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至情至性的紫砂玩人宋哲三

发表日期:2007-12-08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紫砂情緣跨海一壺牽

至情至性的紫砂玩人宋哲三


1996年六月三日下午四時,當代紫砂巨擘、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顧景舟,與世長辭,享年八十有二。當天傍晚,顧老義子陳應琳與學生潘持平隨即向台灣撥了通電話,告知顧老的忘年之交——宋哲三這項噩耗。

六月七日清晨,風塵僕僕的宋哲三出現在宜興紫砂工藝廠——顧老的告別式會場,含淚送別這段跨海的忘年情誼。

與紫藝宗師的忘年情誼

整整三年後的今天,坐在顧老曾到訪過的宋宅茶室中,念舊的宋哲三仍不勝唏噓地說道:「當初接到這通『最不願接到』的電話時,心底的震驚哀痛,筆墨難以形容,第一個閃過的念頭便是——再遠,我也一定要趕去送別顧老!」儘管當時宋哲三龐大的補教事業,正為迫在眉睫的大學聯考及暑期黃金檔而忙得不可開交,但他毅然放下一切班務,以最短的時間辦妥證件,隻身奔喪。他的情義,感動了顧老的親屬與弟子,「雖然我與顧老相識不及十年,但心底一直把他視為自己的父親般,有種孺慕之情。」頓了好一會,宋哲三似在平定心底的波濤,然後補充道:「至今我仍很慶幸當時,放下一切,趕去送別顧老的決定,否則,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白手起家 一世與學子結緣

提起宋哲三,在台灣的補教界可說是「教父」級的地位,他和摯友林榮潮聯手創建的「文成」系列補教王國在全省各大都市都設有據點,由於特重師資、管理、環境,所以升學率極高,在學子間享有盛譽。談起自己當年的創業歷程,宋哲三臉上不禁泛起奕奕神采,「記得剛創業時,常常是白天上課、刻鋼版,晚上再跑出去街頭發傳單。」「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開班時,只招到四個學生,一個收一百元,另外三個家裡窮都沒收錢……」宋哲三做事情十分專注,近三十年的補教經驗,讓他深深了解天下父母希望子女成龍成鳳的殷盼,也更了解學子們進補習班的理想與矛盾,於是他不惜斥資使教學環境達到五星級的舒適、安全水準,再聘請最能掌握聯考趨勢的名師,強化考生的必勝信心。「在我們班裡,生活要求極為嚴格,別說絕無成群結黨混幫派,就算是談戀愛也是不被允許的。」身為兩個已近成年兒子的父親,宋哲三認為唯有軟中帶硬,恩威並施,才能和XY世代的新人類們,攜手一起達成「金榜題名」這條「絕對可能的任務」。
儘管自己的事業如此忙碌,宋哲三仍不減其對茶藝、壺藝的熱愛,他長期擔任國立台灣大學茶藝研究社的指導老師,迄今十年有餘。他十分熱心積極地帶領學生認識茶和壺之美,每年的茶山製茶之旅和泡茶比賽,都是重頭戲,甚受校方重視。宋哲三也常自掏腰包,編印精美的會訊,讓大家的研究心得廣為流傳。更難得的是,為了讓學生們更了解紫砂,他還數度拿著V8到宜興,請工藝師們示範製壺技法,回到台灣後又自己擔任剪接、配音工程,宋哲三對紫砂的熱愛由此可見一斑。

對紫砂藝術的至性至情

嚴格說來,這位曾由宜興市政府頒給「宜興市榮譽市民」稱號的宋哲三,可謂是紫砂界的「異數」——他每年春、秋兩度走訪宜興,主要是探望陶都的友人,卻甚少買壺;他也擁有早年香港四天王時代,台灣客商夢寐以求的「一廠專賣帳戶」特許憑證,卻也從不用於生意買賣;他在台灣紫砂界知名度頗高,但真正賣過壺給他的業者還真不多。雖然他與工藝大師譚泉海私交甚篤,並因此而與各工藝師們建立深厚情誼,但宋哲三滿室的紫砂珍藏除了一部分是宜興友人饋贈外,大部分仍是花錢收藏來的,只不過這些壺的背後,幾乎都有一段段小故事。例如1991年,香港業者舉辦了場紫砂展,並邀請幾位工藝名家到場助陣,某日,宋哲三打電話到會場向汪寅仙等人問候。在閒談間,得知汪老師因氣候轉換,頭疼得厲害,而且該展覽也因宣傳不足而買氣較淡。於是,對紫砂有股莫名熱腸的宋哲三,次日買了機票便和妻子直飛香港,不但帶去專冶頭痛的特效藥,還以較高的會場價格捧場買了汪寅仙、何道洪、譚泉海等參展者的作品。宋哲三這種對紫砂陶藝義無反顧的支持,令在場的工藝師們大為感動,尤其是汪寅仙,因為她十分清楚,這些作品宋哲三大可直接向廠方以極優惠的出廠價購得,這不但是捧場,簡直是贊助!

