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如茶女子的俗世爱情

发表日期:2008-01-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如茶女子的俗世爱情

采写:金玲珑

  时间:2007年11月14日



  地点:素心斋



  人物:纳言



  年龄:26岁



  职业:茶庄老板



 



  买茶不要像买菜



   那一年,我21岁,是一家小茶庄的老板。我的茶庄在莫愁湖旁,原来是朋友的一家专拍大头贴的小店。店面只有几平方米,我却花了很多心思去装修,为了配上我的茶。



   我只卖最好的茶叶,这可能和我的品茶史有关。茶会醉人,茶毒也是一种毒。茶和毒品的唯一区别就是,茶的上瘾是合法的。当你上了茶的瘾,会越品越贵,欲罢不能。茶瘾君子倾家荡产也不足为奇。



   罗列总是在固定的时间来,大手一挥,让我把最好的茶包起来。而我的大多数客人,都会热衷听我讲讲茶的文化和风俗。谈到投机时,我乐于邀请我的客人品尝最新的茶,再细细回味唇齿间的无穷风味,交流感受。所以我对罗列的感觉,是从鄙视开始的,只因断定他不是品茶的真君子,只是一个附庸风雅的富小人罢了。卖茶的人不一定爱茶,但爱茶的人将好茶卖给不识货的人,一定会有爱女错嫁的心痛。



   逢年过节,罗列对好茶的采购更是疯狂,常将我的小店买断货。一下午,我早早关了店门,忙着按照他的要求将不同的茶分别打包,一看就是为了请客送礼。这样做的时候,丝毫没有生意成交的乐趣,我机械地重复着这些动作,心中却觉得无限委屈。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冲他喊了起来:你可不可以不要买茶像买菜?



   罗列愕然,足足有三分钟没说话。显然他遇到了生命中不常发生的意外状况。他放下手里的公文包,第一次在专门给客人准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顺手给他泡了一杯碧螺春,他浅啜一口,说,买茶不像买菜,你觉得是怎样的?



   我哑口无言。他开始滔滔不绝,讲述茶的发源史,从魏晋南北朝说到茶马古道,以及海陆游记。他对茶文化的渊博学识可见一斑。让我目瞪口呆的是,他还讲了茶从种植、采摘到储存等等的诀窍和经验,这是仅仅作为爱好者绝对做不到的。看着我匪夷所思的表情,罗列笑着解答了我的困惑:我的父亲,是干了一辈子的老茶农。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茶农。



 



  原来可以人淡如茶



   罗列是一家酒店经理。那家酒店就坐落在南京最繁华的新街口。罗列在距离酒店不远处给我找了一块租金适宜的店面。很快,我的小店搬迁了。这一刻,我相信罗列是我的福星。而我们的见面,也仅仅限于在我的茶庄,在他来买茶的时候。茶庄装修的细节上,他说是就是,说不就不。奇怪的是,一向逆反心理严重的我竟然乖乖听令,并心生无限喜悦。



   罗列买茶,是因为他业余还是一家品茶俱乐部的老板。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男男女女,不啻为真正的茶瘾君子,一到周末便欢聚一堂,交流最新的茶经。我去过一次便不再去了,因为我不懂那些人的狂热。喝到一杯好茶,一天手舞足蹈;若不慎喝了味道不佳的茶,顿时目光涣散,整个人了无生气。只有罗列,他对一切都那么有节制。发生的时候你不知情,发生过后了无痕迹。



   新街口的繁华像一出永不落幕的舞台剧,精彩而浮夸。门前车水马龙,进店的客人却寥寥无几。身在闹市,我的心却泛起从未有过的寂寞。



   罗列仍然在固定的时刻推门而入,让我的心中的喜悦怦然复苏。我们的话题也渐渐从茶扩散开来。只是他闭口不谈他的家庭,也必然在茶庄打烊时告辞回家。他的作风是那样严谨而规律,某个瞬间有了歪念的我像一只蠢蠢欲动却不能得逞的苍蝇。要知道,一个没有缝隙的蛋是让人难以下手的。



   有个周末,从不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的他突然打来电话,语速急促说,我现在来你这儿。



