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Tirthankara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还是看了色戒,断断续续,时睡时醒.之前听到许多评论,所谓的内行外行都纷纷发言,说好说坏也都引不起我的兴致.

 

小麦没有行李,止背着他的皮书包,象在巨鹿路上闲荡,苍白的一张脸,看得我把笑意硬憋了回去.他可真是性情中人,故人相见,礼貌的寒暄都免,眼角眉梢带着凌厉的厌世情绪,背风处点烟,狐疑地看我,不抽?他问。

我两天没抽了,现在抽肯定晕得跟听闻了噩耗似的.他笑,眼睛一横.我说你这表情跟悲情戏里的小旦一样,笑也这么萧索,脸还那么白,象上了妆.他就又萧索的一笑,笑得我只能苦笑了。

星巴克的咖啡惯会装模做样,但品质和其它小店里的相差无几.他点cappuccino,说玉桂粉怎么了,好像在谁的胳肢窝储存的,一股怪味.

是你的嗅觉龌龊,再怪也不至于怪到谁的胳肢窝里去,我虽是这么说着,也推开面前的咖啡,被他搞得要吐.

大白天,店里明晃晃的,四周坐着男男女女一拨拨闲人,都穿得光鲜华丽,说着话,一幅与世无争的样子。那本书你看完了吗?他问我.有没有犂然心动?

跳着看的,看不下去.我说.让一个无神论者看这样的东西,最大的考验是看他够不够宽容.我都宽容得厌倦宽容了,不看了。

你看那女的多傻B,什么年代了,还烫那种头.顺着他的视线向外看,的确够傻,紧身牛仔裤包着肥大的屁股,外套还是短款,颜色还是明黄,头发,呵呵,也是时髦过的发型,那又怎么样,她又不是你大姨妈,管她怎么烫呢.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爱出门了,没风景可看了是罢,他拿勺子敲咖啡蝶子,金属和瓷器碰撞,发出刺耳的噪音。

你心情不好可以谅解,别拿我们大连人民出气,有本事回你的下只角,看看新兴贵族们穿的仿名牌.

算我欠你的,他委屈地撇撇嘴.简直是地方保护主义,你他妈的一点都不宽容.

 

带他到隔壁吃面,味道不错,小馆子里全是人的气息,他吃饱喝足,还是谁欠了他八百吊一样冷森森的表情。说去看色戒罢,还是挺想看的。于是四个女人打麻将,气氛也冷森森的,我就开始睡觉.

你说奥修他真的开悟了吗?他在黑暗中问.我说你是想写影评还是书评啊.奥修开不开悟跟色戒有什么关系. 迷迷糊糊的,我又开始看电影,也不知道在演些什么,思想就开小差到他说的那本书上了,是奥修的金色童年.我是相信奥修已经开悟了,而且那本书,真的很美,象童话一样,不过更适合用于小朋友临睡前的催眠,奥修把他自己说成是另类超人,语气跟LIHONGZHI一样,看得我直想笑,什么犂然心动啊,只知道能做个好梦,而且是积木搭的假背景,美好是美好,跟香喷喷的大麻一个味道,可图腾画在纸上,刻在石头上,终归是人工的图腾,我又没开悟,谁知道什么天堂地狱的.梦见什么算什么了。

你那和尚朋友怎么样了,最近没联系?他又唐突一句. 屏幕上是女配角一张扭曲的脸,举着枪,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没联系,他想还俗娶媳妇呢.我说. 他开始吃吃地笑.

电影终于落幕.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无精打采.你看王佳至那张脸,每个汗毛孔都是内容,每种内容都空空洞洞.

你说奥修呢,喜马拉雅山有没有内容. 喜玛拉雅山葬着摩西,耶稣,释家牟尼,或许还葬着老子,庄子和莫罕莫德什么的,不过也都是他们的尸体,再说了,葬着谁又怎样,山就是山,不是变形金刚.

 

今年冬天冷得早,我在家都穿着棉袄,用井里打上来的水洗手,凉气沁进骨髓,好像剥了皮在洗内脏一样.他拿了朋友送的台湾冻顶,煮了井水泡.喝下去又香又暖,我开始感觉人世美好了,而他裹着棉被开始抖,体温一路攀升,面颊绯红。烟棕色的麂皮夹克里,黑的棉衬衣竖着领子.多无聊的生活呢,怎么会绝望到如此地步,冷地发高烧.

你是故意病着来的罢,给我找麻烦,想去医院吗,家里没药,要不擦酒精罢.

他又吃吃地笑,下牙磕着上牙,我苦修呢,活得太幸福了,你不懂吗.

这话跟我说没用.掏电话扔给他,真苦修就继续,假的呢,你就打电话.这回轮到我吃吃地笑。.

试试真苦修,他说,连头也在抖了。

 

院子里搭着葡萄架子,我扶着架子抽烟,真他妈的晕.现在喝酒也晕,抽烟也晕.看书睡觉都晕.天空一片深蓝,星光灿烂的,可是跟人好像没什么关系,叫了120的急救车,迟迟不来,好在一时半会的,他也烧不成肺炎。

胳膊贴向耳朵,时间貌似在滴答滴答流逝,事实上时间没动,硬说它动了的话,一定比一百年前走的快,我想那会儿一切都很淡定,人也是,物也是,不同现在,事物都撸扣了,全在疯转,小麦也是,象冰在着火,烧化了也是冰,说不通啊.

