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好好活着(二)

发表日期:2007-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她回学校填志愿,路上碰到的人都侧过头来看她.她曾经是那所学校的名人------用分数扛出来的.他们像看怪物一样看她,同情也有,可怜也有,鄙夷也有,佩服也有.班上没有人跟她说话,她领了表回到自己座位上,低着头不看任何人.教室里静穆地让人窒息,仿佛在开追悼会,也许为她.她在招生简章上找到了一个离渔尚
最远的城市,哈尔滨.她本来想去西藏或新疆的,可那里不招生.
       她想让整个世界都遗忘她.
       班主任看到她的志愿,走下讲台来,做了一个很温情的动作------那一瞬间里几乎让她落泪的动作.她伸出温厚的掌摸了摸我的头.那掌微热,轻轻的无限温柔.它搁在她冰凉的头顶上.为什么不填北京?她的声音很轻,
只有她一个人听见。她没说话,也没抬头。楞了一刹那,像被电流击过,有点点麻木,心颤了以下。然而她没有停笔,毅然决然地写完了最后一个字。
       她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要考北大。她可以上,所有的人都这么想。前一天王立波从北京打电话来,问她家里出事了是不是真的。他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晚报浏览”播了这件事。王立波比她高两届,在北大,他常叫她小师妹。他曾是她唯一的朋友,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家里的一切。放下电话她楞在门框边,打定注意要一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躲起来,就像她妈妈说的----好好活着。
       她离开渔尚前最后一次去看她妈妈,告诉她她被录取了要去哈尔滨。她妈妈静静地看着她,然后就哭了,妮子,北方冷,多穿点,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妈搁不下心。
      看守所的刘主任破例让她们俩在会见室呆了一个下午。他的女儿刘丹丹是她的同桌。看时世界就那么小,到处都充满着讽刺。至少她觉得,她妈妈落到她爸爸的手里绝对是一个讽刺。如果她爸爸是医生,她会感激他;哪怕他是补鞋的,她也会感激他。但她爸爸偏偏是看守所的刘主任。
       她妈妈问她带梳子了吗,她从背包里掏出半截木梳子,那是她高一刚住校时妈妈给她买的。后来有一次不小心摔断了,她一直没舍得丢。
       妮子,你头发很乱,妈给你梳梳。
她妈妈呢喃着,坐在凳子上脸向着窗子。她背向她跪在地上。她解开她头顶已经打了死结的头绳,一咎一咎梳下来,轻轻地,生怕磕了她的头皮。遇着梳不通的地方,她就用左手捏住发根部一点点刨下去,问她疼不,她摇摇头。她知道梳齿磕到她手上会很疼。梳齿尖尖的,像针。
       终于梳通了,她感觉头皮很轻,想要飞起来一样。她妈妈摸着她的头发,好久没有动。
      后来她给她在后脑勺扎了条马尾辫。头绳一圈一圈缠着,每紧一下她的心便跟着紧一下。
      那年她十九岁,她妈妈四十四岁。十九岁的她一个人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漂泊,活着。四十四岁的妈妈被带到冰凉的被告席上,也要到一个陌生地方漂泊,活着。
      三年过去了,她和她妈妈都还活着,虽然境遇并不怎么好。

关键词:好好活着

作者:爱了

《好好活着(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