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成龙亡父身世大揭秘@

发表日期:2008-03-09 摄影器材: 索尼 DSC-F88 点击数: 投票数:
父亲房道龙(陈志平)2月26日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享年93岁,3月8日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举行追悼会。仪式结束后,遗体即送往当地的Gungahlin Cemetry墓园,与成龙的母亲合葬。成龙与太太林凤娇及儿子房祖名(听歌 blog)全程强忍泪水,原来是听从亡父叮咛,希望大家不要用眼泪送别他。成龙还透露,稍后会将父母的骨灰送返家乡安徽安葬,好让他们认祖归宗。








  龙爸爸的追悼会在澳大利亚时间3月8日早10时在堪培拉的Devine Function Centre举行,会场四周摆满亲友送的花圈,由于有大批当地记者及海外传媒,包括香港记者前来采访,保安特别严密,类似G4的保安员还一度阻止记者采访。但是成龙深明传媒之苦,在追悼会开始前,特意停下来作简短讲话。








  “一生敬仰的好爸爸”








  成龙表示:“父亲是我一生敬仰的好爸爸。他一生以来,为家庭为子女付出了太多太多。现在,父亲逝世了,从此在我的人生中,失去了一位可敬的好爸爸。” 成龙还感触地称,对父亲的回忆和怀念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表达的。








  成龙表示,由于父亲一生都希望身边所有人都能开心,所以追悼会也以轻松的形式进行。现场所见,成龙、林凤娇和祖名一直都强忍泪水,务求做到老人家的最后叮咛,不想用泪水送别父亲。








  追悼会基于保安理由,谢绝传媒采访,但成龙表示,如果记者愿意,也可进入会场鞠躬,他相信这样父亲在泉下也会开心。之后大批记者纷纷放下相机,进入会场向龙爸爸拜祭致哀。记者还发现会场内摆放了过百张龙爸爸生前与家人的生活照,有些更是从未曝光的。








  祖名英文诗悼念爷爷








  龙爸爸的追悼会由成龙、林凤娇及祖名的三鞠躬作别。成龙手捧父亲遗照步出会场,祖名紧跟其后。接着一众好友扶着灵柩缓缓走向灵车,前往墓园安葬。当灵柩放上灵车时,肃立在旁的成龙、祖名及林凤娇强忍眼泪,默默相送。








  安葬仪式简单隆重,孙儿祖名还朗读了一首英文诗来悼念爷爷,诗歌大意是指爷爷一生乐观,不希望亲友送别时有哭声。据知,陪伴龙爸爸的遗物分别有鱼竿、鱼钩、帽子及烟斗等。随后,成龙、祖名、林凤娇先后向墓穴里轻轻放下一朵白玫瑰。数百亲友也安然有序地一个一个排队向龙爸爸的墓穴里放下一朵朵的白玫瑰,陪伴龙爸爸长眠。








  送父母骨灰回乡安葬








  其后,成龙与一众亲友出席了解秽酒,成龙还特意安排了传媒席,并上前与记者攀谈。他表示因为想解秽酒的气氛轻松些,所以特意安排大家一同饮香槟。成龙指爸爸年纪已大,离开是人生必经历程,稍后会将父母的骨灰送回安徽乡下安葬。至于何时回乡安葬?他相信起码要等3年,好让父母认祖归宗。图库供稿








如果不是93岁高龄的父亲去世,也许没人会知道成龙( 听歌 blog)在内地还会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姐。








  日前,由于两位身在安徽芜湖的哥哥获悉龙爸去世,希望能够在媒体帮助下前去奔丧,见父亲最后一面,成龙的身世之谜一夜之间浮出水面。








  无独有偶,与父亲娶妻两房有些异曲同工的是,成龙也有一个私生女深居上海,为了揭开这跨越三代人的情感恩怨,记者进行了一番深入探访,为您揭开龙世家族的身世谜团。








  揭秘一








  成龙内地有两哥哥








   今年68岁的房仕德和62岁的房仕胜都是邮局的退休老人,居住在安徽芜湖下辖的广德县城中。他们的父亲,也就是成龙之父,本名房道龙,早年在南京谋生,后来由于战局变化,不得已迁居台湾,后又到了香港。








