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经络理论的研究情况

发表日期:2007-12-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经络理论研究的历史
1 经络理论的产生和古代时候的研究

中国医药学源远流长,影响巨大,是全世界传统医学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它以历史悠久、理论系统、理论与实践密切结合、效验确定而受到国内外患者的欢迎。中医理论以脏腑、经络、津液气血等为核心,其中的经络学说产生最早。1973年中国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是现存最早的经络学专著。距今2000年以前的《内经》更十分具体、系统、全面地讲述了经络的循行分布、与脏腑的关系、病候以及经络系统中经别、络脉、经筋、皮部的内容,还提出了经络的根结、标本、气街、四海等理论,成为指导针灸、推拿等临床各科的重要依据。
2 解放前经络理论研究情况
西方的解剖学传入中国,中国的医生在解剖中找不到经络,加上当时的中国国力薄弱,整个社会正进行全盘西化的改造,西方的所有科学都被中国人认为是先进的象征,中国人的自信心完全丧失。对中医的态度也一样,特别是西医对一些致命传染病的明确疗效,更让人们对中医失去了信心,甚至一度认为中医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玄学,在汪精卫主政的南京伪政权,还曾经考虑立法废除中医。
3 五十年经络理论研究情况
本世纪五十年代以来针灸在全世界发展很快,已成为世界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上一百二十余个国家均有针灸医师在工作。各国学者对经络学说的认识不断加深,并投入很大的力量进行研究。几十年来围绕经络研究的争论层出不穷,成为中国医学科学工作中争论最激烈、又备受重视的课题。千百年的医疗实践证明经络学说的主流是正确的,它的理论思想与现代科学发展的前沿合拍,尤其与生命科学的研究关系密切,因此经络研究有广阔的前景。
五十年代,主要是推广普及针灸学基础知识,办针灸学习班,编写针灸读物和一般性的针灸临床总结时期。
建国初期毛泽东主席就指出“中国对世界有大贡献的,我看中医是一项”,“针灸是中医里面的精华,要好好地推广、研究。”根据此批示要求,我国从50年代开始就着眼于针灸临床最常见的一种经络现象研究。1956年,经络实质的研究被列为全国自然科学发展规划的重点项目,引起了国内外有关人士的关注,对我国经络研究的发展起了积极推动作用。
4 六十年代经络理论研究情况
六十年代,比较广泛地进行针灸临床及针麻临床研究,并且开展了一般性的针灸治病原理与针麻原理的研究。由于“”时期一度把经络学说视作糟粕,有些地方还对经络研究进行了无理的批判,甚至中医学院也停止讲授经络学说,经络研究工作陷入了低潮。
1960年代,北韩有一个名为金凤汉的科学家,宣称找到了经络,并将之命名为“凤汉管”,这个发现轰动了全球医学界,也引发了各国对经络研究的兴趣,随即组织了大批的科学家进行经络的研究,扬言在十五年内解开经络之谜。当然视中医为祖先遗产的中国也很紧张的组织了大批的科学家到北韩去实地学习,并加紧研究,深怕这个祖先遗产的谜由其它国家先解开来。接下来的几年,全球科学家不断要求北韩公布研究成果,北韩却始终拿不出具体的证据,最终金凤汉由于拿不出具体的证据而跳楼自杀,这件事就不了了之。这件事使得从事这项研究的科学家们非常尴尬,许多人放弃了研究,更有偏激的人根本否定了经络的存在,经络成为谜信的一部份。此时的中国医界,分成了两派,一派人认为没有经络只有穴位,否则不能解释针刺麻醉的现象,另一派人还是坚持经络的存在,但是提不出具体的证据,这些讨论也就愈来愈低调。
六十年代中期以来,在毫针疗法的基础上还出现了许多新针疗法,主要有:梅花针疗法、耳针疗法、头针疗法、面针疗法、眼针疗法、鼻针疗法、口针疗法、手针疗法、足针疗法、腕踝针疗法、水针疗法、穴位埋线疗法、电针疗法、蜂针疗法、穴位激光照射疗法、穴位磁疗法、穴位微波针疗法等等。
① 穴位激光照射疗法
