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风生白下————莫愁湖的形态[转载]

发表日期:2008-01-02 摄影器材: 佳能 PowerShot S3 IS 点击数: 投票数:


1


于是许多自以为愁绪缠身的人,来到南京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在心中唱着那首歌曲,并按图索骥地寻着莫愁路直奔莫愁湖而去。然而,当他们在莫愁湖边走了一圈又圈后,常常会大失所望——不要说当他们离开莫愁湖后心头的愁绪并不一定就会随之而飘散,该面对什么还得去面对什么,该怎样面对还得怎样面对;就说湖区内的诸多胜迹背后那一个个真真假假的故事,总也脱不了令人犯“愁”的底子。


相传六朝齐梁时期,洛阳城中一户莫姓人家,在秋天生下了一个女孩,父母因之唤其“秋女”。秋女生得美丽而聪明。但对于一个贫家女子来说,这一点往往便注定了她多舛的命运。果然,秋女母亲早逝,与父亲相依为命着长大,难得她心灵手巧,“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然而这并没改变她不幸的命运。秋女十五岁那年,与她相依为命的父亲,上山采药时不幸跌落山崖,一命归西,可怜的秋女只好卖身葬父。她想到自己的身世,于是在卖身牌上将自己“秋女”的名字改成了“愁女”。家住建康石城湖边的卢员外,在洛阳街头看见了莫愁女,见她美丽聪明,就买下带回家作了儿媳。于是可怜的小莫愁便“十五嫁为卢家妇,十六生儿字阿候”。照理说莫愁的命运可以就此改变了,谁知更大的不幸又在等着她。一天,莫愁在石城湖边与当朝皇帝梁武帝萧衍不期而遇,没想到这位终日以佞佛为务的皇帝,竟在莫愁的美貌面前动了花心,于是便想用阴谋手段将她收入宫中。他暗令将莫愁的丈夫征召戌边。丈夫一别音讯杳无,纯朴的莫愁当然不知道这里面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在家苦等着丈夫的归来。她一面操持着卢家的家务,一面又把心思寄托在帮助邻里扶危济难的善行之中,为此深受邻里称颂,对于宫中的召纳,莫愁坚决不从。但出于对皇权的恐惧,公公竟成了摧残莫愁的帮凶。最终,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莫愁带着对亲人思念,对爱情的眷念,对幼子疼爱,也带着万般的仇和恨,投进了冰冷的石城湖水。莫愁女死后,人们在痛惜、同情之余,将石城湖更名为莫愁湖,并为她在湖畔塑了一座石像以示纪念。


今天,莫愁女的塑像就婷婷玉立在莫愁湖边郁金堂的荷花池内,只是在红花绿叶的环抱之中,她分明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但这又实在怪不得雕塑家,因为任何一个人,当了解了莫愁女的身世后,都无法想象,不是一副愁容的莫愁女会是个什么样子。



6
 


仅凭自己的这个名字,莫愁湖就不能不让人对她心生喜欢。


记得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有一首以莫愁湖为题的歌曲曾在神州大地上流行一时:


 


                  莫愁湖边走,


                  春光满枝头。


                  花儿含羞笑,


                  碧水也温柔。


                  自古人生多风浪,


                  何须愁白少年头?


                  啊,莫愁呵莫愁,


                  劝君莫忧愁!


 


的确,莫愁湖太善解人意了!人生难免太多太多令人犯愁的人和事,但正因此,“莫愁”便是一种人生境界。纵然这一境界一时难以达到,去去南京水西门外这个以“莫愁”名之的小湖,多少也是一种安慰吧,哪怕这种安慰只是暂时的!更何况石头城下的这个小小湖泊有着“金陵第一胜迹”美誉,想来风景会很不错的吧!




