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末日

发表日期:2007-12-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姓艾,名字叫琴,是个男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姓名,在未懂世事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至少比那些叫狗蛋,二猫的要好听的多,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明白,世间的一切之所以存在是有原因的。

很小的时候我住在一个安静的村庄,村子后面有一座山,每天早起我都去爬,山顶有座小庙,已经荒废很久,石佛上面爬满青苔,很少会有人去那里,母亲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是有神灵的,所以我相信这不是一尊普通的佛像。

我常常对着佛像说一些心事,也是一些自己的愿望,现在看来,那些都是一些滑稽而可笑的想法,但是每次佛像都听的很认真,不会打断我,甚至没有眨一下眼睛,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它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我也渐渐习惯于这样的交流方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一天我对佛像说我不想一辈子住在这里,我要离开这个村庄,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忽然大地颤动起来,我惊恐的看着石佛,它眨了一下眼睛,我很高兴,它终于显灵了。大地抖的厉害,我站不稳,跌倒在地滚个不住,佛像向前倾倒,摔在地上,裂成几段。看着它残缺不全的身体,我忽然好难过起来,也许以后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一个聆听者。

回到村子,我发现所有的房屋都倒塌了,到处是狼籍,废墟里有断了胳膊和腿漏在外面,上面有紫褐色的血块,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臭味,天色昏黄,我找不到自己的家,茫然的不知道该去哪里。

有个东西在废墟里蠕动着,我靠上去,“救救我,救救我……”我听出来了,是邻居家的狗蛋,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窜出几只野狗,扑上去撕咬起狗蛋血迹斑斑的躯体,我吓得远远跑开,背后传来狗蛋痛苦而绝望的嚎叫,和野狗咀嚼食物的声响,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又冷又饿,昏乱中有两个黑衣老道走上前来,见了我,大吃一惊,一个对另一个说:“哎呀,不得了,不得了,此子面有薄命夭折之相,竟能大难不死,不知受了何等造化。”

我见他们面相凶恶,转身欲跑,不料跌了一跤,浑身一激灵,我挺身站起来,原来是南柯一梦。再回首看,有两只黑色的乌鸦正在不远处啄食一具尸体的肠肚。我大喊着拣一块石头砸过去,两只乌鸦嘎一声闪到一旁,展翅飞起,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我呆呆的蜷缩在一堵塌了一半的墙后面,看着眼前的破败景象,风吹过,呼呼作响,象是有人在哭泣。我饥寒交迫,看到废墟里有个沾了血的馒头,上面还有几只肉蛆,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必须得活下去。七日之后,我被远道而来的救援队带到了孤儿院,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村子,或者说村子的遗址。

在孤儿院我认识了光和丽,他们也是在那次大地震中失去亲人的遗孤,我们一起吃饭嬉戏学习,一晃就过了十年,我们都长大成人了,丽长的很漂亮,光也长的很英俊,他们一直说我名字象女孩,长的也很象女孩,一定是投错了胎,本来应该是女人的,我听了也没有觉得不妥,感觉男与女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他们说艾琴和爱情是同音,爱上你就是爱上了爱情。我不知道光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只是有一天下午,阳光明媚,我举目远眺天边的白云,心里想着院长和我说的话:艾琴啊,你马上就18岁了,该自己去闯荡社会了,你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我和光同岁,丽比我们小一年。我出去能干什么呢,实在是想不出来,也许我该和光商量一下。

突然有人在后面拍我肩膀,我一看是光,心说正想找你,但是他表情很严肃,我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双手捧着一盆兰花,递到我面前,说:艾琴,做我男朋友吧,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笑笑说不行,我不喜欢你。他显的很吃惊:那你喜欢谁?丽?我摇摇头,我喜欢的人还没有出现。他看上去很失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长的那么帅。我说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一下抓狂起来,举起那盆兰花砸在自己头上,由于用力过猛,整个脑壳都给砸碎了,脑浆飞溅到我脸上衣服上,象一片片绚丽的花瓣。他跪倒在地,嘴张的老大,仿佛一个黑洞洞的窟窿,血从里面涌出来。他只剩下半个砸扁了的脑袋,脑浆大块大块的滑落,一个眼球掉在地上,兀自瞪着我看。

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爱情可以让人疯狂到这种地步。那我将来会有爱情么,难道我也会和光一样的下场,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我有越来越多的东西想不清楚,比如说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意识的,我怎么回忆都记不起来,还有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了爱情么,还是仅仅为了吃饭,爱情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为什么陷在里面的人都是很痛苦的样子。我每天想到头痛欲裂,甚至失眠脱发,后来干脆不想了,也许以后自然而然就会明白。

丽见光死了,哭的很伤心,我说你别难过了,光之所以这样做,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死了比活着要舒服一些。丽看着我说你还不是一样难过,头发都快掉没了。我想我是解释不清楚,就说那你继续难过,我得走了,我18岁了。

