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鸟

发表日期:2008-03-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五
我看到风追逐着希望,一路奔向远方
我看到鸟厌倦了飞翔,停在秋的树枝上
我看到时间穿越梦想,留下一张张落寞面庞
我看到情感繁衍的欲望,是生活凌乱景象
我看到花开在夜的中央,晨曦时星辰恋眷模样
我看到笑容之后的彷徨,在梦醒时眼中的忧伤
我看到自己留下了轻狂,能在明天孤独时回望
我看到喧嚣散去的寂寞,入睡前辗转的念想
我看到我站在梦的远方,只能把你我遥望
                                         ————选自《我看到》
猪看着鱼熟睡的面庞,悄然走下青鸟。喧嚣渐渐沉寂下去,一切是安静景象。他看着手中为鱼做的龙门,眼中却是悲伤。他明白自己与鱼每向龙门靠近一步他们之间的距离就远了一步。而在她化龙之后,那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抵达的世界。那时他们将生活在迥然的生活层次中,尽管曾经记得留恋,但到那个时候又能剩下些什么。他知道所要面对的世界是如何冷酷,也并不奢求自己能全身而退。只是要尽力而已。想到在那末日景象来临的山头,对着漫天熔岩流火鱼大声说出自己愿望的情景。忽然笑起来,那个时候虽然濒临绝望但至少他们不曾害怕。而自己许下的愿望是不是也能在绝处有一线可能实现。他看了下四周找了处寂静地方神手在空中划了个圈,一道门就出现口中。门后是苍翠树木赫然是他们来时的山峰景象。猪看着那里,露出思索神情眉头皱在一起。也许过了很久他回过神,然后向前迈出一步。他回到那个山峰,站在参天树木的缝隙中。手中握着的龙门浮在空中一点点放大将树木纳入其中,而猪忙着把龙门之中过多的水取出。这过程看似缓慢却及其迅速,很快龙门中的世界已经改变,在水的中央是一座小岛,岛上树木苍翠有建筑次第坐落其中。而天上有一轮明月,月华有着微微金色杂糅其中。猪在那主建筑的横匾上写完沁月小筑几字然后审视这个全新的龙门,虽然不是那么满意却已经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最好。将龙门收起之后原本苍翠峰顶已经出现一弯水泊,同那许久之前的人间一样形状。猪站在这个人间旁边看着自己水中的面庞,是那么另自己陌生。那水中是一个落寞男子影象,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看过自己的模样。一声叹息,不知道来自何处。他从怀中取出一个有紫色光华流转的珠子,这珠子中有万千景象在其中流转。它有一个名字叫匿影珠,传说是有将世间一切重现其中的能力。在传说中匿影珠曾被神用来记忆自己的世界从而创造了现在的世界。而那个诸神的世界有个名字叫太初。后来人们把这个名字给予了自己的世界。猪并不知道这个珠子是匿影珠,他只是想借助它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用他去记忆自己曾想到的世界。而现在则是用它守护着眼前的人间。看着匿影珠消融于人间之中,看着水中已经又是猪的模样的自己。他转身走去。一道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已经开启,对面是青鸟所在。
“原来你可以为她做这么多。”
游游站在人间一旁,看着猪离去的方向。他此时是鱼初见时的男子模样。那男子模样赫然是刚猪的人类样子。游游对着人间,仿佛看到一个倔强背影头也不回走进重重森林。那些幼时场景如此清晰出现眼前,她忽然看到时间的可怕力量。那些她所曾见到的东西在被自己所见之后渐渐沦为真实。而这过程中一切正因为自己曾见到,是自己的预见促成了现在。她忽然很害怕,因她预见得未来并不是自己所要见到的。就像曾经的自己一样,预见到自己不能接受的未来,于是试图阻止改变。只是这一切反而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她想起老师的话,预见未来的可怕在于我们将创造并不是我们能接受的现在。此时体会到那种面对命运的无奈感觉。她有些明白老师为什么总是寂寞模样,虽然在自己面前始终和蔼微笑。但始终寂寞着,或许是因自己创造的现在或许是因为自己预见的未来。人间中呈现出他的本来面目,一只游鼠面庞。她纵身越入这人间之中,没有水花溅起他像撞在一面弹力极高的墙上被反弹到空中。而人间中出现一张陌生女子面庞,那是她曾见到的鱼的人类模样。
“你不被允许进入人间。”
“你是谁?”
“我是人间守护者,轮回之门。”
“什么轮回?什么守护者?”
“入人间者入轮回,惟有通过我才能进入人间也惟有通过我才能走出轮回。”
“谁才能被允许进人间?”
“心有欲望者。”
“我心有欲望。”
“我看不出。”
“所以谁有欲望要你来判断了?”
“是。”
“你又怎么知道这世间所有欲望?”
“我不知道。”
“那你又怎么能执行这样的责任?”
“我不得不。”
“为什么?”
“这是我被创造的目的。”
“既然你知道你并不能真的做到,那为什么不去改变它?”
“不又怎么知道我没有去改变。”
“哦,那我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你不能。”
“如果我让你看到我的欲望呢?”
