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臆想续

发表日期:2007-12-25 摄影器材: 佳能 PowerShot A700 点击数: 投票数:


IMG_1918.JPG

2007.12.25           继续阴
      还是没去找国师,不能因为我的情绪而带给淦淦不尽兴的FEELING。
      我短时间里做不到像她那样潇洒,真是很帅的个性,我做不来······
      尽管我一再标榜自己不在乎,但是真正的不在乎是不会有心思去标榜什么的。突然想到那天上课神游时在涂鸦本上写下的一句话“We all pretend to be caraless something we really care”
      我之所以爱拉丁文是因为它们能任我排列组合成释义见仁见智的句子并且足够含蓄。
      但是现在我有些厌恶含蓄。我并不是委婉的人,就像国师不是惹小孩喜欢的姐姐一样。我在国师面前永远含蓄不来,她一定会勾起陈可辛在上世纪90年代导演的《风尘三侠》里张曼玉的招牌式笑沟酸我“哟,咱们尧尧还是个小文青噢,什么时候找个‘粪’青GG陪你啊?”
      粪青,亏她想的出来。
      她是男人的心跟洞察力困在女人的身体里,产生了匪夷所思的生理反应,出来的效果就是外表足够风尘,内里深不可测,她是个Man-eater(或许,更是Woman-eater,谁知道呢,呵呵)
      她是个Charmer.
      祝愿她有朝一日变成《面子》里那个性感的拉拉,找不到粪青的时候我会考虑下回去觅她。
      Lasbien,呵呵,开个玩笑,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比较关注此类边缘群体而已。
     (但是我其实有点慌,国师应该不会来看我的博,如果被她看到,我手臂上的肉们又要痉挛了。)
      扯太远。回去。
      我现在越想越有挫败感,自以为是的品味被若干巧合的瞬间击得粉碎,我不再有什么特立独行了。
      人人都在看,人人都在听,人人都在写~
      我凭什么以为那只是我的生活状态?我凭什么认为它们只为我存在?我凭什么窃喜?凭什么笑个不停?我对有的人来说什么也不是,我凭什么一个人在那里作自我陶醉状的高姿态?
      ······
      国师在她的日志里写过她憎恶一切恶俗的东西。我那时大一刚进,看到这样相对上了点档次的句子自然战战兢兢不由自主对号入座。因为我当时对俗与不俗没什么明确的概念(其实现在也没有。后来我想再去看那篇日志时发现早被删了,可见国师在不知觉时已经被我拖入了尘俗之中。)我所能记得的只是三毛在她书里提到一位外国作家说过,老拿自己说事儿的作者是可耻的。三毛为此很恐慌,以至于一度歇笔。因为i她所有的文字都是她生活的札记。
       那一行行齐刷刷向右卧倒的仿佛多米诺倾倒状态的文字记录的是她的感受她的洞察她的思想她的灵魂······
       她说她写不出虚构的东西,我何尝不是?
       我是嚼着她的文字度过叛逆期的,她的一小片走散的灵魂~
       后来她还是于某一天顿悟,或者说是她憋不住了。她的手不沾笔就要废掉,她的生活里不能没有文字。没有了荷西也不见她戒掉了文字。
      她的想法跟我一样,我们写文字的初衷是没有初衷,仅仅想把属于自己大脑里面那些虚飘而过,稍纵即逝的一些东西留下来聊做自己对自己的回忆,就像灵与肉的对话。
      对我来说,到了一定的年龄阶段,写字已经成为我的一种手部神经的本能。就像眨眼呼吸一样是生理需要。
      就像这些文字,我写下它们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提纲挈领,笔到手上,文字就像自来水一样畅快的从笔尖流出来了。
      昨天情绪很乱,即时写了“臆想”篇之后,抛开一切去找我徒弟。
      之所以不去赴国师的约是因为国师是一个太大气的人,我猜她受不了我昨天那副样子。在她眼里,我天生并且永远就应该是那副她所熟知的贱兮兮,SAO乎乎的样子。
      她哪里知道月球背面长什么样。
      我也不能给她看见,我怕给她酸死。
      徒弟却不一样。她粗枝大叶,但是她能静静听我说,不言一语我也觉得很舒服。
      身边这些人让我感激不尽。
      包括**。他说他是GAY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倒是如果他说出他暗恋我已久之类的话可能会把我SHOCK一下,呵呵,开玩笑。
      我其实很喜欢他们那类人单纯而真挚的感情,就像《面子》里的拉拉,《喜宴》里的GAY,还有《相思成灾》里布兰妮墨菲跟那个谁那种异性间亲密如同性般的真挚友谊,这一切让我感到世界美好。
      尽管我有时稍微有点厌烦**的婆婆妈妈,但是大多数时候我是羡慕他的,他的勇气,他的坚持,他的认真,他的热情,他偶尔在某些方面的见解。他是我的“男”朋友,也是我弟弟。
      这么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自己都放弃成为大人了,还管人家做事比我稳重得多的人叫弟弟。
      只有在我沉思或者做事情默然无语的时候,他在我周遭上窜下跳,絮絮叨叨,一会儿不停地问SAO问题一会儿又自顾自地唱歌时,我才稍微有点大人的感觉。而他,则像一个永不消停的作背景剪影用的卡通小人。
      国师这么跟我形容的时候,我鼻涕都笑出来了,感同身受。
      (希望他也不要来看我的博。)


IMG_1893.JPG

关键词:臆想

作者:吖叻

《臆想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吖叻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