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千古才情。。。。。[转载]

发表日期:2007-12-2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心中有爱】:千古才情尽付柳永词


     翻中华词史,柳永始终是个想绕却无法绕过去的高峰。说想绕过去,是指在柳永的生前死后,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贬者如:黄升《唐宋诸贤 绝妙词选》称柳词'长于纤艳之词,然多近俚俗,故市井之人悦 之。即便是同为婉约亲近一体的李清照,也对他贬损有加。在她的《词论》中,说柳词'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如若避之,则方为大家!说他是绕不过去的高峰,则指柳永是词史上第一个专门填词的人,在他的一生中,把慢词发展到和小令一样的地位,他的艺术表现手法如白描不饰雕琢,铺叙,抒情融景物为一体,通过上百首词深深影响到后辈的词人。

  词是什么?通俗的说,词言情,就是通过长短不一的文字,偕以音律,声法,平仄格律,而将内心的幽素情感艺术性的表现出来。既然词言情,必然写词之人多是多情之人。翻阅词史,可以看到,亡国帝王李后主的悲呛绝后之情;淮海小山的苦凄透骨之情;白石清新淡雅如梅之情;易安融哀怨如血之情;美成圆润典雅之情;更有东坡辛弃疾超脱不羁,恨家国不圆的郁郁词情。然而这些词人的才情,相较柳永的词情而言,更多一份尊重和公允,毕竟他们在生前死后,没有像柳永那样毁誉参半,被上流社会无情抛弃,而沦落风尘。


  “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这是柳永生前歌妓们对她的评价。我相信,这是历代词人都无法得到的尊荣。世上什么人最无情,妓女最无情。一个能把天下群妓之心得到的人,也许才是真正的词情横绝。群妓们这种痴情,不就是缘于柳永那多情之至的词吗?


  一直以来都比较欣赏柳永的词情。柳永的词最自然,最真诚,最纯情。当然这种如水的纯情,非专一之感情,而是指柳永把他对身边之人的爱恋,敬重,对身世之感叹,对祖国山河之热爱,全部融入词中,不参丝毫的杂质和刻意雕琢。情,成了柳词唯一的代名词。

   《雨霖铃》中冠绝天下的风情。写雨霖铃时,柳永刚刚21岁,面对自己的爱人,他吟出了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的绝唱。在对域外景物和内心之情的烘托衔接上,他更是如神来之思,写出了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一句,成了全词的词眼,亦是千古名句。连一向看不起他的东坡也不得不赞叹他的情思。这句好在何处?好在情景交融,空灵淡雅。离别当凄苦,唯有买醉而求解脱,然而酒醒之时,一抬眼,却看见,杨柳依依,婆娑而立,更有天上月如勾,风如小手,直拨的内心更加惆怅无助。千年来,写离别的诗词太多太多,然而很难找出首超越雨霖铃的,不是他们的词情不够,也不是真情不到家,只奈何柳七融词如骨的柔婉,妩媚。


  柳永一生漂泊,落顿而无依。词中之情当郁郁寡欢。这在《八声甘州》中艺术的反映出来。起句就是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暮色,秋雨,辽阔的江水,白茫茫的天,这些如白练一样纷纷洒洒,一派萧瑟。次二句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被后世行家评为气象凝重,不减唐人。在唐代李白的《忆秦娥》中,有句被王国维看来关后人登临之口的一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然而,赏析这两句,李白之句多了几分隔离时空的厚重历史沧桑感,但却少了几分现实的真实性,毕竟萧萧的风,淡淡的残阳,前朝的遗物都是属于过去。而柳永的这句,更多几分人世的沧桑和无奈,相比较而言,更能深入内心。《八声甘州》全词低婉徘徊,内心之忧郁反复交织缠绵,千年下来,让人读之感叹爱怜。如若我是女子,必当一生追随。

  柳永虽生不得志,但祖国的秀丽山水依然被他钟情热爱。在他浅吟低酌之时,亦不忘流连讴歌一番。《望海潮》就是代表。全词清新淡雅,一反柳词的低回缠绵之状而大开大阖,铺陈之起句用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写出了钱塘的富足和繁华。次几句用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粗放的勾勒出潮水的汹涌澎湃。声,色,景具全。下片用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细细描绘出杭州的平安祥和之状,后人读之,真可以细细感触那时的风土人情。无怪金帝完颜亮读后,竟然起了挥鞭南下之心,虽有夸大,但却真切反应出此词的影响力。前面说过,忧郁是柳七的主旋律,即便是这首《望海潮》也不例外,结句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一句隐约的流露出他渴望被皇帝知晓,想象皇室的威仪,被帝王宠幸的快意。只不过,他远在江湖,只能看见其它达官贵人威武而高贵,落顿之心丝丝而绕。

  词人多风流,只不过柳永的风流更多了几分风尘气,更多被文人雅士所不屑。在《鹤冲天》中他露骨的写出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毕竟歌妓是柳永的知己,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只不过,她们用声色取悦男子,而柳永用词缠绵歌妓。对于这些,我们无法苛求词人,词人多风流但多脆弱,失意之下,流连花街柳巷也是旧时代的诟病。但柳永的词情真真征服了她们,无怪柳永死后,歌妓姐妹们集资营葬。每年清明节,歌妓都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悼柳七竟成为民间节日。我不知道,柳永在地下,会不会撮一把泪,再为她们赋一阙浅浅清词?


  正是:细雨微分,双足独行天下绮陌。所到,风流繁华,尽付情词。平生幽素,一世苍凉,算几分,被平仄所挂,婉曲所系。红颜知己,生前如蝶蜂绕,死后,亦为你洒一掬清泪。




关键词:生活

作者:37度的石头

《千古才情。。。。。[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37度的石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