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甘青新大穿越(四)精华

发表日期:2007-12-09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景区:新疆 点击数: 投票数:

穿越塔里木盆地

102早,天气晴好无风,骑车在若羌小县城转一圈,经过了楼兰宾馆。听说若羌小枣很有名,在一小吃部特地要了小枣稀饭,但没觉得有多好。向旁桌吃饭的一位老年妇女问去库尔勒的路况,她说路况很好,估计你们下午就到库尔勒了。



奔向库尔勒

吃完早饭并在加油站加满油,于上午9时出发。三级油路平直地伸向塔里木盆地,消失在地平线尽头。这些天都在沙石路行驶,遇见这样的好路我们心情舒畅,摩托车也仿佛发出欢快的声音,以8090公里/小时的速度疾驰。我一马当先,以近100公里/小时的速度猛跑,将他俩摔在后面。我感觉奇怪,土路跑不起来,现在路很好为何又不跑。

等他俩赶上后,我问:“为何不放开跑?”广明指着小赵的前轮说:“他的外胎在柴达木盆地时碰破了,不能放开跑。”

我查看后觉得问题不大。有些生气地说:“那就到前面有修车的地方更换外胎。”

“那就跑吧。”广明同意了。

塔里木盆地地势平坦,在黄绿色低矮梭梭中点缀着较高的红柳,比起柴达木盆地有生气多了。

地质资料表明,距今约2.25亿年的二叠纪以前,天山、昆仑山、祁连山、大小兴安岭等均已隆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版的《新疆地貌》中介绍:新疆盆地封闭性很强,其周围为天山、帕米尔、昆仑山、阿尔金山围绕,仅东端有宽70公里的缺口连接河西走廊,故雨量寡少。塔里木盆地年平均降水量中部和东南部不足10毫米,边缘亦在60-80毫米以下。呈不规则菱形,南北最宽处约600公里,东西长约1500公里,面积33万平方公里。盆地西南部海拔1200-1400米,向东北缓缓降低。




塔里木盆地景观



 

    刚行到一个叫罗布庄的地方,公路被从西边来的车尔臣河水冲断了,只能从临时搭建的便桥通过。

10点半行到90公里处,开始遇见仍绿的胡杨林,95公里处遇见塔里木河尾闾的河汊。只见三人摇一小舟穿梭在胡杨树和红柳掩映的河塘里捕鱼,一会儿就不见了。140公里处,到达阿拉干村。附近的房屋残垣断壁,一幅衰败景象。可能是因塔里木河断流,村人迁走了。




塔里木河尾闾




高在塔河尾闾



此处是距古楼兰和罗布泊最近的村落,摩托车在没有后勤保障的情况下,因一箱油最多可跑400500公里,进入大漠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只能望楼兴叹。

1896年春末,斯文·赫定带两个船夫,雇一只20尺长一尺宽的杨木小舟,沿塔里木河顺流而下到达过阿拉干。他在书中描述:“不多日子以后,我到了塔里木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阿不旦。这个村庄正是塔里木河流入罗布淖尔的地方上面。······傍晚的时候,我们的船摇出了那狭道,到了宽旷的水中。无数群的野鹅、野鴨、天鹅和别的水鸟在那里游泳。”说明那时候塔里木河的水比现在要多的多,我们既没发现水鸟,也没发现他所描绘的拇指和中指都围不过来的芦秆。

19世纪末叶,在荒凉的戈壁大漠中,匆匆来去的英、俄、日、德、法、美等国人不绝于途,调查内容涉及到山脉、冰川、峡谷、隘道、河川流量、大小绿洲、地质矿产、动植物标本,直到民情民俗、语言、宗教等。

天空晴朗无风,我们沿公路蜿蜒地在稀疏且广袤的胡杨林中穿行,来这里的前两年,我曾去观光过额济纳的胡杨林,就粗度和林木密度说,这里的胡杨林不但树细而且分布稀疏。此时,额济纳的胡杨林已经是树叶金黄时节,这里的胡杨林还是很绿的。究其原因一是塔里木盆地海拔低于额济纳几百米,二是这里纬度比额济纳低二各个纬度,温度和水分条件较好。

这条公路的设计师们很有人情味,为防止人们视觉疲劳,在这里每隔几公里就把路修成拐弯,拐过一个左弯后不久又拐过一个右弯,如此连续不断地继续左拐然后右拐……心情激动又惬意,语言无法形容,只能以音乐《神秘园》中的那首《Moving》的旋律来描述此时欢快的意境:大地在移动、公路在移动、胡杨林在移动、我在移动;地球在运转、引擎在运转、车轮在运转、我在运转。




塔里木河下游


    一座十米长的桥横跨在塔里木河河道上,带点绿色的河水流速较缓,两边的沙堤上长着碗口粗的胡杨树林。桥左有几栋平房,一条栓住的大黑狗向我们吠叫着。我转了转空无一人,正在纳闷,一个约40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肩背一个大内胎,手提一条鱼。热情地邀我们到他的宿舍一叙,端出一盆他叫“五道黑”的炸鱼请我们品尝。味道很鲜美,这种鱼学名叫赤鲈又名河鲈,俗称五道黑。因其体侧有5条较宽的横跨体背的斑带而得名。赤鲈为生活于新疆北部的冷温带河湖鱼类。生长较为缓慢,3冬龄始达性成熟,最大个体体长可达500毫米左右。

他叫梁建设,在公路段工作,主要维护这一段的公路养护。家在若羌,妻子也在公路段上班,儿子在克拉玛依读大专,女儿上学。工作之余,就在塔里木河中捕鱼,还兼为水文站测流量,也就是读尺,每月多200元的收入。虽然有些寂寞,不但能捕鱼捉蟹,还能牵挂若羌的妻子,让我们羡慕。