  房道龙经历过抗日、国共抗战等大风大浪,曾学过功夫,后来为了掩饰身份,才化名陈志平。在遇到成龙母亲之前,他已在老家和第一任妻子生下了两个儿子,即成龙的两个同父异母哥哥。








  昨天,记者拨通哥哥房仕德家中的电话时,房仕德的语气相当沮丧,似乎已经对赴澳洲见父亲最后一面不抱希望。记者试图重提他们一家的身世详情,房仕德却不愿再谈,一直念叨怕三弟成龙误会和不高兴。后来在情绪稳定之后,他才向记者讲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房仕德表示,父亲房道龙祖籍芜湖市裕溪镇。1947年,房道龙走得匆匆忙忙,连老婆孩子都顾不得了。他走后一年,即1948年,房仕德的母亲就去世了,只剩房仕德和弟弟房仕胜两人。当时他7岁,而弟弟只有4岁。








  母亲撒手西去,父亲没有音讯,房家的破屋子里,日夜只闻两个小孩的啼哭声。哭饿了,哭哑了,房仕德就拉起弟弟上街乞讨。兄弟俩为了糊口,手持一条打狗棍走遍了淮河两岸,久而久之,人们都认识了这两个苦命的孩子,他们叫房仕德“大花子”,叫房仕胜“小花子”。时至今日,在广德县沈巷镇,提起房仕德的名字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只要一说起“大花子”,却无人不晓。








  揭秘二








  龙爸曾经逃到重庆








   日前,记者还采访了曾经为成龙拍摄纪录片《龙的足迹:成龙和他失落的家庭》的张婉婷,她透露,龙爸爸年轻时天性爱闯,曾经还逃难到过重庆,不然就已经倒在南京大屠杀的炮弹中了。








  张婉婷告诉记者,其实成龙也是在几年前才知道自己的身世,随即请她为爸爸拍摄了这部纪录片。据龙爸爸自己介绍,他从小很不安分,长大后先是加入国民党,后来,又因为一次枪支走火事故,被革除了军职。于是,龙爸爸在南京改行做起亚麻布买卖,生意相当不错,直到日军侵入中国。龙爸爸被日本人抓进了监狱,经受了非人的折磨。万幸的是,后来他被一位亲戚救了出来。








  当龙爸爸的双亲在一次日军飞机的空袭中丧生后,他逃出南京,来到重庆,躲过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在漫长的战乱岁月里,龙爸爸吃过枪子儿,他的左腿和头上至今还留有伤痕。








  而据她介绍,除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成龙在内地还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但至今没有下落,“在龙爸爸遇见了他的第二任妻子,即成龙的亲生母亲莉莉·陈时,她的丈夫被日本人的炸弹炸死了,留下了两个女儿。不久以后,龙爸爸和莉莉及其女儿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1949年后,他们来到了香港,龙妈妈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则被留在了大陆。”








  揭秘三








  龙爸广州含泪认亲








   两个亲生儿子几十年没有下落,一直是成龙父亲的一块心病。直到上世纪80年代,龙爸爸才终于见到了儿子,而这一别竟是近四十年!据房仕德介绍,1978年刚刚改革开放时,他接到了国务院原副总理吴学谦访澳带回的并通过组织辗转的一封信:房道龙寻找芜湖沈巷草窝村的大化和小化。








  1982年春天,在广州的一家宾馆里,房仕德见到了父亲。老父亲心里很难过,问起儿子过去的情况,房仕德一一说了。老人的眼里噙满泪花,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们哥俩!”房道龙随后说:“你知道成龙吗?他是你的弟弟,是我和你的后妈在香港生的。”房仕德听了这话,才明白为什么成龙跟父亲长这么像。








