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曾经的故事~~,09

发表日期:2007-12-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来到五楼的时候小雨已经探出脑袋在门口张望了,我想到她就裹了个浴巾,不敢出来,加上刚刚狠抽了把黄毛,心情大好,所以不禁笑出声来。回头看旁边的行李员,正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小雨看到我,和前台小姐一样,狠狠的盯着我的脸颊。

  “哥,你……”

  “进去再说。”我接过行李,“谢谢你啊。”

  刚进去还没有坐下,小雨就拉着我的袖子。

  “哥,刚才锋给我电话了,……”

  “哦,小雨,能帮我倒杯水么?”我打断她,因为我实在感觉前面骆驼的味道难受。

  小雨把水递给我:“锋说你去他那里拿我的东西,你骂他,结果他打了你……”

  “哦,他是这样说的?”我忍住笑,痛苦的把水咽了下去,“他还说什么?”

  “他说你活该,叫你以后小心点……”小雨一脸紧张,“哥,他打架很厉害的,你还真的被他打了啊。要不要紧啊?”

  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水一下子喷了出来,然后狂笑。弄的小雨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

  “哎呀,哎呀,哎呀!”突然我夸张的抱住脸。

  小雨连忙说:“怎么了?哥,怎么了?”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然后我马上正襟危坐的样子,点了支烟,喝了口水,用很平缓的语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打斗场面描绘的更加绘声绘色,添加了不少料子。看着小雨聚精会神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欣慰,或许这次对小雨的伤害能在此刻慢慢消失。

  说完后,小雨已经几经捧腹了。她走进卫生间,用热水搓了块毛巾递给我:“原来锋也是说说的,这么不经打。不过,哥,你也受伤了呢。”

  我把毛巾捂在脸上:“偷袭,绝对的偷袭。日本打珍珠港还不是靠偷袭?”

  “没事吧?哥”听小雨的语气似乎很内疚。

  “没事。对了,你还没有吃早饭,你说吧,这里吃还是出去吃?”

  “我不饿……”

  “不行,饭还是要吃的,你不吃我还没吃呢,我们叫点东西吃,你啊,就算陪我吃,好么?”说实话,早上的泡面已经在刚才的打斗中全部消耗光了。

  我们的早中饭就点了荷包蛋和炒面,以及一些水果,小雨则我给她多要了一个水煮蛋、牛奶。服务员说20分钟内送来。

  “小雨,我帮你把东西拿来了,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我指着箱子和袋子问小雨。

  “应该就这些了吧。哦,电脑……”

  “电脑?那电脑是你的?”

  “不是,是我和他一起买的……”

  “我看很长时间了吧,都很破了,呵呵,没关系,有机会就要回来,没有也就算了。”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还是很后悔没把电脑搬过来,“小雨,你去看看有没有少东西。恩~昨天你换下来的衣服我拿回去了,早上看了还没有干。”

  “你……帮我洗了?”小雨脸一红,“这……”

  “哈哈,我不会洗,但是我有洗衣机。”小雨脸红的样子很可爱,“你看下有没有少,少了我现在过去拿。”

  在确认没有少东西后我们的饭来了。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接下来小雨我该如何安置。小雨见我不做声:“哥,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伤口还疼啊?”

  “哦,没。”我有点内疚,“我在想我刚才打了锋,你会不会怪我。”

  “唉,锋,他自己的错。”

  其实我刚才是想把心里真实想的意思告诉我,但是又怕我说了小雨会认为我要抛下她,而在这个时候抛下她实在太残忍了。

  “哥,一会你能不能送我回学校啊?”小雨这么说反而让我更内疚,我不知道这样的内疚哪里来的,从常理角度,我已经非常帮助她了,但是这样的内疚还是不可抵挡的涌来。

  “哦,好的,没问题。”

  “谢谢哥!”小雨似乎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想法。

  吃饭后我们看了会电视,稍作休息,小雨便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换衣服。等小雨换好衣服出来,我一看便赞不绝口:“小雨,你这样穿很漂亮啊!”

