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潘石屹,赵晓、水皮在呼和浩特“08年后股市楼市展望”论坛上的发言[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赵晓、水皮和我在呼和浩特“08年后股市楼市展望”论坛上的发言(部分)


  
11月19日,我在呼和浩特参加了一个论坛,和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晓、《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一起聊08年后的股市和楼市。现场气氛很热烈,观点也有交锋,虽然大家看法并不一样,但都是说的自己真实的想法和观点,我觉得很受启发。

 

把现场的一部分对话贴到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当天的一些观点:

 

  赵晓:2008年的不确定性增强,意味着有一些好消息,也可能有一些坏消息

  潘石屹:圈地的土地成本已经比房子的售价还要高,这个市场一定是不正常的市场
  水皮:根据世界银行的分析,他们的专家有一个基本判断是,到2020年之后中国的市值会超过美国


  赵晓:我是研究宏观经济的,经济、楼市和股市的关系密切,首先我想谈一下宏观经济,前一段时间我去美国,很多人问08年是中国奥运会的一年,从历史上60年代7个办奥运会的国家的情况来看,通常都是奥运会之前,经济增长和股市增长,但是在奥运之后经济衰退、楼市股价暴跌,他们问中国经济在2008年以后也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我个人认为,我们可能会面临一个相对复杂的情况。因为在2008年后经济情况有一些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变化。现在我们有些好消息,可以让我们高兴。


 
 水皮:我们谈股市的走势,简单的讲是先扬后抑。奥运会之前可能会有一个预期的中断行情,多多少少会有一个波段,所以股市大趋势是先扬后抑,后半年是振荡的趋势。

 

潘石屹:我的观点和他们的可能不一样。我们看2008年不能从一个点上看,应该是从一个变化的曲线上看。要看一条线,这条线索的方向从短期看是看不出来的,要从10年、20年来看,我们得出的结论和经济学家的结论是一样的。我要看100年前中国的经济,把慈禧太后打跑,紧接着是文化大革命,从来没有影响经济。为什么不看2008年的中国经济?因为中国的经济压抑了100年,它的力量和西方国家的是不一样的。


  李峙冰(主持人):赵晓先生说到了前增后衰。请您说说为什么前增后衰,您还说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是什么?


  赵晓:其实我的观点是2008年的不确定性增强,意味着有一些好消息,也可能有一些坏消息。我讲到的好消息是,我们目前仍然处在一个方兴未艾的时期,中国工业化搞了这么多年,我们现在生产是消费产品,在只有整个的制造业中占1/3,中国要走2/3的市场经济。从今年开始,上半年全球的造船工作都在中国,包括汽车。中国是一个汽车进出口国家,中国也会成为一个生产国和输出国,我们完成了50%的工业化竞争。从城市化来看,到2006年底我们有45%的人住在城里,我们的竞争趋势不到5%,我们的城市化质量差,像北京的城市化就不好。另一点是房地产,房地产在中国的经济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说房地产目前走完了一个什么进程?发达国家住房面积的平均水平是85%,在这个方面我们完成了发达国家水平的65%,这意味着中国的房地产建设进程可能走完了1/3。还有就是中国的现代服务业,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从股权分制改革开始的,整个中国的金融改革是从这几年开始的,中国制造业拥有了强大的竞争力,而中国股市走完了20%的进程。


  李峙冰:我的理解是,您的意思是说中国的经济增长有巨大的空间?


  赵晓:我的意思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巨大的空间。经济起飞到了一定阶段是加速发展时期,中国的宏观经济实际上也是这样的暴发式的局面,从这方面看,我们面临着很好的局面。


  李峙冰:我们请潘总谈一下。

 

潘石屹:赵晓的提醒是非常对的。从长期来看,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幼年期是很容易夭折的,我回想起我的小学同学没有成人就去世了。中国的经济从长远来看是在高速增长,可是在高速增长的过程中,会不会出现停滞或下滑?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要比一个成熟的市场多很多。因此从长期来看,要非常小心。

 