 


据史家考证,莫愁女的故事只是传说而已,历史上并无其事。的确,六朝齐梁时期,莫愁湖一带还是滚滚的江流,湖区尚未形成,卢姓员外一家及莫愁女在那儿居住更是无从谈起。


莫愁湖的形成大约在唐代,它是由江道东移故道被泥沙淤塞而成。但“莫愁湖”这个名字最早见于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一书中,在此之前它被人们熟知的名字叫“横塘”。唐朝诗人崔颢的《长干曲》四首中的第一首,是一位横塘女子问话:“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第二首为男子回答:“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两个老家都在金陵的男女主人公,他乡相逢,女的在船上听见了乡音,急忙停舟问讯。女的说“我家住在横塘,你家呢?”男的说:“我家住在江边,同是长干里的老乡,但我们从不认识呵。”据此我们不难想象,当时包括莫愁湖(横塘)在内的长干里一带还临近长江,是南京的水码头,也是南京的平民区。居住在那儿的人们,为了某生,乘一叶小舟,随着江水四处漂流,男人打鱼做买卖,女人卖笑做船娘,他们风影萍踪的背后有着太多太多的辛酸。《长干曲》中的那位女子为何要如此急切的询问?因为恐怕对面船上的那位男子正是自己的同乡;而同乡有什么好“恐”(怕)的呢?对此文学史家们历来说法颇多:或曰“怕”错过一次向同乡打听故乡消息的机会,又曰“怕”被同乡知道自己在外从事不光彩的营生,更曰“怕”“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哪一种说法似乎都说得通,但正因此,我们便可以肯定的说,她此刻涌起在她心头的情感是极其复杂的,复杂得有些模糊,唯有在心头浮起的故乡是那么的真切,尽管那只是石头城下的低湿一隅。但真切又只在心头,抬眼望去,“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如此,本是人心中最温馨一隅的故乡,竟连着成了横塘人心中最长久的痛,与之紧紧相连的当然是挥之不去的愁绪!


越是让人善感多愁的地方,越要起一个轻松自在的名字,这几乎是中国人起名的一个原则,这一原则往好处说是一种美好愿望的寄托,往坏处说是自欺欺人。因辽河常常泛滥而不得安宁的省份,偏偏取名“辽宁省”;因地理位置特殊而注定难以太平的城门,偏偏起名“太平门”……于是,很令人善感多愁的“横塘”渐渐被称作为“莫愁湖”了,更何况作了皇帝的诗人萧衍正好又写过一首《河中之水歌》:


 


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


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


十五嫁与卢家妇,十六生儿字阿侯。


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


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


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提履箱。


人生宝贵何所望?恨不嫁与东家王。


 


有这么一首诗,敷衍出一个莫愁女的故事来是一件并不太难的事情。于是一位美丽、多情、勤劳、善良的女子便永远住进了莫愁湖边的郁金堂,以至千百年来引得无数善男信女把泪抛,也引得无数文人骚客竞折腰。连史识卓越,且一向喜欢于字里行间研读历史的鲁迅,竟也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在传说中浸润,他在这里吟咏的诗句现在就镶嵌在郁金堂的墙壁上:


 


雨花台边埋断戟,莫愁湖里余微波。


所思美人杳不见,归忆江天发浩歌。


 



2


 


好事者为莫愁女营造的郁金堂在莫愁湖边耸立了数百年之后,它的旁边又有一座小楼竖了起来,那是一座风格独特的小木楼,楼分两层,青砖小瓦,造型庄重,工艺精致。建造这座小楼本是用来观景的,但小楼落成后,有两位一瘦一胖、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但同操淮北口音的汉子常来楼上下棋,因此这座本用来观景的小楼便取名“弈棋楼”。


这下棋的二人不是别人——那位黑瘦长脸的汉子便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另一位便是他的爱将徐达。


