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庆的骄傲,中国的骄傲,世界的骄傲...(9)[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四十五——巡山日记

巡山日记
2006年4月16日 星期日 晴

上个世纪50年代,为政治责任和民族义务,中国的军人们用血肉之躯在不肯接纳任何生命的地方“问路世界屋脊”。他们用不屈的军魂,在旷世原野为世界留下了深深的震撼。盘桓在世界屋脊上的这条公路,除了它的战略地位和军事地位外,它的开凿史和使用过程无疑是人类有史以来的最伟大的壮举。而在和严酷大自然的搏斗中,中国军人身上迸发出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也将与高原同在。
人们缅怀为“天路”牺牲的中国军人,称青藏公路为“血染的哈达”。
青藏(青海西宁至拉萨)公路,全长2122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担负着进藏物资80%以上的运输业务,被称为西藏的“生命线”。
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的四个保护站都在青藏公路沿线。300个风雨兼程的日子,我先后34次奔走在这条路上!每一次都心惊胆战,因为这条路一直是全国公路中肇事率最高的公路!每年都有20多条鲜活的生命在这条路上夭折,很多场面都惨不忍睹。
第一次亲近青藏公路是2006年3月30日。当时天降小雪,车子驶到小干沟水电站附近时,一辆卡车翻下50多米的深沟,零碎的散在地上,据说车上的两个人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就都死去了。而路上还有一辆“牛头”,司机诚惶诚恐:因为大车翻下去的时候,这个司机正好眼睁睁的目睹了全过程。而且他的4500也走了神儿,前轮已经搭在了坑边!
后来,每次走过青藏公路都会看到交通事故,车毁人亡的惨剧时有发生。
这只是天灾,不幸的是我还遇到了一次人祸。
9月中旬,我从拉萨返回格尔木。翻过海拔5230米的唐古拉山口天就黑了,走过砚石坪赶到沱沱河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沱沱河就是一个大屯子,50年代修建青藏公路时,这里曾是一个“点”:吃喝拉撒睡都在这里。后来淘金的打猎的卖药的躲事的都跑到了这里。走过青藏线的人都知道:沱沱河除了原子弹没有意外什么都有!当汽车刚要拐进镇子时,远远的突然出现两个拦车的人。在青藏公路上经常有拦车搭车的人,但深更半夜拦车还是头一回。借着车灯我看见连个人怪怪的:一是他们都站在路中间,二是都用一只手招呼而另一只手放在背后,三是我刚减速他们就朝我冲了过来!来不及多想了,一种不祥之兆袭上心头。慌乱中一脚急刹快速转舵。等到汽车掉过头来时两个拦车人已经追到了车后……只听见“哐哐”两声巨响,接着就是“稀里哗啦”的声音。好在我一脚油门汽车怪叫着窜了出去!没命的加油,没命的飞车……
几十公里之后才停下来。人在车里,两个手心全是冷汗,头皮凉凉的,就连双腿都在发抖。静了好大一会儿才下车看看:车的后风挡玻璃被砸的粉碎,左侧的铁皮车身也被砸了一个长条形的大坑。那一夜,我第一次失眠。困的要命,但就是睁着眼睛睡不着。
第二天上午我才疲惫而惊恐的回到沱沱河镇。
11天后我回到格尔木。公安的局长大哥请客。席间他感叹这阵子忙坏了,天天在沱沱河“蹲坑”,最后终于抓了两个打劫的家伙。一听我就心跳加剧,把自己惨遭棒打的情形跟局长大哥唠叨了一遍。“真的吗”他一脸的惊讶,而后给我倒了满满一大缸子白酒(是4两的那种)。“喝了吧,兄弟命太大了!”。
原来这两个劫匪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在沱沱河镇作案9起,其中劫了一辆四川的大卡车,还残忍的把车上的两个人都杀了!据劫匪交待,只有一次让一辆越野车跑掉了。现在看来那辆跑掉的越野车就是我的战车!
一缸子白酒下肚我真的想哭。
何苦那,一个东北人单枪匹马跑到大西北。用文绉绉的话讲叫采风,用俗气一点的话说就叫的色!藏羚羊又不是我家养的,全国那么多记者偏偏你来保护吗?天天吃点喝点拿点,写点小稿拍点小片吹点牛X不也是一种人生吗? 假如那天夜里我看不出破绽,假如我不能及时掉头,假如我直接冲过去(前面埋了很多大钉子),假如我被吓破了胆……每一种假如都会让我必死无疑!
那一夜,我和几个朋友第一次去了格尔木最大的夜总会。半躺在包厢的沙发上,醉眼里都是脸色雪白嘴唇发紫的“高原美女”,灯红酒绿中很现代的群魔乱舞。
这辈子我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只好硬着头皮陪陪朋友,最后竟然迷迷糊糊睡起觉来。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四十六——巡山日记