刚才赵晓列举了一些制造业的例子,这就说明了一个现状,就是认为中国的制造业其实是把污染流到了中国,把产品流到了国外,可是我认为现在把大量的产品制造转移到中国来,未来的设计、研发也是要转移到中国的,现在是起步阶段,从长期来看前景是非常看好的。我常常想,在经济看好的时候,全世界的形势未来是什么样的?2000年以前是工业革命的形势,2008年以后中国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样的形势,是否是中国的时代?我还没有想清楚。


  李峙冰:水皮先生,您刚才说是先扬后抑,能不能具体谈一谈。


  水皮:在完成股权改革之后,中国的市值大体上和中国的经济地位是相当的,现在我们的GDP在全球占第四,现在我们的市值基本上也是老四的位置,就是“坐四望二”的位置。以前我们甚至排在奥地利之后,根据世界银行的分析,他们的专家有一个基本判断是,到2020年之后中国的市值会超过美国,如果说人民币升值到1/5,2020年后中国的市值会超过美国不止1倍甚至是4倍,这是非常乐观的估计。我刚刚说到的先扬后抑是一个基本形势,实际上我们对奥运是低估的,而奥运对发展中国家意义是不可估计的,我们刚才提到的7个举办过奥运会的国家有5个是发展中国家,他们的情况不能和中国今后的形态做比较,最能比的是什么?是我们和日本、韩国比。二战后日本经济经过20年的艰苦努力,重新获得了世界承认。一直到现在,日本的工业技术仍在不断改进,它仍是世界上先进的国家之一。1956年日元放开,日本办完奥运会后,日本经济仍有22年的高速增长,为什么?这个道理很简单,就是世界通过奥运会对日本有了认可。从汉城1988年召开奥运会一直持续到1997年之后,韩国的快速增长才告一段落。这两个经验告诉我们,奥运会对我们这样的国家来讲,意义非常的重大,奥运会正是发展中国家走向世界的通行证,是重新被世界接纳的标志。这是一方面,刚刚提到的现在的工业化进程实际上是一个资本化的过程,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国力增强,到了通过资本以资本增存的形态表现出来的阶段。很多人不明白,中国的股市为什么在最近几年增长到6000点?以前的下跌是不正常的,现在有一个恢复性的形态,2000年之后是资本增值的过程,这个过程不会随着人民币的增长提升而放缓。各位可以看到,胡锦涛同志十七大报告中说到“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这是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第一次这样说,一方面说明我们有这个能力,另一方面说明还有一些其它的条件、观念、制度制约我们让钱生钱。中国目前差不多是后工业化时代和工业化时代同时到来的阶段,这个阶段可能不是别的国家可以比较的,从长期来看,应该讲是非常非常乐观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乐观。


  李峙冰:今天我们谈的是楼市和股市,房地产开发商肯定是对房地产市场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在场有很多房地产的客户或者是投资商,我希望潘总讲讲,介绍一下自己对楼市的看法,比方说房价、地价。


  潘石屹:在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是做判断,如果判断做反了,可能以前有钱现在就没有钱了,股票市场和房价市场是一样的道理。今天,我们探讨中国未来的经济,房地产、股票是涨还是跌,就确定了你未来是赚钱还是赔钱,这是特别重要的。我顺着水皮的发言再多说一句,中国人拥有真正意义上的财富,不是在改革开放的30年间,在改革开放的前10年间,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财富概念,农民关心的是包产到户时他的地上打了多少粮食,这是基本的生存条件,而城里人关心的是工资、奖金,很少有人关心财富、经常性收入、资产性收入。中国人真正谈财富、谈资产性的财富是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实际上是非常短的一段时间。

 

谈到房地产,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是在过去的三年半里,很多经济学家说房市要跌,我说会不断的涨,最后的结果证实房市在涨、在发展。在三四年前听经济学家的话就错了,听了我的话可能房子的升值量会比较大。可是发展到今天的这一步,房地产行业从前景来看是不确定性的因素增加了。土地要变成房子,环节是非常多、非常困难的,如果是简单的房价开发,不给社会做出应该做的贡献,而是不断地圈地,在股票市场上套钱的财富也没有增加,圈地的土地成本已经比房子的售价还要高,这个市场一定是一个不正常的市场。应该说要非常小心。

关键词:2008股市楼市潘石屹

作者:敏儿好学

《 潘石屹,赵晓、水皮在呼和浩特“08年后股市楼市展望”论坛上的发言[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敏儿好学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