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上海首只民间捐赠斯宾格犬在机场“上岗”检疫

发表日期:2007-12-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昨天下午,一身金黄“猎装”的斯宾格犬HAPPY在浦东国际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一亮相,就引起轰动。作为本市第一条由民间捐赠的检疫犬,H APPY将成为国际机场“公务员”,担任机场的“鼻子检疫官”。   国际机场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朱伟祖表示,目前检疫局正在寻找更多工作犬,H APPY的及时到来将增大机场检疫犬的搜索范围。上海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也计划在今 后开拓更多渠道,从流浪犬和宠物犬中挑选佼佼者,提供给有需要的政府工作单位。   异性相吸   在相机前摆p ose,亲切友好地与人“握手”,虽是初来乍到,但H APPY在检验检疫局的“举手投足”间,无不表现出十足的“星味”。就连检疫局多年从事猎犬训练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连连称赞:“这是我们见过的最漂亮的斯宾格犬!”   H APPY是一条性格活泼的外向型犬,从小就自信大胆,十分热情。据它的原主人黄宇彦介绍,它特别喜欢和人亲近,只要是和它坐在一起的人,都会被它长长的舌头“亲吻”。虽然只有1岁半,但H APPY已经表现出明显异性相吸的取向,“只要是女孩子,它都要想办法上去闻一闻,舔一舔”。   身价2万美元   H APPY3个月大的时候,从加拿大来到中国,现在它已是三届狗赛的冠军得主。最近一次获奖是在去年上海佘山希尔斯杯国际名犬展中,获得枪猎犬的组冠军。   尽管获得如此骄人的成绩,黄宇彦却一再说:“和它爸爸妈妈相比,H APPY还差得远呢。”H appy出生于一个全冠军家庭,它的爸爸来自美国,曾是2000年世界全犬种比赛的冠军,有全球第一犬的美誉;它的妈妈来自加拿大,也是当地的冠军犬。有这样的血统和表现,才1岁多的H APPY身价已达2万美元也就不奇怪了。   昨天短短半小时的亮相,检验检疫局的犬类专家金永平一眼就看出了H APPY的与众不同。“你看这只狗趴下的姿势,和普通狗完全不同”,金永平说,“普通狗趴下时通常会遮住自己的隐私部位,自我保护意识很强。而这条狗趴下时却完全放松,丝毫没有忸怩之处。这表示它十分自信,同时对人也有强烈的信赖感,这种大器的性格是一般狗所没有的”。   每天40分钟长跑   告别了从小生长的环境,H APPY马上将得到生平的第一份工作———检疫。为了这份荣耀的工作,H APPY上岗前还必须进行2至3个月的转型训练。朱伟祖介绍说,局里将对H APPY进行特训。这些特训包括站姿、坐姿、服从指令等基础性训练,以及识别特殊气味的专业性训练。   作为比赛犬,H APPY从小就开始接受严格的培训:每天除协调性训练、服从性训练外,还要坚持40分钟长跑。因此,黄先生丝毫不担心H APPY对转型训练的承受能力。   据机场出入境检疫局工作人员介绍,H APPY是自去年3月以来,第三条到国际机场报到的检疫犬。它将和“师兄师姐”一起,对入境物品中违禁携带的水果蔬菜、肉制品、水产品进行检查。H APPY的到来,将扩大机场检疫的范围。   今年3月,和H APPY同种类的首批两只斯宾格检疫犬在浦东国际机场上岗,其中一只原先是训练有素的缉毒犬。为了引进这两只检疫犬,工作人员走访了不少地区,最后在上海警犬基地和广州各选中一只。   两只检疫犬至今都表现得十分良好,检疫反应准确率达到95%以上。朱伟祖说:“实际上,两只狗的检疫准确率达到100%。”因为那5%的出错,也是因为狗鼻子实在太灵敏。有很多次,检疫犬检出的行李中并没有违禁携带的水果、蔬菜等物品,但经询问,行李主承认,行李箱曾经放过此类物品,甚至连带水果香味的香波沐浴露都逃不过灵敏的狗鼻子。   据介绍,目前浦东国际机场每天有约180个航班。但考虑到检疫犬的兴奋期和工作强度,两只狗一天只对其中的五六个重点航班进行检疫,工作时间为2-3个小时。对于整个国际机场来说,检疫犬仍然比较紧缺。   为了扩大检疫犬的工作范围,工作人员一直计划再增加1到2只检疫犬,对机场进行检疫。H APPY的到来,不但将增加对航班的搜索强度,还可能拓展如奶制品等更多高难度领域的搜索工作。   据了解,我国机场出入境检疫采用工作犬的城市目前只有上海,北京和广州,这3个城市采用的犬种各不相同。北京用拉布拉多猎犬,广州采用德国牧羊犬(狼狗),而上海,在仔细斟酌之后决定采用英国斯宾格猎犬。这是因为斯宾格猎犬体形较小,且长相可爱,和传统印象中的警犬形象差别很大。看到它们旅客不会产生畏惧心理,反而会主动配合。   此外,斯宾格执着好强的性格也使它们能够胜任检疫工作。据介绍,美国9·11搜救行动就曾动用此种猎犬。由于搜救工作异常艰苦,猎犬一天搜寻下来,找出的往往是尸体,此时,它们就会显得情绪低落。为了激发猎犬的斗志,搜救队员在回到基地后会存心躲起来,假扮搜救场面让斯宾格猎犬再度出击。而当这些猎犬找到活着的人时,才会将一天的失落感抛到脑后。   在机场检疫时,检疫犬也常常一无所获。训练员为了满足它们的好胜心,便会有意将水果等“违禁”物品藏在办公室让它们搜寻,使它们心满意足地结束一天的工作。   早在几个月前,黄宇彦就决定委托上海小动物保护协会将H appy转赠给最需要的部门。H APPY的捐赠也开了上海政府机构向民间征用工作犬的先河。   作为流浪猫犬的救助机构,上海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最多时曾救助过100多只流浪猫狗,目前协会还收留着超过30只流浪犬。协会工作人员表示,在被救助的流浪犬中挑选一部分佼佼者,进行“职业培训”后,送给需要的部门及个人,将成为协会今后工作的一大内容。   据介绍,在国外,这种模式比较普遍。在泰国,目前就有一支专门由流浪犬组成的毒品稽查队;在日本,50%的工作犬在不到七八个月大的时候,都由私人抚养,这些狗长大后被捐赠出来接受培训,成为“导盲犬”、“救护犬”,以及专门陪养老院老人解闷的“精神慰藉犬”等专职工作犬。许多狗主人都为自己的狗长大后能服务社会而感到自豪。   作为协会会员的一些宠物犬饲养者也纷纷表示,愿意将自己饲养的宠物犬捐赠出来,受训上岗,成为有益于社会的工作犬。正如H APPY原主人黄宇彦所说,“H APPY就像我的孩子."

作者:贝利

《上海首只民间捐赠斯宾格犬在机场“上岗”检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贝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