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昏天黑地暴走"慕尼黑"---------

发表日期:2007-1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128,经过11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当地时间凌晨5点到达摹尼黑。(六个小时的时差,却颠倒了几十年的习惯)由于时差关系,不知道自己身在东西,安顿下来,已在昏沉中上了一天课。

还是由于时差,第二天凌晨4点就醒了。一看日程,9点才上课,5个小时怎样过?记得在飞机上,德国翻译兼带队告诉过我:摹尼黑不大,道路非常好找,只要围绕“圣母大教堂”划圆,确定自己的出发点,就一定会迷失不了。心想:这次是以学习为主,按照日程安排,如果不利用这点时间走走,也许到离开的时候还不知道摹尼黑是怎么长起的,到时候连收国外足迹的机会都没有,那岂不遗憾。

找出地图一看,我们下榻的丹尼尔酒店就在摹尼黑著名的马克西姆大街,紧挨“圣母大教堂”。说走就走。穿好衣,戴好帽;拿一张地图,挎一个包我就出门了。

出门一看,眼前一片灰暗,大雾茫茫,摸不着东西南北。好在习惯向“左”,我就开始了由左划圆的“暴走”。。。。。。。

在马克西姆大街向左走了20分钟,透过游动的笼雾,在一组霓虹灯微弱的透视下,我才发现我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面对着一个露天溜冰场,由于不懂洋文,我只好按照字母的排列,叫它为“贝玛丽溜冰场” 。虽然还是凌晨,冰场上空无一人,但在微弱变化的霓虹灯闪影下,我仍然感到了那圆舞曲的旋律在空旷中回荡。。。。。。

笼雾在急促地游动,街灯在穿透中晃亮,孤独的它乡人只好在十字路口向左走。走进了一条老街,一条石头铺成的老街。老街非常宽,路石在雾水和灯光的透映下,发着不同颜色的亮光,我仿佛进了一个童话般的幽静,在寒风中感到了“买火柴小女孩”和“巴法老人”的凄凉,更感到“培根”自由哲学的孤独。

进入老街不久,在朦胧中我发现了一个城洞,城洞内透给我一副清晰的画面——街石发着亮光,远处耸立着三个高矮不一的哥特式塔,泛着阴森的绿光;宽敞的老街两旁排列着七色哥特式建筑和飘荡着许多古怪的旗帜;我楞着了,我发呆了。

忽然,一种浑厚的金属撞击声把我从呆滞中惊然,随后伴之而来不同撞击声,仿佛一下把我推进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世界。

 金属的撞击声,其实是来自不同教堂的钟声。一看表,才4点半。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每一个教堂的钟声都同时响起?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我想,遗憾就是这样。

走进城洞,回过身来看,才发现是一道古城门,原来在地图上已经标识清楚的是“巴拉拉古城门”。这里面是二战中摹尼黑幸存保留3%的一部分古城,现在是一条步行街。我站在步行街的中央,希奇地打量着四周。

奇怪,在这里,凡是我能见的四周都好象是在笼雾中裸露着。无论是建筑物,无论是廊街中的橱窗;还是与步行街连接的小巷,还是点缀在老街上为数不多的梧桐都是那样的清晰,甚至清晰得让人感到闪烁着亮光。特别是那些悬挂在楼层间,大小不一的洋文霓虹灯和门面橱窗,让一切古老的音符在绚丽之中含蓄轻盈地摆动着。忽然,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怎么在许多门前,特别是在那些比较富丽堂皇的门前,都摆放着各式各样,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狮子,而且这些狮子总有一支爪是朝上伸着的。我又纳闷了,为什么?

