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好好活着(七)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年分田到户了,她家分得两亩半责任田。她妈是 个干活紧扎的女人,很有她婆婆的遗风,忙完田里她就想着做点小买卖来补贴家用。 村里的女人分两拨,一拨很懒一拨很勤快。懒得女人等稻子秋秧插下了便开始无所事事的下半年时光,或者炒些罗汉豆抓一把放兜里去三婆四婆家串门,说东家的长道西家的短,说张会计的女而一点不像老子说,张二胖子家的豆腐越来越难吃,或者就跟赌鬼老公整天泡在张老九家乌烟瘴气的堂屋里推牌九抓沙蟹,唠唠叨叨最近的输赢。勤快些的女人开始给男人纳鞋底翻腊月里的棉袄棉裤,把旧毛衣拆了给孩子织件贴身的背心或帽子,嘴里咬得白线吱啦吱啦响着。
       张会计不会赌,这点她妈很放心。他仍是会计但地位已大不如前,村委会是民选的,不像以前大队公社那样威风了。 她妈走乡串村做小本买卖,除了算帐张会计没帮过她什么。她从县城进来毛巾肥皂之类农村紧销的货物,挑着担一个村一个村吆喝过去卖,起早贪黑,跟过去的货郎差不多。有时也常被工商局的人给逮住;但第二年政策开放了,她办了个个体执照也不怕再查。
        每天天没亮她妈妈就叫醒她给她穿上衣服,然后把她抱进筐里。她妈挑起担子,她坐在前面,一晃一晃的。后面那个筐装着要卖的货。田里的青蛙呱呱叫着,天上有几颗奚落的星,她迷迷糊糊荡在竹筐里,像晃在秋千上。她妈妈给她唱歌,都是她随口编的,歌里唱着一年四季的花:三月桃花,四月杏花,五月茶花,六月荷花......或者给她讲狼外婆的故事。她妈唯一希望着她不要睡着,睡着了就没人和她说话。在廖寂的旷野上,一条羊肠的泥路,没有一点声音很恐怖,恐怖的让人绝望。
      走了好多的路串了好多的村子,她妈妈把货担放下来,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歇脚。她买个烧饼充饥,把有豆沙馅的一半掰给她。渴了,就向村里哪位大婶讨碗水喝。货没卖完,挑回来的担子自然是沉的;卖完了,也依然很沉,她坐在前面,后面搁着一块和她等重的石头。
       村里人都说她妈是能干的人,一年下来她赚的要比张会计多。张会计并不乐意她妈跑出去,但也无奈。他虽然能把算盘辍的噼里啪啦响,但他做生意却实在没这根弦,她妈只要这样一塞,他便也没话可说。
        他整个人都隐郁下去了。心里的病,一直到死都还搁着。
        那年村长张歪嘴向村上借了八百块钱扩他的养猪厂,张会计一时昏头竟没让他写借条。后来那个黑了心的村长就反咬一口说张会计贪污吞了公款,扬言要去告他。张会计平时人缘不大好借钱时旁人又没在场,大家惧着村里的一把手都不肯吱声。哑巴吃了黄连,吞了唾沫只好往肚里咽,张会计整天憋在家里喝酒闷酒发酒疯。她妈劝他别急再想想什么别的办法。他虎着脸,甩门就走了。
       那天晚上他在小店里喝了许多酒,醉后便把家里的什么事都抖出来。说自己是个窝囊废,老婆被人弄大肚子到最后才知道,又要忍气吞声这么多年,搂着一个杂种口口声声叫亲女!老婆比自己能,村里人都看不起他,他是孬种,是王八!连自己一直当兄弟看的张歪嘴都欺到他头上来了,还要去公安局告他!他活的憋气啊!他给张家断子绝孙了啊......
      小店打佯时已晚上九点多,看热闹的人也各自散去。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有闪电,青紫色的。他捏了个酒瓶从小店里朗朗跄跄跌出来,一路跌着。到桥中央,落了下去,没有人看见。
      那天晚上团结河的水暴涨,从上游一路咆哮下来,后张村的堤坝决了口。

关键词: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

作者:爱了

《好好活着(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了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