始于七十年代,主要是用小功率的氦~氖激光照射穴位治疗各种疾病,如高血压、哮喘,各种感染、创伤、遗尿症、面神经麻痹、近视眼以及妇科疾病等。实验研究表明,激光照射穴位能促进微血管开放增多,血管直径增大,血流加快,穴位激光照射还能增加人体细胞的免疫功能。穴位激光照射疗法的适应症较广,对支气管哮喘(照射天突、肺俞等穴)、高血压(照射人迎)、阑尾炎(照射阑尾穴)等有效率分别为89.9%、75.3%和94%。
② 穴位磁疗法
八十年代以来临床上已广为应用。如对各种浅表性疼痛、慢性腹泻、遗尿等病症都有明显的疗效。有人对14种常见病治疗观察,总有效率达85%。
③ 微波针疗法
是毫针针刺穴位结合微波辐射的治疗方法,对冠心病、心绞痛、半身不遂、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痛经、扭伤等20多种病症疗效较好。
④ 穴位超声疗法
本法治疗挫伤、肌肉关节疾病、胃肠道疾病、神经痛、肩周炎、过敏性鼻炎等有效率在98%以上。
5 七十年代经络理论研究情况
七十年代,进入了大规模有组织地广泛而深入开展针麻临床和针刺镇痛机理的研究时期。七十年代以来,针灸临床在治疗一般痛症的基础上,逐渐扩展到针刺治疗冠心病心绞痛、胆石症、胆绞痛、急性菌痢、急性黄胆型传染性肝炎、艾灸至阴交穴矫正胎位不正等病症,且取得较好的疗效。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中国政府在北京向美国代表团实体演示完全不用麻醉药剂的基于中医针刺麻醉下的开心手术,那种血淋淋的神奇场面,使得参观的美国专家们惊得目瞪口呆。看到了针刺麻醉的神奇效果后,又极大地推动了我国经络研究工作的深入发展。“七五”国家科技攻关经络被列为重点课题,通过深入研究和探讨,经络研究有了新的进展,如循经感传现象、十四经脉、循经低流阻通道的发现等等,使我国经络研究步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70年代,解放军309医院的协作组对循经感传现象进行专题调查,结果发现用低频脉冲电刺激受试者的十二经脉“井”穴,在人群中随机采样,1000例中有13例特殊敏感,得气感觉可以贯穿全经。这一现象公布后,立即引起我国针灸界和生理学界的高度重视,纷纷组织专题在各地区进行调查,到1977年已经调查了17万人,其结果都与309的报告接近。说明在人群中,这种显著的经络敏感人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按一定比例分布的。后来北京市中医院针灸科和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合作,发现了另外一种经络感传现象,现在国际上称之为隐性循经感传现象,其出现率,在人群中为98%。从此,2500年前《黄帝内经》所描述的十四经脉被我国学者再度发现,而引起世界学者的重视。
6 八十年代经络理论研究情况
八十年代,针灸临床与机理的研究和针麻临床与机理的研究。进入更加有领导有组织有计划的巩固发展与提高的阶段。1976年6月,1984年8月,先后在北京召开过两次全国针灸针麻学术讨论会。1987年11月,在北京召开了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暨第一届世界针灸学术大会。在这三次学术大会上,我国代表发表的论文多达1745篇,基本上比较全面地反映了我国针灸、针麻和经络的科研成就。
80年代,国家科委、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了“七五”经络研究项目:《十四经脉客观检测》。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等用3种生物物理学方法,即隐性循经感传、高振动声和低阻抗,对人体十四经脉的全程进行检测,发现3种方法检测的实验经脉线互相重合,并于古典经脉图谱是高度吻合,该协作组还发现经脉线的3种特性与经脉下的4种形态学特征密切相关,从而提出经脉乃是“多层次、多形态、多功能的立体调控系统”的假说。总之,这项工作证实古人发现的经脉不仅是客观存在而且具有严格、精确的定位。
具有代表性的科研成果是:沿14经脉陆续发现了声、光、热、电、磁和同位素扩散的特异性。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是以下的研究与成果。