虽然在想着狮子的故事,脚步却不知不觉地开始移动。因为我感到了寒冷,一个人在空旷还感到心紧。

也许是为了抗寒欲热,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很快就穿过一段狭窄的老街,又进入了笼笼雾区,道路虽然宽敞眼前却又是一片朦胧。。。。。。

不一会,我还是在朦胧中发现一幢庞大建筑,依稀中还是可以看见是一幢非常古老的哥特式楼房,四楼一底耸立街边,是那样的古朴、庄严;大门前竖立着一个手持长矛勇士雕塑,给整楼更显现出威严。借着微光,我在地图上查找,才知道这里就是摹尼黑市政厅。我也知道了这里离德国著名的“玛林广场”不远了。。。。。。

脚步仍然是见拐向左迈,雾却变化无常,笼罩已开始变成一股一股。时而轻撩,时而浓密;街景仍然昏暗,如果不是石街两旁一些楼房窗户透出一点光亮,不是一些点缀在房间闪烁的霓虹灯,我真的看不清前进的方向,我只能踩着青石头摸路。没有街灯,也许是为了节约能源。

随着时针的推移,老街上开始出现零星的,急促的脚步声。然而这些脚步声并没有给我带来同路感,反而让我感到一丝恐惧,让我的脚步也随之而急促,与之汇集在老街的石路上,回荡着一种让我心紧的声音,使我顿时想到了“盖世太保”和“摹尼黑宪兵”。因为这里曾经是“希特勒指挥中心”,老城的每一条街,都曾经是纳粹张扬的“根据地”。。。。。。。

顿时,我觉得自己走在老街上,像“犹太人”;我觉得每一个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的男女,都像“盖世太保”。心紧,脚步急;身热,头冒汗。好在,我不知不觉到了著名的“圣母大教堂”。

此时,浓雾不在笼罩,天虽然仍就昏暗,但印入眼帘的一切已开始等不急显露着自己的姿态。。。。。。

我伫立在“圣母大教堂”前,反复的打量着这一具有近六百年历史古迹。我惊叹,我被征服。我仿佛看见圣母大教堂那“管风琴”般的造型,在永不疲惫地向上天弹奏着那“平安颂”;欢唱着“圣母——马丽亚”;集合着“哈利努亚”静宇天国。她的每一快石头切躯其中都浸透着六百年的风雨沧桑,处处散发着春夏的花香,秋冬的风雾以及那四季的朝日味道。它那鳞茎状的孔雀羽蓝圆顶在摹尼黑的上空始终闪烁着奇妙的光泽。教堂前广场竖着的16米高的“圣母玛丽亚”雕塑,据说人像是黄金铸成。无论是什么铸成,我感到黄色的灿烂已经显尽高贵和神圣。

据说,“圣母大教堂”是欧洲最大的后哥特式教堂,在她里面有路德维系皇帝的陵墓,有POLLACK著名的“黍叶中的圣母”画和GUNTHER的“圣母生平”浮雕,在欧洲产生着巨大的吸引力。

天色已开始发蓝,浓雾化作轻纱慢慢从屋顶撩开,我已经迫不及待地从包里拿出相机,仍然围绕“左”向划圆,去记录那一个个希奇的瞬间。。。。。。

      

“玛林广场”在那?按照地图的标识应该就在附近,为什么不见其踪影?我一头雾水。我开始怀疑起严谨的德国人了:什么做事认真,什么讲求标准,什么从不马虎。狗屁!连一张地图的标识都搞不准。

“玛林广场”既然那么有名,我必须要看看她的真面目。喜欢较真的我,虽然不懂样文,还是客气地向一位小伙子张开了询问的嘴:“哈罗!”

再没有第二句了。小伙子奇怪的望着我,但表情还是非常友善。我连忙把地图递上,嘴里不由自主地咕噜起他也不懂的国语,手不停的在地图上比画。

两个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语言的男人,站在一条古老的街中央,用两种不同的语言,四支不同的手在比画地交流着,也许在这里构织了一道风景,不时引来着许多差异的目光。我们却感到非常热烈。

在小伙子的帮助下,我终于明白:欧洲著名的摹尼黑“玛林广场”是由“圣母大教堂”“摹尼黑市政厅”以及旁边的“摹尼黑市场”所组成,由于所有的空地,为了迎接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被一些装扮精美的小商品屋和圣诞装饰所占用和掩盖,整个广场也就会在一个月内难以见到她那宽敞、典雅而古美的真面目。我想感受那神奇也只好殃殃而失,带着遗憾而离了。。。。。。