“如果你能做到,你就可以进去。”
“我如何才知道你看到我的欲望?”
“这是你的事。”
“那你看到的都是什么欲望?”
“这要你自己寻找。”
“你能帮我什么?”
“我只能等待你让我看到你的欲望。”
“那么好吧。我一定会进去的。那猪一定在里面留下了什么。我要放个东西在这里以方便我联系你。”
“不必,我随时可以看到你。”
“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让其他无欲望的人进入人间?”
“你不能知道。”
“所以我要把它放在这里,这样我们才公平。”
“如此你放吧。”
游游从口中吐出一块青色石头,她把石头放在人间边上。很快这石头就变成一个她此时模样的雕像。这雕像垂着头看着人间,仿佛是看着自己的影子。双眼中是浅浅灰色光芒。她满意看着这雕像,又拿手在这雕像双眼上轻轻擦拭。片刻之后这双眼像是真的一样,其中光华粲然流转如此生动。而被后世所知的欲望之眼就如此诞生。这样的人间还并是被生命恐惧的轮回之门。它还有判断欲望的能力,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当然这是猪特意设置用来保护人间之中世界的。那个世界他并不想与人分享。这是他自己的人间,仅此而已。游游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人间。这里又是平静景象。但这平静只过了一会,那人间中面庞的声音响起。它又是在对谁说话呢?
“你也能看到欲望?”
“我看到的是欲望?”
“或者是吧,我不知道。”
“我不过看到一些陌生色彩,它们让我不舒服。你呢?你看到的欲望是什么样子?”
“我也不知道,我也许什么也不曾看到。只是知道。”
“知道什么?”
“我说不明白,就是知道哪些是自己能接受的哪些是自己不能接受的。就像你看到的色彩。有让自己舒服的有让自己不舒服的。我选择那些让自己能接受的。让他们到那个世界。”
“你能接受的有很多吗?我觉得舒服的只有一种色彩。”
“我能接受的也只有一个。”
“我们倒是很像呢。”
“是啊,很像。我叫月影。你呢?”
“我叫金乌。你的色彩让我不那么讨厌。真是难得。”
“是吗。这样我们就算是认识了吧。”
“是算是认识了。用人类的说法。”
也被成为欲望之门的轮回之门就这样和欲望之眼相识。这相识在猪的预料之外,这意外此时看来并没有什么。但到得时间的另一端去看将发现这是多么重要的一次相识。就像鱼于猪的相识一样。一切自有着无可推拒的力量。我们在其中不能察觉,那些我们以为自己去做的其实也并不见得就真的是自己要去做的。支配,被支配。都是如此而已。
“猪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天空飞翔。只是天空到处都是火焰,就像我们曾见到的,可只有我一个人。猪你说如果我变了龙却不能再和你一起该怎么办呢?”
鱼坐在青鸟前伸的甲板边,看着朝阳升起。猪朦胧着睡眼爬在她一旁。听着她的话,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也是曾想过这样的问题吧。但却是没有答案。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而关于鱼的将来,他越接近龙的世界越为鱼担心。
“我们不去找龙门了吧。就这样和青鸟一起去四处看看。要不就回到那里。你说好吗?”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化龙是你一直的梦想。无论怎样我都会帮你实现的。就算不在一起,那也是许久以后的事情了。”
“恩。”
“龙门并不是我们说找就找到的。不用想那么多。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向东去人类的世界。”
“可是你这样子怎么在人类中呢,听他们说人类都对其他种族很残忍呢。”
“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再让我们体会这兽人的热闹集会吧。”
“猪你看他们在建房子呢。”
“他们是想长久在这里住下去吧。我们下去吧,还要找个驾驶员呢。”
“不可以不找吗?”
“现在不需要,但到了人类世界总是要有个人为我们做事的。”
“那就到时候再找吧。”
“恩,好。让我们看看他们建造的房子吧。看上去好奇怪的模样。”
“恩。”
两人在各样的房子面前转着,那些各族的兽人忙碌着弄材料,在远处搬来石头砍伐树木。有的拿出族里奇怪的树木种子种在地是行然后很快这些种子就长成房子形状。一天忙碌之后这庞大区域就林立着无数的房子。虽然形状上有很大差距,却始终是房子。青鸟之城的雏形展现在世人面前。那条在空中腾升的龙从此成了这座城市的标志。而在这龙之下也有一个青鸟的雕刻。现在这里看上去不多是无数庞大村落的聚合。两人在体验了各式各样的房子建筑方法后都很快乐。这让他们忘却了龙门,忘却了明天要去面对要去走的路。他们享受着这真切的快乐,全身心投入在这创造的愉悦情感中。夜晚降临,猪在青鸟之上看着下面火光四处的喧闹场景,忽然有些感慨。
“他们其实和人也并无差别。”
“你又怎么知道人是什么样子?”
猪并不对这个声音诧异,他一旁的鱼又是一身如墨的衣服。这衣服在白天是那样纯粹白色。猪要明白这衣服的不同之处,也要明白那个北女是怎样在鱼的身体中存在。他等待她的出现。因此全无惊讶。
“那么你知道了?高贵的龙。”
“人类不过是一群欲望支配的卑微生命。他们为了欲望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
“你好象很看不起他们。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出卖自己的灵魂的?”
