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藤蔓攀上须眉-心园七帖[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心园七帖
      当藤蔓攀上须眉
          小时候看图画书,说非洲有一种杀人藤,不小心走过的人,会被从上面突然伸下来的藤子缠起,缠到空中,被肢解、消化,成为藤子的食物。
          插图更可怕,除了画一个人被十几条藤蔓五花大绑在空中,还画一个人前去援救,挥刀砍断几条藤子,流出的居然是鲜红的血水。
          从此,看到藤子,就有种恐怖的感觉。不过对个小男孩来说,恐怖毋宁说是神秘,神秘就变得格外有意思了。
          所以,碰到藤子样的植物,我一定会特别过去观察,再加上自己的想象,编织些吓人的故事,吓女生。
         
      学校附近有户人家,院子里长了几株紫藤,春天走过,一片香。只是紫藤的香味比较怪,有点“动物味”,还好像是“腊肉香”。再看那数十年的老藤,盘根错节,扭来扭去,又缠东缠西,一副鬼里鬼气的样子。我便想:这实际是条吃人的老藤怪,因为吃了人肉,所以连花的味道都不对。

          故事传出去,好多同学下课,都要攀到那家墙头,看“老藤怪”。主人出来,就吓作鸟兽散。说老藤怪变成精,要出来吃人了。
         
      少年时,不再那么胡思乱想。但对藤蔓总多些兴致。我常想:藤子是植物中的动物,别的花草,种在哪儿,就是哪儿,一辈子搬不开半步。只有藤蔓,可以一路爬,爬上墙,爬上屋顶,高高地,开花、结果。

          我最喜欢看瓜藤。有时候看它的藤须朝东,我会故意在西边扫根竹竿。妙的是,它仿佛长了眼睛,隔一天去看,已经转了一百八十度,好端端地缠在竹竿上。
         
      我也常引道瓜藤,硬把它已经缠好的卷须,慢慢像解绳扣似的打开来,再换个地方,照样缠上去。这工作很有意思,因为我仿佛在系绳子,那绳子却是个生命,这是一个动物和植物的合作,我动的时候,它不动。我不动的时候,它偷偷动。

          大学时,学现代舞,有一次老师要大家双手摸着墙,想象自己变成了藤蔓。
          “用感觉!用感觉!”老师大吼着,“想象你的手指变成了吸盘,吸在墙上,想象你可以吸着墙,一步一步往上爬……”
          怪了,我真觉得自己的手指尖,有了吸的力量,觉得自己成了一棵藤。
          回家,我写了首诗,其中一段是:
          当有一天,我坐忘了,
          一根藤蔓攀上
          我的须眉……
          诗发表,有同学笑说:“藤子再有本事,也缠不住毛茸茸的东西啊!”
          我也一笑,不知如何辩解,本来嘛!那只是一种想象。
          直到今天,在我的小园中,我的想象居然成了真。
          一根我种的黄瓜藤,已经攀到了最高处,居然还不满意,硬是抓住一条从屋檐垂下来的麻绳。
         
      只是麻绳的尾巴,一丝丝,如同散开的须发,平常总是随风摆动,难得静止。这黄瓜的藤须,该是何等地敏锐?先探到那麻绳的存在,再悄悄地接触,以最快的速度缠上,且缠了又缠,成为麻绳的一部分。

         
      于是,我想,有一天我若真在藤下静坐,久久地、久久地,不动。说不定,真能有一茎藤须,缠上我的须眉。白色的须、翠绿的藤。一老、一少;一个将残,一个新生。

          那会是多美的一种风景!是不是英雄就永远要是英雄,美人就永远要是美人?最伟大的英雄与绝世美女,就理当“人间不许见白头”? 选自《刘墉文集--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关键词:刘墉文集

作者:双赢

《当藤蔓攀上须眉-心园七帖[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双赢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