与皇帝下棋,不难想象这是一件让人很为难的事情,因为任凭你棋艺再高,但终究赢也不是输也不是。朱元璋常命徐达陪自己下棋,徐达自然没为此而少伤脑筋。


徐达当然知道朱元璋好胜的性格,所以每次弈战都是以朱元璋的胜利而告终。朱元璋最初赢了几次后的确很高兴,心想,常听说徐达的棋艺高超,原来也不过如此嘛!可每下必赢,朱元璋自然心生狐疑起来,尽管每次赢棋都赢得十分“应该”,而徐达输棋似乎也输得十分“应该”。有一天朱元璋终于对徐达说:今日下棋,胜负都决不怪罪于你,只要你拿出所有的本领,尽量施展出棋艺,与我一决胜负。朱元璋话虽这么说,但徐达知道自己更处于两难的境地了:若再输棋,朱元璋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因为他似乎已经看出了自己在让棋;若赢棋,那便等于不打自招自己以前一直在糊弄他,说不定他便会就此而给自己按上一个欺君之罪。然而眼前已别无选择。于是,棋局摆开,二人布下阵势,从早上一直下到午后,其间连午饭也没顾得吃。这时,朱元璋节节进逼,眼看又胜局在望了,禁不住说道:“徐爱卿,今日可将所有本领使出?!”说着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只见徐达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将一粒棋子重重地压在棋盘的一角。徐达的这一招下完,棋盘上风云突变,朱元璋一下子陷入了绝路,望着棋盘他忽然间脸色大变。这时徐达慢慢站起身来,微笑着对朱元璋说:“请万岁细察全局!”朱元璋于是起身细看棋局,不禁失声惊叹:“哦,徐爱卿棋艺果然高朕一筹!”原来,棋盘之上,白黑棋子竟布成了“万岁”二字。朱元璋虽然棋输了,但自然十分高兴,随即,他欣然将“弈棋楼”改名“胜棋楼”,并将它与莫愁湖一起赠予徐达作私家花园。徐达以自己的智慧赢得了一座胜棋楼,也为自己了赢得了无上的荣光,更为子孙赢得了将来的荫护。


今天,“胜棋楼”内挂着一幅徐达与朱元璋对弈的画像,画上的朱元璋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而徐达正手持棋子,拧眉蹙额,表情凝重。的确,莫愁湖边的这座小楼,带给徐达的恰恰是挥之不去的愁绪——为自己的命运,为家族的荣辱,为子孙的安危……


对于这个故事,也有史家提出质疑,他们认为,在明洪武初年,莫愁湖因人事沧桑只是一泓碧水、四围荒滩,胜棋楼纯粹子虚乌有,朱元璋与徐达不可能坐在一座空中楼阁之中下棋;再则,据史书记载,朱元璋洪武年初,曾颁发过一个禁止下象棋、围棋的命令。根据朱元璋的性格,他怎么会带头破坏自己颁布的法令呢?退一万步说,即使他真的下棋的技痒难忍,也只会在深宫之中,找个没人一地方下个一盘两盘过过瘾,实在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地从城东的皇宫跑到城西的莫愁湖边去下。总之,我们有太多的理由说,那胜棋楼和胜棋的故事,也如莫愁女的故事一样,只是一个附会出的传说而已,也就是说,在有着“金陵第一胜迹”之称的莫愁湖中,我们今天看到的最为著名的“胜迹”,竟都是建立在附会、虚构的传说的基础之上。


不过,莫愁湖中也曾有过以真实事迹为基础的“胜迹”。据地方志上记载,曾国藩率领他的湘军攻下南京后,清廷为了表彰其功绩,不仅将莫愁湖封给其作了私家花园,还在湖中赦造了“曾公阁”和“徐曾千古”的牌坊各一。然而时至今天,莫愁湖中早已没有它们的影子,它们早已淹没在历史的灰尘之中。


说来这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这其实也是一种“文化”。世上有多少应该被记住的历史却被人们遗忘了,有多少应该相信的事情却不被人相信,而又有多少随风而生、随风而播的传说却被人们深切地相信、牢牢地记着。是的,人们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一切。当现实过于平淡,或者自己期望中的美好和现实的差距太远,人们就会在历史之外记载这个世界,而这样的记载有时比真实的历史更为可贵。


 



8


 


莫愁湖的讨人喜,个中原因说白了在于它物化了一种极复杂的中国人的文化人格,并以此形成了一种文化向心力。换句话说,它的这个名字正切合了中国人的一种普遍的心理渴望。


中国有一句俗话,“天下名山僧占尽。”在我看来,“名水”的情况也大体一样。但莫愁湖湖区内就是没有一处宗教建筑,这在中国的风景名胜中十分罕见。


莫愁湖不属于历史,竟然也不属于宗教,它属于传说——民间传说,也属于哲学——大众哲学。


虽然中国并不缺乏宗教,但中国说到底又不是一个宗教的国度,中华民族更不是一个宗教的民族,中国的老百姓在生活中并不是以宗教来规范自己的行为,他们的立身行事更多的是遵循着一定的哲学原则。正因此,哲学家冯友兰认为,中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哲学的国度。但中国化的哲学,其深奥的理义又常常简化为一种中庸的原则,并且以自欺欺人、自我安慰为终结。