 

电话还扔在原先的位置,他没打,看来不是因为我在场不好意思.就裹着棉被去医院,上一针下一针,他也折腾够了,对护士说上海话,骂骂咧咧的,小护士睡眼惺忪,听不懂,也懒怠理他,吊完水天也亮了,他说想喝猪脚汤了,以前生过病都喝猪脚汤的.

想喝猪脚汤就买了喝,何必搞生病这么讨厌的前戏,弯拐得也忒不靠谱了。还千里迢迢跑到大连来生病,这里的猪脚汤又不见得好喝.

 

这一天,他自去出他的公差,我回家狂睡.梦到王佳至,奥修,梦到电话响,还有小麦拖着水袖在舞台上唱戏,你照照镜子,他眼风一横,冷飕飕跟厉鬼带着风一般,我就白痴样得去照镜子,老天爷,镜子里分明是小麦的脸,涂着厚厚的白粉,眼睑又黑又粗,眼睛的颜色倒淡了,虚得像幻觉,棉被不够厚,冰得左脚不敢碰右脚.醒过来,电话又响.问小麦还好吗?

怎么不直接打给他,问我做甚?

他电话关机。

,那你问对人了,去你妈的,别烦我.

 .

邸宅雾蔼缭绕

许多玻璃窗开着

丧服的稚子凝视不可解的遗像

 

我们都是丧服的稚子,你以为李安不是吗。历史就是这遗像,故事当然也是。

 

女巫在土钵里吹燃红炭

彼之所知 我所无知

她是再也不愿说给我们听了

 

指望一部电影告诉我们什么?还有著作等身的奥修,讲了那么多大道理,花钱听他絮叨,也就凑一热闹。事实根本不会开口说话,对痴人说梦,对短人说长,就算虚荣心罢,也虚荣得无聊了。

个人的历史虽然无人记载,可你毕竟掺和了,自己明白,不用费心去解读,至于女巫,要是你不是女巫,就别去想她知道什么,没用的,说了你也听不懂.何况她根本不屑于说.

 

小麦隔日吃了猪脚汤,是薏米猪脚汤,养胃健脾,吃的独食,太急,把上鄂烫起了两个大水泡,他弄破了它们,说酸溜溜的,不过汤的确是好喝,烫几下也值.

我籀他说,大包大包再来两笼不怕撑.他笑得跟个傻小子似的。端着拿着的范儿荡然无存。

 

Tirthankara的意思是,某人为你的船开辟了一个港湾,从那里,可以引渡你到彼岸. 小麦说,杀我的人也引渡我了。到彼岸的速度更快,连不用说再见.爱我的人老诱惑我依依惜别,错过航班,也许一辈子都错过了。真他妈的冰雪聪明。看来少穿点好,生病都不用慢吞吞,单刀直入。但是有一点,彼岸多了,东西南北四个岸,哈哈,板块再合并,还不是原地打转?!

夏天送过他一本西藏度亡经,他来跟我说,他转送了.我说我那本也转送了,转送三本了,现在也没有.不过有段经文给你写下来罢.比整本度亡经有用.他索书不成,很不高兴,不过还是答应写下来,关键那几句,多了也没用也记不住.

放松,安静,来到你的中心,停在那里,无论身体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它。只是关照。让它发生,不要去干涉,切记,切记,切记,你只是一个关照者,那是你真正的本性,如果你能记着这一点而死去,轮子就会停止转动。

 

小麦大学毕业后皈依基督教,我说你一半空虚一半赶时髦.他说别忘了,教堂的气氛肃穆安详,这是三分之一原因.

小麦两次恋爱失败后又皈依了佛教,那会儿他开始反时尚,怎么老土他怎么干,信佛是意气用事。宗教波谱。小麦第三次失恋后成了无神论者,他说以前的,止是学人谈恋爱,这次真的爱上了,没想到也是梦幻泡影,所以除了开悟,他不想别的了。

真他妈冰雪聪明。对象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对象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是无神论者该看清的.

 

我说,她电话来问你怎么样了.小麦佯装不感兴趣.我说去你妈的,别烦我.我邪恶地对着他笑.

你真这么说的?他惊恐,瞪着眼睛象要吃人。你骗我,你不会这么说的.他又自我安慰。

小麦是单眼皮,有长度没宽度,所以他表示不满都横着眼而非瞪起来,瞪眼也没煞气,倒是有祲气.我说你少装鬼吓唬人,看你一眼要做三天噩梦呢。

祝你一辈子做噩梦,我还花样年华呢,你叫我念什么度亡经,还,记 着 这 一 点 死 去,他指着字,一个一个恶狠狠地念。把那张纸揉得跟纸包鸡包纸包鸡包纸似的。

 

我同情小麦,因为他姓麦,惹着我了就叫他麦兜。我猜他恋爱不成功,多半是因为姓麦,谁愿意做纸包鸡包纸包鸡包纸的麦太太呢,改姓罢。

 

行了,这回写完了,小麦,对不起,我电话里,对麦太太,真那么说的,哈哈.

关键词:彼岸

作者:legend

《Tirthankara》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egend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