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關門即深山 壺中天地寬

发表日期:2007-12-08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關門即深山 壺中天地寬


惜壺識壺隨緣且喜的黃正雄
     莊嚴肅穆的總統府長廊,此刻正靜靜展示著百餘件搭配著精美紫檀壺座的紫砂古壺。在長廊上匆匆而過的政要們,免不了要緩了緩步伐,仔細端詳這些千姿百態的歷史文物。這場在「京畿重地」展出的《陽羨紫砂茗壺精雕特展》參展的茶壺主人,正是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黃正雄先生。

悠長綿密的收藏風格

  早年,在台灣紫砂收藏界有一句「北王度,南正雄」的形容詞,前者指的是王度先生,後者則是黃正雄先生,當時他們紫砂收藏的|與量都是傲視全台的。不過,這兩大藏家的收藏風格互有不同,前者廣博,後者深耕,套句武俠術語,王度之風似威猛迅疾的「降龍十八掌」,以秋風掃落葉之姿,不數年間便威震南北;而黃正雄則如悠長綿密的「太極拳」,而且這套著重內家修為的「紫砂長拳」一打就是三十餘載,迄今仍不絕如|,時見精妙。

  從政風格以穩健踏實著稱的黃正雄,其收藏茶壺和為官的道理一樣,堅持著「不忮不求」的原則。事實上,以黃正雄半生的公務員身份,在財力上當然不容許「大開大闔」,所以他的收藏哲學是「量力而為,隨緣且喜」。對此,黃正雄語帶深意地表示︰「好壺買不起無所謂,但看不懂就可惜了!」的確,人與壺的關係正如伯樂與千里馬般,得失之間既要靠機緣,更要能在稍縱即逝的瞬間,發揮「慧眼識英雄」的修為。

  說到機緣,其實還可分為「機會」和「緣分」,黃正雄為此各舉了個「得與失」的親身經歷︰十餘年前有位朋友從海關拍賣會中,低價標得一件鵝蛋造型的軟耳黃泥圓壺,他覺得此壺渾圓可喜,尤其對壺身的數行楷書錯落其間,鐵劃銀鉤,甚覺投緣,於是購入收藏。後來他向某壺友提及這件愛壺底款為「像船形的圓形印章」,這位壺友表示此印或許為晚清陶人何心舟的款識,而何心舟其人罕見於紫砂古籍,所以當時坊間識寶者不多,後來經過查證果然確為何氏遺作。此類的獲寶經驗雖是可遇不可求,但黃正雄認為︰「文物收藏的樂趣絕不在於其價值高低,更重要的是那種求索的過程與揭曉時的驚喜!」相較於上述的「機會」,另一個「緣分」的經歷則讓他體驗到「失之交臂」的遺憾——話說愛壺成痴的黃正雄,每次出國都會到當地的古董舖尋寶。某次,他在日本的古物店看上一件古壺,因怕老闆對這個「觀光客」獅子大開口,於是採取「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策略,他先不動聲色地逛遍全場,那知道等到要開始議價時,這壺竟然剛被賣出了!「嘿!那把壺擺在那裡也不知道幾年沒人問津了,卻在不到一小時人被兩個人相中,可見我和這壺是『有緣無分』,不能強求。」黃正雄達觀地說道。

關門即深山 壺中天地寬

  荀子曰:「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黃正雄正因為善用每一分錢,所以三十餘年的「細水長流」下來,竟也擁有近兩千件茶壺,至於確實數字是多少?他並不十分在乎,反正「我的每個住所都會有些壺,有空時,隨手拿來把玩,也從沒認真去數過!」事實上,這種「左右逢壺」的「福氣」正是黃正雄舒解工作壓力的不二法門。管他白天公務多麼繁重,只要一回到他的壺中天地,「關門即深山」,寄興遣懷,品茗談心,砂壺無語卻能解語,而這種藉由砂壺轉化心情、平衡心境的人生哲學,也正是黃正雄數十年收藏不輟的主要動力。

  除了|與量皆傲視兩岸紫砂收藏界外,黃正雄愛壺成痴的雅好也是名聞遐邇的。例如,為了這次的總統府特展,他整整花了數個月的週末,親自把壺一批批從台南佳里老家提上來,再每天一、兩件地左手提壺,右手提公事包去總統府上班。問他為何不請人一次開車呱蟻恚克嵵仄涫碌卣f:「不要把全部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否則路上出了意外怎麼辦?」黃正雄愛壺惜壺的態度由此可見一斑。

