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次》

发表日期:2007-12-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本曾经我的老师强烈推荐的书,虽然作者不是搞文学的,但就像一本影象诗,让我无法抑制对艾德斯的偏爱.
对影象有兴趣的朋友值得一看




 


      
“有一次……”,童话总是这么开头的。
 
 由维姆·文德斯著,2004年4月出版的中译本图片日记《一次》简洁、优美,读起来犹如随意的抒情诗歌。二百多幅充满生命力和灵感的照片,四十多段以“一次”为题、富有韵感的文字,是文德斯在旅行、工作和日常生活中记录下来的各种经历与随感,寻常或不寻常的;诸如500年历史的阿尔卑斯山农庄小屋、街头流浪儿、废弃的汽车影院……足迹遍及世界各地:欧洲、美国、澳大利亚、泰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还有许多他与电影、艺术同行们,如黑泽明、戈达尔、马丁·斯科塞斯、大岛渚、滚石乐队等交往或偶遇的有趣故事。


    文德斯曾说过:“每一幅图片都可以是一部电影的第一个镜头”,正好反映这部“图片和故事”集的内容和风格。对文德斯来说,观看的诗意和叙述的旋律都属于艺术创作里决定性的部分。《一次》叙述了一个电影人与世界的相遇,看法和印象,是文德斯坦言的心爱之作。 

     
     本版内容摘自该书。



                              
    

一次 


    在威尼斯的一家电影院里我坐在这两个人的后面。看着他们的脑袋在我前边我想着他们头脑中产生过和正在产生的无数故事和景象。这些故事和景象将永远存在,超越他们两人,超越我们所有人的存在。坐在我前面的是黑泽明和米夏尔·鲍威尔。



                                            



一次


我在纽约必须花好长时间才能找到我的车。这也是一个圣诞故事。




                                   
                                                                       一次


   我在休斯敦住过一阵儿,一个特别的城市,它的所谓市中心,那时刚刚建好。我在休斯敦总也不能摆脱一种感觉,好像是住在一个巨人的玩具里,一个庞大的乐高之城。所有的塔楼仿佛都只是兴之所至盖起来的,尝试所有可能的高楼样式和所有可能的颜色。大部分高楼都是空的因为当时的石油危机正值紧急。我最喜爱的是一个停车楼,它外部的条状结构,和从里面望出去电影般的影像。




一次 

     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我对美国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强烈印象,一个丢失了自我省视的国家,某种国家纳粹主义。正因如此,街上的美国人让我觉得好像是没有家的人。





一次

   我第一次开车横穿澳大利亚。根本都不知道,什么事在等着我。整个大陆就像一张白色的纸。我不知道,路边腐烂的牛和袋鼠都是被大货车碾过去压死的。那些“马路火车刹车需要太长时间,在动物或者其他什么面前根本停不住。我不知道,铁路被废弃了,因为在雨天里铁轨总是被冲走。我不知道,矿城库柏佩蒂那么热,人们都在地下生活,我也不知道那里有数不清的矿洞,由于成本的原因再也没有被填平过,人经常在夜里深一脚浅一脚地掉到深洞里,消失得杳无踪迹。








   是这样。每一秒钟在世界上某个地方有人按动快门拍摄下一个瞬间,可能是一种特别的光线吸引他,或是一张面孔,或是一个表情,或是一片风景,或是一种声音,或只不过是一个情景被定格下来。摄影的对象毋庸置疑是数不胜数的。每一秒钟他们都会无穷尽地变换时间,不可停滞的时间保证了在世界上某个角落每一个瞬间的摄影,都是无法复摹独一无二的。即使那些不计其数的旅游照片也是。时间,即使是在最乏味最精简的时刻,例如“到此一游”的相片里,也是独特而不可重现的。








