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血色记忆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警报拉响的时候,我正在翻阅着报纸,大约为了以示郑重,今天报纸的名头都又惯常的红色字体换成了黑色,为的,是纪念70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那场令人类史为之蒙羞的杀戮。

    70年的光阴逝去,有人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可记忆中的血色,并未因此而褪去.这个古老的城市,也因为有着这样的历史,在其厚重的底子上,加上了悲情的味道。

    记忆中,关于这段历史,第一次接触,是在小学3年级。学校组织去看《屠城血证》,上午看,下午就有两个同学没能来上学,据说回家就发烧了,而我,也史无前例的头疼了好久,那的确不是天真的儿童所能接受的事实,那些鲜血淋漓的场景,令年少的我,对人性充满了质疑。

   所以,我并不奇怪张纯如的自杀,只要是有良知的人,太近距离的接触这段历史,大约都是生命不能忍受之痛吧。

   后来上了大学,来到这个城市,一直知道有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甚至数次路过,却从没进去过。大约我是那种“君子远庖厨”的人,明知那是发生过的事实,能不接触,就尽量不接触,所以至今,我也未曾有勇气去看《南京。南京》。

    直到班级组织活动,一帮青春年少的同学骑着车跋涉到纪念馆,在馆内逡巡时,那种儿时看电影的心情猝然而至,胸中宛如重石下坠,压抑得我透不过气来。逃似的奔出展馆,屋外蓝天白云,天气很好,可阳光在我眼中是惨白的色彩。

    再后来帮一家杂志做采访,去留学生楼敲开一间又一间的宿舍,反复的问日韩学生“你听说过南京大屠杀吗?”“你是怎么看待这一事件的?”,韩国学生大多配合,而日本学生通常听到这个话题,彬彬有礼的说一句“对不起”或者“不知道”,只有唯一的一位男同学,在我再三保证不透露姓名的前提下,接受了采访。

    刚刚开始网络聊天的时候,认识若干在各个国家的华裔,有一个从小生活在日本的华裔男孩,本来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后来提到相关的事件,他用淡漠的口气说到那场浩劫,甚至是站在日本那一边的,我气得双手颤抖,狠狠的把他拉到黑名单。

    前段时间看到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真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在而今充斥着家长里短、风花雪月、神怪传奇的文坛中,能看到1937里那样刻骨的恨和爱,虽然看的时候一样被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可当最后一刻那13个妓女冒充女学生踏上不归路去刺杀日本人的时候,眼泪充盈着我的眼眶。

    时至今日,我依然在能有其他选择的时候,不用日货,这一行为被同学嘲笑为幼稚和不成熟;可我一直对那个至今仍有参加百人斩大赛的老兵告别人诬告,而且能颐享天年的民族;对那个至尽仍有若干个普通记者追问“30万的数据怎么来的?你们一个个数过吗?”的民族;对那个一届又一届首相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的民族;不能有好感。

   幼稚就幼稚吧,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们所不能忘记的;总有一些看起来很傻的事情,是值得我们去做的。

关键词:心情

作者:伊澜伊蓝

《血色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伊澜伊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