   十分钟以后,他几乎是跌进门来。面色惨白,喉结在领带束缚下艰难地蠕动。我第一个动作就是将他的领带松开,他才呼吸顺畅起来,用一种自责的口吻说:我喝了酒。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知道,当他现身时,一股压倒一切的酒精与呕吐物含混的气息封住了我的口鼻。常年在茶香中浸淫的嗅觉是很挑剔的,轻微的异味都会引起全身心的不快。我强压着痛苦倒了热水给他擦脸,擦拭口角处留下的秽物。罗列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像是要对我解释他不是酒鬼,于是他说了喝酒的原委。



   有一位海南住客在罗列的酒店里丢了昂贵的东西,在罗列果断的报警之下追回。住客心怀感激,酒桌上对他连敬三杯茅台。罗列心有愧意,杯杯接招。于是几个三杯的回合之后,不胜酒力的他吐得翻江倒海。……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48期《东方》



 



  非卖品与无人问津



   罗列的工作需要他夜夜笙歌,酒量如海。即使他再小心,我仍能敏感地捕捉到他衬衫上酒精刚飘散的味道。在茶的清新与酒的浊臭之间,我悲哀地看着这个让我芳心暗许的俗世男子,我想错就错在我们彼此展示得太美,美到我们可以说古论今,风花雪月,惟独不能理直气壮开口和他谈婚论嫁,柴米油盐。



   妈妈打电话,让我火速回老家一趟。家里人张罗着给我找了一位博士,出身高知家庭,对我的照片一见钟情。我还记得那张照片,因为有了心事而郁郁寡欢的样子。罗列一直夸赞我不笑的时候最美,因为没有世俗女子的艳媚。他说我像一件罕见珍奇的艺术品,值得被识货之人善加珍藏。



   我用了一天时间将茶叶细细收好,然后给罗列打电话,约他出来吃晚饭,想告诉他我的行期和回去的目的。罗列接了电话兴高采烈,不等我开口,他劈头盖脸汇报了一个好消息:因为工作业绩突出,他荣升为酒店副总经理。我淡淡地恭喜了他,无关痛痒的寒暄几句便挂了电话。业绩突出这几个字别别扭扭地不断在我耳边回响,我不能不去设想,这个职务是罗列豁出半条命交杯换盏喝来的。



   坐在远离南京的火车上,几个小时的车程,却让我感伤得不能自已。我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如茶香一般,沁入了我的身体,以至于整个生命。未名而强烈的痛楚在我周身弥漫,那不仅仅来自于一次短暂的离别,而是我开始质疑我们可以这样下去多久。以茶会友是我们打出来的最美好的名目,行的却是亚恋爱之实。比爱差一点,比友情却多很多。正是这多余和欠缺之间的不能调和,才是最大也必然引爆的隐痛。



   在妈妈以断绝母女关系的要挟下,我去见了博士。他有着干净的头发和指甲。看着菜单他自作主张,给自己点了可乐,给我点了咖啡。咖啡苦涩而微温的热气在我脸庞上抚过,我只在想罗列,为什么三天没有打一个电话。我的心于是变得很苦很苦,苦出胆汁来。我在咖啡里加了很多糖。我喜欢看见砂糖像雪花一样飘过,落进我的杯子中。博士看着我,噗哧笑了:你一定过惯了好日子,要人把你放在蜜罐中,捧在手心里。



   我突然放声大哭。罗列从没有对我这样说话,只是为了取悦一个女孩而说的甜言蜜语。表面清冽,是因为内心寂寞。我的清心寡欲只是因为卑微的心上有一层道貌岸然的保护膜。因为罗列。我以为这样他便会对我说爱。他没有。



   热切的生活才是我最实的渴望,男欢女爱,男耕女织。三年了,罗列没有给我一个字的承诺,我却成了为他躬亲奉茶的女子,我的爱情也一并陈列在堆满茶叶的货架上,非他不卖。而他却从不问津,看它荒芜,落满尘埃。



 



  爱情就是离去时苍凉的手势



   我和博士的故事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戛然而止。当然,更没有触电式的惊心动魄。我给他留了一个手机号码,回了南京。