丽一下就哭了出来,大喊大叫:我不许你走,你走了我也不活了。我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不想因为我让他们都死完了,这样听上去不是很公平,而且我还想孤单的时候找个人说说话,石佛碎了,光自杀了,要是丽也死了,我一定会很寂寞。

我说你千万别死,要不我也死了算了,反正我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活着。丽听了很兴奋,问道:这算是殉情么?如果是那真是太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就装做没听到。

她一直盯着我看,看着看着痴痴的笑了起来,我觉得她今天神经有点不大正常,许久我吟道:男儿兮志在四方,此去苍茫兮不归还。丽听的如痴如醉,说:艾琴,你真有才,我下定决心了,要和你一起走。

我觉得带着她其实也不错,至少想找人聊天的时候不用一个人自言自语,于是拉着她的手就往孤儿院大门走。门口有两个穿黑袍的老道守门,看上去凶神恶煞,他们一人一边把丽抓住,说小姑娘你还不到岁数,休想从这出去。完后转头看看我,说你可以出去,不过出去了就永远不要回来。我逃也似的奔出去,背后传来丽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嚎。

我终于又是一个人了,临走前院长给了我一麻袋馒头,让我在路上吃,我走了一段,觉得背着太累就把馒头全都吃了,完后继续上路,果然,这样轻松了很多。走了大半天时间,我到了一个小镇,看到有一个卖红薯的老奶奶,我跑上去问:这里是社会么?她啊了一声,一张嘴,牙已经掉完了。她一指耳朵完后摆摆手。我见状,明白了她的意思,这里不是社会,于是继续赶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来到一座大城市,我在一个叫公园的地方看见一尊雕象,是一个仙女,石膏做的,实在美丽异常,我不禁看得着迷,口水都流下来了,我赶紧用袖子去擦。我问仙女:这里是社会么?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一动不动的立在那,我以为仙女本就该这般骄傲冷漠的吧。

我想继续走,可是仙女的诱惑力太大了,我迈不开脚步,只好坐在她脚下看她,给她唱歌,讲故事,而她一直很冷漠,没有看我一眼,也没有说一句话。虽然如此,只要呆在仙女身边,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好快乐,这是爱情么?如果是,那为什么我不会痛苦呢?我忽然想起我还得去闯荡社会,可走了这么远连社会的影子都没有找到,这真是一件令人恼火的事。

我只想和仙女在一起,哪里都不想去了,直到一天,我觉得应该回孤儿院一趟,至少我应该把我爱上仙女的事情告诉光,这样他死的就不是那么冤枉了,而且我也可以问问院长社会到底在哪里。打定主意,我把仙女扛在肩上,大踏步向孤儿院走去。

走到孤儿院门口,两个黑袍老道把我拦住了,说你已经不是这里的人,不可以进去。我说我要见光,你不让我进去那你把他带出来也可以。正在争执不下的时候,丽从里面跑出来,见了我似乎很激动:艾琴,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我见她那么开心,就说:我这次回来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和光,那就是我找到爱的人了。

她一下哭了起来,似是伤心到了极点,无论怎么安慰都不管用。我就坐在旁边看她哭,直到她眼里哭出血来。不知不觉我睡着了,梦见那次地震,那片废墟,然后就惊醒了,我看到丽握着一把西瓜刀,手不住的颤抖。

她声音沙哑:我已经没有什么能给你了,除了一颗爱你的心。于是用刀子一下一下地把胸剖开,血象喷泉一样源源不断的从她伤口淌出来,染红了脚下的大地,有滴血溅进我眼睛里面,我视线都变成红色,只见丽凄厉的笑着,七窍都渗出血来,末了,她把心抓在手里,说给你,它是你的。

我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再看身旁的仙女,原本雪白的肌肤被鲜血染的通红,我愤怒了,骂道:都是你不好,弄脏了我的仙女,我恨你。我把她的心捏在手里,攥成了碎片。看她轰然倒地,四肢仍抽搐不止,我笑道:活该,你这是罪有应得。

两个老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我抱起仙女,径直走到光墓前,说光,这就是我爱的人,你可以安息了。刚说完,大地就开始颤动,我慌了,害怕仙女会象石佛一样的结局,可一切已经来不及,大地抖个不住,我跌在地上爬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仙女向我栽倒,她唯美的脸庞马上就要变成碎片,我心里死一般难过,终于明白爱情原来是如此的痛苦与绝望。

最后仙女砸在我身上,没有摔碎,倒是我浑身骨头都被砸碎了,五脏六腑好似在燃烧,痛得我面目狰狞扭曲,但我心里却很快乐,因为仙女它还完好,我只是想笑,可一张嘴血就涌了出来,让我无法呼吸,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我听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艾琴终于死了……

关键词:末日爱情

作者:yuyue

《爱情末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