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曾经的故事~~,17

发表日期:2007-12-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有时候以暴制暴或许真的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对于挥拳头的人,最好的对付方法就是拿出比他更硬的拳头。任何人的忍耐能力都是有限的,尽管我告诉自己,这是小雨的学校,事情闹大了对小雨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但是黄毛,面对这样的人我实在是想好好找个借口废了他。

  我觉得我的手已经在我的思想之前向黄毛推了过去,当碰到黄毛的肩膀的时候那巨大的力量在瞬间印在了黄毛的身上。


  我的动作连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更不用说黄毛了。我看到黄毛剧烈的向后倒,手掌撑在地上,避免仰面一跤。原先站在周围的学生见我们开始动手了,都急忙退到两边。


  我飞快的向前冲过去,黄毛也试图从地上爬起来。我用力一蹬,我的皮鞋立刻在他右腿外侧留下了清晰的脚印,黄毛则变成了滚地葫芦。


  “啊!”黄毛象发了狂的野兽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对我张牙舞爪扑过来。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场架才刚刚开始,甚至有人会设想我会用什么样的招数来对付黄毛。遗憾的是我没有学过什么武术,打人从来都是依靠动物的本性,而这场架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黄毛才扑到一半,就被周围的男生拉住了,而我的手臂也一样被拉住。黄毛显然很不服气,隔空向我胡乱蹬腿。我看黄毛和我都被拉住了,估计这架也没什么好打的了。转过头去看小雨,她已经跌坐在箱子上,哭的成了泪人儿。


  小雨见我看她,马上冲着我拼命摇头,想说些什么,只是发不出声音,但是从她的口形看,应该是想喊“不要”。


  不一会,学校的保安来了,女生寝室楼上也下来了人,里面有小雨的同学。见这个情况保安便把我和黄毛往保安室拖过去。我看到小雨被她的同学扶着进了楼,她的行李也有人帮她拿了上去,我也就跟着黄毛走了。


  在保安室里,我和他们说清楚我并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而黄毛则摊开手掌让他们看因为撑在地上而擦破的手。我说我要走了,保安没有权力留我,但是还是有一名保安跟着我出了校门。


  回到家后不管其他,先洗了个澡。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能感觉到房间里还有小雨烧出来的鱼的味道,可是我闻着并不舒服。我在茶几下面一层找到了烟灰缸,我从烟雾缭绕中看到墙上的时间已经是11点了。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给小雨打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合上了手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半个小时后我有了睡意,于是便去房间睡觉了。


  蒙胧间我听到了手机的声音,我胡乱在床头抓手机。


  “喂。”晚上被打扰已经是经常的事情了。


  “哥……”是小雨的声音,“刚才对不起,是我手机没有电了……我两块电板这两天都用完了。”


  现在的手机真好,就算是在关机的时候别人打电话,在事后也能知道。


  “哦,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么?”


  “已经熄灯了……哥,我……”


  “呵呵,小雨啊,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把握好。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后来我和学校的保安说清楚就回家了,你不用担心。”或许我不认同小雨优柔寡断的处事方法,所以并不想多说什么,“好了,小雨,很晚了,早点睡好么?要注意休息。晚安。”


  “那好吧,晚安。”小雨在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到公司的时候看着案头杂七杂八的材料,我开始静下心来工作。几个来回,已经是中午12点了。我随手拿起手机,给小雨打了电话。


  “喂,小雨啊,是我。”


  “哥,你在上班啊?”


  “恩,是的。没其他事情,就是打个电话来和你说记得吃药。”


  “知道,你也是。”


  “呵呵,我不会忘记的。没事了,挂了啊?”


  “等等……”


  “哦,还有什么事情么?”


  “今天晚上不知道哥你方不方便?我请你吃个饭好吗?就让我谢谢你前两天给我的帮助。”


  “恩……”我迟疑了一下,“好的,那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好,那你忙你的吧。拜拜,哥。”


  “再见!”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总助同学找我一起吃饭,我说小雨约了我。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转身走了。我突然想起什么,叫住了他,把他的5000块钱还给了他。


  “呵呵,还有利息呢?”这小子没正经的说。


  “到时候请你吃饭。”我随口说。


  “哈哈,你舍得让我请小雨吃个饭就好了。”说完他就离开了公司.