  从此以后,每逢房仕德、房仕胜两兄弟家有大事,父亲都会回来看看。房仕德的大儿子、大女儿结婚时,房道龙还参加了婚礼,带来了成龙的最新影片给大家看。1994年,80岁的房道龙甚至还出钱重修了《房氏家谱》。








  房道龙最后一次回来,是1995年。这几年因成龙的妈妈得了老年痴呆症,他要在澳大利亚照顾她。况且,房道龙本人年事已高,千里迢迢,来回也不方便,所以后来就不怎么回内地了。房仕德想出去看看自己的爸爸,可是,他却拿不出那么多的费用,父子俩只能偶尔通一次国际长途电话。








  虽然和父亲相认,房仕德说,但时至今日,成龙和他安徽的两个异母兄弟都没有见过,“有一年,父亲到上海,叫我们过去相见,说三弟也很可能过来,不过后来我们去了,但三弟还是因为要拍戏没有来。”据他介绍,成龙和房祖名(听歌 blog)在家谱中的名字分别为:房仕龙和房淑民。








  对于成龙,两个哥哥一直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房仕德表示,父亲曾叮嘱过他们,“不要去打扰成龙,让成龙过安稳的日子。”其实,不用叮嘱,房仕德、房仕胜也知道应该怎么做,房仕德说:“成龙是国际名人,我是乡下人,这是要分清的。他很忙,没有时间回来和我见面。对于我来说,他只是我们家出来的一个名人。我不想攀龙附凤,富贵是人家的,我不喜欢去想那些不属于我的富贵。我这一辈子能够见到我爸爸就很好了,我挺满足的。”而如果有机会见到成龙的话,房仕德希望给成龙做家乡菜,也会拉二胡给他听。








  揭秘四








  曝光身份不为遗产








  1月26日,93岁的成龙父亲房道龙在香港辞世,无法联系成龙的两个哥哥为了能够去澳洲送父亲一程,首次向媒体曝光了自己的身世,希望成龙看到报道能够与其联系,圆他们最后一个心愿。但昨日龙爸在澳洲下葬,成龙本人却一直没有和他们联系。








  谈到未能去澳洲奔丧,房仕德相当遗憾,“只有尽快办好签证,希望在清明节去澳大利亚为父亲扫墓。”








  虽然他的想法很简单,但突然曝光身份的行为也让很多人怀疑,认为其有想分遗产的打算。对此,房仕德解释,自己现在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就是怕引起成龙的误会。“之前就有报道质疑,我和大哥房仕德这次主动向媒体曝光与成龙的亲兄弟关系,是为了瓜分遗产。其实,我们这个家族没有一个人有这种想法,我们是房道龙的亲生儿子,我们只是想去参加葬礼,如果参加不了,就给父亲烧香、磕头、送花篮,表达我们的心意。”








  虽然房仕德和房仕胜都一致表示自己一家虽然没有多少钱,但生活还算安定,“在经济上不需要成龙的资助”,但从北京到悉尼仅仅是往返机票就需要1万多元,加上合肥去北京、悉尼到龙爸爸墓地的交通食宿费,单人去澳大利亚的费用接近2万元。对于这个数字,房仕德一家还是感到有些棘手。房仕德表示,最后去不去澳大利亚给父亲扫墓,关键要看成龙的意见,现在只能是一个打算。








  揭秘五








  房家兄弟不愁吃穿








  由于外界“分遗产”传闻闹得沸沸扬扬,面对媒体,成龙的两个大哥一致表示,此番只为认亲,不要成龙一分钱。那成龙大哥房仕德、二哥房仕胜一家的生活现状到底怎样?记者日前进行了一番调查。








