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凤凰,时光精华

发表日期:2007-12-11 摄影器材: 尼康 D70 景区:凤凰 点击数: 投票数:



喜欢做梦
因为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来
前两天,梦回凤凰
泛着金光的沱江边
倒映着朋友们熟悉的明眸笑脸
牵着手
又上了一回乌龙山
山里
我们的笑声 四处回荡
绒绒的山茅草 也被荡起
在我们身边 四处飘散
痴痴地笑醒
如果可以
真想 再来一次
又一起走上 那条
长长的山路
和煦阳光下 微微清风里
有你 有我

        ——以此贴纪念那一段快乐时光
 





 

凤凰,时光
 

旧病复发


无语说:允许你任性一下,就一下,不要太长哦。

于是,我收拾行囊,又独自踏上属于自己的旅程。

一直以来家里都觉得虽然我独立惯了,但外面这个世界还不是那么简单,特别是对一单身出门的女生来说,于是就不断反复唠叨教育试图把他们的思想塞满我经常发梦的脑子。嘴里虽嗯嗯啊啊的应着,可是,当体会到一个人旅行的乐趣,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旧病复发,一次又一次的远离。

坂田火车站,几根柱子一块大铁棚就这么撑起一个简陋的候车点,寒风带着雨丝从四面八方涌来。真讶异深圳居然还有这样一个破烂的车站,在这高楼林立的繁华都市倒是别具一格,颇有意味。

火车的车厢大致相同,不同的也只有来来往往的过客。我百无聊赖地打量身边各样的人,他们说着笑着呆着醒着睡着,列车里的播音声,乘务员推着小车的叫卖声,车轮驶向前方的“咣铛”声交杂着。

窗外风景不断倒退,窗内玻璃上映出自己瘦瘦的脸庞,思绪开始陷进一场回忆。

人们常说,当一个人开始不断怀念,便是老的迹象,我觉得不是。当人生有了很多丰富的回忆之后,总不时需要拿一些出来晒晒,擦净时光落在上面的积尘,加入一些阳光的气息。就像一道菜,一生中虽不断重复在煮,但总会吃出不同的味道。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幸运,幸运人生的路上总是遇到很多人,而每一次,一个人的旅途都因为有了这些可爱的人儿不曾让我感到孤独。这些素未相识却似曾相似的面孔,和我一样,拥有一颗真诚而火热的心。

我至今怀念在青海回来的路上,两位素不相识的朋友一路的无私相助;怀念甘南元宵节那夜,零点的异乡街头,那场耀眼的烟火在我们的笑声中朵朵绽放,绚烂了我整个2005;怀念在华山,几个人在窄窄的长空栈道上放肆尖叫此起彼伏;怀念在西藏,在新疆,在云南,那些患难与共,那些豪情壮志的流金岁月;怀念在许许多多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里那些萍水相逢的人,把我当成知心的朋友,在平川,在高原,在大漠,在草原,在海边,在山野,一杯干尽万丈豪尘。

然而人生的缘份,有的真的很短,短到一个微笑之后,便从此远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最终所有的瞬间,都会成为回忆,而自己,也在时光中定格,泛黄,化为飞灰,在别人的记忆中飘散。

而今,2006年的12月,你又会给我一场怎样的回忆?




早晨,痴想

我是一个忘了有早晨的人,也只有在旅行时,才能拾起关于早晨的记忆。

而凤凰的早晨,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的。

清晨,江雾迷漫,小舟在其间若隐若现,星星点点的缀着。那轻烟缭绕的吊脚楼投在江上, 还在眼中颤颤幽幽地晃动。

在风中,可曾有那样一位缱绻旖旎的女子,不断回望?虽记不清前生前世的情缘,却要追寻今生今世的那一份夙愿。

凭栏处,又有多少人望不穿那一缕愁肠,千回百转。倚着,倚着,便成了一生守望。等着,等着,到最后幻化成空。

承诺呢,还在吗?

