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书非寄不能读】的进展情况。

发表日期:2007-12-11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1. 【书飞机不能读】之燕子飞来 (之冬阳)








2.书非送不读—再见刘亮程 (之满月)

那些落在岁月中的故事,最终跟生命焊在了一处。

 

听娃娃和三月在一边儿叨叨迷上刘亮程,我心里好奇死了,遂问,冬阳就说送你一本吧(冬阳你真是个好青年)!正在欣喜的等待中,咱们的“书飞机”活动就农村包围了城市,以星星之火迅速燎原之势全面开展起来了。恰逢小条来上海出差兼串门儿,我就点了冬阳的沙发坐上先了。这也叫“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些急等刘亮程的朋友们,辛苦你们了。

 

书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心里还是腻腻歪歪的,真不舒服,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味,总有阴风习习的感觉,那些从容的笔触之下,散发着陈年朽木晦暗阴郁的气味。甚至一些段落真激了我几个冷战,要赶紧放下书去做点别的事才能定下神。那繁复的层叠的交错的不厌其烦的描述,真令我愁肠百转,心有戚戚然。

 

到了一半处,好了。他赶开黑公羊的好事成就白公羊啦,跟驴比比胯下的家伙啦,坐在草地上耐心地等黑公牛和花白母牛把事干完再杀了它啊,真让我百看不厌,心想要是全书都写这,那该是多么好玩啊!

 

“我一回头,身后的草全开花了。一大片。好像谁说了一个笑话,把一滩草惹笑了。”

 

因为这一句,我对整本书笑了。

 

“另一场风中我闻见一群女人成熟的气息,想到一个又一个的鲜美女子,在离我很远处长大成熟,然后老去。我闲吊的家什朝着她们,举起放下,鞭长莫及。”

 

因为这一句,我记起和刘亮程绝非初遇。

 

一晃就四年多过去了,南中国夏天的夜晚哪都去不了。那两人守着台灯各看各的书,突然身边人大笑不止,于是凑过去看,他手指这一段落,仍笑不止。

 

该忘的几乎都忘了。可是这一个段落连着那一阵笑声,我记得。那是我买的书,那是本什么书?忘了。

 

记忆的迷雾是不会散尽的了,有许多事尽管早随尘埃跌落,似是真真切切随随便便的就忘了。可这段落却还在那里,连版式都一模一样,书页右上角。这些字和那些事紧紧连着,事隔多年,早浑然一体。

 

我是个记性很差的人,很多做过的事别人替我记得,自己却忘的一干二净,真不是故意忘的,真的,我也想记得。在没有认识主耶稣之前,我乐意靠回忆活着。在睡不安的晚上,闲发呆的白天,我乐意让各种回忆把我心撕扯得一条条,随风乱飘却并不离眼前。

 

而我的记性偏偏很差,随便就能忘记许多事。那些无处述说也无人代替的被寒冷渐渐侵蚀真如《寒风吹彻》的日子,我真不想抛弃,却又一路泼洒,所剩在怀里的越来越少直至遇到了神,心灵意念全然被洁净,那赦罪后神赐的平安代替了风寒。

 

一切,都是新的了。

 

还有一些没看完,鉴于等待的人排起了队,下星期一就算看不完我也传送出去了。这本书里有故人,我却被神爱浇灌满溢,早已无恨。刘亮程说“心地才是最远的荒地,很少有人一辈子种好它”,对,种好它的人不多,我并非碰巧遇到种坏的人。

 

他还说“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

而我有天堂,也有故土。我比他有福。

 

--------------------------------------------------------------------------------------------------------------

 (之冬冬墙)

我的第一本书的第一站是满月。如她所说她自己点的菜——刘亮程。满月的第一本书的第一站是小条。是她们俩谁挑的不得而知。因为那时候我正酒气冲天地在小铁皮罐子里面高速穿越上海地下。

刘亮程在我家放了有一年多,时常拿起来翻,看个一篇两篇,但是始终没看完。因为看他总是要心情很静的时候,要是烦躁就看《武林外传》之类的最好。

我记得以前小条和我都贴过他的《寒风吹彻》,因为实在喜欢。总有一场雪一场风会把每个人的人生吹得彻底冰凉,谁也逃不过。

书要拿给满月,就在前两天临睡的时候又看了几篇,就觉得这本书自己会一直看一直看的,看过的也依然好像新看一样。一些画面就好像在眼前,然后忘记自己的床和自己的房间。又有一些最简单的道理忽然地被道破让人长舒一口气。这样的书,应该算是好书吧?