  当我再和小雨打电话的时候,她说让我去她学校旁边的一个饭店,就在香湖宾馆旁边,并建议我把车停在香湖宾馆。小丫头当然不知道不去住宾馆他们是不会让你停车的。


  等我到饭店的时候小雨已经在里面了,她坐在靠落地玻璃的一侧,刚好对着马路。我进去刚坐下,服务员就给我倒了杯水,然后把菜单递给我。我正准备去接的时候,被小雨抢了过去。


  “哥,今天就让我请你吃顿饭好不?”


  我估计饭店的价位小雨还是能够承受的,也就不和她争了。于是小雨便开始点菜。看来小雨对这个饭店还是比较熟悉的,不一会就点好了。


  “我昨天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小雨突然问我。


  “啊?哦,没有。”我只能这样回答。


  “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但是我很害怕……”小雨的话我完全不能理解。


  “害怕?为什么害怕?”


  “他总是缠着不放……”


  缠着不放?唉,我想不到办法。这并不是说没有办法,只是小雨软弱的性格让我所能想到的办法完全用不上。


  “我想我只有等,等他毕业……”小雨默默的说。


  “听我的,当他不存在,不要接电话,不要理会他。”或许这是我想到的最后办法了。


  这顿晚饭我吃的索然无味,所以吃完以后和小雨随便聊了几句就起身送小雨回学校。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问她:“小雨,你的复查我陪你去吧?”


  “好,但是如果你忙的话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小雨说着向我挥挥手道别,“哥,不用送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拜拜!”


  “好的,再见!”


  一个礼拜以后,也就是小雨复查的那天,我还真的有事出差,所以没有陪小雨去。在前一天我给


  小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小雨说她自己会去。小雨复查的那天晚上我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检查的


  结果,小雨轻松的和我说没事情。那天以后我一直和小雨保持联系,直到她大二毕业。


  在去年的六月底的某一天,我再打小雨的电话的时候,我被告知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当时我竟


  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从此和小雨失去联系?那只是电视拍的。事实是第二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电


  话,是小雨。她告诉我她换了手机号码。我问她为什么,她平静的说以后可以拜托很多麻烦事情


  ,我想她指的是黄毛。于是我很不识趣的问她现在是否还和黄毛联系,她的答案令我很惊讶。


  黄毛毕业了,在这个城市里面没能找到工作,只能回去考公务员。


  我问她黄毛才大三怎么就毕业了,那是否她也是三年?这意味着他们念的是专科。小雨耐心的和


  我解释,原来黄毛那届是最后一届专科,之后招进来的全部是本科。


  我想小雨是彻底摆脱了黄毛那个畜生。


  去年的9月,小雨来学校报名,是我开车去接的她。那天她母亲也陪她一起来,我就请他们一起


  吃饭。在小雨的建议下,我们去了枫叶斋。吃饭的时候小雨妈妈拿出了3000元给我,并感谢我在


  小雨发高烧住院的时候细心照顾她。


  发高烧?住院?我疑惑的看着小雨,只见小雨调皮的朝我眨眼睛。我会意,连忙谦虚一番。小雨


  的妈妈是一个很和蔼的人,过度承受了抚育女儿的压力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但是这并不


  使她给我的慈母的印象又任何的影响。小雨母亲很慈祥的抚摸着小雨的头发,拜托我在小雨需要


  帮忙的时候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她。我微笑应允。


  在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刚从老家回来就接到小雨的电话,希望我能到她们家玩。因为工作的关系我


  没有去,而在小雨回学校报到我去接她的时候她给我带了她们家乡的特产,恩,什么特产就先不


  说了,也算是隐私吧。


  另外,我的家从小雨大三开始就时不时热闹一下,因为小雨室友或者同学过生日、聚会,他们都


  会拜托小雨让我同意到我家来。小雨他们成了我家里的常客。对了,他们走的时候偶尔会从我厨


  房里面搜刮方便面,导致我不得不经常多买些。


  有一次我在想,我的厨房什么时候租给小雨和她们同学算了,只要她们能做好吃的饭菜给我。当 然,只是想想。


  在之后和小雨的联系中我始终没有提她将来可能不能生育的问题……


  上个礼拜,小雨给我电话说她大三毕业了,要实习了。问我是否可以在公司找个地方实习。我想


  到了我们部门,和同学老爹、叔叔说过后,他们认为一个学金融的女孩子可以来我的部门实习。


  这两天她和很多朋友一样在考试。再过两天……小雨就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实习生了。

关键词:曾经的故事17

作者:花猪

《曾经的故事~~,17》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花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