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个人的旅途(十三)

发表日期:2007-12-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挣扎在黑暗的沼泽,看着自己深深沉沦下去,无法自拔,意志逐渐消磨,直到精疲力尽,于是一动不动的等死,呼吸都显得多余。
忽然听到天边传来凄美的歌声,虚无缥缈,树起耳朵都无法听清,仿佛来自我心里,只是觉得熟悉,却又怎么也记不起,也许是我的幻觉。
意识开始模糊,想要就这么睡去,歌声一下变的清晰,在脑中回荡不绝,我想起来了,那是佳的声音,佳,我喊着向歌声传来的方向爬去,佳,你在哪里?
忽觉身子一轻,周围不再是黑暗,而是无尽光明,我仿佛置身世界最纯洁的领地,到处是白色,晃的睁不开眼,在黑暗中呆太久,瞳孔无法适应这样的反差。
用手挡住光线,面前似有个人影,我问:“这是哪里?”
“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医生,医生。”是佳,我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只是没有一丝力气,于是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不知睡了多久,没有做梦,醒来已是夜里,我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正好可以仰望天空,没有星星,只弯弯的月牙。
佳趴在旁边睡的东倒西歪,我把被子小心翼翼盖到她身上,梦中的佳嘟着小嘴,有一句没一句的喃喃自语。
我想下地走走,可没走两步,被什么器械绊了一下,咚的一声摔倒在那里,佳马上跳起来,象是条件反射,看见我躺在地上,赶紧过来搀扶。
“没事吧,你别乱动,大病未愈,再雪上添霜,非要你小命。”
“呃,没那么严重吧,我好象就是喝多了点。”
“还说呢,都喝得吐血了,你昏迷了三天,医生说你胃穿孔,酒精中毒,脑组织受损,还有肝也……”
“好好好,停,我这不是醒过来了么,没事,死不了。”
一听死字,佳眼圈又红了,差点哭出来,“你个没良心的混蛋,这半个月跑哪去了,我怎么联系也联系不到你,小剑死了,我好害怕,害怕连你也失去了。”说着眼泪就下来了,看上去楚楚可怜,“你知道么,我跑到广州去找你,可是他们说你已经回北京了,我又回北京找你,可怎么都找不到,我都快疯掉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欠面前这个女孩太多了,多到我用一辈子还都还不清,“乖,下不为例,你想怎么罚我都行。”
她瞬间止住泪水,露出皎洁的笑容,“好,这可是你说的,嘿嘿。”
我意识到自己着了道,半年没见,连佳都会算计人了。
“唉呦,疼,真疼。”我捂着肚子喊道,佳马上花容失色。
“医生医生。”她急得跑了出去,过了半天回来,看见我坐在那偷笑。
“这么晚医生都睡觉了吧,呵呵。”
“你个坏蛋,坏死了。”她照我就是几拳头,绵绵的打在身上,象是搔痒。

有佳在身边照顾,我康复的很快,我也想着赶紧出院,因为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躺在病床上的几天,我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处理姗留下的钱,我并不缺钱,就是缺钱也不能花姗用生命换来的保险金,这会叫我寝食难安。
到了出院那天,我和佳步行回我那公寓,之所以没打车是因为佳说刚病好多运动运动对身体有好处,我想起姗在广州的演唱会,人们疯狂的叫着她的名字,把她当神一样膜拜,可是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场面出现,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们,他们面若冰霜,仿佛已经忘记了姗,我忽然莫名难过起来,姗在那边一定很孤独。
“佳,我们去平安保险公司。”
佳恩一声,一手挽住我胳膊。
走进保险公司大门,两个身材高窕的迎宾小姐上来接待,“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的么?”
“我来领取保险金。”
“请问投保人和受益人的名字,还有您的证件。”
我和她说了我和姗的名字,交出证件,她们仿佛知道姗,两个人窃窃私语一会儿,完后和我说等一下就跑进内堂。
很快,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走出来说:“您就是徐剑先生吧,欢迎欢迎,详情我们里面谈。”
和他走进他的办公室,他把一叠文件交给我看,当我看到保险金的数额时,不禁还是吃了一惊,八位数!我一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赚这么多,这让我更加明确了心中的想法,本来要把这笔钱捐给慈善机构,现在看来可以建一个慈善基金会了。
办完手续出来,和佳说了我的想法,她举双手赞成,完后小声问:“能不能分我个零头啊。”
“贼丫头。”我轻轻拍了她脑袋一下。