我带着书去满月家。满月去宾馆接小条,我在满月家的桌子上给书的扉页写字,赛赛在小房间玩电脑,跑过来问我在写什么,我就说在写读后感啊,她嗷了一声就又跑走了。

书拿给满月的时候,心里还是被那些文字激动着的。因为激动,所以心里面就很郑重。今天看到陈丹青说人但凡新做一件事,多少总有些郑重而憨傻的。我想那时候的我应该就是这样。所以写了一些很傻的字。

我后来又想过刘亮程,然后开始怀疑自己的喜欢带着都市人的矫情。比如我可以吹着空调垫着电热毯说喜欢他说的那种黄土满天贫瘠闭塞又单调又丰富的美。但是假如忘记自己身边的生活,就只去看他说的张三李四,驴子和马,大地和风,又会觉得真是一种荡涤。

后来我就想,我可以喜欢,我喜欢并不是说我想过这样的生活,我只是喜欢这些东西,喜欢他那么细致的眼睛那么平静的笔触。刘亮程好像也不是喜欢,或者不喜欢。他在其中,那就是他的生活,他就去看,去想,所以那个小村子他可以写出很多字来。

他就是让我觉得身边那些简单的东西也许并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简单,你盯着它们看盯着它们想,他们就复杂了。你再一晃眼,他们就又变回简单的样子了

我这样仔细一想,又觉得我写在扉页上的那些字才真是矫情,恨不能撕了去。不过一如我始终以为的那样,每一段都是真实的我,写下那些矫情的字的人,也是我。以后还会再读,还是会不断地有想法。也许并不能准确地描述出。但是喜欢,可能就已经足够了。

书的照片是满月传给我的,小花布应该是她的桌布吧。我很喜欢。






 




3 [书非寄不能读]满月神了  (之小条)

满月说,博客里的awakening催人奶下。
这个冬夜,有点微冷,点开听了听,像羽毛掠过皮肤,痒痒的,酸酸的,真有那么点奶下的意思。
于是,就换了吧,寻人启事。
我不喜欢的梅婷唱的,可是是我喜欢的声音,沙哑,有点磁性。

你的抽屉慌乱如昔。
你的头发还缠绕在梳子里。

无所指,都是歌词。
谭木匠的梳子,暗红的,生日那天送的,在满月的背包里。
两个女人,在紫色小碎花的被子底下说话。
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我在满月的声音里睡着了。

谁说的,寻找的必寻见,扣门的就给他开门?

之前,半夜,我们俩在客厅里转来转去,喝着满月泡的茶,在书架上找书。先是一本剧评,然后是这本,神了,连岳解读的圣经,很轻松的书,适合无脑的我。

很遗憾到现在我还没有信仰。波波头说,是因为你有业障。我不知。反正一切顺其自然。我们总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停止了成长,把生命剩下的所有时间都用来美化那层丑陋的茧。

走的前一天晚上,满月在书上写了字给我。她说:世上有苦难,主内有平安。

在这里,一起附上常三送我的圣经。我认真看过,包括里程的游子吟。

我不信,因为我没这福份。



4.[书非寄不能读]一个人住第五年  (之小条)

 

想一想,我一个人住了七年呢。

半夜起来搬家具,看了恐怖片整晚开着电视,听听声响也是好的啊。这些细节太熟悉了。

可惜,七年时光没有把我打造成一个煮妇,太遗憾了。可是想起来,大部分时候都是美好的。

嗯那,一个人住就是这样子,又寂寞又美好,又干巴又难以割舍。

这本书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站了。旁边的一盒巧克力,一共四排16个,水水留了条,说已经有四个被阿莫、小喜、红消灭掉了。短信她:是不是我只能吃一颗巧克力,然后再寄给下家?水水说:你喜欢吃多少都可以啦。哎呀,我怎么就这么好福气捏。

下家啊,谁是下家?我还是留点巧克力给你吧。


 



5[书非寄不能读]之小喜时光   (之WATER)

 

我想一定是天意。灿烂到灼热的阳光一早便预示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冬日。

于是,我“遇见”甜蜜的小喜。








6[书非急不能读]之水水嘻游记 (之小喜)

最近真是忙啊忙,时间似乎要掰着两半用。而回头再看,所有忙碌的,不过浮世烟云般散淡成前尘往事。

摸姨喊了一嗓子,搞活动啦。

酒巴淡了这么久,也的确该热闹一下下。虽然,知道你们每一位都在,也许安宁也许散淡的过着日子,过着你们想要的日子。

怎样,都好吧。

水水在Q里给我发来请求信息时,是略略受宠惊到的样子。虽然之前神交已久,但貌似都是散淡疏离慢热的两个,所以一直不曾热络要走近过。所幸,因着这活动,在这天寒地冻的十二月,给彼此一点点暖。

小条说,我不走近你,也不远离你。

这样,便很好。






7 [书非寄不能读]来自阿莫的沙发站 (之WATER)

 

莫姨说,不服小条有两支沙发,然后我一愣,我也有两支的嘛,耶!

印象中法语纠结绵延,是可以以独白支撑一部电影或一本书的样子。莫姨这本《 没什么要紧》印证了上述感觉。

而书中所述恰好是我最欣赏的姿态。谢谢!

有故事的人才会写才会看才会喜欢的一本书。





8. [书非寄不能读]我那甜蜜的沙发(之我)









关键词:游戏

作者:莫 蔻

《【书非寄不能读】的进展情况。》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莫 蔻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