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整理记忆

发表日期:2007-12-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看完前面的那篇关于会龙庄的传说的文章了吗?本人有幸出生在会龙庄这座庄园里,不过,我不是庄园主人的后裔,仅仅算是与庄园有关吧。我的父母是六十年代在这里教书的老师,当时的老师都是经常调动,不一定固定在哪个学校长期施教,地方教办根据师资力量的需要,每学期都进行调整,教师调动到哪个学校就由相关学校的领导安排宿舍的,所以,我六五年出生在会龙庄里。 
      小时候,确切说应该说是从出生到上初中之前,一直在这个当时的行政区划叫“双凤公社”的地方生活。由于庄园太大,当时人小,头脑中根本形成不了庄园全貌的概念。现在依稀记得的就只有这样一些画面了: 
      整座庄园是一个方形的建筑群,一角的相邻两面傍山,庄园的正对面是视野开阔的旷野,余下的一面是陡峭的峭壁。庄园的生活用水源在山脊的相交处,是山泉水,四季不断,夏天的时候彻骨透凉。当时居住在庄园里的所有人员都是用这里的水。偶有大旱的年景,也有水不够用的时候,取水的人就需要排队等候。但凡暴雨前,泉水的泥沙含量都会增加,有时候会泛黄,需要用明矾澄清才可以用。庄园紧靠的山崖上有几种果树,分别有核桃树、板栗树、和榛子树,庄园外面的一角还有一颗三人才能合抱的参天的银杏树。庄园邻近的峭壁的一面还有好多的同样粗壮的楠木树,是有一年,大概是七二年左右,县里的造船厂获得采伐批准后,成片的砍伐掉了,当地的村民刨出树桩,晾晒后用于生活用的柴火,足足保证了好多年的需用。和其他的果树一样,古老的银杏树每年都会结很多的果实,果实成熟后自然坠落,每天都可以拾捡到不少。据说是后来雷雨天给电击起火受损后毁掉了。整座庄园被高耸的围墙严密的包裹着,庄园内的地形也是高低错落的,有好多的大大小小的阶梯分隔不同的层级。
       有一座五层的碉楼,据说当时是防范“老二”(当地的人们对旧社会的土匪的一种称谓)用的。他所在的位置本来就是庄园内的最高地理位置,再加上有五层,所以,是庄园的制高点。碉楼的结构不同于一般的楼堡,低层的墙有五六十公分的厚度,一般的枪弹是无法穿透的。一层和二层之间有一层约有一米左右高的夹层,据说是遇到外袭时,藏匿家眷用的。除顶层外,每层的层高都在三米左右,各个方向都有对外射击用的枪口,是那种里面小外面大的喇叭口。顶层的层高大约在四米左右,整座碉楼的高度在二十米左右,在第四层约有十五米高,已经高出了旁边的山脊,在这一层完全可以清晰地看到各个方向的状况。顶层四周的墙都是半人高,是方便居高临下战斗用的,碉楼的屋顶是靠四根园木支撑起来的,其间的建构搭接非常的牢靠,在我记忆中没有听说过会发生危险。
       庄园围墙内,又分了好多个院落,都是那种有天井,有回廊的四合院式的,我记忆中,“双凤完小”(现在都还不明白完小的准确定义,是不是区别于乡村小学的说法)就在这里面的部分院落中,学校设有五个年级,大概有六七个班级,二百余学生,十几位老师,还有体育活动室,教师食堂,教师宿舍间办公室等等。共占用了四个院落和碉楼的部分。同时,还有公社的“粮管站”也在庄园里,当时的政府的粮食管理站要负责公粮的收缴,储存,负责所在地的城镇居民户口计划粮食的供应。好像也是占用了四个院落。并且最大的一个院落在他们占用的那一边,有时候收缴上来的公粮晾干程度不够的时候,还需要在他们的庭院当中晾晒,根据现在的记忆估计,那个庭院好像有上千平方米的面积。粮管站具体有多少人我不是很清楚,当时只知道他们也是有职工食堂的,在每年的夏粮收获后,农民交纳公粮的时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庄园里还有一户代姓人家居住,当时共有三代六口人,也占用了一个院落。庄园围墙里面还有一片面积颇大的蔬菜种植地,可以达到部分蔬菜自给的目的。 
      庄园内的地面几乎都是大块的长方形石料铺垫,可见修建的当初耗费了多少的人工和物料。庄园的建造设计和能工巧匠门的技术让人们赞叹不已。特别是院落里的天井最能显现工艺水准。夏天下大雨时如果把天井的下出水口堵上,只要下的雨量够多,保准会积存到天井的上出水口溢流位置。不是有意放开堵塞的话,存积的水只会有极少量的渗漏。回廊的立柱都有精雕细琢的石礅垫在下面,所以木头的立柱没有直接接触地面,不容易吸潮也就不会轻易腐烂。庄园的所有木结构件上,都有镂空雕花的装饰,从部分尚未完全自然消退掉的颜色上,可以看出新建时都有鲜艳的色彩涂染装饰,部分地方还有镏金的痕迹。
      有关庄园的好多记忆都不是太清晰了,好像叙述得断断续续的,脑袋里只有这样一些记忆,不要怪我啊。可以的话,你自己去看看就会满足你的好奇了。
       关于在那里生活的儿童时期的许多乐趣都还依稀记在脑海里,和玩伴捉谜藏、偷吃村民晾晒的芋头干,麻得整个下午满嘴不停地流口水、上课时淘气被老师扔黑板擦等等。但只是断续的画面,无法连贯的表述了。
       七六年的暑期,随父母的工作调动,迁移到柏林中学居住,自此离开了出生地。后来有过一次回去观看的机会,但时间太短暂,也没有完全找回儿时的记忆。孩提时代的伙伴因为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从事不同的行业,加之我的工作地更是远离家乡,所以也大都没有什么联系了。
       现在的会龙庄不知变成什么模样了,如果有适当的时机,一定要再去看看。 

                                                                   

                                                                                                 2007年11月23日 
                                                                                         写于读到会龙庄的新闻之后

                                                             




关键词:整理记忆

作者:自然陈

《整理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自然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