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个女子两个枕(6)

发表日期:2007-12-25 摄影器材: 佳能 Digital IXUS 30(SD200) 点击数: 投票数:


一个女子两个枕(6)



这么快,自我从外地回来后又过了一个星期。十月秋色浓,图书馆窗外的苦楝树已经是片片黄叶飞,一阵晨雾吹过来,便是忧伤无数。唉,这毛毛的细雨如此扰人心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喂,这么不专心啊,四级都快开考了,还在这神游?”耳边传来熟悉的责备。

    “哼,以下犯上,你的兴师问罪无效,宣判结束,退庭!”

     “呀,我都还没有坐下你就想赶我走了?”方俊砚拉了我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你来做什么?”我右眉一挑。

       “报告法官大人,小的为良好公民,在此刻苦用功,精忠报国!”他倒是说的煞有其事似的。

       “鬼信你哦,放着个大好周末不去赖床,跑这里来装?”

        “不早点来,你身边的位子就要被别的人坐了。毕竟,我晚了一次嘛,总得吸取教训啊。”

         “你就是存心跑这里来和我玩一语双关的游戏啊?”

          “不是。我只是在提醒自己。”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咦,怎么和Wendy学姐说的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这真是蹊跷了。

          “她说,如果有个人陪着你一起上自习,一起讨论问题,你会很开心的。她还说,你已经盼了很多年了。”

         我还好,差点气绝,做了肺部呼吸总算捡了条命回来。我阅人无数,竟交了个损友,老天真是糊涂了!“你别什么都跑去问她。她有哪一句不是胡扯的啊?”

         “呵呵,反正都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呗!”

           说真的,以前,好像我和他常常会一起在教室里讨论问题。他地理很好,我常常会让他给我补习。第一次在他的书桌里见到他只有上课才戴的眼镜时,我很开心的给它赐名为“香蕉眼镜”。

            那一年,我和他念高二。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回味。只是,身边的人却浑然不知,安静的看起书来。

         唉。 微雨燕双飞,卿可知我悲?我也摊开书本,安静的看起书来了。

 

       由于天气渐冷,学校将运动会提前举行了。看着周围的同学,都一票一票的忙碌着,我却成了与世隔绝的人。图书馆里的人,也少了很多。有时,自己一个人呆在图书馆,就会很容易恍恍神。看着窗外孤云独去闲,安静便也成了寂寞的代名词。我拿起手机,想找个人说说话。真的,只想说说话。可是,即使是这样简单的事情,有时候也是如此的难以成全。

      而我,竟然拨通了一个很意外的号码。或者说,是我拨通了这个号码的举动让我自己也感到很意外。是的,亲爱的读者,聪明如你一定已经猜到了。我打了方俊砚的电话。在那纷繁的几十个电话号码里,我竟拨了他的。那种轻宁如天籁的《致爱丽丝》从那边传进我的耳膜。我却是忐忑不安的。是局促,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期待。

      或许,我是真的傻了。在这样的一刻,我隐约的觉得自己无法原谅。

      音乐中断了。

      是被对方挂断的。

      可以想像我的错愕吗?我是如此的难以置信。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从来不曾料到方俊砚会掐断我的来电。是我错了。我凭什么这样以为?而我,又是在期待什么?为什么而感到失落?

关键词:一个女子两个枕6

作者:tiany

《一个女子两个枕(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tian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