(1)祝总骧教授实验室采用循经低电击穿特性、循经低声阻特性等方法建立了一套14经脉的客观检测定位方法,这一方法在国内外诸多实验室得到了重复验证和推广,促使经脉实质的研究迈进了科学定位的探索时期。
(2)孟竞璧教授实验室利用法国学者建立的同位素艴(Tc99)穴位注射方法,用Y照相机显像了14经脉同位素优势扩散线与古典经脉线走行基本一致,并进一步证明了它既非神经干,亦非淋巴或动静脉血管。然而一切现代的解剖学手段,包括数十万倍的电子显微镜的观察,均没有找到与14经脉相对应的管道型组织结构线。其间薛崇成教授主持的一项著名的“口裂试验”,有力地证明了所有“经脉外周组织结构线”这一类假说。“口裂试验”令人信服地证明了:循经感传经过口唇时,双唇的开裂并没有阻止感传沿任督脉继续进行。同样,其它经脉的感传,亦可越过裂开的伤口。显然这一实验支援了“感传中枢幻觉假说”。然而对经络物理研究来讲,它恰恰提示:经脉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但却又是无形的存在,它正如海洋中的暖流、天空中的候鸟迁徙线、季风带、航空线一样,是不会因其间的局部变化、干扰而中断的,因此也不可能用解剖学方法观察到。
极力企图证明经脉只是古人对神经的无知和误解,一味热衷于寻找经络的管道型组织结构的一系列实验,虽然能够得到大量的资金,但由于探索的出发点和目标是与经络特性相背离的,故而陷入误区,不可能达到目的。
80年代,国家科委、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了“七五”经络研究项目:《十四经脉客观检测》。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等用3种生物物理学方法,即隐性循经感传、高振动声和低阻抗,对人体十四经脉的全程进行检测,发现3种方法检测的实验经脉线互相重合,并于古典经脉图谱是高度吻合,该协作组还发现经脉线的3种特性与经脉下的4种形态学特征密切相关,从而提出经脉乃是“多层次、多形态、多功能的立体调控系统”的假说。总之,这项工作证实古人发现的经脉不仅是客观存在而且具有严格、精确的定位。
7 九十年代经络理论研究情况
1996年10月,张声闳、陈静在《科技导报》上的“关于经络本质和机制”一文中提出了“经络是生物体的一个特殊的自组织系统,它无固定形态,寓于生命体的间隙维中”的假说。这一假说的理论依据是:现代分形理论提示,任何形式的组织结构都不可能全部占据三维空间,总有一个分数维空间作为间隙维存在,人体结构亦当然不能例外,它的间隙维无疑应由有序流动着的体流来填充。那麽,人们不禁要问:人的体液仅仅是间隙中流动的填充物吗?人体作为复杂的自组织系统,可以设想,对于任何复杂的组织结构,都会有一个同样复杂的间隙结构对应存在。二者所不同的是组织结构在发育过程中越趋向复杂、精细,则其结构就越趋向分立。研究这种分立的精细、复杂的结构便衍生出了现代的分科而学之的西方生物医学。但人体间隙结构在发育复杂化的过程中则是始终保持了其结构的完整统一性的。故笔者以为,中医整体医学理论正是从这一完整性、统一性出发所形成的,中医学应是包括人体间隙维和组织结构间完整统一作用的理论。因此,笔者赞同张声闳、陈静的假说,认为人体间隙系统从生命活动一开始,便自然形成一套无形的互相连通的网络,这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网络就是经络系统的实质。而当解剖刀将生命体切成标本时,这一间隙系统也就被破坏殆尽了。因此,利用结构解剖学是永远找不到经络实体的。人类的科学技术在不断地发展更新,科学在认识客观世界,认识自然、生命(包括人类自身的能力),在向微观深入的同时,也不断地向宏观整体方向拓展,现代经络实质的研究可能正在呼唤、期待着一个崭新的生命体间隙形态学的诞生。
(二)对经络理论的现代实验研究
1 循经感传现象的研究