许多梦,醒时就已忘记,许多人,觉得曾经相遇过,一伸手,便成幻影,于是,落寞迷离。

你呢?还在吗?





清晨6点多
拉开窗帘
江面已是烟雾迷漫
当然
雾不是每天都有的
能不能看到
这也要看运气













凤凰,时光

选择住在沱江边,一间木头造的走起来咚咚作响的吊脚楼,突出的小阳台下面几根年代久远的木头斜斜地撑着,任江水漫卷年年。

老板是一个70有多的老人家,在费了一番唇舌又扮成可怜状后,我终于把房价从60元砍到40元一天。登记的时候闲聊,原来老人家年轻时在深圳当过兵,一听我从深圳来的,态度转得颇为热情。很想问他,房价是不是可以再便宜一些呀,却是再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了。

不是周末,游客三三两两,码头边上招揽生意的人比游客还多。

我坐的私人船从沈从文墓出发,到桃花岛折回,江上船只擦肩而过,来来往往中,要么一对对的情侣,要么三五好友,只有我一个形单影只。

一个人旅行,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发呆,我可以用镜头穿过大自然的森罗万象,全心去体会和感悟那些纯粹精神上的震撼与感动。偶尔会有些孤单,但我相信,宁静寂寞要胜过纷乱喧嚣。

前面艄公的歌声随风传来,苍劲嘹亮。闭上眼,好像时光在这一刻静止,穿过歌声,似乎能寻找到一点点,逝去的流年。

来凤凰之前,除了知道这是个古镇,对它的文化,它的过去一无所知。若说仅有的一点印象,几个字而已:沈丛文,边城。

简单得可怜。

在其间穿行半天后,开始喜欢上这个不大的古城,而且是彻底的。

走在幽幽小巷里,不宽的青石板路上只听到自己的足音,反复荡漾回响在静静的古城。清清浅浅的江水,江底晃着油绿的水草,江边捶衣的妇人,嬉戏的孩童,黄昏小桥,三三两两的过客,迎面而来的一个微笑,一切都在我镜头下凝固。

相机一直是身边不可或缺的东西,因为有些事物一旦扎入你的眼睛,就将是一场永生的记忆。

我用相机记录一切,清晨,日暮,风起,云涌,人来,人往,每段关于光阴的故事,开始,或者结束,欢喜,或者忧伤。

自己,也在其中。

 



选了不是周末的时候到凤凰,游人三三两两。

走在幽幽小巷里,不宽的青石板路上只听到自己的足音,反复荡漾回响在静静的古城。

而太阳,在巷子尽头那方慢慢升起来。











                                                                           沱江泛舟

在码头拍了几张照,走来一三十多岁的女托儿,问我要不要去坐船。对于那98元的古城套票本人是不感冒的,可来凤凰而不泛舟,必成遗憾。但对于网络上让人深恶痛绝的“托儿”,我心里存着一份说不出的反感。

见我有意要去泛舟,没一会她便赖上了,尾巴似的跟着我走了很长的路。虽然没搭理她,但路上还是不断地给我说着凤凰什么好吃,什么地方该走走,什么景点没啥意思,怎么才不花冤枉钱等等。肚子饿找一小摊买了份凤凰的特有小吃:社饭,她就帮我拿碗,拿筷子,嘱咐着店家给盛多些。我总是不断停下来拍这拍那,她就站在路边等着,看我拍完了又接着跟。一直带着个尾巴心里总不是滋味,看她也不容易的样子,想着终要去坐船的,就算了吧,开价30元,砍到15元成交。