“拍照。
摄影是一种走入时间的动作,
从中撕扯出一些什么,
然后以另一种持久的形式定格。”
 ——《一次》
当我们举起相机时,时间便开始减缓脚步,最终,定格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那一刻。如1900,从出生到死亡,都无法走出1900年。
  ——我。
“每张照片让人惊奇的地方,
并不是通常人们所认为的
‘时间定格’,
恰恰相反,
每张照片都重新证明
时间的绵延连续
不可停留。
每张照片都是对我们生命必会消逝的提醒。
每张照片都关乎生和死。”
 ——《一次》
在看过去拍的一些照片时,会觉得自己已经老去。这不是生理上的年老体迈,而是在精神上已经开始脆弱,像老人的骨头,轻轻的撞击都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的确,这些照片已关乎生死。这记录着我的出生,成长,以及死亡。
 ——我。
“摄影
(更准确地说:能够摄影)
美得让人难以置信。
同样,摄影的美又真实得
让人怀疑。
每次摄影都是
骄妄和对峙的一幕。
摄影总是很快让人想到太多的
全无节制和简朴。”
——《一次》
照片中显现出来的是真实的瞬间,凋落的花朵,飞翔的鸟,哭泣的孩子,掠过天空的云,路边的流浪狗,碎纸屑,山区,海岸。
它们真实,琐碎,不修边幅地展现在人们面前,对于欣赏它们的人来说,这些都过于直白,而不是谦逊。
 ——我。


我坚信,那些在风景中决定故事的力量。
 ——《一次》
故事的开头,永远是有一次。
——我。





拍照。
摄影是一种走入时间的动作,
从中撕扯出一些什么,
然后以另外一种持久的形式定格。
人总以为,
从时间中抢来的这个瞬间
存在于相机前面。
其实并非如此。
摄影是一个有着两个方向的动作:
向前
和向后。
对,也可以“向后”。
这个比喻实在太不合适。
就如同一个猎人举起他的枪,
对着他前面的猎物瞄准
扣动扳机,
当子弹射出枪膛,
强大的反作用力推人往后一样,
摄影者在按动快门的同时,
也会受到向后的一击,
作用在自己身上。
每张照片都是一张双重影象,
既有被拍照的对象,
也有或多或少可以看见的
照片“后面”的“对象:
在拍照的瞬间
摄影者本人。
每张照片后的
这种“对应”
不是由镜头焦距决定的,
如同猎人
不是被子弹击中,
而只是感受到反作用一样。
什么是摄影的“反作用力”?
如何才能从中感受到自己?
是什么东西贯穿画面?
在德文中有一个非常贴切的词
描述这个意思,
是一个有着多重意义和理解的词:
“EINSTELLUNG”。
指一个人心理上或是道义上的
态度和观点。
也就是对一件事情做好准备
然后领会它。
“EINSTELLUNG”
在电影或摄影中也是一个术语:
指对照片和画面的安排,
还有,
摄影者拍摄时对照相机和
焦距光圈的校准。



这并非巧合
同样一个单词既定义
拍照行为本身
也指在这行为当中产生的图片。
每张照片的“角度”
都反射出
拍照的摄影者本人的行为。


猎人之所以受到反作用力
就如同照片背后不同程度显现出的
摄影者本人的肖像,
并不是他的面部轮廓被定格,
而是他的态度,
对他前面的对象。


照相机同时也是一只眼睛,
可以从前面
同时也可以从后面看。
从前面它拍摄下一张照片,
从后面记录了一张剪影
从摄影者的心灵深处:
通过这只眼睛向后望,
看本体。
似的,照相机向前看的是被拍照的对象,
向后看的是摄影的动机,
为什么要拍这个对象。
拍摄的对象和意愿
在此同时存在。


是这样。
每一秒钟
在世界上某个地方
有人按动快门
拍摄下一个瞬间,
可能是一种特别的光线吸引他,
或是一张面孔,
或是一个表情,
或是一片风景,
或是一种声音,
或只不过是一个情景
被定格下来。
摄影的对象
毋庸置疑
是数不胜数的。
每一秒钟他们都会无穷尽地变换
时间,
不可停滞的时间保证了
在世界上某个角落
每一个瞬间的摄影,
都是无法复摹独一无二的。
即使那些不计其数的旅游照片也是。
时间,
即使是在最乏味最精简的时刻,
例如“到此一游”的相片里,
也是独特而不可重现的。