1956年中国即将经络的研究列为全国自然科学发展规划的重点项目,有组织地进行临床观察、形态学研究和实验研究,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也有曲折和干扰。进入70年代,在针刺麻醉研究的推动下,解放军309医院,北大生物系和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进行了1000例循经感传出现率的调查。对8名感传显著者进行经脉感传的观测。1973年由卫生部组织按统一方法和标准、在20余省市进行了二十万例的人群普查,然后观察出现感传的情况。以后中国学者又分别在国外对莫桑比克人(203例)、尼日利亚人(182例)、塞内加尔人(193人)、英美德法等白种人(110例)的循经感传进行了观察。证明循经感传在人类当中,无人种和地域的差别。
在不同性别、年龄、地域、种族、健康和文化水平的受试者身上都能观察到循经感传现象。等国学者也先后进行过这类研究和报导。一般说来,在人群中有感传的是少数,占15%~20%,显著循经感传则只有1%。但是对不敏感人的井穴加电刺激后,用特殊的小锤进行叩击。可以在肢体上叩出一连串的敏感高发声点,连接起来即是古籍记载的经脉线,这条线同样具有电、声等特性。实验证明这种隐性循经感传是有普遍性的,占测试者的95%左右。这一结果是可重复验证的。北京市中医医院和河北保定地区中医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学医院)的学者发现运用传统的手段进行催气运针,循经感传出现率达80%以上.气功入静者可以诱发循经感传,其出现率达80%,而且多数人都可通达经脉全程。证实了明代李时珍所说“内景隧道,惟返观者能明察之”。
国内外的学者还对循经皮肤病进行了观察,总结了346例478条循经皮肤变化,包括有贫血痣、神经皮炎,皮肤色素沉着等25个病种。有些疾患是先天的、有的是后天的,十四经脉及带脉都有。有的见于经脉的一部分,有的波及经脉的全程,十分醒目。还有的单位和笔者,均发现针刺时出现循经的红线、白线、红疹及皮下出血等血管神经反应,常可保持数小时以上。在病人身上我们还发现有循经性疼痛、麻感、痠、痒及走窜感;冷、热及水流感。与古典经脉记载相吻合。病程短者2-3天、长者达15年仍存在这种现象,称为循经感觉病。循经感传、隐性循经感传、循经皮肤病、循经疼痛和循经感觉异常,均基本符合古典经脉线的记载,为国内外学者所承认。按照“肯定现象,掌握规律、提高疗效、阐明本质”的思路,我国的经络研究不断深入,取得了显著的进展。
1985年经络研究被列入国家“七五”攻关课题;1990年被列为国家十二项重大基础理论研究之一;1998年又被列入国家攀登项目,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经络的现代研究取得了显著的进展。目前我国学者已有大量的资料说明:
1)现象是客观存在的,其中循经感传尤为多见,它普遍地存在,是一种正常的生命现象。
2)人体体表可以观察到与古典经脉循行路线基本一致的线路。它与人体功能的调节密切相关。
3)经脉和脏腑间确有相对特异性联系。我国学者在经络的研究方面采用了电、声、光、核、气等多种理化方法、神经生物形态学方法,如CB-HRP(辣根酶)萤光双标法等手段,从细胞水平进行研究。
A 皮肤电阻和电位检测法,循经低流阻通道的发现
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应用自制的流体阻力测定仪器在人体和动物皮下探寻低流阻点,发现皮下的一定部位有特异的低流阻点,这些低流阻点与体表的低电阻点多数相互吻合。这是世界上第一次用实证研究方法发现经脉线下确有一条便于液体流动的低流阻通道。经脉皮下的低流阻通道的发现,首次揭示了经脉“血气”运行的原理。
四十多年来,中外学者用电学方法,采用皮肤电阻为指标进行研究。50年代初,发现人体体表存在26条低电阻连线,称为良导络。它的径路与古典经脉线路相似。我国学者近年来对皮肤低电阻点的检测方法进行了重要的改进,并进行了系统的论证。通过对14经脉的测试结果,证明皮肤低电阻点的循经性。低电阻点密集分布,沿经排列,但不连续,其结果稳定可以重复。当对机体施加外加电流时,穴位与非穴位的皮肤电位差较明显,并且反映出经络脏腑功能方面的活动。有人认为皮肤电位测定较皮肤电阻测定更有意义。
B 同位素示踪法
中国学者和国外学者从60年代即采用放射性同位素示踪法研究经络。采用在穴位上注入P32观察到所测12条示踪轨迹与古典经脉线基本一致。近年来采用高锝酸钠注入穴位,用大视野数字照相机记录,观察到:
①四肢部可迁移30-110CM,轨迹主要位于皮下;
