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黑色星期天背后的故事

发表日期:2007-12-06 摄影器材: 索尼爱立信,w888 点击数: 投票数:


死亡之歌---黑色星期天- 原名憂鬱星期天《黑色星期天》的音樂資料早已被銷毀了。Gloomy Sunday這首歌滿世界都有人聽,肯定不是正品。 其實據我所知最早的《黑色星期天》只是一首單純的鋼琴曲,後來才有人填詞演唱,並在原曲的基礎上進行了修改,使得這只曲子失去了它本身的“魔力” 匈牙利鋼琴手 Rezso Seress 與其女友的愛情破裂之後,在1932年寫下一首充滿哀愁的歌 曲,名為《憂鬱的星期天》(Szomor vas rnap)。此歌的英文譯名是 《Gloomy Sunday》。起初,作者試圖出版這首歌曲時遇到了些許麻煩。一位出版商曾說:“(拒絕出版)並非因為它是 一個憂傷的調子,而是因為該曲之中流露出的那種魄人心魂的絕望情緒,我以為這對任何聽者均 無益處.”(It is not that the song is sad, there is a sort of terrible compelling despair about it. I don't think it would do anyone any good to hear a song like that.) 不過幾經周折後《憂鬱的星期天》於在布達佩斯得到了發行,並在兩三年內變成最為暢 銷的歌曲。沒人料到的是,這首歌曲流入世間之後引發了許許多多悲慘離奇的事故(當地的報紙 曾對有關事件作過大量的報道),就象古老的神話所描述的那樣:潘多拉盒子一經打開,無數妖 魔和災難便被釋放到人間。然而,潘多拉盒子中最後一個出來的是“希望”,正是它讓這個不甚 完美的世界得以延續;而《憂鬱的星期天》給人們帶來的則是一片絕望之聲。 歌中描述了一位不幸的男子無法將其所愛的人重新到召回身邊,他在一個憂鬱的星期天頻頻 冒出殉情自殺的絕望念頭,而這個念頭伴隨著對其愛人極度的思念難以排遣。《憂鬱的星期天》在1936年左右流傳到了美國。它的第一個英語版本是由爵士藝術家 Paul Robeson 於1940年錄製的。1941年8月7日,黑人女歌手 Billie Holiday 用她自己獨到和精湛的 方式重新演繹了該曲,使其成為全美家喻戶曉的熱門歌曲。 多年來,一些難以置信的報道和傳聞給《憂鬱的星期天》披上了極度神秘的色彩。據 《Cincinatti Journal of Ceremonial Magick》創刊號上 MacDonald 的文章所述,1936年2月布 達佩斯警察調查過當地一起製鞋匠 Joseph Keller 的自殺案。他們發現 Keller 留下了一份遺 書,其中抄錄了那時剛剛流行起來的這首歌的歌詞。某份遺書中抄錄一段歌詞本身或許並非是一 樁離奇之事,離奇的是在後來的歲月中此歌據信要對超過100人的死亡事件負直接的責任(象 “Hundreds of Hungarians Kill Themselve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 Song” 這樣近乎誇張 的字眼曾經出現於紐約時報的頭條)。很多自殺者臨死之前總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與這首歌發生 聯繫。在匈牙利,有兩名自殺者是在聽吉普塞人演奏該曲時飲彈自盡的。另外,相當多的人赴多 瑙河投河自盡時手裡總是抓著《憂鬱的星期天》的樂譜,這其中包括一個14歲的小女孩。一位年 過80的老人嗚咽地哼唱著這首曲調從七層跳樓自殺。據報導,一名走出某夜總會的紳士用子彈把 自己腦袋打開了花,而此前他剛剛請求夜總會的樂隊為他演奏了《憂鬱的星期天》。更有一個流 傳頗廣的報導涉及到作曲者 Rezso Seress 本人。據說,當該曲開始成為暢銷歌曲時,Seress 與 其前女友進行了聯繫並提出重聚的設想。未料想第二天這個女孩便服毒自殺了,其身旁的一張紙 片上寫著兩個字:“Gloomy Sunday”。因為深信這首“自殺之歌”對人具有災難性的影響,布達 佩斯的警察們認為最好將其列為禁歌。 除了匈牙利,歐洲其他國家和美國也都有關於《憂鬱的星期天》|發自殺行為的報導。柏林 有個年輕店員上吊自盡,其腳下飄落著一張此歌的歌譜抄件。在羅馬,一個報童在街上聽到乞丐 哼唱《憂鬱的星期天》的曲調時,停下了自行車走近乞丐,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錢交給了他,然後 從臨近的一座橋上跳河自殺。在紐約,一位漂亮的女打字員採用煤氣中毒的方式自殺,並留下了 遺書請求在她的葬禮上播放《憂鬱的星期天》。由於這些可怕的自殺事件,英國BBC電台曾經禁止 播放此歌,美國的廣播網路也隨即效仿這一舉措;華盛頓的參議員 Stevan Carl 呼籲將《憂鬱的 星期天》列為禁歌。