  总体看来,房室一家虽然没有大福大贵,但也算过得安稳。成龙大哥房仕德,今年68岁,是安徽省芜湖市裕溪口邮局的退休职工。每月有1000多元退休工资,和妻子王昭英不愁吃穿,平常还会打打麻将。长子房武45岁,目前是芜湖市邮政局职工,有一个19岁的儿子,目前在东海舰队服役。房仕德二子房斌是一个小学教师,有一个14岁的儿子,自称收入不错。而房仕德的小女儿房淑娥,目前也在邮局工作,月收入上千元。有一个儿子,丈夫是公务员。稍微困难一点的是房仕德的大女儿房淑霞,由于一耳失聪,丈夫生活自理能力较弱,生活相对困难。








  另外,成龙二哥房仕胜今年62岁,是一造纸厂退休职工。育有3儿1女。其中两个儿子在大型国企工作,中等收入。另有一儿一女的生活普通,房仕胜称自己及儿女的生活都很幸福,目前不需要三弟成龙的资助。








  只有房仕德的大儿子45岁的房武坦言,他的儿子房尚建目前19岁,很多人都说他儿子跟房祖名长得很像,他希望三叔成龙能帮他的儿子实现演员梦,让房尚建往影视圈发展。
中新网3月9日电 国际巨星成龙( 听歌 blog)昨天在澳大利亚堪培拉举行父亲房道龙的葬礼,成龙表示未来计划将双亲遗体运回老家山东安葬。








  据台湾“联合报”原因路透社报道,成龙身穿黑色服装,在堪培拉的DeVine酒庄,为父亲举行葬礼。数百位受邀出席亲友及中、澳各界代表,在龙爸爸的棺木前鞠躬致意。棺木后方安置龙爸爸的相片及他生前最爱的钓鱼帽和烟斗,灵堂上挂有“永远爱你”的挽联。








  告别式结束后移灵前,成龙和妻子林凤娇、儿子房祖名(听歌 blog)排成一排,送龙爸爸最后一程,成龙亲自捧着龙爸爸的照片,龙爸爸将与2002年去世的龙妈妈陈莉莉并排安葬在同一墓园。








  随后成龙受访表示:“这真是难过的一天,我深爱父亲,因为当我还小的时候,他为我付出太多,我的老家很穷,父亲离家自立,对我而言,他是最伟大的父亲。”








  报道称,成龙6岁才来澳大利亚,不久就被送去香港的中国戏剧学校,后来成龙曾回去短暂就读堪培拉高中。他感谢澳洲及堪培拉对他家庭超过40年的照顾,特别捐款在澳洲国立大学以家族名义设立的医药研究中心,将于今天揭幕。









,,,,,,,,,,,,,,,,,,,,,,,,,,父亲房道龙的葬礼。








  地球那边,他在澳大利亚向父亲最后告别,把父亲与已经去世的母亲合葬在一起。








  地球这边,他终于派助手一行5人去安徽老家,看望同父异母的大哥房仕德、二哥房仕胜。








  从愁眉苦脸到会心一笑,一个孩子可以在瞬间完成这个表情的转换。但是对于成龙大哥房仕德来说,他花了7天,不,准确地说是23年。7天,只是他求助媒体帮忙联系成龙参加父亲葬礼赢得成龙回应的时间。而这23年,是他和父亲房道龙相认23年来第一次获得三弟成龙的认同。见到三弟成龙派来的5名助手,房仕德昨天笑了,笑容里含着感激的泪,他不再发呆、叹气、失望,任凭家乡那些温馨而充满情意的小雨拍打着自己布满皱纹的脸上……