②移行速度3.5-76cm/m,在非穴位注射则有淤积;
③在活体观察与淋巴和神经干无直接关系,但与血管关系密切;
④在四肢部的十二经脉和任督二脉基本循古典记载走完全程,仅大肠经和心包经有一定变异。专家鉴定认为此法直观、客观、重复性均较强。
C 循经声信息检测,循经声传导特性的研究
辽宁中医院先是在经脉线的穴位上压迫发现沿着该经可以通过声发射测试手段纪录到特异性的声信息,其频谱主峰在30-40赫。以后该院又将标准的正弦波输入经脉,结果大大提高了声循经传导的特异性。北京炎黄经络研究中心在人和动物实验经脉线的任何一点输入声波,证实声波确实沿实验经脉线循行。
D 循经微小波动的测定
中日友好医院在临床工作中发现针刺实验经脉线可以沿经脉扪到一种相当搏动脉搏动力度1/10的一种微小波动。北京炎黄经络研究中心与中国医学科学院协作制成一种特殊敏感而稳定的机械传感器,在一定条件下,纪录出这种微小搏动,其频率在60-90次/分,与受式者的脉搏基本一致。这一结果验证了《难经》中关于“十二经脉皆有动脉”的论断。以上两项发现,经脉的声传导和机械搏动的传导证明经脉确是一种复杂的主体的“血气”(即能量、信息和物质)的通道。
E 循经离子的重要性和波动的发现
天津中医学院应用先进的离子微电极技术在人体和动物活体上检测到穴位和经脉线下肌层的钙离子浓度远高于非经脉线,相差为一倍。他们还发现针刺动物或人体经穴处,该经脉的钙离子会迅速增加,以后的研究他们还发现经穴下面的钾离子也具有类似的变化。这是经脉化学物质的特异性以及针刺后血气运行伴随化学物质变化的重要发现。
此外,经脉线上针刺后还引起循经皮肤CO2释放量的增加和氧分压的下降,分别为中医研究院针灸所和福建针灸经络研究院所证实。针刺引起经脉线的多种化学因素的变化进一步说明经脉是一种血气运行的通道。
F 经穴钙库和结缔组织及其红外线传导作用的发现
“八五”期间,“经络的研究”项目被列入国家攀登计划,这是我国一项重大战略决定。这一立项不仅大大鼓舞了经络研究的专业队伍,而且吸引了越来越多学科的专家参加到经络研究行列。复旦大学用质子激光X线荧光光谱方法大面积扫描发现经穴下存在钙的富集区(钙库),其总量较对照区高10倍。该协作组应用核磁共振技术等发现针刺经穴位“得气”时,其位置均在结缔组织中。他们还通过红外光波长传输特性的测试,发现在9μm-20μm的波长范围内,存在一种高传输率的波段,从而认为经脉下结缔组织中的红外光(能量、信息)传输功能和钙富集区的发现是两项重要的客观事实,反映了人体经络穴位的物质基础。
2 经脉脏腑相关研究
经络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沟通人体内外表里。通过经络的联系,脏腑病变可反映到体表,出现特定症状和体征;而刺激体表的一定经穴又可以治疗相应脏腑的疾病。所谓“有诸内必形诸外”,“揣外而知内,治外而调里”,这就是经络脏腑相关。如《素问﹒藏气法时论》即云:“心病者,胸中痛,胁支满,膺背肩胛间痛,两臂内痛”,将脏腑与肢节联系起来。
针刺心包经的内关、郄门、曲泽、天泉四穴和心包经上的两个非穴点,及四穴旁2cm的8个对照点,对80名受试者心功能(包括LVET、P/L、SV等8项指标)及心电图进行测试。发现针刺心包经上四穴和非穴点与对照8穴对比,差异非常显著P又有人相继对胃经和胆经进行实验观察,结果相同。还有人观察到针刺“足三里”、“小海”、“曲池”分别对胃、小肠和结肠运动有相对特异性。1984年有报道在内关、足三里、孔最和太溪注射的示踪剂Na1125均能迅速到达各脏器,但到达的速度、强度则因穴位不同而不同。随着经络研究的深入,经脉脏腑相关必将成为重点之一。它对于阐明经络实质,提高疗效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近期,北京中医药大学一位博士论文:“脏腑经络系统相关规律的理论与实验研究”的答辩会上令与会专家评委们感到耳目一新。作者先是以生物物理学方法对人体的心包经精确定位的基础上,进行导电量的测试,发现两点。第一,经脉皮肤导电量的分布与《黄帝内经》关于心包经的血气运行的方向一致。第二,导电量的分段组合与受试者的性格和心理状态有关,并提出“经络效应密码”的论点,这种论点既符合中医藏象学说又是一项现代经络系统科学的创新。
针灸经络研究有重要进展经脉脏腑相关得到证实(医学信息网2003-6-5)
