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药师的女儿

发表日期:2007-12-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爸爸告诉我,那必定是他前世到不了的故乡,
从这里到望不见的北方,没有铁路没有轮船,只有,
密林或是毒蛇,野兽还有火光
爸爸说,他的影子一定要落在那段纬线上,
可是爸爸的双脚被我捆绑,
于是他在南方有了自己的石头房。

我一年只有一次名字,爸爸在立秋的时候唤
金色的麦田,爸爸抱着我,要我仰头望,
看那苍穹上的勺子好亮好亮,
我却看见爸爸的额头结了那么多冰霜。

爸爸是药师,我是药师的女儿
药师的女儿成年的时候,
戴上爸爸用山上野菊花编制的头圈
那年我十六,爸爸三十,
爸爸从此不再提北方。

我看见苍凉在爸爸的眼圈发黄,也看见
那段纬线将爸爸嘴唇的一刀一刀割伤
爸爸,你何必要把北方埋葬
几千年的灰沙都不能让它灭亡。
你的北方就是我的方向。

我在一个清晨匆匆离开家乡,
朝着指南针相反的地方,一直北上
爸爸教我的歌曲,适合在平原歌唱。
我看见冰雪的时候,
爸爸在我的眼中也看见了北方。

爸爸告诉我,这必定是他前世到不了的故乡,
我告诉爸爸这里就是我们今生的家乡,
现在他和他的影子都落在这段纬线上。

爸爸是药师,虽然我不是药师亲生的姑娘。
关键词:诗歌

作者:艾葳

《药师的女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艾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