惜壺如命 致力推廣

  一生惜壺如命,只進不出的黃正雄,認為這些散落在國內外各地的精美茶壺,都是有生命力的,古人曾經在製作過程中投注了無數的心血,又在後人的使用中,融入了豐厚的情感。現在能把這些茶壺匯集在一起,帶給收藏家筆墨難以形容的喜樂,這是「壺氣」也是「福氣」,就像散居各地的子孫重新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家庭,怎麼忍心再見到它們分散。這份使命感便是黃正雄一生愛壺的獨特心境。

  黃正雄對壺的喜愛並不只限於個人收藏,他對茗壺藝術的推廣也不遺餘力。民國七十八年,時任立法委員的黃正雄有感於紫砂壺的造型多采多姿,國人喜愛者眾,遂建議郵政總局發行茶壺郵票,此一提案立刻被採納。在正式發行的四枚一套《茶壺郵票》中,有三件為台灣民間的珍藏,也包括了黃正雄鐘愛的「曼生十八式黃泥壺」。由於此舉備受廣大茶友的歡迎,郵政總局乃於民國八十年元月再度發行了以故宮珍藏的御用壺為主題的《故宮名壺郵票》一套五枚。這兩次盛舉皆配合舉辦了盛大的「茗壺郵票特展」,為國內的壺友、郵迷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回憶。

  黃正雄擅於賞壺,更擅於藏壺,他特將茗壺委請名師配以鑲金嵌銀的紫檀木座,使兩者相得益彰,輝映成趣。負責幫他配座的老藝師蔡順嘉先生有感於黃正雄的典藏熱情,每次受命總要花上十天半個月,竭盡心思地為茶壺配上極為精緻的紫檀木座。從本次《陽羨紫砂茗壺精雕特展》展品中我們不難發現,這紫檀木座絕不只是個稱職的配件而已,事實上它們本身就是一件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

半生壺緣 細說從頭

  說起黃正雄收藏紫砂壺的歷史,可要遠溯自民國五十六年。當時有位朋友送了三件朱泥小壺給那時還只是個小公務員的黃正雄,這不但讓他正式接|「宜興壺」,更開啟了半生的紫砂壺緣。被紫砂壺的樸素純淨、造形多樣所吸引的黃正雄,初始許下了「我要蒐集一百種不同樣式的紫砂壺」的心願,當年大陸貨物來台不易,不像今日滿街宜興壺,要收集一百件自己看得上眼的壺並非易事……誰又知道,這扇門打開之後,卻再也關不上了。時光匆匆,昔日的小公務員今日已成為輔佐層峰的「高層人士」,而府中的紫砂珍藏卻也早已擴展為無數個「一百種不同的樣式」!

  雖因身份關係,無法親赴宜興,但黃正雄的收藏盛名可是享譽陶都,而且他的宜興友人更不在少數。原來近年陸續有宜興工藝師來台訪問,生性開朗親切的黃正雄必定會在百忙之中,撥空宴請這些遠道而來的貴賓。在熱絡的寒喧交談中,沒有政治立場,沒有距離隔閡,有的只是滿堂的「壺言壺語」!透過大夥共通的紫砂語彙,架構出跨越時空的友誼之橋。

  從小科員到增額立委,再從省府委員到唐榮總經理,即使今日位居高層權力中心,黃正雄三十餘年的從政經歷一路走來,始終保持著極其單純的生活態度。儘管老家遠在台南佳里,顧家戀家的他幾乎每週末都回去與家人相聚。隻身在台北的黃正雄,沒有別人多采多姿、五光十色的夜生活,更沒有其他政治人物的是是非非,有的只是在滿室茶香中,細品壺中滋味的閑情逸趣。「不管好壺、壞壺,每一把壺都有它獨特的特|與個性。」這是黃正雄面對砂壺的嚴肅態度,事實上,每一把壺後面也都蘊藏著一段他與壺的心情故事,所以三十餘年來,黃正雄的壺都是只進不出。在他台南老家的透天厝裡,有好幾個房間滿滿地擺著密密麻麻的壺架,古人以藏書豐富而「汗牛充棟」,看來黃正雄的「壺天壺地」可也不遑多讓呢!


明 方壺 款/天啟辛酉陳玉良製於桐陰軒


明大彬高身圓壺 款/時大彬

关键词:欣赏

作者:采菊南山

《關門即深山 壺中天地寬》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采菊南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