在法國,甚至有家廣播電台在節目中專門請靈學家來研討這首歌的影響,但 這些節目的播放對當時自殺事例的不斷增長似乎並沒有起到什麼抑制作用。時過境遷,當公眾對 一系列自殺事件引起的恐慌逐漸減退時,BBC 同意重新播放《憂鬱的星期天》,不過僅限於該曲 的器樂版本。這一版本很快就被灌製成唱片。有一天,倫敦的一位警察聽見這首器樂曲從附近的 一所公寓中傳出,音樂聲一遍又一遍無休無止地重複著,便覺得此事蹊蹺,值得調查。進入公寓 後,他發現一個自動唱機正在反覆播放這首曲子,在唱機的旁邊躺著一位過量服用了巴比妥鹽酸 (一種鎮靜劑)的婦女。 這首歌曲的作者 Rezso Seress 最終也未能逃脫厄叩脑{咒。1968年冬季一個寒冷的日子, 他在年近七十之際跳樓自殺了。據報導, Seress 是位個頭矮小、生性詼諧的猶太裔男子,一個 差勁的鋼琴手,並一直為自己沒有受過良好的音樂教育而感到遺憾。他的一生,除二戰期間被集 中營關押過一陣外,主要是在布達佩斯的 Kispipa 酒店(“Kispipa” 英文直譯作“Little Pipe”,即小管道)中度過的,在那兒他為客人演奏鋼琴。由於身材矮小,他彈奏時整個身子被 一架棕色的鋼琴所遮擋。每當有新客人,特別是熟悉的朋友進來時,他就舉起左手(其粗短的無 名指上套著一個引人注目的金戒指),探出腦袋,面露滑稽的笑容表示歡迎。這種致意方式是他 耍弄的一個滑頭,以此來掩飾他事實上只會用右手彈奏曲子。據說,僅僅是為了炫耀,他時常弄 來一些樂譜放在鋼琴琴架上,並把自己的鼻子湊在琴架跟前,裝出按譜彈奏的樣子,而實際上他 並不能熟練地讀譜。《憂鬱的星期天》一曲成名之後曾經有許多音樂、藝術名家和社會名流來看 望他(或在他死後到酒店朝聖),這使得他的訪客記錄看起來就象是一本 “二十世紀名人錄”, 其中來訪的人物包括 Arthur Rubinstein,Jehudi Menuhin,Arturo Toscanini,Luchino Visconti,Spencer Tracy, Wallace Beery,Sonja Hennie,Nikita Khruschev,John Steinbeck,the Prince of Wales,Louis Armstrong,Ray Charles,Farah Dibah, the shah Reza Pahlavi,Paul Robeson,Cyrus Eaton,U Thant,Benjamino Gigli,Conrad Veidt, George Cukor, 等等等等。每當 Seress 被告知音樂界的某個大腕要來看他時,就會變得十分緊 張,常常要花幾天工夫躲在酒店廚房的盡頭,在一塊畫有鋼琴鍵的大切菜板上使勁地練習他的曲 子。Seress 實際上以一種奇怪的方式過著雙重生活。他以彈奏鋼琴為生,但他的鋼琴彈得很糟 糕。他長相猥瑣,可他太太 Helen 卻是布達佩斯最漂亮的美人之一。Helen 不僅僅比 Seress 高 出幾乎兩頭,而且還是個基督徒(在當時的歐洲基督徒很少與猶太人通婚)。為了嫁給 Seress, 她居然離開了前夫,一名英俊富有的軍官!Seress 因為創作《憂鬱的星期天》在全世界變得很出 名,但他的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布達佩斯(除了曾被趕進過集中營)。Seress 一生都很貧窮,但 他死後卻在紐約的 Irving 信託銀行積存了幾百萬美元,這些錢是他生前無法支取的、別人支付 給他的版稅。1947-1950間在布達佩斯指揮了一系列音樂會和歌劇的 Perharps Otto Klemperer 曾經訪問過 Kispipa 酒店,並在 Seress 的訪客記錄冊上留下了這樣的句子:“Er ist kein Musiker - er ist nur em Genie” (He is no musician - he is just a genius) ,意指 Seress 夠不上一個音樂家的稱號,他僅僅是個天才。關於 Seress 自殺的原因,一種說法是他感 到再也作不出象《憂鬱的星期天》那樣的好曲子了,因此在長期的絕望之中選擇了死亡。 Billie Holiday 灌製的唱片極大地推動了《憂鬱的星期天》在世界範圍內的傳播。許多通俗 樂隊和歌手常在演出時將此曲作為保留節目。除了前面提到過的 Paul Robeson 與 Billie Holiday 外,尚有不計其數的藝人和樂隊演唱或演奏過這首曲子。最近十年來該曲仍舊被歌手們 不斷地翻唱,並且它依然經常出現在一些爵士樂隊的節目單中

关键词:星期天索尼爱立信故事黑色憂鬱的星期天

作者:⿴.赱.夨 ⿶

《黑色星期天背后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赱.夨 ⿶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