这里要说一件与莫愁湖有关的旧事。


曾国藩的湘军攻破南京后,对荒芜已久的莫愁湖进行修缮,曾的好友王湘绮撰了一副对联:“莫轻他北地燕支,看画艇初来,江南儿女无颜色;尽消受六朝金粉,只青山依旧,春来桃李又芳菲。”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副写得很不错的对联,竟激起了江南人士的愤怒和抗议,认为这对他们简直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不许将此在莫愁湖悬挂。一时间内,金陵城内沸沸扬扬。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双方都作了让步:对联仍挂进了莫愁湖,但联中的“无颜色”和“青山依旧”,王湘绮必须改成“生颜色”和“青山无恙”。这样的改动是改好了还是改坏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都能够接受。


你看,这就是中国的哲学,即使原本是一个子虚乌有的题目,也不妨热热闹闹地争论一场,最终的结果一律是各打二十大板。这是真正的达观与“无执”,但同时也是真正的滑头与无用,极致的精明与极致的粗疏相连,极致的通透与极致的自闭相接,最后又全都皈依于内耗,皈依于虚无。因此中国的哲学没有像西方哲学那样上升为完整的体系与严密的逻辑,而是顿悟成了人人心中的一个个灵感式的火花,并以它的闪现来照亮局部的人生与自然。莫愁湖边的男男女女,他们的心中或许并没有刻意于哲学,但哲学又确确实实不曾脱离他们。你看他们个个喜笑颜开,那怕来此以前的确愁绪缠身,但只因为现在到了莫愁湖,所以也就暂时放下了,因为莫愁湖这个名儿似乎为他们讨得了一个口彩,不是吗——


“今朝有酒今朝醉吧,别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咬咬牙,一切都会过去的!”


“愁,愁有什么用?如果真能把事情愁好了,大家伙一起愁得了!”


“千万千万得想开,这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


“事已至此,过去一天算两个半天吧!”


……


类似这些常挂在国人嘴边上的话,走在莫愁湖边一不小心就会从嘴里溜出来,虽然听起来有点儿粗糙、浅显,但话糙理不糙,话浅理不浅,细细嚼一嚼,这些话有哪一句不充满着深奥的哲理?然而把它们的意思归拢了来,又只合两个字:“莫愁!”。中国人也正是以这种万事“莫愁”的原则生活了数千年:因为“莫愁”,所以我们最能够忍气吞声,最能够得过且过;因为“莫愁”,鲁迅笔下的阿Q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因为“莫愁”,小之明天没饭吃可以不管,大之明天亡国也可以不问,一切听天由命,只有“莫愁”才算是泱泱大国的风度……“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便是“莫愁”民族性的最切实的礼赞。而莫愁湖实在充满了象征性和抽象性,它在多数中国人的人格结构中,怎能不有着很大的向心力!绿柳荷香深处,社会理性使命被悄悄抽绎了,天高的才华和海深的郁愤,在秀丽湖水间也都化作了一抹远山、四围烟柳,供高人雅士作参破红尘的题咏。于是,这里绝对没有传世的檄文可读,也无惊世的英雄可吊,只有那么几副楹联还可以读一读:


 


“水面荷花堤上柳;半城山色半城湖。”


 


“一顷湖光比西子;千秋乐府唱南朝。”


 


“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枰。”


 


但几副读下来,似乎又觉得都大同小异,一个调调,很是不痛不痒,但不痛不痒也正是一种哲学。



3


 


南京除了莫愁湖还有一座玄武湖,这两个被城市一起挎在两腋下的湖泊,它们所带给这座城市的骄傲是同样的,但我以为它们还是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前面已经说过,莫愁湖既是属于传说,也是属于哲学的,而玄武湖则更属于历史,属于宗教。除此以外,如果湖泊像人一样有性别差异的话,那么玄武湖更多呈现着一种雄性的特征,而莫愁湖则阴性特征明显。