巡山日记
2006年4月17日 星期一 晴

10时40分到达不冻泉保护站
11时20分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
15时许抵达五道梁保护站。
傍晚时分,越达海拔5010木的风火山口。
夜色笼罩下,终于看见了二道沟保护站的身影了。今夜,5个人,两台车都将在海拔5000多米的世界屋脊入眠,高寒、缺氧还有头疼都成了我梦中一道别致的风景。这是我平生中第一次到达海拔5010米的高度。因为保护站太小,入住的人又太多。我只能到几百米外的一个小店去住。小店没有顾客,既是饭店又是旅店。三个小服务员都围着一个牛粪炉子在拉家常,看见我进来也没精打采的瞭了一眼——当时我还挺纳闷,后来才知道:高原上的人都是这样,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已经把每个人折腾的每没孩子样了。
走进另外一个小屋,寒气袭过来,心立刻打了个冷战。里三层外三层的做茧,然后蚕蛹一样钻进去,连衣服都不敢脱。被子又滑又腻,味道膳膳的是那种典型的牛羊肉味道。
头开始疼起来,是那种一蹦一蹦的三叉神经痛。气儿有点不够用,努力把脸部的被子扒开。大口大口喘了一会儿,胸部感觉好了些,但裸露的脸部很快就被冻麻木了。
早上起来时头又重又大。穿上军大衣出去,希望高原的凉风让自己精神起来。二道沟其实就是几户小店聚在一块的称呼,连小屯子都不是。刚刚修建的保护站是这里最好的建筑了。这里是青藏公路沿线反盗猎的最前沿。最远最高也最艰难。黎明时分的二道沟,寂静得出奇。几个破房子的剪影幽灵一样立在晨曦里。难怪这里曾发生过太多的较量。
97年秋的一天,也是黎明时分。7个盗猎分子,三台车,912张皮子正好在二道沟歇脚。那时保护站还没建立,可早就知道“军情”的管理局巡山队员硬是赶了一夜的路,天快亮时抢在盗猎分子前面到了二道沟。得意的盗猎分子在一家小店刚刚端起酒杯,巡山队员就神兵天降了!一个叫巴扎的盗猎分子打羊打了10多年了,没想到一个早上就栽在了一个小山沟里,栽在了两名管理局巡山队员的手里。从此小小的二道沟就有了大名气——它让盗猎分子闻风胆寒!
太阳出来了,心情也亮了。
从这里就开始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了。可可西里有很多概念。可可西里位于青海省西南部的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东经89º25'~94˚05΄,北纬34º19'~36º16。其范围为昆仑山脉以南,乌兰乌拉山以北,东起青藏公路,西迄青海省界。保护区西与西藏相接,南同格尔木市的唐古拉乡毗邻,北和新疆相连,东至青藏公路,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最高峰为布喀达板峰(亦称新青峰或莫诺马哈峰),海拔6860米。
可可西里分核心区、缓冲区和试验区。试验区就是公路两侧2公里的地方,有国家级相关证明可以进行科研、采访、勘探等活动。缓冲区约30公里,不允许人类足迹踏入,但据记者观察,有零星的当地牧民游动。核心区,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可可西里腹地了,这里是严格界限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只有被严格特批的人才能集体进入。很多走过青藏公路或者在路边保护站拍张“到此一游”的人,回去都很骄傲的说“我到可可西里了”。心情可以理解,但概念错了。
最后吃一顿人间烟火,就上路了。
身体虽然还在高原反应,但巡山还是铁打不动的。
路极其艰难。说是上路,其实地上根本就没有路!只是朝着一个叫做苟错的方向前进。汽车像喝多了酒的醉汉,磕磕绊绊,东倒西歪。每小时的路程也就只有十里八里。而同车的队员木马说了一句话差点儿把我的鼻子气歪了——这条道儿是可可西里的“高速公路”!
那就走吧,泥泞和坎坷从来都在脚下!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四十七——巡山日记   < 楼主:风流才子 可以 将本主题收录到自己的博客 >