本报讯(记者刘燕玲通讯员毛喜荣)科技部一项重大攻关课题近日证实:经脉脏腑相关是经络理论研究的核心,针刺心经、心包经和心俞、厥阴俞穴等,对急性心肌缺血、缺血性脑卒中均有治疗和预防双重作用。主持这项课题的中国中医研究院安徽经脉脏腑相关研究中心主任周逸平教授介绍,该课题组根据“心主神明”、“心脑同治”的中医理论,初步研究发现,针刺相关穴位可明显改善缺血性脑卒中病人所伴有的心率和心电图异常,还能有效地缩小脑梗塞体积,改善脑循环及脑细胞的功能,预防并减少脑卒中者的病死率,提高生活质量。课题组还根据“舌为心之苗”理论,提出舌诊的物质基础可能与舌上的神经肽分布特征相关。为“心开窍于舌”、“心脑同病”、“心脑同治”等中医传统理论提供了实验依据。课题组选择心经经脉与心脏相应脏腑进行一经多脏的对应研究,通过临床观察以及动物实验研究,观察到心经经脉(或心经穴位)区与心脏存在相对特异性联系,表现为心脏疾患可相对特异地反映于体表的心经和心包经;针刺心经经脉(或心经穴位)、心俞穴,对心血管系统具有特异性的调节作用。这种相对特异性联系,与躯体交感反射活动关系较密切;心经相应穴区感觉神经与心脏的节段支配大体相同;心经相应穴区的交感节后标记神经元与支配心脏的交感神经元的主要部分重叠。一些内源性生物活性物质和神经递质以及一些神经肽类物质,是介导心经经脉(或心经穴位)的针灸效应的重要物质基础
(三)现代实验研究的结论
50年来的经络研究历程告诉人们,单纯以现代生理学和现代医学为基点,用手术刀和显微镜去找经络是行不通的。因为人体本身具有两大系统,即物质系统(组织、细胞和分子)与能量信息系统。而中医经络的核心恰恰是以能量信息系统为主导,沟通并促使两大系统连动的过程。
我国在经络研究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可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一是循经感传现象和十四经脉的体表二维精确定位的研究,使中医经络成为可以实证的现代科学,同时也证实了古典中医经络学是中国古代高度精确的科学。
二是多种能量、物质和信息(如声、微小搏动、离子波动和循经感传的电生理研究等)的循经运动说明我国经络研究已经形成一门独特的现代科学。这门现代科学证实了《黄帝内经》关于经脉是“行血气”通道的科学论断。
三是正电子断层扫描(PET)是世界上第一次用PET显示气血运行在经脉深层通道的直观的三维定位。这个实验与经脉循经低流阻通道的发现对经脉实质的探索将有重大意义。
四是经脉的钙离子、钙库、结缔组织和经脉的电生理和脊髓神经的形态学研究,说明我国经络学是建立在科学的物质基础之上,也说明我国经络学研究已形成一门独特的现代科学。
五是以系统论和信息论为主导思想的脏腑经络相关规律的研究,是我国经络现代研究的新起点,也是超越西方现代科学的机械论而证实了古典中医学的本体论和方法论。

中西医结合研究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实践,我国医学界为推进中西医的统一付出了整整一代人的努力,其进展和成就是巨大的,在历史上谱写了可歌可泣的一页。同时,实践也把中西医之间的差异更加深刻地显示出来,中西医的统一比原有的设想要难得多,跨世纪发展面临着许多深刻的矛盾和困难,有些人对这些矛盾和困难缺乏正确的认识,有的陷入困惑,有的产生新的怀疑和动摇,感到中西医结合“遥遥无期”,怀疑“能否进行到底”,认为中西医结合研究“是出于行政命令的一相情愿”,甚至认为“是医学乌托邦”。对于中西医结合来讲,21世纪将是决胜的世纪,要实现新的突破和长足发展,应当有必要的历史深度和时代高度的理论思考。要坚持和发展毛泽东主席关于中西医结合的基本思想,要对40多年的实践作出有理性思考的总结,对于面临的矛盾和困难要以历史的和发展的观点来分析,对于中西医结合要有更加深刻和准确的理解,对于中西医统一的必然性和条件性要有规律性的认识和解释,克服认识上的一些模糊和混乱。


 

关键词:医学前沿

作者:罗汉果

《经络理论的研究情况》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罗汉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