现我的老师也有点无赖。原来女人都很无赖啊,我心里暗暗笑道。

那时我常写一些温暖的文字给米米,文字平淡而感情真挚。精彩之处,也会发些给猩猩。猩猩很喜欢我的文字。那时他正在追一女生。有一次他未经我允许便摘取其中一些文字,感动得正和他视频聊天的女生泪流满面,他却对着电脑窃笑。因为他没有摄像头。

这事让我至今仍深感内疚。

 

来,米米说,我们做朋友吧。然后我开始昼夜不息疯狂作业,方案做完毁了再做,如此反复,无休无止。总在双眼布满血丝的时候躺下去,动弹不得,沉沉睡去,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鼾声起伏。醒来又是一场虚空。分数代表的只是一个阶段,终究不是一生。

那年米米生日。为了节省经费,从湖南到广州,我买最便宜的硬座车票——23.5元的绿皮列车,天寒地冻甚至下着雪子都呵着白气裹着棉袄,凌晨三点出发(23.5元的车都是这个时间),在没有空调而且脏乱的车里,饥寒交迫的情况下熬上10个小时(这种车一般从湖南到广州都要晚点,10个小时是很正常的事)才抵达广州。如今想来,仍感动不已。真想自己嫁给自己算了。

和米米去买菜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钱包里搁着一张相片,相片隔着层黑纱网。凭直觉是一个留长发的男人。无名之火突然冒起三丈,我板起臭脸,根本没心情买菜。米米也板着脸,半路上突然站住,捂着胸口,我看到她在恶心,快呕吐的样子,很是心疼,赶紧问怎么了,她没好声说没事,还瞪了我一眼,狠狠甩开我想伸过去帮她提东西的手。这让我更是恼火,心想肯定是和相片那个长发男人……想到这里,我也觉得很恶心,压抑得想逃。就这样我们都臭着脸一前一后走回去,差点就互相吐口水了。

后来我才发现,其实那张相片是她自己。是我看走眼了。呵呵。这个“呵呵”里面,有太多的羞愧难当。

 

诉米米要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她很紧张问是不是要发表在空间,那要经过她同意才行。我说空间是我的为什么要你同意。她说她那叫校对,看符不符合事实。当她知道设计公司里面图纸校对有相应报酬之后,只关心何时拿到钱,其他的一概不问了。

 

是一段发生在2年前的事,很零碎,也有些伤感,只是时间将一切沉淀,而我仍记得所有美好。当我们能够微笑着面对一切的时候,大概就是成熟了吧。

关键词:故事

作者:凤凰单车

《我和米米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凤凰单车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