巡山日记
2006年4月18日 星期二 晴

一个月前的今天我做生死状出发。一个月后的今天我差点儿丢掉了自己。
早上醒来时,管理局巡山的三个队员还在睡梦之中。晨曦,对于一个搞摄影的人来说是真正的黄金时段。来不及多想启动战车就朝附近的山头爬去。希望登高远眺,会看见一群身披霞光的藏羚……
当汽车爬到山顶时,附近连一个藏羚羊的影子都没有。遗憾之时,看见有几个白点在远方悠闲的吃草。用望远镜看看,心中窃喜:原来,那是一群雄性的藏羚羊。沐浴阳光,藏羚羊已经变成了金色。
第一次走进可可西里腹地就有这样的运气。也没多想就冲那几只羊的方向开了过去。剩下大约两公里的时候开始停车。支上“大炮”,一阵狂拍。已经顾不上心在胸膛里咚咚作响了!场面不错,光线不错,瞬间也不错。
拍完了神经就错了——因为兴奋得忘乎所以,已经不知东南西北了。开始还能静静的想想看看。后来就害怕了,看哪个山都是一样模样,看哪个沟都象是营地!最后只好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了。但越四处乱窜越危险:要知道这可是无人区,方圆几百里都荒无人烟!一旦迷路,就意味着永远走不出去。也就是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多少年以后这台车和这个人都没有人能找到。
想到这儿,心里就更害怕了。连续找了十多个山头也没看到帐篷营地。
实在没着落了,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按原路返回!但也很艰难:第一,路程已经走得太远;第二,车辙太乱很难分辨。谁知找到原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走了一段,中途下车看看——车辙竟然不是新的,这说明连新走的车辙都没找到!一点点返回,一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原始的车辙。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谁知天空又飘起了小雪。在可可西里巡山,队员们最怕的就是下雪,而此时的雪俨然落在我的心上:一旦大雪下个不停,就意味着覆盖所有的车辙!那就意味着再美丽的生命之花都将被永远覆盖!
没有退路了,只有拼命的开车,希望在大雪覆盖之前找到大本营。
20多分钟后,雪不下了。正当心中暗喜之际,后轮胎泄气了。下车看看,是被尖石扎破了。可可西里的石头都耐不住寂寞,非要争着抢着拔尖。所以遍地都是“尖石摊”。刀子一样锋利,别说是车胎,就是野牛的蹄子也照样花开被扎得鲜血横流。换上仅有的一个备用车胎,心又悬了起来。车胎一旦再被扎破就大麻烦了。
小心翼翼的躲闪,认认真真的辨认。两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营地。真的谢天谢地。
队长木马扎西非常气愤。他骂道:“妈的,可可西里是你家呀!那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要死人的!”
他还说有很多情况可以让我们死掉!一是老天突然变脸,下雨下雪下冰雹都找不到原来的车辙,而且无人区的天气一天有四季!第二:如果碰到孤牛,也相当危险,这种野性十足的家伙会主动攻击走进它领域的所有车辆和人员,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吉普车顶翻几个个儿。89年巡山时,木马扎西就被顶翻了,人在车里大头朝下动都不敢动。后来灵机按了下警报总算吓走了牦牛,有惊无险。第三,可可西里是野狼的故乡,成群的野狼最易攻击孤车孤人,尤其是夜晚。青藏铁路建设中,不少民工都成了野狼的美食。第四,如果时间再推一个月,烂泥滩,吃人沙全部“复活”,连车带人谁都走不出去……大喊大叫的木马扎西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真的好后怕!
急够了,骂够了。但巡山还得继续。
见到了许多车印,但没有近期走过的。多年的巡山经验,让木马扎西练就了一身看车辙的绝活儿。他能根据车印判断出车型,前行还是后退,车重多少,何时走过,甚至车的速度……
从10时开始到天黑,人和车一起颠覆了一天。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四十八——巡山日记

巡山日记
2006年4月21日 星期五 阴

早上起的很晚。连续五天的奔波,我已经吃不消了。
无精打采之时,一个老队员喊了句“盘羊“!我的神经突然被惊醒。只见盘羊正在半山腰望着我们。盘羊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即使在可可西里腹地也很难见到。今天能给我一个面子,还真不容易。
打开车窗开始“瞄准”。但很难屏住呼吸。在东北平原,我可以一口气憋上一分钟。但在西北高原就是憋上10秒钟都是一件及其艰难的事儿。所以拍摄的画面经常是许虚幻幻。勉强拍了几张就走人了!翻看画面时很失望:如此珍贵的瞬间我用的竟是简单的JPG格式。也难怪,人在高原大脑都严重缺氧,智力降低反应自然很迟钝。
迟钝的还有车辆。它也缺氧,它也高山反应。即使油门踩到底,汽车还是“哼哼”的直叫,还不如牛车走的块。
经过碎石沟时,由于尖尖的石头象刀子一样,汽车的左后轮胎被割破。换个备胎在内地也就十来分钟,而在海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腹地,5个大老爷们换了整整一个小时!最后都还不争气的躺在地上喘粗气。身在高原,人就是最无能的动物了。
下午2时40分,苟鲁错出现在视野里。
满心欢喜的来到湖边,没想到心情和这个盐湖的比重一样沉重。从前,这个湖盛产卤虫。卤虫是养殖海鲜的高蛋白食料,是青藏高原的特产,最贵时价格达130万元人民币/吨。巨大的利益驱使更多人来到这个湖边疯狂捕捞。据同行的巡山队员讲,最多时有十多万人!远远看去,整个湖面都是人和船,就像蚂蚁翻蛋一样。夜晚,篝火冲天苟鲁错成了高原不夜城。后来,中国政府知道保护了。人走了,但采捞的船只、铁桶以及捕捞时吃剩下的野生动物的累累白骨却留下了,诉说着昨天的残忍和杀戮!
6时许,一天的巡山任务结束。
巡了块背风的地方大家开始搭建帐篷。说是帐篷,其实就是一块大帆布。中间用可拆卸铁棍支上,四周再用角铁特制的长钉钉牢,再在四周厚厚压点儿土就可以了。每个细节三名巡山队员没有半点对付的意思。据说:2004年春的一次巡山中,也是一样的帐篷。夜半时分,狂风大作,连人带帐篷都给刮走了。还有一次是帐篷角没扎严实,夜里一只恶狼钻了进来!因为劳累,四个人都睡得跟死猪似的,谁也不知道。天亮了,人醒了,一个叫扎西的小伙子睁开眼睛差点儿没吓死:狼就睡在他身边,还打着呼噜!结果大家连裤子都没穿就跑了出去。诺大的帐篷就留给了野狼自己。
搭帐篷的同时,木马扎西就开始做饭了。高原人在经过多年的实践后最终改革出一种最实用、最经济、最科学的炉具。一个汽油喷灯,一个中间焊有弯头的钢筋架,一个高压锅。高原海拔高,划根火柴都干冒烟不起火。
所以用喷灯火力旺,弯头让喷出的火由平射改为上喷,坐在架子上的锅则能闷靠一切食物。这样既实用又科学的方法改以让一顿饭的时间在半个小时左右。几天来的主食都是一种叫糌粑的东西。
糌粑是藏族人最常见也最喜欢的主食。这种非常有名的食品就是把青稞炒熟后压成面,再加上一大块酥油,而后用开水混合用手搅和一起,捏成团直接送进嘴里。吃完不洗手而是用舌头直接舔干净。在藏地的很多地方,我目睹了太多吃糌粑的情形。手从来不洗,指甲里全是黑乎乎的泥巴,酥油更是腻腻的黄黄的。手、油和水搅拌一会儿就成糌粑团了。好客的藏族兄弟宁可自己先不吃,也会把自己拌的糌粑捏一大团给你。而后笑呵呵的看着你,你吃了他才吃。每到这个时候我特别为难。不吃吧,没人拒绝微笑和诚意。吃吧,想想黑乎乎的指甲实在咽不下去。但此次巡山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吃下去了,为了“民族大团结”,也为了自己的生存。
而今晚的主食是羊肉面条,虽然没什么咸淡,没任何蔬菜。但却是我人生中吃的最香的一顿饭了。
幸福的含义有千千万,而此时,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在极度缺氧寒冷的地区能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面条,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尽管已经煮成了“面条粥”.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四十九——巡山日记