在公寓休息了几天,隔壁的情侣可能搬走了,再也没有吵闹声,每天死一般寂静。
佳下班以后会过来陪我吃饭,完后四处走走,我精神日渐饱满,只是心头总有块乌云消散不去,是琪么,还是姗,亦或是别的什么,在心里投下一片阴影,时不时隐隐作痛。
老总打来电话说:“听说你回来了,赶紧来上班。”我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
第二天,来到公司熟悉的大楼,很多人上前和我打招呼,一脸的恭维,我点点头,挤出一个笑容,径直走到总经理办公室,推门进去,老总正和一个客户谈生意。
我把一纸辞职书放在他桌子上,“总经理,我正式提出辞职。”
他眉毛抽动了一下,脸色一寒,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常态,“公司待你不薄,你先出去考虑一下,等我和客户谈完这个项目再和你详谈。”
“对不起,我去意已决,不用再麻烦了。”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斯文败类。
他马上换了个态度,“徐剑,公司培养你不容易啊,你这么做对得起公司,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
“够了!这套说辞你还是留给别人吧。”说罢我摔门而去。
隐隐听到老总在里面喊:“徐剑,你会后悔的!”
外面的人一下炸开了锅,一边盯着我看,一边交头接耳,估计和老总这么说话的,自公司成立以来我还是第一个。
这时候小遥跑过来,“对不起,剑,我不应该和你说那么多的,害你又住院又丢了工作。”
我同情的看着她,“没什么,其实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没有我你也不会象今天这样。”
我和她对视着,看到她内心深处依旧懦弱,这是她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东西。
“我走了,你多保重。”顿了顿,我又说,“你应该有一个自己选择的人生。”

我坐电梯下到一楼,迎面走来一个人,觉得面善,他看见我,激动的跑过来,是小吴。
“徐总,你回来了啊,走走走,我们去喝酒。”
“恩,你怎么会来这的?”
“别提了,杨总回来以后,就把策划部给裁了,说我们光吃饭不办事,然后我被调到总部了。”
我笑笑,天下乌鸦一般黑,老杨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在广州那会他那几个老部下就对我不冷不热,对策划部也是颇有微词,现在老杨一回去,策划部肯定被排挤,况且这新成立的部门老杨也用不塌实,他这招一箭双雕排除异己又树立了自己的威信,确实厉害。
“那你现在每天忙些什么?”
“端茶倒水,扫地擦桌的闲活,唉,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徐总,你回来就好了,我以后跟着你干。”
这么一个人才就这样被公司浪费了,我都觉得可惜。
“我刚才辞职了,不过你想跟我干也不是不行,我正准备筹建一个基金会,你可以来做事,不过没什么钱赚。”
“咱不说钱,和你干心里舒服,比在这每天受一肚子气强。”看他开心的样子,好象中了彩票似的。
我放眼望去,热闹宽敞的街道两旁一幢幢的华丽高耸的写字楼,这里面有多少人为了钱连命都不要,有多少人怀才不遇处处碰壁,有多少人勾心斗角相互排挤,又有多少人榨干了精力以后被毫不留情的抛弃。
小吴拉着我要进一个酒吧,说里面靓妹很多,我想起医生说最近都不能喝酒,于是和他说了实情。
“这样吧,快到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他点头同意,我又给佳打电话,叫她一起过来吃,小丫头最近为了我消瘦了不少,要谢谢她才行,正好请她吃点好的补一补。
关键词:一个人的旅途

作者:yuyue

《一个人的旅途(十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uyu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