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太多倾诉的理由,然而只顾微笑不能成言。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首先我想说的是。真可惜我喜欢哲学的老师并不偏爱萨特。她喜欢海德格尔——那么好吧。无聊地摊一下手——那么好吧。
这个我爱的男人。这个迷人的天才的男人。他的相片出现在平庸的大屏幕上,这让我多么怨恨这间教室根本配不起这个人的伟大。他被太多人记得,却被更多的人遗忘了,又或者他们从不曾知晓他。这多么教人无法忍受。太无法忍受了,这些只为学分而来,却根本不爱他的XX们。
他们法国人叫他做时代的良心。可我以为他该是存在主义的极致,怎样一个封号都不够妥贴。就是如此。讲义上的一切不恰当是不是可以删去呢,快些删去吧,那些实在让我痛苦极了。
谁。都不能误解他。
他的生平我一字未记。可我还是把这些实在是最初级的解读给记下来,很多地方我与老师的意见并不相同。不过无妨,笔记是为我的西哲课,而不是为了萨特。他岂是这肤浅理解能够说得明白的。
这个我爱的。迷人的天才的男人。

------------------------------------------------------

日志之前做了许多杂事。因为不知道如何叙说。把两条长链交换了链子,其中一条改短,把坠放在锁骨一下一点点的位置。我想夏天的时候那个坠子会很美。它根本不适合长链。还吃掉了昨天剩下的小半包菜园小饼。写了一张明信片,用的是《游园惊梦》的剧照明信片——是昨晚睡前再一遍看了《游园惊梦》,反复听《牡丹亭》的选段。王祖贤很美,却完全不似柳生。

然后我决定还是写些东西罢。

12月13日。日本人屠城金陵七十年纪念日。南京人都有默哀么?至少要在心里。那些数典忘祖的傻B们速速去死。不用日货不吃日本食物不看不听日本人的东西。在1213,南京人,是该自觉的吧。

Tracy的日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eab37f01007vqo.html让我感触太多。可是能说出来的不过三两句而已。

外公下葬盖棺的时候,听见了鸣警报。我跪在墓前瑟瑟发抖——并不仅仅是因为冷。党旗被封在棺石里面了,连同骨灰一起。
外公1912年出生,16岁就开始参加革命,96岁的时候他死了。在那个年代,外公是曾在堵桌上输掉了家中悉数田地的有胆识的人。你知道,不是输掉,也是被日本人侵占掉。而后者更耻辱更痛。这些零星的故事,我听来几乎是传奇。
我记事的时候外公已经79岁了,老到我不知道他年轻时候做过那么多事情经历过那么大的动荡,因为外公和外婆都是慈祥的老人家,什么都不说。他作过的那些高官,我是今天在外公的生平上才读到。他打过日本人,打过内战,忍受过十年狂飙,还一手建立起了这所警官学院。我看见院长和很多穿着警服的人,都来了。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外公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可惜他永远不会知道了。
外公临终的时候,一直惦记着,家里有把公家的椅子,嘱咐妈妈还回去。

在我两岁半时候就过世的外婆,今天终于跟外公团聚了。

 


 


 


 

关键词:K790C索尼爱立信日记

作者:落日幻觉

《太多倾诉的理由,然而只顾微笑不能成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落日幻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