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书非静不能读]之我们共同的牛酿成

发表日期:2007-12-1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前天收到果子JI给我的刘亮程。我可能会比较慢传给下位,书有点厚,关键是我看书不用书签。那玩意我用着老掉且从来都没插对过我上回看过的页数。这次连折痕也强戒了。这本书目前的禽况来看是,读到吐糜,全然沉迷。

你们看书可真快一本《没什么要紧》我花了六个无风且湿热的晚上才看完的没几天你们居然已经传到了第四位。而这些书里,我看《一个人住五年》用了2个晚上,平均每晚看1小时左右,但关键这本书除了标题定价印刷信息外没什么字啊;我看水水的《格列佛再游记》至今快用了一周时间吧,平均每天40分钟左右,折合280分钟,关键是还没看完;我看风中的院门呢?目前目测估计快则厉时半月,慢则三周,但.....关键是看完得写点可供流芳遗臭的读后感往后面传呐......

扉页上面有冬阳两支番薯印,“飞飞和燕燕”这名字多让人生气啊,我哪知道随书还外带看广告的呀,不就是双飞燕同林鸟嘛搞得全世界人不知道似的,初初我还以为是老燕子同学在一支叫做飞飞燕燕的书店买的留下的印戳呢真是受不了。别逼我写上“书飞燕不能读”的警句来警示后人才行呀。

午夜的三点四十分,刚看完与虫共眠,我呢象是躺在晒谷场,旁边有刘二家的狗叫也有苍蝇在头上飞,泥土和苞谷的香气层叠扑鼻,而我其实裤脚未挽手无寸铁地躺在弹力十足的席梦思床上。刘亮程呢,因为在田野上睡了一觉,被这么多虫子认识,这些虫子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对他的血和肉体的味道赞赏不已。我觉得我们也是那些虫子呢,因为在他这本书上睡了一觉,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对他的血和肉体的味道赞赏不已。看好了,我这么说的意思和“臭肉与苍蝇”的比喻完全两个意思哟!

而且呢,我从来没想过他会长成内个样子,额头光阔光阔的早慧,唇用力闭而不语,关键是眼睛那么单纯。再看了那些字,合上书,我就想,怎么那么象藏奸呢,令人发指的是,他也是“劳动之余写点文字”哟。

看着你们传寄,想象那些在时空间唰唰穿梭的书本们,它们在路上哪本跟哪本有没有照面?它们曾否经历过同一场闪电?它们身上都沾了谁的指纹呵染了谁的口气?它们被不曾谋面的邮递员摸捏的时候有没有快感?它们那个城市的火车汽车空调或者硬坐舒服不舒服?它们被拆开又封上的那些天气到底是怎么样。

 燕子和冬阳,还有小喜阿离不约地在日志或帖子里说谢谢我,谢我说的圆通,谢我搞了一搞,还真不知道你们谢我什么,要知道,我所得到的快乐全是你们给予的。

一句话,老子又想总结了!这个牛酿成果然是属于冬阳的,也是果子的,还是娃娃花花葡萄臭水小喜烂三的,但终归是属于我们大家的。

谢谢你们。。。。。。。。。。。哟。


 

另外今天见红肚痛,记之。

关键词:游戏

作者:莫 蔻

《[书非静不能读]之我们共同的牛酿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莫 蔻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