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张爱玲的“半生缘”

发表日期:2008-01-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年轻时并不喜欢张爱玲和她的文字。觉得她生活在诸多矛盾中:内心孤寂而外表张扬,笔调平缓、低沉却又缠绵。 
    前段时间,每晚读《聊斋》读得梦中都是狐妖鬼魅。于是想换换“口味”。随手抽一本张爱玲的书,翻到《倾城之恋》,然后,《一炉香》、《二炉香》、《郁金香》……最后到《半生缘》,读得手不释卷,只恨时间过得太快。待不知不觉,快读完全套书的时候,不禁纳罕起来:我怎么一下“陷进”这些文字里来了?《半生缘》里说:“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瞬间的事。可是对于年轻人,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有时候,年龄、阅历,无意中改变着人的思想和喜好呢。 
    张爱玲25岁前,几乎完成了她一生的作品。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出名趁早”。她的作品里除了灵气,也充满了对世态人情细腻深刻的观察和体味,表现出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悲情色彩。另一方面,又显露出她那年龄段特有的尖刻、犀利,甚至是刻薄。《鸿鸾禧》中,她对新娘的描绘是这样的:“玉清的脸光整坦荡,像一张新铺好的床,加上了忧愁的重压,就像有人一屁股在床上坐下了”;《留情》中,她写道:“米先生除了戴眼镜一样,整个地像个婴孩,小鼻子小眼睛的,仿佛不大能决定它是不是应该哭。身上穿了西装,倒是腰板笔直,就像打了包的婴孩,也是直直的……他连头带脸光光的,像个三号面粉配给面粉制的馒头,郑重地托在衬衫领上。”这,大概和她的生长环境有关吧。 
    《半生缘》也许是张爱玲投入心血最多的作品。只有在这部作品中 ,她惯有的尖酸刻薄全没有了。即使令人咬牙切齿的祝鸿才,她似乎也笔下留情,透过细腻深入的白描,让读者“触摸”到人心中最柔软的部位,看到一份潜藏着的善良情愫……我想,那个时候,她学会了宽容、学会了博大和隐忍,原来时间对生活产生了太大的影响。 
关键词:张爱玲的半生缘

作者:poco

《张爱玲的“半生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poc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