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个人的旅途(十二)

发表日期:2007-12-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香烟爱上火柴,就注定要受到伤害,彼此惨烈燃烧,最终都化为灰烬,我突然觉得爱情,是人世间最美丽的东西,却也是最短暂的永恒,是最伤人的武器,却也是最脆弱的存在。
打开信封,看到琪张扬的字迹:“剑,请原谅我再次离开,有件事应该告诉你,我怀孕了,亦不要你负责,我只是想要个孩子,这样旅途中不会太孤单,它和我是血脉相连的,这让我感到安全。请不要找我,如果缘分未尽,我们会再相见。”
我跌坐在床上,感觉胸口受到重击,喘不上气来,爱情的分量太重,琪,你总是要我一个人承担,可我怎么能负的动呢?
无尽的黑暗疯狂蔓延,仿佛要吞噬我一般,绝望中听到钟声,悠扬而清远,猛然想起昨天的老僧,也许他能给我指点迷津。
跑到外面找扫地的小和尚,给他形容那老僧容貌,他只是摇头,“施主,本寺没有你说的那位僧人,年龄最大的方丈也不过五十出头。”
我呆在那里,难道是我做的梦?努力的想,都回忆不起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一切都象是幻觉,却又仿佛真的发生过,头痛了起来,让回忆无法继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从山上挨下来,只觉头晕目眩,精神恍惚,在山脚坐车绕盘山公路回到小镇,一路上胃中翻江倒海,下车便忍不住把能吐的都吐个干净,身体虚脱一般。
给琪叔叔打电话,老人说琪没有回去,只是留了一包钱。
我叹一口气,仰望蔚蓝的天空,茫然的不知何去何从,找个旅馆住下,倒头便睡,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听见手机在响,我不管它,却响个不停,象是要催命。
“喂,说话。”
“您好,我是平安保险公司的,请问您是徐剑先生么?”
我一听感觉不对,一定又出了什么事情,“是我,请问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吕姗姗小姐在我们公司投了巨额人身保险,受益人填的是您,现在她已确认死亡,请您尽快到我们任何一家子公司办理相关手续。”
“什么?!姗死了?她怎么可能死的?你一定是在骗我!”
我觉得命运又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请节哀,先生,我们只是办理业务,请您来的时候带上有效证件,如果没有别的问题请挂机。”
我手一松,手机就势滑落在地,摔成几块。
我得回北京,马上就回,我疯了似的冲出旅店,外面正是下午,街上人来人往,都是默然的走路,我想大声喊,嗓子却是哑然。

坐汽车赶到合肥,已经深夜,错过了最后的航班,我买了第二天一早的机票。
这座陌生的城市,比以往到过的任何一座都要冰冷,我浑身颤抖,无处可去,四处徘徊,好似一个游魂,见一处灯火通明,走进去,原来是间网吧。
在百度搜索栏写下姗的名字,一下弹出满屏幕关于她的死讯,我看到一张图片,是姗躺在家里的床上,穿着最华丽的晚装,仿佛要去参加什么盛宴,神态很安详,嘴角尚还挂着笑容,只是脸色惨白,下面写着当红女星吕姗姗小姐在家中离奇死亡,警方称其死前服食大量安眠药。
姗,你用这种方式离我而去,是要我原谅你,还是想让我愧疚?我想起那晚姗说“祝你们幸福”时哀伤的眼神,那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有一篇报道采访姗的心理医生,该医生说姗一直以来都患有较严重的抑郁症,自广州演唱会结束以后,病情恶化,每天把自己关在卧室,拒绝见任何人,也停止了治疗,直到X日被保姆发现死在床上。那日期,竟是我梦到姗的那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巧合。
用发抖的手拿出烟,胡乱塞进嘴里,正要点上,一个网管模样的人走过来说:“先生,这里不准吸烟。”
我出了网吧,蹲在街边,打火机却怎么也打不着,所有的一切都和我过不去,为什么会这样,世界一下变的狰狞,仿佛要排斥我的存在,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几万英里的高空飞行,身心狼狈已极,回想来时情景,终于明白人生的旅途中没有什么是最糟,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有更糟的事情在等着你。
下了飞机,没人接我,因为没人知道我回来,也许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在时间和空间中独来独往,失去总比得到的多。
望着这座熟悉城市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忽然觉得自己只是他们中一员,如此的渺小,也如此悲哀,谁又知道谁存在,谁又知道谁逝去,只是自私的索取,惟恐填不满自己的贪欲。
这个世界已经乱了,我该找个地方静一静,也必须找个地方静一静,然而我不知道是否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象死亡一样静谧,一个名字飘进脑海——心雨流殇。
推开久违的木门,里面的气氛依旧幽幽,这是喧嚣中一处宁静,是心碎绝望者堕落的天堂,也是一个被繁华遗忘的角落,在这里我们用酒精一遍遍洗涤满身伤痕。
吧台已不见小叶身影,一个新来的调酒师正和一个小妹调情,我说:“来杯恋人的眼泪。”
“对不起,我们这儿没有这种酒。”
“小叶呢?”“你说原来的调酒师啊,他上个月突然疯掉了,把所有的酒瓶扔在地上,完后笑个不停。”那小妹知道一些,回忆着说,“后来他就走了,再没有来这里,也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
我勉强笑笑,每个人都有无法述说的悲哀,我们都只是不停向别人倾诉,却又有谁真正去聆听。