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仅仅因为莫愁湖的得名缘之于一位传说中的女子,而是因为它的命运与风格。


前面说到朱元璋与徐达对弈胜棋楼的故事多半是出于附会,但他把莫愁湖曾赠与徐达作私家园林则是于史有据的事实。清乾隆《江宁县志》里说到莫愁湖,就明确说明其“明为中山王园”。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只因为有资格把它送人的人一高兴,说把它送人就送了。而像这样事情,在莫愁湖身上发生过至少三次——另两次,一是在曾国藩攻下南京后清庭曾将它赠给曾国藩,一是蒋介石曾将它实际赠给了吴佩孚——莫愁湖的命运真有点像一位命薄的红颜,尽管她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有着温顺讨喜的性格,但这一切终究不能改变自己被主人用来作交易的命运;有时恰恰相反,这一切正成了被主人用来作交易的原因。而玄武湖就不曾有过这样的命运。据我所知,玄武湖虽然几经沧海桑田,一会儿被作了水军训练场,一会儿又被作了“皇册库”,一会儿又被泻了湖水种庄稼……但就是没有被作为礼物送人过。当然,这并不是能送者不想送,想要者不想要,而实在是因为玄武湖雄性的性格,即它对于这座城市来说特殊的战略地位,注定了它送人不得——为了不使本文有跑题倾向,个中的原委这里不作细说。这里还是说说莫愁湖吧!


莫愁湖在南京城西两里之遥的江滩之上,她年轻、美丽,只是她的美丽是在城市的不经意间出落而成的,因此城市待她并不十分的珍惜;好在她有一个善解人意的名字,所以去她那里的人还是很不少的,或者说她终究还是很吸引人的。但这种吸引并不能改变她注定了的只能做城市“偏房”的地位。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莫愁湖似乎从来就是南京这座城市的“偏房”,人们去她那里只是为了从她那里寻求到自己的安慰和寄托。可悲的是,她久而久之似乎也就满足于作了“偏房”:她的荷花是那么的香,她的柳丝是那么的长,她的水波是那么的媚,连从她那里吹过的风也那么的柔,总之,她总让投入她怀抱的人,一个个变得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甚至连诗人们也会在她的怀抱中折了想象的翅膀,以至笔下的诗歌总也脱不了她的影子。看看郁金堂里那一块块诗碑吧,那些诗中算得上好诗的实在难找。就说可算现代大诗人的郭老的那首吧:


 


古有女儿莫愁,莫愁哪得不愁。


如今天下解放,谁向困难低头。


 


虽说“郭老郭老,诗多好的少”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像这样拙劣的诗作竟出自他的手笔,还是很让人不由得吃惊。


难道那些写出一首又一首“金陵怀古”的诗人没来过莫愁湖吗?不,他们来过!或许因为他们来此之前已将心中的慷慨之音发完了,或许他们觉得这里本不适合再发那种慷慨之音,而这二者似乎都因为莫愁湖终究是一座阴性的湖。



5


 


本文写到此,发现竟难以结尾,于是索性搁下笔去莫愁湖走了一遭,没想到此行获得的一个意象竟真的很适合作为这篇小文的结尾。


算来我也就年把时间没来吧,莫愁湖的四周,不知何时竟悄悄崛起了一座又一座数十层的住宅楼,它们把莫愁湖团团围住,用老百姓的话说,把莫愁湖围成了一个“洗脚盆”。“洗脚盆”的说法很是不雅,反映了人们对莫愁湖遭遇现实尴尬的不满。不过我倒因此而有了这样的想象:住在莫愁湖周围高楼上的人们,劳累了一天,回到了各自的家中,然后纷纷从高高的楼上伸出脚来在湖中选濯,温润的湖水从他们的脚上一直滋润到他们的心头,而我们的这座城市也便凭着这一虽有点儿怪异的姿态而舒筋活血。


 


2004年6月4日


关键词:瞬间

作者:瞬间

《风生白下————莫愁湖的形态[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瞬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