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些我告诉过别人,然后自己不记得的话

发表日期:2008-03-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7-6月作品

那条树枝就那么倚着贴着探着头趴在窗玻璃上.
碧绿的叶子皱起,窗外大雨如注.
风亦呼啸起来.雨滴落下的轨迹是倾斜的.白白的一道一道,清晰可见.
我觉得我好残忍.仿佛关着门拒绝一条淋湿的小狗一样.我关了窗,把那条树枝挡在外面.
屋子里开着灯,各自倒映在玻璃上.一条一条灯管白色的光都兀自静默在玻璃中,像锁在深宫的流年.
只有那么一只灯管,它在前后晃动.不管其他.很自在的样子.
窗外是繁盛到有着侵略倾向的绿色.

这倒让我想起了川端康成在开头那一段关于夜间行驶的火车与山间烛火的描写.


黄昏的景色在镜后移动着。也就是说,镜面映现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在晃动。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像,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两者消融在一起,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的世界。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映照在姑娘的脸上时,那种无法形容的美,使岛村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
只有身影映在窗玻璃上的部分,遮住了窗外的暮景,然而,景色却在姑娘的轮廓周围不断地移动,使人觉得姑娘的脸也像是透明的。是不是真的透明呢?这是一种错觉。因为从姑娘面影后面不停地掠过的暮景,仿佛是从她脸的前面流过。定睛一看,却又扑朔迷离。车厢里也不太明亮。窗玻璃上的映像不像真的镜子那样清晰了。反光没有了。这使岛村看入了神,他渐渐地忘却了镜子的存在,只觉得姑娘好像漂浮在流逝的暮景之中。
  这当儿,姑娘的脸上闪现着灯光。镜中映像的清晰度并没有减弱窗外的灯火。灯火也没有把映像抹去。灯火就这样从她的脸上闪过,但并没有把她的脸照亮。这是一束从远方投来的寒光,模模糊糊地照亮了她眼睛的周围。她的眼睛同灯火重叠的那一瞬间,就像在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妖艳而美丽的夜光虫。



这晃动和静默的白色柱状光芒仿佛是窗外绿色隐藏的眼眸,一只在倾诉荡漾的心事,更多则在压抑与偷窥着观望。不表达,从不表达,绿色的禁忌是表达。

想起三年前的那段荒芜土城.一段秦汉时期的遗物,风雨千年中坍塌,早已失却了绵亘的身躯.那破碎的一段兀自呆在那个高中的一域.被绿色荒芜又因绿色复生.
我曾在那里徘徊过的那些些早晨与傍晚,以及某几次可数的春夏的下午.偷偷地观望球场上奔动身影的恍惚记忆.忽然间被绿色唤醒.那时与几位不熟识却在心底彼此理解的朋友的谈话.我们说着明天,不提幻想,我们揣着梦想,各自沉默--又彼此鼓励.我就在那绿草离披的土城念起他又忘记,纠缠又放弃.这段土城于我,就像绿草于它自己,既是一种成全,也是荒芜.

雨快停的时候,妈妈打电话来,我走出教室,守着一扇双开的门,抵住门上玻璃,忽然说不出话.
妈妈说,我放假了呀,你爸爸还在忙,你也在忙,只有我一个人放假了,我好高兴啊.
可是我就是忽然说不出话.
那扇门被铰链锁起来了. 我一推一拉,它很绵缓的恢复原状.
门外结着一张很大的蜘蛛网.很大的蜘蛛,守在中间.我一向对丑陋的事物视而不见. 而那蜘蛛网随着我摇嗒门的节奏前后晃荡. 窗外的雨淅拉的要停下来.绿色更加耀眼的侵犯人的空间.阳光在绿色上生法的苗头.我可以想见天空是打算以一种怎样不可抗拒的蓝控制大地.我的眼睛像压了千斤的重量.

面对着雨后初晴我忽然觉得被控制,我说不出话.


后来室友打电话来说空气中有一架彩虹.我终于没有看见.

--END--



关键词:苗头门外节奏绿色彩虹

作者:assaci

《一些我告诉过别人,然后自己不记得的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ssaci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