等我上船后她又上码头等客去了,其实我感觉这些托儿并没有那样特别的俗不可耐,比起网络和报纸上那一片讨骂声中的医托儿,路托儿,凤凰的托儿还保留着一份淳朴。

在以后的几天里像这样的托儿我又遇到了许多个,只是在直接了当的拒绝之后,她们就不再打扰你了。

沱江泛舟,实在是件依个人心情而定的事,心情好,一切在眼中便也是美的。




泛舟的起点:沈从文墓。碑文“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缭乱苍劲,岁月中笑看风雨。



午后
艄公悠闲的在船头打着盹



泛舟沿途风光










来凤凰之前,除了知道这是个古镇,对它的文化,它的过去一无所知。若说仅有的一点印象,几个字而已:沈丛文,边城。

简单得可怜。

在其间穿行半天后,开始喜欢上这个不大的古城,而且是彻底的。

一切都舒服极了

我眼中的凤凰








凤凰标志之一,跳岩


北门城楼



 

船家穿过虹桥




            


日落沱江



凤凰的城,凤凰的水,凤凰的人

凤凰的种种拼起来

便成了一张绝美的图画






店铺里卖的小草鞋




古城的角落
猫猫在夕阳下
慵懒地眯着眼睛




绚丽的色彩





凤凰随处可见的小首饰






肚兜是中国特产
但那些可爱的小鞋子却是老奶奶一针针勾出来的




凤凰的民族服装色彩多以蓝色为主调
盘以一顶高高的帽子(像块大床单,不知重不重?)
衣服边上有着精美的刺绣
都是她们自己绣上去的
听说
若当地女子不会做手工活
是嫁不出去的
还好
我不是凤凰人
不然
这辈子就不用奢望了














夕阳之下
老奶奶静静地纳着鞋垫
那种岁月漂洗过后剩下的无争
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凤凰,做的最多的事,除了闲逛拍照,便是吃东西了。

凤凰的特色小吃:社饭。

名字怎么来的,不得而知。

我总是看成灶饭,汗。



手工姜糖算是凤凰的特产之一
店家正在做姜糖
挂在大大的钩子上
黏黏的拉得老长
愣愣地看了许久
但就是没买
家里没人喜欢吃这个
上次从丽江带回来
都浪费了


各种好吃的菜

血粑鸭,也是特色菜,味道还不错。

除此之外还有桐叶粑粑,腌萝卜等等,总之肚子从早到晚都是饱饱的。


腊猪头
丑丑的





自酿的酒
坛子整整齐齐地摆着
让我想起古时的酒铺
若进去来句:
小二,给我来两坛酒!
不知会不会给扫地出门





夜色,河灯



喜欢古城悠远流长的人文气息,也喜欢这里世俗生动的小镇生活,什么都不干,醒来推开窗便能见到沱江的悠悠缓缓,就这样甘心地,静静地,陪着岁月和河流一起老去。

对于凤凰,旅游纪念品也无一例外地泛滥在每个角落,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或许,只有在万籁俱寂的时候,凤凰才能真正洗净铅华。

喜欢那些漂亮的河灯,夜色中几点烛火满载着心愿飘向远方,那一刻,至少,许多人是虔诚的,你可以看到他们本来的模样,还有那一点童真。

来凤凰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心境,于是,凤凰的夜便给着每个人不同的感受。可能是性感的,也可能是妖艳的,可能是夺目的,也可能是孤独的,可能是浮躁的,也可能是温柔的。

于我,凤凰的夜,有些冷。

绚烂的灯火为它抹上一丝暖色。几位偶识的朋友,映着月色,斟几杯小酒,畅谈着,感叹着,就在这样迷离的夜色里醉去。

凤凰,因有了她们而变得与众不同,于是,那场迷离的灯火反复出现在我梦里。






华灯初上





沱江边开始出现许多小贩卖河灯,都是自己糊的,灯的名字起得很好听。
两颗心的叫有情人终成眷属,船型的叫一帆风顺,还有一些莲花的叫全家福,名目众多。






乌龙苗寨



到凤凰,苗寨是一定要去的。

其实苗寨早已不是我想象中木头建造,古香古色的模样,砖瓦小楼已成富裕的象征。但一些房子仍是石头或泥土筑成。这是一种无奈,也是一场岁月,而在旅行者眼里,这就成了他们的视觉别恋。

