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抛弃是不是男人的惯例

发表日期:2007-12-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

www.qzone.cc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

非主流图片


男人总是那么狠心,一边又一边的抛弃她们.难道他是冷血人?这一切都太悲伤了!


  第一次见到亚梅时,她一头披肩长发,穿着合体的浅黄色条纹衬衣,显得简洁而朴素。但她嘴角扬起的那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还是暴露出了与她这个年龄极不相称的哀愁与迷茫……


  不经意的相遇,让她觉得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了解自己


  1999年春节,刚刚迈过18岁门槛的亚梅,独自一人踏上了南昌开往成都的火车。在一次表姐朋友的聚会上,她认识了张涛。


  张涛1.8米的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俊朗的脸庞,迷人的眼神,似乎所有能用来赞美男人相貌的词语都能用在他的身上。面对帅气逼人的张涛,亚梅怦然心动。整个聚会上,她的目光始终没有从他身上挪开半步。她注意到,尽管他很热情,和谁都能聊上几句,但并不是一个眼睛到处瞟的男人。聚会结束后,大家互换了电话号码。以后的几天里,亚梅每天都会想到他,手里拿着写着他电话号码的小纸条,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最终,她还是拿起了电话,“喂!……”良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张涛对她的电话丝毫没有感到意外,聚会上这个身材娇小的漂亮女孩,始终是众人的焦点。只是,在他看来,这电话似乎比预计的来得早了些。


  两天后,他们约在一家小吃餐厅碰面。“我39岁了,结了婚,有个10岁大的女儿……”张涛坦诚地介绍起自己。原本腼腆地低着头、轻搅杯中柠檬的亚梅,猛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自称39岁的“老”男人。“不可能!”她语气坚决地说,“开什么玩笑,你逗我的吧!”一脸惊愕的她使劲摇晃着脑袋,说什么也不肯相信,这个看上去顶多二十七八岁、正深情注视着自己的帅男孩,竟然比自己整整大了21岁。


  大21岁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亚梅想不出来。尽管,张涛的“家庭”丝毫没有减退二人攀谈的兴致,他也毫不避讳地告诉亚梅,自己和妻子向来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但亚梅心里已经下了定论,她与他,是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虽然两人不经意地美丽相遇了,但两人之间永远有一段距离。


  再次见面已是一年之后,亚梅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便从家里偷跑出来。从火车站到表姐家,一路上,张涛紧紧牵着她的手,没有一点尴尬,也没有说“我喜欢你”,什么都没有,两人很自然地开始拍拖。尽管亚梅时时刻刻都处在矛盾中,毕竟张涛是有家庭的人,毕竟他比自己大21岁,但是那一刻,她确定自己就是想和他在一起。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他们如胶似漆,形影不离。


  他们恋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亚梅父母的耳朵里。父亲大发雷霆,从南昌直奔成都,要带亚梅回去。亚梅没有反抗,临走时,张涛恳求她留下:“我一定会要你,我可以离婚。”但是,亚梅在父亲面前还是妥协了,回到了南昌。之后,她开了一家服饰小店,忙碌的生活使她无暇思考和张涛的事情。渐渐地,她以为这个男人已经从自己心里抹去了。


  2003年6月,亚梅结束了小店的生意,任性地踏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她没有想过再找张涛,但是她还是拨通了张涛的电话,“喂……你好吗?”“你一定在火车上。几点到,我来接你!”张涛的自信让亚梅感到不可思议,只觉得眼眶里强忍了许久的泪水,在他说出“我接你”时,滑落脸颊。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了解自己了。


  站台上,张涛依然俊朗的脸一出现,亚梅百感交集。时隔多年未见,却像两个从未分开过的亲密恋人,张涛很自然地牵着亚梅的手走出站台。那双久违的温暖大手,亚梅再也不愿松开,她决定留在成都,留在张涛的身边。


  她不知道将来还会遭遇怎样的感情,但她知道那将不再是爱情


  在成都,亚梅重新开了一家服饰小店。然而,一段时间后,她与张涛甜蜜的恋爱生活随着张涛妻子的阻挠逐渐褪色。尽管,张涛时常抱怨妻子不温柔,不贤惠,比不上亚梅,但是只要妻子打电话来,他就乖乖回家。为此,张涛和亚梅的争吵变得愈加频繁。