天空已发白,城市仍然是灰蒙蒙的,只是街上的行物越来越多。飞驰的自行车,一个接一个地从身边晃过;古老的街上有序地行驶着不见头不着尾的车龙,“宝马”“奔驰”“奥迪”“大众”却没有我曾经见过豪华、气派,是那样的朴素简洁;有轨电车和在国内已经消失的蒸汽火车还不时地发出一串金属“哐啷”声,穿梭在城市间;行人匆匆,邻街的店铺一个一个打开,面包、奶油和烤肠味阵阵飘串,诱惑着我的胃口。

哦,这就是摹尼黑的早上。在我眼中,她是以朦胧和朴实开始着她新的一天。。。。。。。。

我想把我摘抄的一段介绍给朋友们,也可以作为“暴走”的补充——(到德国墨尼黑让人感到墨尼黑到处洋溢着巴划利亚遗风的德国中南部都市风俗。这就是慕尼黑的综合特色,从而也使这个巴伐利亚州的首府成为吸引各地游客的城市,并不断有新的东西被游客们发现。
  漫步在圣母教堂、玛林广场、商场、马克西姆大街上,我们都可看到一些身着传统巴划利亚民族服装的墨尼黑人,那扎着花边白色上衣,女性的黑色背带裙,绣着花边的帽沿,美丽的围裙,绿色做服饰,鹿皮短裤,让人感到巴划利亚民俗在现代化的今天仍然保持的非常完好。

  穿着传统服饰的巴划利亚人,让人感觉古朴纯真,具有强烈地乡村气息。一对身着巴划利亚盛装年轻姑娘和小伙子要是手挽着手漫步在大街上,肯定`散发出浓郁的烂熳民族气息,让人欣慕不己;妇女身着巴划利亚盛装售货,一定会引来无数的观光购物客;孩子们身着巴划利亚盛装,充满了天真无邪的童趣,一定会引来大家的注目。传统的巴划利亚服饰的确是旅游观光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和阿海深深地为此感到陶醉,对路过的的身着传统的巴划利亚服饰的姑娘、小伙子都要仔细观察一番,引起了周围人的好奇。
  巴划利亚人虽保留了传统的风俗,但巴划利亚人是现代和传统的完美结合。一边是传统服饰,一边是现代的都市生活,当今,许多巴划利亚人理着'朋克'发型,穿磨白的牛仔裤,扭动着摇滚乐,又具有十分明显的时代特征。
  巴划利亚遗风还体现在它的所在地慕尼黑兼有大城市的风貌和乡村的妩媚。它的遗风是来自阿尔卑斯山的雄伟和地中海的秀丽的神的造化;慕尼黑的艺术珍品、啤酒园和十月啤酒节是巴划利亚遗风民俗乡情的延续;拥有威尔士建筑风格的圆顶圣母在教堂、具有'美丽画廊'之称巴洛克式建筑的'纽芬堡宫'殿、新哥特式建筑玛林广场、威廉五世时代的'宫廷酿酒屋'是巴划利亚遗风的诗画般的艺术造型;高科技的飞速发长与高级时装是巴划利亚遗风的延伸与发展。
  二战时期慕尼黑是德国工业的核心,聪明巴划利亚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赢得了全世界的青睐。巴划利亚遗风培育和造就了一批批严谨、创新、懂生活的巴划利亚年轻的新一代。)

离开“玛林广场”,在时间的敦促下,我加快了脚步,按照地图上的指示,我经过20多分钟的快行,很快就到了摹尼黑的象征之一“英国公园”门前广场。

      “英国公园”是摹尼黑最大的公园,它的门前是一个被有轨电车分割但又比较完整的大广场。广场上有著名的“摹尼黑大剧院”,据说一年一度的“天主教圣剧”就是在这里举行。四周是典型的巴发利亚风情建筑,到处都竖立着巴发利亚名人的铜雕,尽显独立个性鲜明。“英国公园”的大门像我在电影和画报上看见过的法国“凯旋门”,浮雕无一不向人们展示着巴发利亚人的气概。为什么要取名为“英国公园”?后来我才知道,由于园林营造上效法英国,草地开阔,小径蜿蜒,顺应自然,极少人工雕凿,因此起名英国公园。的确,这里自然景观保护的很好,大片的绿草地撒落着金黄色的梧桐叶和淡黄色的银杏叶。在英国公园中有一令我感叹的所谓中国塔,建于200年前。不过这座塔,只能说是有点像,但又不太像。看上去很像当年我们下乡做知青时穿蓑衣戴斗笠的形像,建造的并不精美,但叫中国塔也让我们感到一丝安慰,毕竟他让我有一种认同感。塔的二层楼上有一个老年音乐爱好者,正吹奏着悠扬的萨克斯,这种中西和壁,古今共存的景致是一道难以见到的风景线。

