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揭开面纱看阿拉伯

发表日期:2007-12-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位于“三洲五海”之地的阿拉伯世界,对于普通中国人而言,甚
      至对于多少跟文化沾边的本报读者而言,是一直如他们印象里的阿拉
      伯女人一样,披着一层神秘面纱的。

        我本人就经常被问及许多问题,说是问题,其实是问者想把猜想
      从我这里得到验证。我总是要告诉他们:阿拉伯世界是异常复杂、千
      差万别、无法一言以蔽之的。“阿拉伯是富国还是穷国?”这里的海
      湾六国拥有众所周知的石油财富,还有几个完全称得上小康的国家,
      而贫穷或相对贫穷的国家也将近占了二十余个阿拉伯国家的一半。
      “阿拉伯女人都蒙脸吗?”在一些国家,你确可以看到一身玄色、在
      眼前飘来飘去的黑云,而在贝鲁特、大马士革、开罗、安曼、突尼斯、
      卡萨布兰卡等都市的街头,又有许多美丽的阿拉伯姑娘和北京的倩女
      打扮得一样时髦。“阿拉伯是恐怖分子的巢穴吗?”几乎在所有的阿
      拉伯国家,你都可以在一天的任何时候放心地漫步街巷,并且永远有
      善意的面孔向你微笑;虽然“千禧之旅”的车队在尼罗河沿岸受到装
      甲车护送的的殊礼,但绝大多数的埃及农夫,都和那里的黄土地一样
      朴实。“阿拉伯是文化的沙漠吗?”就拿我有点发言权的现代文学来
      说吧:在《中华读书报》评出的二十世纪百部文学经典中,有两位阿
      拉伯作家榜上有名。黎巴嫩的纪伯伦以《先知》入选,而他的全集也
      有了三个中文译本,另有数十种各式各样的选译本乃至盗版本;看来,
      他那“满含着东方气息的超妙哲理和流丽的文词”(冰心语),在中
      国也大有知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哈福兹也以《三部曲》入围,这
      位著作等身的埃及老人另有14部中长篇小说译成中文。马哈福兹还体
      现了阿拉伯人的宽厚,当囊中羞涩的中国译者以一匹唐三彩马充当版
      权费交给他时,他也高兴地接受了。连苏丹、也门、巴勒斯坦这样社
      会经济落后的国家,也涌现了杰出的作家。除马哈福兹外,还有两位
      埃及公民荣摘诺贝尔的奖项:已故总统萨达特与化学家泽维尔。

        若是光说阿拉伯人的好处,有人会以为我接受过石油美元的厚礼。
      其实阿拉伯人的缺点也很明显。文化史学者艾哈迈德·爱敏就曾总结
      过:他们思想闭塞,偏于神经质,想像力有限,喜欢无限制的自由……
      虽然这是说伊斯兰之前的古人,但描述今人也仍贴切。与阿拉伯人常
      打交道的人们还可以补充:他们不守时,固执,过分迷信经典,还有
      一个或许是致命的弱点:不团结。

        我总喜欢替阿拉伯兄弟辩护几句。细想起来也有缘由。当有着窥
      私癖的美国议员们逼迫总统坦白他难以启齿的艳遇时,可怜的伊拉克
      人民便成了“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替罪羊,于是有了“沙漠之狐”的
      空袭。(不知哪位军师如此不慎,偏偏用了法西斯将领隆美尔的绰号
      来命名这“替天行道”的“义举”!)空袭持续三天以后,数十万计
      的大马士革市民涌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他们在美国
      使馆前发泄完愤怒,都不忘来到几步之隔的中国使馆门前,不停地招
      手、鼓掌,高呼:“中国万岁!”那一刻我站在使馆的楼顶,和同事
      们一起激动地检阅沸腾的人流,只可惜万里之外我的祖国,听不见这
      异国人民正义的赞美。同年夏天访问巴勒斯坦的一个代表团,曾遇到
      当地的一位男孩,当知道面前黄肤黑发者确是中国人,男孩急迫地发
      问:“你们中国的洪水退了吗?”我任职叙利亚时房东告诉我:“在
      我们阿拉伯语里,‘中国’是褒义词,而‘美国’是贬义词。”虽然
      阿拉伯人的舌头和希腊人的脑、中国人的手一样出名,但以我在阿拉
      伯生活的经历,我知道他的这番话并无太多的夸张。

        刚刚过去的20世纪,阿拉伯世界比别的地区见证了更多的争斗、
      流血、阴谋、野心。他们感受过一夜间丧失家园的哀痛,也体会过顷
      刻间获得巨富的酣畅,更在挫折、抗争、寻觅、谈判、幻灭、希冀中
      目睹一代代生命的流逝。他们信奉过(或者依然信奉着)民族主义、
      世俗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原教旨主义等等思
      潮,而在这世纪之交,许多人依旧在徘徊迷茫。在民众中、尤其在部
      分青年中颇有市场的复古思想不仅令外人不解,也令埃及著名的哲学
      家札基·纳·马哈茂德感慨万分:“在其它国家,青年是对现实生活
      的状况及其向人们希望见到的新未来前进得缓慢而不满,我们的青年
      也对现实生活不满,不过他们是要求把生活退回到祖先的模式。”殖
      民主义、帝国主义在中东不光彩的历史,当今霸权主义对地区事务粗
      暴而不公正的干涉,使得许多阿拉伯人难以对西方文明持客观理性的
      态度,也使他们对现代复兴之路的探索变得尤为艰难。总之,20世纪
      不是一个值得阿拉伯人赞美的世纪。但他们并未丧失信心,已故叙利
      亚剧作家沃努斯道出了他们对未来的心声:“我们注定要怀有希望,
      今天的一切不可能是历史的终结。”

        我们认为西方传媒总在妖魔化中国,其实他们也在妖魔化阿拉伯。
      一位生活在美国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著作,近来在中国知识界成为
      热门。我们钦佩这位博学的爱德华·赛义德教授,他对欧洲式的、充
      满猎奇心和偏见的东方主义描述作出了有理有据的尖锐批判。而欧洲
      式的东方主义描述,是否也影响着我们对阿拉伯的理解呢?误解需要
      澄清。而以势利的眼光,蔑视弱小民族的文化,或以“老子现在阔了”
      的心态,鄙薄受压迫人民的奋斗,则有悖我们泱泱大国的风范。

        揭开面纱,真实地了解古老、苦难、坚韧的阿拉伯民族,审察其
      兴衰境遇,借鉴他们奋斗历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定能有裨于我们……
      一个同样古老、苦难而坚韧的民族。

关键词:阿拉伯

作者:调皮男孩

《揭开面纱看阿拉伯》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调皮男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