   茶庄重新开业的那天罗列来了,没有问我去了哪里。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每天经过这里都会看看那扇门有没有开。当看到它仍然紧锁时,一天心情都空寂无着。



   我们破天荒单独约会,去了一家高档私人会所。一杯碧螺春在这里要卖出十倍以上的身价。罗列突然像做了一个决定,说,今天我们不喝茶,喝酒。



   当一杯红酒下肚,他很诚恳地望着我。我看着他的脸,潮湿而微红的脸。想抬手抚摸却终于没有。我想我逐渐读懂了他的两张迥然不同的面孔。一张浸透了酒精,一张才是我熟悉的,附庸着茶的风雅。他替换得不留痕迹。就像从酒店到茶庄,步行五分钟的距离。



   酒兴上来的罗列开始说起自己的生活。他的妻子在一家全球连锁酒店上班,她的美艳和成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她充满含金量的交际圈更令他望尘莫及。其实十个男人中有九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太强势,有个小鸟依人的女子陪伴一生是最幸福的事。罗列说他很爱我,爱得太过辛苦。但他不想背叛他的妻子,又不想失去我。终于我和他的妻,以两极的姿态,站在他同样不可企及之巅。



   我看见罗列的眼,前所未有浮现欲望,势不可挡。酒和茶的区别,在于杯酒下肚,蛰伏的欲望便被释放出来。因此酒精无疑是万千罪与罚的源头。而茶却能洗去杂念,将欲望抑制于无形。我收回被他紧紧握住的手,颤抖着说,喝杯茶吧。



   他红着眼睛打量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嘶哑着嗓子说好。两杯碧螺春端至面前,我想说什么,却早已落雨缤纷,溅起杯中滚烫的茶液,仿佛内心震荡的涟漪。



   我恨我自己,此时此刻仍然维持着所谓的淑女风范,失去爱情,也不失去颜面。我宁可我会哭叫,撕打,像个泼妇一样发泄出内心抑郁良久的痛楚。然而不能。……











 



















 



  采写:金玲珑



  时间:2007年11月14日



  地点:素心斋



  人物:纳言



  年龄:26岁



  职业:茶庄老板



 



  买茶不要像买菜



   那一年,我21岁,是一家小茶庄的老板。我的茶庄在莫愁湖旁,原来是朋友的一家专拍大头贴的小店。店面只有几平方米,我却花了很多心思去装修,为了配上我的茶。



   我只卖最好的茶叶,这可能和我的品茶史有关。茶会醉人,茶毒也是一种毒。茶和毒品的唯一区别就是,茶的上瘾是合法的。当你上了茶的瘾,会越品越贵,欲罢不能。茶瘾君子倾家荡产也不足为奇。



   罗列总是在固定的时间来,大手一挥,让我把最好的茶包起来。而我的大多数客人,都会热衷听我讲讲茶的文化和风俗。谈到投机时,我乐于邀请我的客人品尝最新的茶,再细细回味唇齿间的无穷风味,交流感受。所以我对罗列的感觉,是从鄙视开始的,只因断定他不是品茶的真君子,只是一个附庸风雅的富小人罢了。卖茶的人不一定爱茶,但爱茶的人将好茶卖给不识货的人,一定会有爱女错嫁的心痛。



   逢年过节,罗列对好茶的采购更是疯狂,常将我的小店买断货。一下午,我早早关了店门,忙着按照他的要求将不同的茶分别打包,一看就是为了请客送礼。这样做的时候,丝毫没有生意成交的乐趣,我机械地重复着这些动作,心中却觉得无限委屈。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冲他喊了起来:你可不可以不要买茶像买菜?



   罗列愕然,足足有三分钟没说话。显然他遇到了生命中不常发生的意外状况。他放下手里的公文包,第一次在专门给客人准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顺手给他泡了一杯碧螺春,他浅啜一口,说,买茶不像买菜,你觉得是怎样的?