巡山日记
2006年4月23日 星期日 大雪

早上醒来好大雪。
恍惚中见一个孩子满身飞雪手拎一桶牛粪走进屋里。
其实这孩子昨夜见过。烛光中屋子很暗,孩子的脸又很黑,只有两只大眼睛特别明亮。
早上喝茶时才知道,孩子10岁,见索南文疆。5年前,家庭裂变,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就剩下小文疆自己了。爸爸也没问问小文疆域不愿意就把他“迁”给了弟弟古巴了。当时文江才5岁半。孤巴家是青海省沱沱河乡的一户普通牧民。有一个妻子,三个孩子,70多头牛和500多只羊。一家人很能干也很能吃苦,所以当周边的草场都被牛羊啃没了的时候,他们就搬到了海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缓冲区。过起了与世隔绝,老死不相往来的日子。
炼狱般的环境让索南文疆从此坚强无比。6岁学做糌粑,7岁缝制藏袄,8岁就能独立在高原上放牧了……可可西里的气候是女娃子的脸,说变就变。但小文疆却风里走,雪里闯,还要和野狼搏斗!东北虎,西北狼,遇到一个就叫娘。而可可西里的野狼一但遭遇到就是一大群!这些野狼动不动就狡猾的混进羊群里,把羊偷偷咬死,而且一咬就是一大片!2005年夏的一个大中午,三只野狼同时冲进了牯巴家的羊群里,9岁的文疆手拿皮鞭就追了过去!开始三只野狼都没在意,因为瘦小的文疆还没有野狼高那!当野狼的脑袋上重重的矮了几大鞭子后才知道这小黑小子可不是好惹的,结果三只野狼都夹着尾巴逃掉了……这一幕被随后赶来的古巴看的目瞪口呆:遇到野狼大人都打怵,别说是9岁的孩子了!古巴抱起小文疆摸摸这儿看看那儿,当确信没伤着一根头发后哭着说了三个字:我的好儿子!
作为被遗弃的孤儿,小文疆饱偿了事态的炎凉;作为牧民的养子,文疆的小肩膀担起了太重太重的艰辛;可作为只有10岁的孩子,他应该背着书包上学堂呀!而现在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如果继续呆在这里,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
喝过两碗热呼呼的奶茶又要上路了。我的心还是凉凉的,因为我看到大风大雪中小文疆也赶着羊群摇摇晃晃向山里走去……
作为父亲我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此时他也许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撒娇,也许等待着姥姥用嘴抿掉小翅的鱼肉,也许正走在上学的路上,而后面是背着书包的老爷……太幸福了:幸福的缺少坚强,幸福的没了斗志,幸福的不能经历风雨!
其实,作为父母我们都有理由牵着孩子上路,告诉他山顶永远在头顶,告诉他必须风雨兼程。其间也要给孩子金钱、快乐和幸福。但更应该给与他磨练和苦难。这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不管怎样,两个同龄的孩子,差距竟如此之大!我真希望把文疆带走,把自己的孩子也放逐茫茫无人区里,让他在凄风苦雨里走走,与野狼搏斗!象10岁的索南文疆一样,早一点成为高原雄鹰!
作为牧民的儿子,文江勇敢、聪明、勤劳,更自食其力。父母抛弃他是不幸的,但就是这不幸让文江过早地体味到了世态的冷暖和生活的艰辛,粘粑自己做,藏袄自己缝。但我更希望在地狱和炼狱里生存的小文疆土离苦海。
事实上我做不到,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只是一个平庸的父亲。
汽车碾过一段山路天又下起暴雪.任凭雨刷器拼命的摇动,坐在车里的我也看不见前路.而此时身在暴风雪里跋涉的小文疆能看到吗?他人生的路又在何方?
后到家后,我耐心的把小文疆的故事讲给儿子听。
这是我十个月的可可西里所能献给儿子的唯一礼物了。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五十二——亲近珠穆朗玛峰(上)

