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多点关心人

发表日期:2007-1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下午在华师的考场里,看到今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部分的材料是关于怒江水利资源开发,出题者要我们“缜密”、“成熟”地分析材料,写下开发怒江水利资源的利与弊。我的第一反应,竟是想到了那部电影《三峡好人》,仿佛“怒江好人”就要上演一般,看着材料那些人分析怒江水利资源的丰富、大喊着地方经济需要发展,心里一阵难过。难道发展就一定要牺牲最底层的老百姓吗,就一定要和历史、自然作对吗?
    在我第一次看《三峡好人》时,这样的难过也曾经浮现,虽然真切但总是有点模糊和迷惑,大概是我对三峡的前前后后缺乏了解了。不过今天的考试题目突然又开始让我关心起来,在以“人与自然”为题目的作文里,我怀着一种真实的感觉写下:人,生于自然,长于自然,某种意义上说,自然就是人类的母亲,孕育了人类生命的最初基因,也给予人类生存发展所需的一切,人类在贪婪吮吸大自然母亲的乳汁的同时,可曾知道母亲也需要子女哪怕是起码的理解和尊重。
    我不知道这样的作文在变态的公务员考试中能得多少分,不过写的时候,脑子想的倒不是考试和分数,全是来自《三峡好人》的那些断壁残垣和满地荒夷,我只是实在不想,那样的景象还会在怒江流域重演。
    其实害怕重演的不仅仅是那些荒凉破败和消亡的城市,更害怕是那些在人们心灵深处的东西,那些属于民族根本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地消亡、破败。在忙于拆迁的奉节,拆去的不仅是建筑,更是深厚的历史和人的善心。于是,同是来寻找根本就没有了爱情的另一半的韩三明和赵涛,一踏入奉节,遇到的总是怨恨、仇杀和混乱、废墟,遭遇到的不是追求利益之徒,就是早已在这个世界蜕变的爱人,难道这就是有着2000年历史文化的古城?历史和文化似乎在这里完全没了踪影。
    一直在问自己,看这个片子时的难过到底来自何处?看过网上一个评论似乎豁然开朗。他是那样写到:《三峡好人》展示的是一个地区的拔根状态。我们素来把长江视作民族的母亲河,就这个意义上,说这本电影,展示的是整个中国大陆的拔根状态,也不为过。拔根是三重意义上的,拔除家园之根,语言之根和良知灵性之根。是的,原来电影所展现出来的那种被人拔根的痛苦就是让我难受的根源。
    西蒙娜•薇依说过:“扎根也许是人类灵魂最重要也是最为人所忽视的一项需求……一个人通过真实、活跃且自然地参与某一集体的生存而拥有一个根,这集体活生生地保守着一些过去的宝藏和对未来的预感……每个人都需要拥有多重的根。每个人都需要,以他作为自然成员的环境为中介,接受其道德、理智、灵性生命的几乎全部内容。”可一旦我们的根被拔去了,我们还能如何存活在这个世界呢?!
    一直都喜欢贾樟柯电影里的音乐,其实倒不是音乐本身多么优美,只是被他运用的如此贴切,总是让人在画面和音乐的视觉和听觉双重刺激下,心里像被针扎一样的辛酸和疼痛。就好比《三峡好人》里的《上海滩》,在小马哥和韩三明的残酷对话中,在电视机画面的残酷描绘下,适时响起,直击中人心的要害,每次看到这里鼻子都是酸酸的。
    “现在的社会不适合我们,因为我们太怀旧了。”、“操,还好人呢,现在他妈的奉节哪还有什么好人啊!”
    其实我还是相信这个世界有好人,我想贾樟柯也相信。在奉节废墟上艰难生存、混着的人,被移民到千里之外的库区老百姓,那些在这个丑陋的世界上坚持自我的人,都是好人。只是讽刺的是,好人都不一定能得到好报。就像三明和工友在人民币上欣赏着自己的美丽家园,可这个本应属于他们的家园却只能在钱上,或许可以这样理解:没有钱,他们就不会拥有家园。
    淹没奉节的是水,可淹没历史和人性的却是丑恶的强权政治和短浅的经济眼光。但愿政治强权不会再去淹没中国唯一的原始生态,不会再去拆迁掉无数的房屋和人心,不要去毁掉无数人本来幸福的生活。

关键词:三峡好人

作者:夏朴

《多点关心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