   我哑口无言。他开始滔滔不绝,讲述茶的发源史,从魏晋南北朝说到茶马古道,以及海陆游记。他对茶文化的渊博学识可见一斑。让我目瞪口呆的是,他还讲了茶从种植、采摘到储存等等的诀窍和经验,这是仅仅作为爱好者绝对做不到的。看着我匪夷所思的表情,罗列笑着解答了我的困惑:我的父亲,是干了一辈子的老茶农。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茶农。



 



  原来可以人淡如茶



   罗列是一家酒店经理。那家酒店就坐落在南京最繁华的新街口。罗列在距离酒店不远处给我找了一块租金适宜的店面。很快,我的小店搬迁了。这一刻,我相信罗列是我的福星。而我们的见面,也仅仅限于在我的茶庄,在他来买茶的时候。茶庄装修的细节上,他说是就是,说不就不。奇怪的是,一向逆反心理严重的我竟然乖乖听令,并心生无限喜悦。



   罗列买茶,是因为他业余还是一家品茶俱乐部的老板。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男男女女,不啻为真正的茶瘾君子,一到周末便欢聚一堂,交流最新的茶经。我去过一次便不再去了,因为我不懂那些人的狂热。喝到一杯好茶,一天手舞足蹈;若不慎喝了味道不佳的茶,顿时目光涣散,整个人了无生气。只有罗列,他对一切都那么有节制。发生的时候你不知情,发生过后了无痕迹。



   新街口的繁华像一出永不落幕的舞台剧,精彩而浮夸。门前车水马龙,进店的客人却寥寥无几。身在闹市,我的心却泛起从未有过的寂寞。



   罗列仍然在固定的时刻推门而入,让我的心中的喜悦怦然复苏。我们的话题也渐渐从茶扩散开来。只是他闭口不谈他的家庭,也必然在茶庄打烊时告辞回家。他的作风是那样严谨而规律,某个瞬间有了歪念的我像一只蠢蠢欲动却不能得逞的苍蝇。要知道,一个没有缝隙的蛋是让人难以下手的。



   有个周末,从不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的他突然打来电话,语速急促说,我现在来你这儿。



   十分钟以后,他几乎是跌进门来。面色惨白,喉结在领带束缚下艰难地蠕动。我第一个动作就是将他的领带松开,他才呼吸顺畅起来,用一种自责的口吻说:我喝了酒。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知道,当他现身时,一股压倒一切的酒精与呕吐物含混的气息封住了我的口鼻。常年在茶香中浸淫的嗅觉是很挑剔的,轻微的异味都会引起全身心的不快。我强压着痛苦倒了热水给他擦脸,擦拭口角处留下的秽物。罗列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像是要对我解释他不是酒鬼,于是他说了喝酒的原委。



   有一位海南住客在罗列的酒店里丢了昂贵的东西,在罗列果断的报警之下追回。住客心怀感激,酒桌上对他连敬三杯茅台。罗列心有愧意,杯杯接招。于是几个三杯的回合之后,不胜酒力的他吐得翻江倒海。……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48期《东方》



 



  非卖品与无人问津



   罗列的工作需要他夜夜笙歌,酒量如海。即使他再小心,我仍能敏感地捕捉到他衬衫上酒精刚飘散的味道。在茶的清新与酒的浊臭之间,我悲哀地看着这个让我芳心暗许的俗世男子,我想错就错在我们彼此展示得太美,美到我们可以说古论今,风花雪月,惟独不能理直气壮开口和他谈婚论嫁,柴米油盐。



   妈妈打电话,让我火速回老家一趟。家里人张罗着给我找了一位博士,出身高知家庭,对我的照片一见钟情。我还记得那张照片,因为有了心事而郁郁寡欢的样子。罗列一直夸赞我不笑的时候最美,因为没有世俗女子的艳媚。他说我像一件罕见珍奇的艺术品,值得被识货之人善加珍藏。



   我用了一天时间将茶叶细细收好,然后给罗列打电话,约他出来吃晚饭,想告诉他我的行期和回去的目的。罗列接了电话兴高采烈,不等我开口,他劈头盖脸汇报了一个好消息:因为工作业绩突出,他荣升为酒店副总经理。我淡淡地恭喜了他,无关痛痒的寒暄几句便挂了电话。业绩突出这几个字别别扭扭地不断在我耳边回响,我不能不去设想,这个职务是罗列豁出半条命交杯换盏喝来的。