每张照片让人惊奇的地方,
并不是通常人们认为的
“时间定格”,
恰恰相反,
每张照片都重新证明
时间的绵延连续不可停留。
每张照片都是对我们生命必会消逝的提醒。
每张照片都关乎生与死。
每张“定格”的照片都有一层神圣的光晕,
它不只是摄影者的视点,
它超越了人的能力:
每张照片也是上帝的造物
超越时间之外,
可以说,
从神的角度,
提醒着逐渐被人遗忘的戒条:
“不可为自己作什么形象……”


摄影
(更准确地说:能够摄影)
美得让人难以置信。
同样,摄影的美又真实得
让人怀疑。
每次摄影都是
骄妄和对峙的一幕。
摄影总是很快让人想到太多的
全无节制和简朴。
(所以人们会更多地把
EINSTELLUNG和狂妄自大
而不是谦卑
联系到一起。)


照相机从两个方向拍摄,
从前面,和后面,
两张照片融为一体,
“后面”的消失于“前面”的,
摄影者和别摄影的对象
在拍摄的瞬间
可以并不分离,
他可以借此站到对象前,
透过镜头的“寻觅”
被寻找的东西脱身而出,
站到“对面”的世界里,
更好地回忆,
更好地理解,
更好地看,
更多地爱。
(对了,很遗憾,还有更多的蔑视。
那种“恶意”的目光,依然存在。)


每张照片,
存在于时间里的每个“一次”,
都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总是以“从前有一次”开场。
每张照片也可以是一部电影的第一个镜头。


通常下一个时刻,
下一次按下快门,
接下来的照片
是对故事
在自己的时间里
在自己的空间里
继续的跟踪。
随着时间的推移
摄影对于我来说
越来越是一种
“感受故事”的过程。
因此在这本书里
系列照片要比单张的多。
在每个系列的第二张照片就已经开始了“蒙太奇”,
故事从第一张照片就已经开始,
将按照自己的方向发展
感知到仔细斟酌的空间感,
和它的时间感。
有时会出现新的演员,
有时原来的主角最终
只不过成为了配角,
还有时根本没有人物在中心,
只有风景。


我坚信
那些风景中
决定故事的力量。
有一些风景,
不管是城市、沙漠,
还是山区、海岸,
都迫切地表达着故事。
风景自己就可以做主角,
出没于其中的人只不过是跑龙套的。
我还相信道具的叙事能力。
一份放在角落里随意翻开的报纸,
就能讲述所有故事!
或者背景中的广告牌!
照片边缘上一辆生锈报废的汽车!
一把椅子!
它那时的状态,
仿佛有人刚刚从椅子里站起来!
桌上一本翻开的书,
刚好可以看到标题的一半!
人行道上的空香烟盒!
放着调羹的咖啡杯!
照片上的事物可以变得高兴或者哀伤,
对,甚至滑稽或悲观。


或者仅仅是衣服!
在许多照片上它是最激动人心的。
小孩子腿上耷拉下来的袜子!
只能从后面看到的
一个男人翻卷的衣领!


汗渍!
皱纹!
补丁!
残缺的纽扣!
新熨的衣服!
一个女人的生活经历,
浓缩在他的衣服里面,
有着痛苦故事的衣服!
一个人的悲欢离合,
从他的外套就可以表现出来!
衣服显示出照片的温度,
日期,
时间,
战争或者和平。


所有这些在照相机前只会出现一次,
每张照片又让他们从一次到永恒。
只有通过
被拍摄的照片
时间才可以显现,
第一张和第二张照片之间的时间里
故事慢慢出现,
如果没有这两张照片
就会被人遗忘,
另外一次的永恒。


就如同我们在摄影的时候
渴望从世界里消失
和对象融为一体,
对象和世界现在从照片里跳出来
进入每个观看的人,
在那里继续流动。
在“那里”才开始产生了故事,
那里,
在每个观者的
眼睛里。

  “有一次……”,童话总是这么开头的。









关键词:图片摄影故事一次

作者:Ariel

《《一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riel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