幸好,朴实的寨子里,还有偶尔迫使我不得不停下脚步去欣赏的田园美景,在布满野花清香与尘土颗粒的乡间小路上快乐地走着,云彩被镶嵌在天空的蔚蓝处摇晃着自己波西米亚的大褂,有妇女背着竹箩从身边经过,留下一点喜悦与感动,然后继续向前,把一些快乐的笑声保存到记忆的最深处……

穿过一个苗寨便是是乌龙山。

乌龙山,算是慕名而去的。只因为小时候看过的那部《乌龙山剿匪记》,里面有个很漂亮的女土匪,当然,下场是惨惨的。 

虽然自己不是漂亮的女土匪,转完乌龙山,下场也惨惨的。脚裸肿得老高,走路一瘸一瘸,难看至极。

终是被乌龙山乌龙了一回,所幸,认识了几个同龄朋友,一路洒下笑声无数,凤凰的回忆因有了她们而更加美丽。






村口的大树,冬季的叶子稀稀疏疏 






拦门酒是少不了的
很香的米酒



湖南产美女
这话是一点也不假





台阶上的狗在游人脚边懒懒地打着哈欠
它身上的颜色与整个寨子融为一体
微黄的毛色在夕阳下泛着悠久柔和的光泽





村里的小孩早当家
许多很小就跟着父母干活了





每家每户是少不了这个的




窗花




和蔼的老大爷




 
一直以为晒的是苹果片
后来才知道是萝卜干




妇女背着竹箩从身边经过
留下一点喜悦与感动







这块石头
有点像包着头巾的苗民




乌龙山的路都是土路
只在比较高的崖边上修了几条栏杆
防止游客失足











这位阿婆简直就是个活宝
抗着一杆以前打土匪用的土枪跟我们一路走
小憩间,她就孩子气地蹦上蹦下,时而跳起舞
山道上除了我们的笑声
便是她的山歌
荡漾山间
温暖了整个季节







乌龙山一景
这个方向看像一只骆驼
而另一个方向像一尊观音
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感觉





                                                                            别恋


一切都舒服极了。若不是周末突然涌出来的拥挤人潮。

跟团,现今是个流行的事。自己也跟过团,半个月的青菜萝卜,肥肉南瓜,不停购物,匆匆而行足够令我对跟团深恶痛绝。

去过许多地方,常看到导游带着一队人匆匆忙忙的到了一个景点,又匆匆忙忙地离去。3、5分钟的空档时间,游客就赶紧拿出相机,使命般地留影,在阳光下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咔嚓”声过后,心满意足地离去。兴许,在某天,会拿出来给人看:我有到过这个地方呢。而后,除了相册里一张薄薄的纸片,除了那一刻地匆匆忙忙,什么都没留下。

旅行,或者对于他们只是一种形式,一种炫耀的资本,但对于我,却是人生一个又一个的印记。

终于,决定了要走。当再次看到旅行团的人在景点前举起相机的时候,我已经把相机收好,拎着刚买的热粑粑站在路边看两头野狗打架,这在我眼里比看那些人头涌动更有意思。许多年后,说不定就是两只狗打架的细节让我忆起:某年,某个地方,某个季节,我曾到过这里。

人生就是这样,往往是一个不经意的细节,让我们回忆起许多。那些遥远的细节,就像覆盖着朦胧薄雾的窗子,伸手一抹,过去便清晰地显现出来,而后,又慢慢模糊。

凤凰,对于它,我只是一阵风,曾眷恋地拂过。无法进驻它心里,它却早已印在我心上。

突然记起一句话:如果,不能爱一个人,那么,就让我爱上一座城吧。



关键词:时光凤凰

作者:_沉默_

《凤凰,时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_沉默_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