亲近珠穆朗玛峰(上)

金秋时节,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种群我已经拍摄完毕。下一个目标就是西藏的羌塘国家自然保护区了。路线是:格尔木——拉萨——日喀则——拉兹——昂仁——萨嘎——仲巴——葛尔,在沿羌北线或从疆南线返回。藏北高原的仲巴、普兰、革吉、扎达和葛尔5县都是藏羚羊的聚集地,平均海拔都超过5000米。其中的葛尔还是阿里地区的首府。
经过四天的行程,到达拉孜县。夜晚休息时,碰见了两个英国女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们是背着行囊,步行去看珠穆朗玛峰的!用被别别扭扭的英语聊天时,竟然从她们的嘴里知道了珠穆朗玛的神话。
神话说喜马拉雅山是以珠峰为首的五座山峰,是五个姐妹,统称“长寿五仙女”。但很久很久以前,那里是一片浩瀚的古地中海,终年四季如春,是一片富足美丽的乐土。 突然有一天,从黑云里钻出了一条长着五个脑袋的恶龙,尖利的牙齿,血红的眼睛,特别可怕!所有的动物们都四散逃命。可是,五头龙穷追不舍甩动着尾巴,掀起了滔天巨浪,美丽的乐园变成了浊浪滚滚的大海。
动物们都恨坏了这条恶龙,但是谁又能敌得过它呢?正在这时,从海面上飘来五朵彩云,就是五个美丽的神女----祥寿、翠颜、贞慧、冠咏和施仁。她们披着雪白的仙衣,就像五朵洁白的雪莲。飞禽走兽们惊喜地叫起来,含着眼泪向她们顶礼膜拜。“神母呀,救救我们吧!”
原来,这五头恶龙触犯了天条,逃到人间。但它不思悔改,继续作恶。现在,它正趴在山坡上睡大觉,发出了雷鸣般的鼾声。五位神女拔下头上的灵簪,化作五把亮闪闪的宝剑,愤怒地刺向恶龙。刀光落处,五颗头纷纷落地。恶龙再也不会作孽了。五位仙女手挥拂帚,退尽了大水,恢复了大地美丽富足的原貌。神女们惩治了恶龙以后,化作五座高峰,永远留在了喜玛拉雅山。这就是翠颜仙女峰(也就是珠穆朗玛峰)、祥寿仙女峰、贞慧仙女峰、冠咏仙女峰和施仁仙女峰。今天,当地的藏民们还把这五座山峰称为“神女峰”呢。 其中翠颜仙女是珠峰的主神,所以它曾被称为“翠妃雪峰”(藏语为“朱姆朗马阿林),是第三女神的意思。汉语的谐音就成了珠穆朗玛。
两个英国女人竟然能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仰止高山,我一个中国男人竟然没有概念,实在汗颜。
我忽然想起了十年前在长城上的一幕。
长城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又有多少人去亲近过这种骄傲那?而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就喜欢登长城,小布什竟然还能骑着自行车往上走。
真正的长城不是八达岭,而是有一段古长城叫司马台。其中最惊险的地段叫“天梯”,只有一米宽,两边都是万丈深渊!历史的风霜把一米宽的长城剥蚀的斑斑驳驳。到长城旅游的中国人极少有登这短儿的。即使个别大胆儿的,也只是小心翼翼的爬过。我看到一个外国小伙子,竟然兴奋的在这段长城上舞蹈!那情景一直刻进我的记忆。
现在,又是中国的世界屋脊。又是两个外国人的精神感染了我。方向盘向左一打就奔“群山部落”定日了。
因为修路,车经常受阻。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定日。
“定日”藏语意为“定声小山”,传说一位喇嘛掷石,“定” 的一声,落在该地,后来在该地小山上修建寺庙,即取名定日寺,故沿用“定日”为县名。这是一个小县城。因为邻近珠穆朗玛峰而名声在外。它的正南方就是雄居地球之巅,昂首天外,俯视群山,号称万山之首的珠穆朗玛峰了。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五十二——亲近珠穆朗玛峰(上) 
亲近珠穆朗玛峰(上)