  2004年5月,张涛和妻子离了婚,所有财产都给了妻子,每月补贴女儿600元生活费。离开家时,张涛拎着仅有的一箱衣服跨出大门,远处的十字路口,亚梅正在那里等待。太阳底下,一阵风夹杂着空气中的潮湿,吹乱了张涛干涩的头发,和亚梅第一次见到他时,判若两人。亚梅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揪心的酸涩:他是为她离的婚,她这辈子都一定要对他好。


  可是,自从离婚后,张涛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经常乱发脾气,三天两头应酬到深夜才烂醉如泥地回家,一身酒气地躺倒在床上。亚梅再也见不到他的灿烂笑容,听不到过去的甜言蜜语,日子过得几乎没有丝毫乐趣可言。并且,离婚也并没有割断张涛和前妻的关系,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要和前妻通电话,周末要到前妻家去“照顾孩子”。亚梅稍稍多问两句,他就挂电话、关机。亚梅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苦苦等待的生活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一天深夜,亚梅和几个小姐妹在KTV唱歌,忽然接到张涛从前妻家打来的电话:“今晚我不回来了。”“什么,你说什么?”亚梅尖叫起来。张涛没有答话,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他前妻的声音:“怎么?你还要跟她请假,从前你怎么不跟我请假。”这天晚上,平时滴酒不沾的亚梅喝了3瓶啤酒。借着酒劲来到张涛前妻的楼下,打电话给张涛:“你马上下来!”一会儿,张涛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两人对视而立,僵持了几秒钟,张涛撇下亚梅独自离开了。亚梅陷入了痛苦的深渊,倚坐在楼梯口痛哭。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收到张涛前妻发来的短信:“他不可能和你结婚的,只要沾到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亚梅突然大笑起来,笑得悲凉而哀怨,她在嘲笑自己的愚蠢和傻。


  2004年春节,和5年前亚梅初到成都相比,这个春节过得格外悲凉。在表姐家吃过年夜饭,她独自一人到店里睡了。听着窗外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她的眼泪直往下流。每次,她和张涛吵完架,就大包小包、兴师动众地搬到店里去住。可是,没有真正住过一个晚上,只要张涛一来,她就会乖乖地跟他回家,即便是凌晨4点钟,他也会冲到店里:“你不能这么不道德,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每每这时,亚梅都会责怪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走了,对张涛来说,是不是太过残忍?


  12月23日是亚梅的生日,自从两人在一起后,他们没有出去玩过一次。生日前,她跟张涛软磨硬泡了很长时间,他才答应带她出去玩一天。可是一大早,张涛换上一身干净衣裳,轻描淡写地对她说:“我到她那里去了,脏衣服在凳子上。”然后便出了门。亚梅的眼泪刷地一下掉了下来,她不明白自己在张涛心目中究竟算是什么?亚梅搬到了店里去住,也许是太多的分分合合,张涛已经不像起初那样惟恐失去她,他总以为亚梅在开玩笑,他坚信她离不开自己。亚梅一连在小店里住了10天。第10天,张涛似乎感到亚梅这次是铁了心的,他赶到店里拉住亚梅:“你不能就这样走了,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我不能失去你。”望着张涛真挚诚恳的目光,亚梅犹豫了。


  “我们结婚吧!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的。”今年4月26日,张涛终于向亚梅求婚了。这本是亚梅企盼已久的场景,但当时,她沉默了。亚梅知道,只要在这座城市,她就会想到他。她很爱他,但是他却根本不懂得怎样去爱她,在很多事情上,他总是一厢情愿,而忽略了她的感受。如果爱情只剩下痛苦和折磨,她宁愿离去。所以,她打算过段时间就离开成都,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开始新的生活。她不知道将来她还会遇见谁,还会遭遇怎样的感情,但她知道,那将不再是爱情。他在她心里留下的印痕,她这一辈子都无法消除。

关键词:抛弃是不是男人的惯例

作者:poco

《抛弃是不是男人的惯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poc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