“当初我们需要人类身体当作载体进行龙族实验,哼。你休想我说任何龙族的事。”
“我也不想知道。”
“是吗?那你为什么要去找龙门呢?我倒是很好奇她意识中那些东西从何而来。”
“你最好安分点。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这算是威胁吗?”
“这是商量,我虽然不知道你同她的关系是怎样。但要让你一直像以前一样睡着并不是件难事。”
“哼。”
“那你这算是答应了?”
“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事情我才懒得理会。何况她是紫堇鳞鱼之身。说起来以后倒也是我们姐妹中一个。”
“你也是由此变化的?”
“我和她不同,我是纯粹的紫堇鳞鱼。她身上的龙力并不纯粹。我也不知道搀杂了什么。”
“那是不是人的气息?”
“我不知道。虽然我也曾有过人的身体但我并不喜欢。人类的欲望太多。”
“你们龙不也是一样吗。”
“你说什么?”
“你们金龙一族不也和人一样对同族征战对它族征战吗?这与人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我们是为了得到真实。人类不过是为了欲望。”
“那你们想得到真实自身不也是欲望?”
“欲望也有不同的。就像你要找到龙门一样。”
“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那是你太自以为是,一只猪又怎么知道人的智慧,更何况我们龙族。”
“也是。那么以你龙族的智慧能不能告诉我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呢?”
“你——”
“看来龙族的智慧也是有限呢。”
“哼。”
“能告诉我你这样子出现对她有什么影响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不为什么,也许以你龙族的智慧应该不介意告诉我知道吧。难道你害怕?”
“我会怕一只猪,笑话。我这样出现对她没任何影响。我和她不过是都在一个身体中。只是这身体本属于她。我只在她意识沉寂的时候才能出现。当然,若我想强行出现也不是不能。”
“谢谢了。”
“你可曾想过她以后终究是要化龙的。”
“我知道。”
“那你还要帮他找龙门?”
“那是她的梦想。”
“你真以为那是梦想吗?”
“那又是什么?”
“我想我应该记得的,刚似乎想起了什么。好了我又要去休息了。”
“我该说再见还是不见呢?”
“这由不得你。”
猪看着迷糊的鱼,想着刚刚的对话。隐约中察觉到什么。金龙一族的征战如果是接近真实,那么他们那个层次的存在要接近的又是怎样的真实呢。猪没有想多久,他听到鱼的声音。
“我们是明天出发吗?”
“是。你去休息吧。我还要再做些事。”
“可我不想睡呢,刚好象又做了一个梦。我好害怕再做那样的梦。”
“不会做了的,去睡吧。”
“恩。猪。”
“恩?”
“给我念首你的诗吧。”
“都不记得了,让我想想。”
“那你要想快些,不然我会睡着的。”
“那我做梦念给你好了。”
“就念我们在地下一起的那首吧。”
“哦,好。”
猪整理了下自己的声音。回想那个场景,然后一字字念出那些语句。他回过神时鱼早已睡去。面庞上隐约微笑。猪将龙门轻轻放在她身旁走下青鸟。游游仿佛在下面等了很久。看到他时也没有表情。
“我明天出发。”
“我也是。”
“他们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是,他们还给这里取了个名字。”
“什么名字?”
“青鸟。”
“青鸟?”
“就是上面的青鸟。”
“真是受宠若惊了。”
“他们又不是因为你才取的,你不必如此。”
“你好象很不开心?”
“我有吗?”
“你不开心的时候总是这样语气。”
“你又知道。”
“在离别之前,我们就安静呆会吧。”
“那就看看这青鸟之城吧。”
“青鸟之城。这名字似乎很不错呢。”
“可惜了这名字。”
“走吧。”
两人在这渐渐沉寂的庞大城市中游走着,这场景让两人如此熟悉。只是这一次离别之后再次相见已经是岁月流转。他们将在各自的旅途上遭遇各自的快乐不快乐。就像当初的离别一样,虽然不说,却心有戚戚模样。猪在沉默许久之后才像想起什么似的再次开口。
“人间那里就麻烦你了。”
“我会的。好好找你的龙门吧。”
“那不是我的龙门。”
“有什么区别呢。”
“有区别的吧,只是我不知道。”
“这城市以后一定会无比繁华。”
“这又是你的预见?”
“不是。”
“真的?”
“真的。”
“不知道多久能走完。”
“也许很久,也许不用很久。”
“你能不能不这样说话?”
“那我要怎样?”
“你看,这是青鸟之城。”
“我知道。”
“这是我们的青鸟之城。”
“我们的?”
“我们的。”
“那让我们好好看看这我们的青鸟之城吧。”
这渐渐暗下的庞大城市中两人的身影渐渐被黑暗吞没,他们再不说话。游走在这新生的青鸟之城中。这是他们的城市。



关键词:青鸟

作者:莲落青冥

《青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