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5月江南--同里,上海

发表日期:2007-12-25 摄影器材: 尼康 D70 景区:江苏 点击数: 投票数:



喜欢雨。
 
从小到大,每每在梦里哭泣,第二天便会下雨。我不信教,但我知道,那片让我沉醉的蔚蓝天上,有一双我所不知的眼睛,它看得到我的心。

前些日子,断断续续的,总是梦到一些已在天国的亲人,朋友,反反复复就这么梦了两个星期。最后一次,只记得自己在梦里失声痛哭,心碎彻骨,睁开眼睛,雨点正大滴地打在窗上,外面的世界被顺势流下的雨水模糊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好几天不愿说话。

楼下茉莉也被打落一地,初绽的蓓蕾甚至还没来得及展现它纯白的美丽。

不知天堂是否也正弥漫着茉莉的清香?

突然想淋雨。

去吧,去天堂,我告诉自己。

于是一头扎进雨里,扎进那些早已被雨水浸透的青石小镇。


2007.5.




到了江南却是另一番的阳光灿烂,世事往往在你期盼的时候给你另一个结果。

江 南

走过辉煌
古老庭院就像最后一抹斜阳
泛着淡淡光泽
在人们眼中
在历史长河
静默着暗去

我坐在这里
听到时间流过
一日一日
翻阅了所有的
精彩

同里。淡如兰

   
同里的马路由青石板铺砌而成,沿着河水的两岸,曲径通幽。水应该是古镇的依赖,沿河人家在岸边支张桌子,摆上两排竹凳,任凭河风把酒幌吹得东倒西歪。有精明的居民,绣些花草,熬上一锅“芡实粥”,就可以守着这片河水度过平静的岁月。

老实说,同里的水质并不是很好,但那的人和景却给了我一份好心情。
退思园是不错的,一惯的苏州园林味道,而午后就有了罗大佑《童年》的感觉:池塘边、榕树下,知了声声地叫个不停……
收获较大的还是松石悟园。进去一片骄艳的黄花开满小院,穿过长廊一路松涛阵阵,清爽的风里古乐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若有若无。
陈列的小屋墙上挂着各种天然的石板画,似松,似花,似人,似物,天地玄黄,随着你领悟的深浅变化万千。在这里,整个世界安静下来,倾听着这些来自二亿多年漫长岁月里、从中国辽阔的大地山川中两位老人艰难采集到的“无字天书”的声音。
要经历多少的变迁才会有现在的模样呢?我无从知道,我太年轻,过往的岁月又太长,长得让人没了想象。
我像个扰人清梦的顽童,无法领悟石板画中太多的玄妙,只是放轻脚步,放平心事,静静走过。转身离开,抚过石板画的指尖还残留着一丝冰凉,寂寞苍凉。

珍珠塔,至于它为什么叫珍珠塔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因为它并不是一座塔,而是一个林园,一个所有景点里最大的林园。一个套一个的院落,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方向感超差的我走得有些发晕,差点迷路。不过一个小官邸,已是如此之大,足显奢华。

同里有很多吃的,最著名的是蹄膀,还是沈万三的状元蹄。小吃糕点大多热气,喉咙疼得快说不出话,只有眼巴巴望着那金黄的蹄子和许多好吃的大流口水。

同里算是一个比较悠闲的小镇。游客们走过商店很少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许多老人三三两两坐在水边的树荫下聊着天,你跟他们微笑着点点头,他们便乐呵呵的露出所剩不多的牙齿问:来玩呀?可喜欢?

路过一小店,看中一幅苏绣,于是狠心的和老板还着价。一老太坐在店边的石凳上看着我们你一言我一语争持不下,最后买卖成交,她就呵呵地笑出声来,笑得我倒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景,想拍个留念照,但又懒得把收好的脚架再打开。于是找了该景点的检票员帮忙,没想她摆着手大呼:不行,我不行的呀!转身便走出门去。愣了一下,想想,唉,还是自己动手吧,刚要把脚架打开,只见她领着一管理处老大爷回来,说:他行,让他给你拍。我再次愣住,不禁莞尔。
虽然老大爷一连三张都拍糊了,但我还是把照片保留了下来,希望多年以后,再故地重游时,还能看到同里人朴实的模样。

匆匆走过,所记不多。没有很大的触动,感受,一点点。

同里的景,像兰花,不起眼的外表下有一份清幽的美。
同里的人,像茶,品时淡淡的,却有一份甘甜让你回味。
































鱼鹰的脖子上被系了绳子
捕到了鱼没办法吞下去,还得吐出来。
就好像银行柜台
一捆捆钞票过去
都不是自己的
















上海。另一种幸福

城市的环境容易使人变得浮躁,急于求成,不切实际。

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自然,喜欢那份清新的自在。所以上海,对于我,只是城市,只是一个叫上海的城市。林立的高楼,拥挤的外滩,寸土寸金的土地,忙碌的人群,昂贵的消费,除了分外的繁华,没有给我太多感觉。

在上海的日子,其实有些闷。

游游黄浦江,走走外滩,看看旧建筑,逛逛街,吃吃饭,有些例行公事的味道。

幸好亲戚家里新买了盆栀子,从早到晚散发着甜甜的香气,每天看着闻着心里便添了几分蜜意。

上海去得最多的一个地方是七宝老街,老街有着许多古镇固有的古香古色模样,但真正吸引我的不是它的样子,而是那有许多好吃的。老街有多长,做小吃的店铺几乎就有多长,名目繁多,颇有特色。我最拿手的仍是从街头吃到街尾,再从街尾吃到街头,末了,还不忘打包回家。

从来没去过北方的浴室,好奇得不得了,可懒着懒着,终是没去,这倒成了来上海的一大遗憾。

在上海的日子也常常赖床,中午饿了便起来找东西吃。无语戏言:恭喜你,又在上海白吃白睡了一天。很是郁闷。

但想想,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沉默






















关键词:同里上海

作者:_沉默_

《5月江南--同里,上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_沉默_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