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无法逃离——梅里七日行

发表日期:2007-12-30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景区:德钦 雨崩 点击数: 投票数:

年初三。德钦飞来寺



 



见到德钦县城,天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在浓黑的夜色中,山谷里的小城,一盏盏桔色的小灯象悬浮在谷底的星星,密密的与天上无数的星星连成一片,深黛色的雪山上,弦月低垂,一时间不知天上人间。



一直想拍星星。这晚的星星信手可摘。十二点,与德宏的山友帮庆准时架好机子对准了飞来寺对面山上的一座电塔。



时间滴滴嗒嗒无声流淌,寒气也悄息无声地从衣襟的每个缝隙沁入皮肤,冷得一身鸡皮疙瘩。



跑到赵队的屋里避寒,困得眼都睁不开,抱着被子挨着床假寐,心里嘀咕一个小时后一定收机。帮庆兴致却很高,拉着小赵话说个没完。



半梦半醒间,无意把他们的话听了个滴水不漏。原来这帮貌不惊人的家伙曾登顶过哈巴雪山,穿越过高黎贡山,徒步过独龙江。咦?以前怎么没听赵队提过?



谈笑间,六七十斤重的登山包、吸饱人血的蚂蝗、让人绝望的雪盲、恐怖的路边遗尸、无望的等待……在他们的口中,就象在说着旁人的故事。



天,我惊惶于自己的莽撞。怎么会这么糊糊涂涂、冒冒失失地就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我只不过是一只属于城市的猫,在石屎森林的四方盒子里,仰着头,透过防盗网的缝隙,望着灰色的天空渴望着流浪,却明白所谓的流浪只不过是短暂的出逃,优越的生活早已让四肢丧失了流浪的能力。



想着接下来的三天要跟随着他们去爬梅里雪山,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但,听着他们的故事,忘了冷,也忘了困。这一夜,心底深藏的那一点点不羁蠢蠢欲动。或许,有他们在身边,我会多那么一点点勇气,支撑自己走完后面三天的转山路。



不知不觉三点了,差点忘了收机。帮庆是个特别特别认真的人,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叫上我一起上山关机器。收机的那刻,这只江湖老驴才惊惶地发现,自己的机器快门线失灵,三个小时,快门就一直没打开。呵呵,老马失了前蹄!我们的笑声在半夜听起来真有点碜人。



年初四。梅里雨崩村


 


十八公里,走起来是个什么概念?从西当村走到下雨崩村,我坐在客栈的门口,抖抖酸痛的脚好好地想了想,然后狠狠地鼓励了一下自己。尽管我是这支队伍里最慢的一个,还没走多远就把所有的行李背在了老龚的身上,就这样还是比他们晚了近一个小时到达,但我毕竟还是走了下来。嗯 。还是不错的!呵呵,十八公里,以前我从没想过要这么走。


赵队找住处去了,站在暂时落脚的梅里客栈将上下雨崩村看了个一览无遗。现在是冬季,万木凋蔽,雪山上的雪没有想象中的厚,天已暗了,斜阳将山的影子拉得长长的,阴影下两个小村庄少了很多生气。我想春暖花开的时候,这里应该还是很美的,焦黄的青稞地一绿,山里就有了颜色,有了生命的气息。


一路上,美女桔子老问我,这么深、这么偏僻的峡谷里,这些村庄是怎么建的?这里的人们拿什么交换生活物质?我一直没有答她。佛主造物给了你什么就是什么,为了生存,有一部分人只占用很少一部分生活物质,但他们还是得生存下去。在这三江并流,山高峡深的地方生活着很多这样的人。其实,想到这些我总觉得自己有时奢侈得可耻。不到这些地方,浮沉在物欲横流的都市里,人总是不会懂得什么叫满足。是这么说么?知足者长乐。在这些地方,见到的笑容永远比城市里丰衣足食的人们灿烂得多。


(晚上,赵队烤了很多五花肉来吃,好香。感冒了,已经用了好多包纸巾,但仍禁不住美食的诱惑,吃了好几块,然后抿了几口青稞酒,才跑回去沉沉地睡去。)


 


 


年初五。梅里雨崩村旁营地


如果拉丁神灯问我有什么愿望,我一定回答:请赐予我超强的意志力吧。


海明威笔下的老人,用超强的意志拖回了那条差不多只剩下一副骨架的马林鱼,结局尽管残酷,他仍算是一个悲情英雄。


今天,如果我能象他那样再坚强一点点,不至于在从冰湖下来的路上,累得直想哭。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明明知道如果咬咬牙,肯定是可以走下去的,我却想放弃。小武、小赵陪着我一路说着鼓励话,对一个思想上已经想放弃的人,他们的话没有丝毫作用。可是我非常感激有他们陪着,因为有他们在身边,我至少觉得自已还有支持下去的勇气。下山的路是没有退路的,我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捱下山。最终我还是自己走回去了。散了架似摊在椅子上,帮庆大哥看着我,笑问:阿夏,下回还和我们走么?我一脸惨笑:不了。那一会儿,我真想大哭一场。


不只是累。


人到了某个极限,才猛然发现自己内心那个最脆弱的地方在哪里。


在那个城市里,我独立得自以为早忘了脆弱。等发现时,居然手足无措,慌得只想哭。但记得很清楚,尽管当时笑得一定很难看,我脸上挂着的一定是笑容。其实大部分时间我甚至忘了自己也会哭。


我是佩服那老渔夫的。我想如若神灯能赐予我力量,也许会比现在成功很多很多。


但此时,我宁愿做那朵顾影自怜的水仙,对着自己的影子痛哭一场。


佛说修行的最高镜界是能脱离轮回之苦。今生是无法逃离的了。                                                                                                                                                                                                                                                         


无法逃离之时,把自己扔在觥筹交错的吆喝声中,被喧哗淹没;或是静静在坐在雪山下,望着星空数数星星,倾听万籁俱静中自己的一呼一吸,或与那沉睡在雪山上孤独的魂灵对话,被孤独淹没,也是一种幸福。


晚上,躺在营地的帐篷口看星星,头顶的星星多得让人眩晕。有流星从天边划里,我悄悄地许了个愿。


 


 


年初六.

2000007
中甸


从雨崩走回西当村,我彻底完蛋,上吐下泻,感冒流鼻涕。老邱老沉笃定说我这是肠胃型感冒,从他包里拿了几片药给我吃了,我便开始在车上靠着小武的大背包昏睡过去。朦胧间,好象赵队给我盖上了衣服,老龚给我理好了垫脚的,后来他们不知从哪还给我打来了两壶热热的葡萄糖水。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恍惚间会想,还不如就这么一直病着好了。


关键词:德钦

作者:木渔

《无法逃离——梅里七日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木渔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