  地球这边








  成龙派人和大哥祭拜父亲








  昨天的芜湖是充满温情的。








  淅淅沥沥的小雨,滋润着成龙大哥房仕德在芜湖市裕溪口邮局宿舍那个有些破旧的家。








  等着幸福敲门。这是68岁的老人房仕德昨天最乐意做的事情。他一大早就起床,准备父亲房道龙的祭祀仪式,等待三弟成龙派来的人与自己一起祭拜。








  清晨8点过,以柏原为首的成龙中国艺房紫(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5名员工静悄悄地来到他家。让房仕德一家惊讶的是,成龙派来了3女2男共5名助手(不含一名司机),他们开着两辆车来没有惊动旁人,还以成龙公司全体员工的名义送来了6个悼念龙爸爸的花圈……房仕德眼里有些湿润,但他还是笑了,伸出那只等待三弟成龙等了23年的老手,无比激动地颤抖着,他有些语无伦次……但是,“感谢三弟成龙帮哥哥安葬父亲!谢谢你们来看我们!”这两句话,他说得特别清楚、特别响亮!








  9:30,房仕德召集好房道龙的全部嫡系后人后,安徽房氏在房仕德家中举行的对房道龙的祭祀活动正式开始。整个祭祀仪式比较简单,先是由房道龙长孙、房仕德长子房武宣读祭文,祭文中真挚阐述了房道龙安徽后人对房老突然离去的不舍之情,同时表达了不能去澳大利亚亲自为房道龙送葬的忧伤。在祭文中,安徽房氏特意写明感谢成龙和他的家人在澳大利亚为房道龙葬礼所作出的勤苦操劳。








  9:45,房仕德一家人拿着水果、黄纸供品,抬着“纸屋”出发,走了20多分钟赶到房道龙当年居住的龙窝村老家。面朝父亲遗像,面朝家乡的河,房仕德当众向龙爸爸跪拜、悼念!虽然已是68岁老人,但他磕头一点也不马虎,在砖头上响亮地表达了自己失去父亲而无法亲自去澳大利亚奔丧的沉痛的心情。








  “我们是受成龙委托专门来这里,和大哥、二哥一起沉痛悼念房道龙老先生。”成龙助手柏原如此说明来意。房仕德的小女儿房淑娥告诉记者:“他们是10点过离开我们家的,见面期间他们没有说三叔成龙来不来安徽,只是好心安慰我们要节哀、保重身体。离开时,他们说‘有事可以直接打我们电话’,其他就没有多说。毕竟是祭拜爷爷,大家心里都比较难受,所以说的话很少。”








  房仕德的老伴王昭英后来告诉记者:“他(房仕德)今天特别高兴,平常难得看到他笑,今天见到三弟成龙派来的人,他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感到亲切,笑了。”








  地球那边








  成龙让父母幸福合葬








  昨天的堪培拉是充满悲情的。








  再坚强的生命终会回归土地。功夫巨星成龙的父亲房道龙(又名陈志平)今年2月26日因癌去世,享寿93岁。但是成龙因为拍戏没能看着父亲离去。








  昨天,是一次生死离别。成龙父亲房道龙的葬礼,昨日上午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郊外一处酒厂里举行。墓园在附近不远。成龙一身黑色西装,戴深色墨镜,走过葡萄园和成排花圈,怀着沉痛的心情进入酒厂,与父亲作最后告别。除了成龙,哀悼者还有其妻子林凤娇、儿子房祖名(听歌 blog),和其他亲朋好友近百人出席了追悼会。棺木后方放着一张房道龙相片与他生前最喜爱的钓鱼帽和烟斗,旁边挂着“永远爱你”的布条。








  “我爱我父亲,因为我年轻时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们是穷苦家庭,他离开香港谋生。对我来说,他就是天下最伟大的父亲。”成龙在追悼会上回忆了父亲对自己的关爱。他还感谢亲朋好友出席追悼会,希望大家带着美好的回忆离开悼念厅。








  追悼会后,房道龙先生的灵柩安葬在堪培拉市甘葛岭墓地,与已经去世的妻子陈莉莉(成龙母亲)合葬在一起。








  这是一种幸福的告别。








数码领域
关键词:万象图片blog

作者:宙斯盾牌

《@成龙亡父身世大揭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宙斯盾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