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風塵

发表日期:2007-12-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丰田、本田、奔驰挤满了停车位,银水湾、海浪、皇潮一家接一家洗浴中心的招牌、标志和闪烁的霓红灯标示着这个城市最有活力的地方。
         翘着二郎腿,或躺、或倚在沙发上。昏暗的灯光下,厚厚的浓妆下,你难以看出她们的实际年龄,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们绝对要比我们老练得多。一眼就能看穿男人的心事,懂得如何去哄男人开心,懂得如何去挣更多的钱。修长的手指中夹着一支香烟,正如她们的青春也越来越少了,而她们却浑然不知!这里一年四季都开着空调,而她们永远是一身盛夏的打扮。吊带衫、超短裙、水晶鞋永远是她们主打服饰。让那些想露出来的地方都给了她们发展的舞台,去吸引那些贪婪的眼光。她们应该是猎物,而此刻她们竟成了狩猎者。而那些自认为是狩猎者的人却成了猎物。这里实行的却是这样一套逻辑!这就是风尘!她们跟老板商讨分成的比例,不愿干了,立刻转到另一家。“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行业是流动性最大的行业,房间还是原来的房间,小姐却换了无数个面孔。
     “衣食足而知荣辱”,现在的小姐们真的是因为衣食不足才做这一行的吗?也许是她们身上仅有的几寸布料以及那细小的腰围让那些有钱人动了恻隐之心吧!至于她们的身世其实并不离奇,也许昨天她还是学校里的一名学生,只是因为成绩不好,又不想呆在家里受窝囊气,所以跑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也许她刚刚嫁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她干不了农活,受不了穷,跑到了这个城市。她们没有技术,没有文化,能做什么呢?其实她们大多数都是庸姿俗粉。棋琴书画、诗词歌附可能都是一窍不通。但不可否认她们还是生存了下来。这个城市容纳了她们,而她们同样也容纳了那些男人的兽欲。这个城市教会了她们许多东西,她们也给城市里增添了许多东西。她们终于把城市缩小在自己的子宫里,她们却告别了做母亲的身份,也许她们已经身为人母了。像《鹿鼎记》中的韦小宝的母亲那种机会也只有在书中才能看到了。
       妓女是这个世界上最势利眼的人,一定是无钱不行,钱少不行。不然怎么说是婊子无情呢?记得有这样一则故事:“清朝有个穷秀才有一次和一朋友一起去逛窑子,妓女看他比较穷都在指指点点,事后正欲走时,其中一个妓女听说这个秀才的文采不错,就请他作首诗。于是秀才挥笔就写下了这首诗:“佳人对我笑嘻嘻,笑我贫寒穿布衣,一身绫罗包贱骨,前人下马后人骑;佳人对我嘻嘻笑,笑我钱包似倒吊,金银珠宝藏满屋,床上被人玩到叫。”写完之后便学了一声鸡叫:喔!喔!喔!大笑而去。妓女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虚情假意的人!“大爷,慢走,下次再来!”这句经典的台词一直在电视剧中流行着。
       这个行业不是现在才有的,古代也有,其实古代最大的妓院应该是皇宫。

关键词:隨記

作者:leoparde

《風塵》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opard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