金秋时节,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种群我已经拍摄完毕。下一个目标就是西藏的羌塘国家自然保护区了。路线是:格尔木——拉萨——日喀则——拉兹——昂仁——萨嘎——仲巴——葛尔,在沿羌北线或从疆南线返回。藏北高原的仲巴、普兰、革吉、扎达和葛尔5县都是藏羚羊的聚集地,平均海拔都超过5000米。其中的葛尔还是阿里地区的首府。
经过四天的行程,到达拉孜县。夜晚休息时,碰见了两个英国女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们是背着行囊,步行去看珠穆朗玛峰的!用被别别扭扭的英语聊天时,竟然从她们的嘴里知道了珠穆朗玛的神话。
神话说喜马拉雅山是以珠峰为首的五座山峰,是五个姐妹,统称“长寿五仙女”。但很久很久以前,那里是一片浩瀚的古地中海,终年四季如春,是一片富足美丽的乐土。 突然有一天,从黑云里钻出了一条长着五个脑袋的恶龙,尖利的牙齿,血红的眼睛,特别可怕!所有的动物们都四散逃命。可是,五头龙穷追不舍甩动着尾巴,掀起了滔天巨浪,美丽的乐园变成了浊浪滚滚的大海。
动物们都恨坏了这条恶龙,但是谁又能敌得过它呢?正在这时,从海面上飘来五朵彩云,就是五个美丽的神女----祥寿、翠颜、贞慧、冠咏和施仁。她们披着雪白的仙衣,就像五朵洁白的雪莲。飞禽走兽们惊喜地叫起来,含着眼泪向她们顶礼膜拜。“神母呀,救救我们吧!”
原来,这五头恶龙触犯了天条,逃到人间。但它不思悔改,继续作恶。现在,它正趴在山坡上睡大觉,发出了雷鸣般的鼾声。五位神女拔下头上的灵簪,化作五把亮闪闪的宝剑,愤怒地刺向恶龙。刀光落处,五颗头纷纷落地。恶龙再也不会作孽了。五位仙女手挥拂帚,退尽了大水,恢复了大地美丽富足的原貌。神女们惩治了恶龙以后,化作五座高峰,永远留在了喜玛拉雅山。这就是翠颜仙女峰(也就是珠穆朗玛峰)、祥寿仙女峰、贞慧仙女峰、冠咏仙女峰和施仁仙女峰。今天,当地的藏民们还把这五座山峰称为“神女峰”呢。 其中翠颜仙女是珠峰的主神,所以它曾被称为“翠妃雪峰”(藏语为“朱姆朗马阿林),是第三女神的意思。汉语的谐音就成了珠穆朗玛。
两个英国女人竟然能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仰止高山,我一个中国男人竟然没有概念,实在汗颜。
我忽然想起了十年前在长城上的一幕。
长城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又有多少人去亲近过这种骄傲那?而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就喜欢登长城,小布什竟然还能骑着自行车往上走。
真正的长城不是八达岭,而是有一段古长城叫司马台。其中最惊险的地段叫“天梯”,只有一米宽,两边都是万丈深渊!历史的风霜把一米宽的长城剥蚀的斑斑驳驳。到长城旅游的中国人极少有登这短儿的。即使个别大胆儿的,也只是小心翼翼的爬过。我看到一个外国小伙子,竟然兴奋的在这段长城上舞蹈!那情景一直刻进我的记忆。
现在,又是中国的世界屋脊。又是两个外国人的精神感染了我。方向盘向左一打就奔“群山部落”定日了。
因为修路,车经常受阻。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了定日。
“定日”藏语意为“定声小山”,传说一位喇嘛掷石,“定” 的一声,落在该地,后来在该地小山上修建寺庙,即取名定日寺,故沿用“定日”为县名。这是一个小县城。因为邻近珠穆朗玛峰而名声在外。它的正南方就是雄居地球之巅,昂首天外,俯视群山,号称万山之首的珠穆朗玛峰了。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五十三——亲近珠穆朗玛峰(下)

亲近珠穆朗玛峰(下)