日本NHK傳送忘年紫砂情

在宋哲三的紫砂珍藏中,當然少不了和顧老有關的藏品,其中被他視為傳家之寶的是一件顧老親手摶製的「飲龢壺」,壺身的銘文及鐫刻均由顧老操刀,銘曰:「壬申冬至為哲三兄雅鑒 飲龢 顧景舟 壺叟」。有趣的是,此壺的蓋面佈有不規則的絞胎絲紋,望若古銅錢的孔方造形,顧老坦承這是當初打坯時拿錯泥料所致,燒成後本擬敲掉重製,但又覺這是一種「緣份」,正如顧宋兩人的跨海忘年情誼,遂讓這件饒具意趣的作品成為最佳的記念品。1999年四月,舉世知名的日本NHK電視台慕名而來,介紹宋哲三滿室紫砂珍藏,當主持人脅屋友詞問及最珍愛的是那一件時,他毫不遲疑地拿出這件仿鼓壺,展示給世人。當五月一日,該節目透過衛星,放送到全世界時,宋哲三心中悵然地想著:「顧老,如果您能透過電視,看到這一幕,那該多好啊……」

另一件則是宋哲三早年收藏的「曼晞陶藝」款洋桶壺,當時只覺得此壺做工精良,氣度甚佳,雖然景舟仿品頗多,但他一直認為此器甚有大匠之風,應是不假。1990年,他拿了此壺相片請顧老鑑定,詎料才看一眼,顧老脫口便道:「這壺怎會是在你這兒!?」原來,這壺是顧老六○年代中期所製,當時共製六把,記性甚好的顧老十分清楚其餘五件目前的歸宿,卻萬萬沒想到這件音訊全無的第六號作品,竟是在台灣好友手上!1993年顧老來台時,特地到宋府走訪,並為此事題了張短簽,以誌人生萍聚一如茗壺。值得一提的是,為了理解顧老作品的特色,宋哲三還特地去收來其師傅儲銘及大弟子徐漢棠的洋桶壺,三代同堂,相映成趣,充分詮釋了紫砂陶藝「薪火相傳,薪盡火傳」的傳承精神。

大病一場 體悟有捨才有得

雖然自己是如此夜以繼日地奮鬥過來,宋哲三仍是奉勸大家打拚之餘,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十餘年前,一場生死一線間的大病,讓宋哲三的人生觀有了更深刻的體驗,「躺在病榻上,我拿了兩把小壺陪伴自己,那時心想『唉,要是我這輩子能去一趟宜興,不知有多好?』『唉,要是能見到顧景舟大師,不知有多好?』這才知道,一個人沒有了健康,一切都免談!」也就是這場刻骨銘心的生命體驗,讓宋哲三了解「有捨才有得」的真義。

病後復出的宋哲三重新規劃出自己的生活藍圖,他把大部分的時間給了自己和家人,至於他的補教王國,則全權委任其栽培出的台大法律系高材生王明智處理,「其實公司自有其體制與咦饕幝桑灰泐娨馐跈嘞氯ィ蠓较虬殉趾茫匀荒苓轉自如。」宋哲三笑著說:「記得『宋七力事件』嗎?他的『分身』觀念對我可是很有啟發的喔!」有趣的是,除了在事業上充分授權,致力培養「分身」人才,宋哲三在紫砂收藏上竟也採取相同策略,他認為紫砂和茶藝都是好|西,所以也引領自己的兩個兒子接|茶、壺藝術,「如果可能,我大部分的紫砂壺都會收藏兩件,」「為什麼?」宋哲三幽默地接道「將來我那兩個分身——兒子們才不會為了搶壺而打架啊!」


清 六方宮燈壺 款/荊溪華奕林製


清 滿彩漢竹壺 款/漢珍


关键词:欣赏

作者:采菊南山

《至情至性的紫砂玩人宋哲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采菊南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