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狗受虐她最看不过眼

发表日期:2007-12-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ra]   本报讯(记者 冯强 程彬 实习生杨娇)11月23日晚,赵建萍管理的位于西安市长安区的“陕西省动物救助委员会温国堡救助中心”又收到了一只被虐待的小狗。   两天救治 受虐犬正在恢复   一位年轻人送来了一只浑身湿透、“只吐气,不吸气”的西施犬,它左眼不见了;右眼红肿,似乎随时都要掉出来;后腿折断;脖子被一根拳头宽的铁丝环狠狠卡住。年轻人在快车道上发现了它。   赵建萍立即开始救治,“但能否救活要靠运气。”她给小狗打消炎针;用盐水冲洗血淋淋的面部;用干布擦净身上的污水;用钳子撬开铁环。最后,赵建萍把它放到炉边,祈求那微弱的热与光能支撑住奄奄一息的生命。   昨日下午,当记者赶到救助中心时,那只西施犬仍躺在炉边,毛一股股拧结着,右眼依然红肿凸出,它似乎已经忘了疼,只是安静地躺着。   与两天前相比,西施犬的状况略有好转。尽管已完全失明,但仍奋力地抬起头,用一对前爪撑住身子。赵建萍挺兴奋,立刻用针管抽些牛奶,掰开它的嘴巴喂进去。   但赵建萍依然没有给这只狗起名,“我还不敢确定它一定能活下去。”   近一个月 接连收留受虐狗   看着虚弱的小狗,赵建萍透露,近一个月来,她已多次收留受虐后被弃的宠物狗。有只狗,大面积烧伤;有只狗,没了眼睛;有只狗,腿被轧断……救助中心的每只狗,都有段伤心的往事。   脆弱的生命被好心人送来,赵建萍用心救治它们,“有些活了过来,有些我也无能为力。”而说起对于虐待它们的主人,赵建萍语气升高,连着用“太坏了,没良心……”之类的词来发泄心中的愤恨。   赵建萍无法解释为何近一个月来虐狗事件多发,但她认为用法律保护小动物生命的手段之匮乏,是动物频频被虐的根本原因。她说:“现在惩罚虐待者,仅仅是道德上的谴责。”   朋友曾给赵建萍打电话,说有人在杀狗卖肉,“可我有什么办法?不仅管不了,听着还伤心。”她说,“曾经和杀狗的吵过,人家骂我多管闲事。”而赵建萍能做的,只是不下十次地召集志愿者签名呼吁立法。   “如果没人要,我就一直养着”   赵建萍不仅担心宠物狗随时会有受虐的危险,也操心着独自支撑的救助中心的未来。据了解,赵建萍和几个朋友于2004年成立了这个救助中心。虽隶属陕西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但就是民间组织,没有一分钱经费。”   三年过去了,当年的志同道合者只剩下赵建萍一人。她独自住在救助中心里,操劳得双手通红,布满裂口。“我现在都不存钱,每月的退休工资刚够七十多只狗一个月的馍钱。”赵建萍说,“至于药费,狗的洗澡费等开销,都是朋友、志愿者或宠物学校赞助的。”   赵建萍甚至会到附近餐馆收剩饭,“要是有人送来受虐狗,我就说‘你心好,再拿些钱给它治病吧’。”   说话时,数十只狗在院子里玩耍,有三条腿蹦的,有没了眼睛在地上打转的……望着它们,赵建萍盘算着,“如果没人要它们,我就一直养着。”

作者:贝利

《小狗受虐她最看不过眼》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贝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