最新测量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程是8844.43米。
作为地球人,能亲眼目睹地球最高峰的尊容,总算没有白活。虽然今生今世我永远没有能力去登顶了。
2006年X月X日一大早,我从定日向珠穆朗玛峰进发。走过军队的哨卡,验过边防证,就进入丛山地带了。虽然只有100公里,但由于全是盘山道,速度非常慢。征战在可可西里的岁月,我盘过很多山道。最早是在陕北的黄土高坡。虽然只盘了三天,但路宽坡缓,40公里/小时的速度尚在情理之中。值得庆幸的是那段盘山路是我一手开过来的。第二次盘山是前往玉树的途中,200多公里的盘山道,坡峭弯急,路面差,单行道。一面是大山,一面是万丈深渊,稍不留神就会人仰车翻,甚至跌进万丈悬崖。那一路我是仗着胆子硬着头皮在开。结果,那一路我开破了一副轮胎,开碎了一副轮胎,好在人坚持住了没有被吓破胆。当到达玉树的时候,我的手心全是冷汗。人已惊魂,险些落魄。海拔又高,人缺氧车也缺氧,时速5公里/小时都得使出吃奶的力气。
此次珠峰之行的盘山道比起玉树来,可谓过之而无不及。坡度陡峭得足有30度。而且一个急弯连着一个急弯,都是180度,路面又窄又烂,稍有不测就会滚落万丈深渊。连个写遗书的机会都没有。最可怕的是撤越盘越高,越盘越峭。一座小山要有几十个来回才能盘上去,而盘上山口时才发现,莽莽群山还在等着你盘那,因为珠峰还在险远处。
到达一座海拔5200多米的山口回望时,心中不觉胆寒蜿蜒的盘山道一层迭一层,世上的盘山道都是“之”字形,可这里把“之”字的那个一“撇”都给省略了 ,就像老太太缠的线桄子——没有任何温柔的过渡,都是平来直去的。且越缠越高,绕过一座山后就是另一座山,而另一座山外的另一座山还在等着,可谓山外有山……这是我在地球上见过的最弯曲、最险峻、最灰尘、最高耸的路面!
下午3时许,到达了大名鼎鼎的绒布寺。
绒布寺始建于1899年,由红教喇嘛阿旺丹增罗布创建,海拔498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景观绝妙。这里曾一度修行着500名僧侣,今天还坚持的只有50名僧尼了。整个绒布寺依山而建,一共五层,现在仍在使用的只有两层。寺内壁画五彩斑斓,寺外就能看见珠穆朗玛峰的北坡了。是世界公认的观看珠峰的最佳观测点。
据说当初之所以把寺庙建得这么高,主要是图这里清静,便于休息。不过由于珠穆朗玛峰近些年来旅游越来越热,庙里的喇嘛们想清静也清静不起来,寺外白塔下的玛尼堆是当地佛教信徒们为自己祈求好运的一种形式,而现在,十字架和英文也出现在这里面。从这里出发经过峡谷、悬崖与怪石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步行需2小时,坐车只要15分钟。
来珠峰参观,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这就是最后一站了。大家可以很骄傲的站在绒布寺前,以珠穆朗玛峰做背景,拍张“到此一游”。再往前走8公里就是珠峰的一号大本营了,去的人大多都是外国人。即使有中国人也是做高山买卖的——赶着马车拉客,每位60元,老外是60美元。
我想开车进去,一群山民模样的人拦车要钱。几经交涉,价格打折到300元。别说是300元,就是3000元也要往前走,离珠峰近些再近些……人这辈子,能有几次亲自驾车来到世界第三女神身边的机会呀。
再往前走,都是崎岖的山路了。7辆马车从大本营下来,每辆车上都坐着两三个外国人,看见大庆晚报的迷彩车一顿狂呼,那股劲头那般风采,不像是在海拔6000米的高原屋脊,倒好像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汽车爬过一个山岗后突然见到一群岩羊!看看海拔已经6074米了,在如此的海拔高度竟然还有如此顽强的生命,真让我叹服!顾不得头疼了,拿起相机就是一顿狂拍。青藏高原的严酷,让生命更加崇高和伟大。有6种羊成为骄傲:它们是——藏羚羊、藏原羚、盘羊、鹅喉羚、普氏原羚和岩羊。藏羚羊经济价值最高,普氏原羚最为稀有,全世界只有270多只。岩羊站的最高,生命足迹已经印在了海拔7000多米!估计岩羊要是攀登珠穆朗玛峰,也就是上一个小山岗玩玩而已。
转眼间,珠峰一号大本营就到了。在我的生命里神圣了30多年的大本营不过就是几顶破烂的帐篷:多数还是外国人搭的,上面写满了洋洋洒洒的英文。中国人搭建的有两个:一个是社科院的,两个身穿军大衣的科研人员在摆弄仪器,他们在这里已经科研一个多月了。另一个不太祥细:门前还摆了一些海螺的化石出售。当我打算要支上自己的帐篷时,一个人出来说要收一百元钱。我问何故,他说是规定。我说是谁的规定,他转身就走了。莫名其妙的“买路钱”竟然收到珠穆朗玛峰的脚下了,真给中国人丢脸。
一气之下,我不住了。背起行囊,就往珠峰的最高处攀去。没有向导,也没有目标,只是想尽量接近我心目中的珠穆朗玛。我虽然没有能力去攀登顶峰,但我可以把世界最高峰的峰顶永远悬在生命之上,让我用一颗攀登的心顶礼膜拜。
1

 '征战可可西里手记'连载之五十三——亲近珠穆朗玛峰(下) 
亲近珠穆朗玛峰(下)