12点半,告别他后,我们继续行驶。公路牌写着:欢迎您再来若羌。我看了一下里程表:200公里(若羌起)。可见刚出了若羌县境,称全国第一大县,的确名不虚传。至此胡杨林逐渐稀少,估计胡杨林带有100公里长,为世界最大的胡杨林。但其树型、密度和粗度则不如内蒙额济纳旗的胡杨林。

深色的柏油路在流动沙丘中迂回延伸,路两旁是一排排插入沙丘的芦苇,是保护公路的沙障。行到234公里处,到达铁干里克,也是农垦34团场所在地。到尉犁的路上,都是农垦的团场,路两边是大片的棉田,人们正忙着摘棉花。遇一摩托车队,约十几辆,我们互鸣喇叭致意。在驶向尉犁的路旁,我们左边又遇见塔里木河,此地水量很大,河面很宽,河中生长着茂盛的芦苇。



塔里木河中游









    到达尉犁县城,正好路旁有维族老人卖哈密瓜,吃着哈密瓜心里也很甜。一位十几岁的既象男孩又似女孩的孩童过来,我给其照了张像。




尉犁小男孩


我又记忆起斯文·赫定的事迹。19344月初,他已是70多岁的人了,率领30人的探险队,在尉犁附近购置小船和联络船夫,坐独木舟从这里孔雀河的铁门关出发,顺流驶向罗布泊,经过约一个月的历程,在到达罗布泊西缘后,终因水浅无法浮舟,终止了在罗布泊的探险。途中在55日,他们发掘了一个公主古墓,斯文·赫定在其《游移的湖》中写到:“墓穴的四周还未完全打开,作为棺盖的两块木板就已被掀起。……我们看到一张毯子上卷着尸体,尸体上的裹尸布把它从头到脚遮蔽起来,裹尸布已经松脆不堪,一碰就化成了灰尘。我们揭开了遮头的部分,终于看到了美丽的她——沙漠的情人、楼兰和罗布泊的女王。”

斯文·赫定继续以充满情感的语调写到:“死亡突然夺走了她的青春的生命,亲人的双手满怀哀怜将她包裹,抬到她永远的栖身之地。她将在此安息近两千年,直到另一个遥远时代的儿孙,把她从睡眠中唤醒。她面部的皮肤像硬羊皮纸,但脸型和五官并未被时间改变。她双眼闭着,眼脸盖着几乎完全没有塌陷下去的眼球。她的双唇似乎还漾着些许多世纪的岁月也未曾泯灭的笑意,使这神秘的人儿更加可爱动人。”由于无法带走,斯文·赫定记录完后又将其埋入原地。

下午6时,行450公里抵库尔勒市。该市有一条双向8车道10公里长的主街,估计约30万人。干净整洁,高大建筑随处可见,蓝色的孔雀河贯穿市区,南天山余脉在北部清晰可见。我们停在孔雀河大桥边,正值节日,市民在悠闲地散步。一对夫妇携女儿走了过来,问我们从哪来要去哪里,显出浓厚兴趣。妻子对丈夫说:“看人家多潇洒,你也骑摩托车旅行吧!”




孔雀河过库尔勒




孔雀河贯库尔勒



我们稍作停留后,继续行驶,库尔勒到焉耆段在修路,汽车特别多。暮色中又行58公里经焉耆抵达博湖县住宿,焉耆为唐时四镇之一。在退休老两口自己的出租屋,我们住了下来。问去吐鲁番的路,老人热情地在纸上写好乌什塔拉、托克逊等的里程。还说前面在修路,约有百公里的修路段。今日全天行驶522公里。

103810分,我们向13公里外的博斯腾湖进发。湿润空气扑面而来,远处绿色的田野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高大的钻天杨上方,露出宁静而洁白的天空,摩托车行驶在潮湿的小路上。到了湖边,碧绿的湖水映着早晨的阳光,成群的沙鸥在渔船桅杆上方飞翔,湖中生长着茂盛的芦苇,村舍附近的鸡鸣狗吠声和鸭鹅戏水声不绝于耳,呼吸着湿润而稍带点鱼虾气味的空气,我们仿佛到了富有生活气息的水乡澤国。

问渔民说湖中盛产鲤、鲫、鲢、草等鱼和虾,一网能捕一千余斤,捕获最大的鲢鱼有30多斤。

一位原籍是江苏淮阴的中年妇女给我们烤了几串烤虾,一串一元,味道鲜美。差她上高中的儿子给我们划船,芦苇渐渐稀少,极目所舒,正是“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博湖芦苇荡里的渔船


人们常说:落叶归根,终老江湖。此处北依山峦南临湖水,住有茅草小屋,行驾一叶扁舟,侣鱼虾而友鸥鸟,可以“举匏樽以相属,寄浮游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实为养老之地!

博斯腾湖是新疆最大的淡水湖泊。是位于焉耆盆地的一个山间陷落湖。古称西海鱼海清代中期定名为博斯腾湖,汇入湖泊的河流主要来自西北的开都河、马拉斯台河等,年平均入湖径流量为26.8亿立方米,经西南部的孔雀河排出,平均年出流量为12.5亿立方米,穿铁门关峡谷,进入库尔勒地区,最后汇入罗布泊。塔里木河和孔雀河都以如此丰沛的水量流向罗布泊,而罗布泊竟然于1972年干涸了!还有那于公元4世纪衰败的楼兰古城。这样的谜团只有亲身经历并考察才能有些认识,期待今后有机会去那里考察吧。






 

关键词:甘青新大穿越

作者:南千

《甘青新大穿越(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