   坐在远离南京的火车上,几个小时的车程,却让我感伤得不能自已。我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如茶香一般,沁入了我的身体,以至于整个生命。未名而强烈的痛楚在我周身弥漫,那不仅仅来自于一次短暂的离别,而是我开始质疑我们可以这样下去多久。以茶会友是我们打出来的最美好的名目,行的却是亚恋爱之实。比爱差一点,比友情却多很多。正是这多余和欠缺之间的不能调和,才是最大也必然引爆的隐痛。



   在妈妈以断绝母女关系的要挟下,我去见了博士。他有着干净的头发和指甲。看着菜单他自作主张,给自己点了可乐,给我点了咖啡。咖啡苦涩而微温的热气在我脸庞上抚过,我只在想罗列,为什么三天没有打一个电话。我的心于是变得很苦很苦,苦出胆汁来。我在咖啡里加了很多糖。我喜欢看见砂糖像雪花一样飘过,落进我的杯子中。博士看着我,噗哧笑了:你一定过惯了好日子,要人把你放在蜜罐中,捧在手心里。



   我突然放声大哭。罗列从没有对我这样说话,只是为了取悦一个女孩而说的甜言蜜语。表面清冽,是因为内心寂寞。我的清心寡欲只是因为卑微的心上有一层道貌岸然的保护膜。因为罗列。我以为这样他便会对我说爱。他没有。



   热切的生活才是我最实的渴望,男欢女爱,男耕女织。三年了,罗列没有给我一个字的承诺,我却成了为他躬亲奉茶的女子,我的爱情也一并陈列在堆满茶叶的货架上,非他不卖。而他却从不问津,看它荒芜,落满尘埃。



 



  爱情就是离去时苍凉的手势



   我和博士的故事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戛然而止。当然,更没有触电式的惊心动魄。我给他留了一个手机号码,回了南京。



   茶庄重新开业的那天罗列来了,没有问我去了哪里。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每天经过这里都会看看那扇门有没有开。当看到它仍然紧锁时,一天心情都空寂无着。



   我们破天荒单独约会,去了一家高档私人会所。一杯碧螺春在这里要卖出十倍以上的身价。罗列突然像做了一个决定,说,今天我们不喝茶,喝酒。



   当一杯红酒下肚,他很诚恳地望着我。我看着他的脸,潮湿而微红的脸。想抬手抚摸却终于没有。我想我逐渐读懂了他的两张迥然不同的面孔。一张浸透了酒精,一张才是我熟悉的,附庸着茶的风雅。他替换得不留痕迹。就像从酒店到茶庄,步行五分钟的距离。



   酒兴上来的罗列开始说起自己的生活。他的妻子在一家全球连锁酒店上班,她的美艳和成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她充满含金量的交际圈更令他望尘莫及。其实十个男人中有九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太强势,有个小鸟依人的女子陪伴一生是最幸福的事。罗列说他很爱我,爱得太过辛苦。但他不想背叛他的妻子,又不想失去我。终于我和他的妻,以两极的姿态,站在他同样不可企及之巅。



   我看见罗列的眼,前所未有浮现欲望,势不可挡。酒和茶的区别,在于杯酒下肚,蛰伏的欲望便被释放出来。因此酒精无疑是万千罪与罚的源头。而茶却能洗去杂念,将欲望抑制于无形。我收回被他紧紧握住的手,颤抖着说,喝杯茶吧。



   他红着眼睛打量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嘶哑着嗓子说好。两杯碧螺春端至面前,我想说什么,却早已落雨缤纷,溅起杯中滚烫的茶液,仿佛内心震荡的涟漪。



   我恨我自己,此时此刻仍然维持着所谓的淑女风范,失去爱情,也不失去颜面。我宁可我会哭叫,撕打,像个泼妇一样发泄出内心抑郁良久的痛楚。然而不能。……

关键词:心情

作者:似水年华

《如茶女子的俗世爱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似水年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