最新测量珠穆朗玛峰的海拔高程是8844.43米。
作为地球人,能亲眼目睹地球最高峰的尊容,总算没有白活。虽然今生今世我永远没有能力去登顶了。
2006年X月X日一大早,我从定日向珠穆朗玛峰进发。走过军队的哨卡,验过边防证,就进入丛山地带了。虽然只有100公里,但由于全是盘山道,速度非常慢。征战在可可西里的岁月,我盘过很多山道。最早是在陕北的黄土高坡。虽然只盘了三天,但路宽坡缓,40公里/小时的速度尚在情理之中。值得庆幸的是那段盘山路是我一手开过来的。第二次盘山是前往玉树的途中,200多公里的盘山道,坡峭弯急,路面差,单行道。一面是大山,一面是万丈深渊,稍不留神就会人仰车翻,甚至跌进万丈悬崖。那一路我是仗着胆子硬着头皮在开。结果,那一路我开破了一副轮胎,开碎了一副轮胎,好在人坚持住了没有被吓破胆。当到达玉树的时候,我的手心全是冷汗。人已惊魂,险些落魄。海拔又高,人缺氧车也缺氧,时速5公里/小时都得使出吃奶的力气。
此次珠峰之行的盘山道比起玉树来,可谓过之而无不及。坡度陡峭得足有30度。而且一个急弯连着一个急弯,都是180度,路面又窄又烂,稍有不测就会滚落万丈深渊。连个写遗书的机会都没有。最可怕的是撤越盘越高,越盘越峭。一座小山要有几十个来回才能盘上去,而盘上山口时才发现,莽莽群山还在等着你盘那,因为珠峰还在险远处。
到达一座海拔5200多米的山口回望时,心中不觉胆寒蜿蜒的盘山道一层迭一层,世上的盘山道都是“之”字形,可这里把“之”字的那个一“撇”都给省略了 ,就像老太太缠的线桄子——没有任何温柔的过渡,都是平来直去的。且越缠越高,绕过一座山后就是另一座山,而另一座山外的另一座山还在等着,可谓山外有山……这是我在地球上见过的最弯曲、最险峻、最灰尘、最高耸的路面!
下午3时许,到达了大名鼎鼎的绒布寺。
绒布寺始建于1899年,由红教喇嘛阿旺丹增罗布创建,海拔498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景观绝妙。这里曾一度修行着500名僧侣,今天还坚持的只有50名僧尼了。整个绒布寺依山而建,一共五层,现在仍在使用的只有两层。寺内壁画五彩斑斓,寺外就能看见珠穆朗玛峰的北坡了。是世界公认的观看珠峰的最佳观测点。
据说当初之所以把寺庙建得这么高,主要是图这里清静,便于休息。不过由于珠穆朗玛峰近些年来旅游越来越热,庙里的喇嘛们想清静也清静不起来,寺外白塔下的玛尼堆是当地佛教信徒们为自己祈求好运的一种形式,而现在,十字架和英文也出现在这里面。从这里出发经过峡谷、悬崖与怪石到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步行需2小时,坐车只要15分钟。
来珠峰参观,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这就是最后一站了。大家可以很骄傲的站在绒布寺前,以珠穆朗玛峰做背景,拍张“到此一游”。再往前走8公里就是珠峰的一号大本营了,去的人大多都是外国人。即使有中国人也是做高山买卖的——赶着马车拉客,每位60元,老外是60美元。
我想开车进去,一群山民模样的人拦车要钱。几经交涉,价格打折到300元。别说是300元,就是3000元也要往前走,离珠峰近些再近些……人这辈子,能有几次亲自驾车来到世界第三女神身边的机会呀。
再往前走,都是崎岖的山路了。7辆马车从大本营下来,每辆车上都坐着两三个外国人,看见大庆晚报的迷彩车一顿狂呼,那股劲头那般风采,不像是在海拔6000米的高原屋脊,倒好像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汽车爬过一个山岗后突然见到一群岩羊!看看海拔已经6074米了,在如此的海拔高度竟然还有如此顽强的生命,真让我叹服!顾不得头疼了,拿起相机就是一顿狂拍。青藏高原的严酷,让生命更加崇高和伟大。有6种羊成为骄傲:它们是——藏羚羊、藏原羚、盘羊、鹅喉羚、普氏原羚和岩羊。藏羚羊经济价值最高,普氏原羚最为稀有,全世界只有270多只。岩羊站的最高,生命足迹已经印在了海拔7000多米!估计岩羊要是攀登珠穆朗玛峰,也就是上一个小山岗玩玩而已。
转眼间,珠峰一号大本营就到了。在我的生命里神圣了30多年的大本营不过就是几顶破烂的帐篷:多数还是外国人搭的,上面写满了洋洋洒洒的英文。中国人搭建的有两个:一个是社科院的,两个身穿军大衣的科研人员在摆弄仪器,他们在这里已经科研一个多月了。另一个不太祥细:门前还摆了一些海螺的化石出售。当我打算要支上自己的帐篷时,一个人出来说要收一百元钱。我问何故,他说是规定。我说是谁的规定,他转身就走了。莫名其妙的“买路钱”竟然收到珠穆朗玛峰的脚下了,真给中国人丢脸。
一气之下,我不住了。背起行囊,就往珠峰的最高处攀去。没有向导,也没有目标,只是想尽量接近我心目中的珠穆朗玛。我虽然没有能力去攀登顶峰,但我可以把世界最高峰的峰顶永远悬在生命之上,让我用一颗攀登的心顶礼膜拜。

关键词:刚子

作者:高福刚

《大庆的骄傲,中国的骄傲,世界的骄傲...(9)[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高福刚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