英国公园它位于伊萨尔河畔,连绵数里,占地达350公顷。是摹尼黑的一个著名景点。18世纪建成的这个公园是草地加树林,还有小河。可以想象一个城市中心有几平方公里的公园,肯定会吸引无数游客来访。据说对于大多数来自东方的游客,到这里来,感到非常不自在,因为这里又是德国有名的“天体乐园”,每到夏天,这里的河滩,草地在阳光下处处可见FKKFKK即对公众开放裸体区。慕尼黑英国公园的FKK是为著名景点。进入冬季,我只看见不少的德国体育爱好者正在薄雾中短衣短裤进行骑自行车运动。连儿童骑车都带着头盍,安全意识很强。

向进深走去,我穿过一个铺满落叶的梧桐长廊,我看见了巴发利亚州议会大厅,在薄雾中仍然显得那样气派、庄严,是典型的斯芭格塔式建筑,门前广场中央的喷泉中心是路德维稀亚的雕塑,在池水里的五颜六色照耀下无限辉煌。在他的周围有摹尼黑艺术博物馆、宝马博览馆和摹尼黑图书馆。

非常遗憾,那天的天气太糟糕,也许是我赶时间到得太早了,所有照片沉闷不堪;也许是我的技术太差,所有照片平淡无味。

当我无意中向左穿过一条小道,却走出了350公顷的“英国公园”,来到了巴比尔大街,一个散发着音乐和哲学老街。。。。。。

     

巴比尔大街,并不长,但非常有特色。它是由街心花园和道路组成,街心花园两旁的路一边一个样;一边是老石砖铺就,一边是现代常见的柏油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但我发现老石砖路只有人在通行,而柏油路上通行的只有自行车和机动车。巴比尔大街,两旁有许多的小巷,非常古老的小巷。在这个区域的房屋都不高,基本上全部是四楼一底,虽然样式各异,但都是我在欧洲常常见到的那些样子,唯一不同的就是窗大,门大,雕塑多。基本上每一栋楼房上面都有许多不同风格,大小不一的雕塑,有的还是金属铸造的。看得出,这里的许多的建筑,大都非常古老,就是年代不久的建筑好象在修建过程中就在想尽办法与古老复制,给人的感觉这里的一切非常协调、完美,难感遗憾。

在这里,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竖立在街心花园的那一撙撙雕塑。我不懂样文,不认识那些摆着不同姿势的人是谁,但我感觉得到这些人一定是名人,一定是给这个国家,给这个城市,给这个区域,给这里的人们留下了许多难以忘却记忆的停留者。据说,德国许多的哲学家和音乐家都曾经在这里溜达。。。。。。。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在这些雕塑前徘徊,来回地打量着这些神情各异服饰久远的雕塑,一个个在我眼前晃动,搅动着我的思绪,让我仿佛看见了摹尼黑的从前——那时它虽然地处落后的德国南部但身性粗放、好斗和习惯独立的巴伐利人,却依托阿尔卑斯山、黑森林、博登湖在这里构筑起了活跃思想和浪漫风情的“佳巢”,吸引了许多串游的哲学家和风情万种的音乐家进入这片神秘的土地。从而,我不知不觉地联想到记忆中的黑格尔、尼采、康德、费尔巴松、黑尔巴特等大师们正用他们的心灵和肉体在感慨着人性的思想世界;留给后人在争论中去探索物与意的认同。联想到记忆中的贝多芬、斯特劳施、门德尔松、巴黑和舒曼正用他们的听觉神经和自然感悟在抒发着对大自然赞美的旋律;留给后人在五线谱上去感受圆舞曲和交响曲的情怀。

关键词:

作者:老板凳

《昏天黑地暴走"慕尼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板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