台子上有人在唱张宇的歌,一贯的忧伤,“我一言难尽,忍不住伤心,衡量不出爱与不爱这之间的距离,你说你的心,不再温热如昔,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失去……”
我要了很多叫的上名字和叫不上名字的酒,埋头喝了起来,突然有人拍我肩膀,回头看,居然是小遥。
“是你,你怎么会来这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衣着华贵的妇人,脑中浮现出曾经那个单纯朴实的农村姑娘,她终于还是没能逃脱被这座城市腐化的命运,我不禁深深悲哀。
“我经常来,没想到今天会在这碰到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和我说一声。”
不等我回答,她在对面坐下来,拿起桌上酒抿了一口,杯缘留下一抹嫣红。
“剑,我结婚了。”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称呼我,我抬头望着她迷离的双眸,柔弱中带着无奈。
“恭喜你。”看来我不在的这半年,发生了很多事。
她咬着嘴唇,仿佛下了很大勇气,“其实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可惜我已经配不上你。”
惊讶的看着她把一整杯伏特加灌下去,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有次陪客人喝酒,我被灌醉了,后来想想,可能是他故意,等第二天醒来,我已睡在他床上……”
“他是谁?”其实不问我也大概能猜的到。
“总经理。”小遥说出这几个字,似是用尽了力气,瘫倒在沙发上,嘤嘤抽泣。
我一下全明白了,为什么我会被派到广州,为什么又会叫我回来,一切都是总经理的计划,我只是他一枚碍眼的棋子。
惟独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娶小遥,而不是当情人,难道他真的爱上了小遥,这个问题或许没人知道,对我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起姗的婚礼,在一个教堂举行,我不顾一切冲进去,看着白发苍苍的牧师,还有姗洁白无暇的婚莎,这是多少次在梦中出现的场景,不过新郎却不是自己。
我说姗,别闹了,和我回去。
她鄙视的瞟了一眼,“我不认识这个人。”这是我听过最决绝的话语。
看到那个男人把戒指戴上姗无名指,仿佛什么东西摔到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
我挣扎着被几个保安架出去,扔在冰冷的水泥表面,一顿拳打脚踢,竟没有任何痛楚,只是感觉心已经裂成无数片,再也无法复原,再也无法拥有一个完整的爱情。
我看着小遥,“来,干杯,为了死去的爱情,也为了所有的痛苦。”
心脏象是破了个窟窿,血怎么也止不住。
不知喝了多少酒,我觉得胃撕裂一般痛,张口吐出鲜红的液体,真的美丽,我笑了,眼前一切都变的模糊不清。
昏迷中听到小谣尖叫,有人喊:“快打120。”最终一切都无比寂静。
关键词:一个人的旅途

作者:yuyue

《一个人的旅途(十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