  我说的是实话。小雨把头发扎起来,感觉很清爽,休闲的短袖配牛仔裙,短袜和休闲鞋,让人感觉青春。而小雨我没有看到过她化妆,那素面朝天的自然更是我欣赏的一面。

  “那我们走了?”我帮小雨拎起箱子,“看看有没有东西落下的?”

  “恩,没。我们走吧,哥。”

  我在酒店结了帐后就想开车转进旁边小雨的学校。还没到校门口的时候,我突然从反光镜里看到小雨捂着肚子,皱着眉头。我连忙问:“小雨,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肚子,肚子疼。”小雨的这个声音让我想到昨天她做好手术时候的样子。

  “那……那我们赶紧去医院。”

  “不……不用的。一会……会就好的。可能……刚才……吃坏了。”小雨说话几乎都用不上里了,“哎呀,血!”

  我马上停车,转过头去看。小雨脸色苍白,身体正费力的前倾,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腿内侧流了下来。小雨尽力的不让血流到车子坐位上,但是这么狭小的空间,血还是流到了坐位上。

  “小雨,别管了,坐好。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我慌了,如果小雨是大出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保证安全把小雨送到医院。

  现在想来斗牛士的斗篷为什么是红色的,那是有道理的。因为红色可以激起一种亢奋的兽性,可以让人失去理智。在那个时候刹车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多余的装置了。别克如同放肆的野马在去医院的道路上撒野,我将精神集中到了极限。生平第一次让我面对红灯的时候是如此的无奈去踩刹车,看着红灯的计时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

  “小雨,小雨!”我不停的大声叫她。

  “恩……”小雨的声音很虚。

  “你,你别吓唬我啊!有事没事和我说句话!”我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

  咔嚓,旁边的道路隐蔽处有光闪了一下。我冷笑,拍吧,我今天就超速!

  到医院的时候小雨已经蜷缩在后排坐位上了,大滴的冷汗将她前额的头发并拢起来,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快!医生!护士!担架!”我抱起小雨就冲向大堂,我感觉有点虚脱了。

  “哥……很痛,小腹……”小雨的手抓的我后背好痛。

  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我抱起小雨就往楼上跑,几名护士紧跟在我后面。到妇科一层的时候我已经感觉腿快支撑不住了。我靠在墙上,紧紧的抱住小雨。

  “小雨,我们……快到了,你再……支持一会。”我大口喘着粗气,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挪动位置了。

  后面跟来的护士想从我这里把小雨抬进妇科,但是小雨拼命抓住我,不让护士拉她。那时候的感觉很奇怪,我感觉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而思维却很清晰。我有个错觉,似乎小雨会在我怀里就这样死去。

  “快,放上来!”担架车来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把小雨放到了担架车上。然后一手扶墙,人蹲在了地上。看着担架车推去的方向,我觉得小雨的生命已经被老天舍弃,那种感觉很强烈。

  “是……大出血么?”跟我跑上来的护士毕竟是女同志,也和我一样在旁边喘气。

  “恩……”我麻木的回答。刹那间,我感觉到心灰意冷,“我去办手续……”

  回到车上,看到车子的后排坐位上有很大一片血,小雨的手袋掉落在位子下面,手袋上也有点血,我用力擦,可是血已经凝固了。打开小雨的手袋,首先看到的是一双丝袜,用一只一次性手套包裹着,那是小雨昨天手术后擦床单的袜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到了当时的情景。

  小雨……你还没有洗袜子……哥我不会洗……一滴眼泪居然不争气的从眼角泻下。

  在丝袜的下面有小雨的病历,看着上面写着“陈禹”,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我知道大出血意味着什么,小雨娇弱的身体又有多少血可以留,我万念俱灰。

关键词:曾经的故事09

作者:花猪

《曾经的故事~~,0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花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