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日记 [2006年01月01日] 夜很深了(二十)

发表日期:2006-01-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是2006年的第一天。好多朋友给了我新年的祝福,心里感动得不得了。
就在辞旧迎新的昨天晚上,我一直想和你说上几句话。电话是通了,开始是没有接,后来又接了,说是在给瑶儿喂饭,又等了半小时再打,又说是给瑶儿洗澡,又等了半小时再打过去,一连九次无人接听,最后终于接了。
博友说,长相思比长相守要好,我真相信。就我们来说,相守的日子常常是以分秒来计算,相思的日子就总是很漫长。男人并不知道,一时的相守常常要调动女人大部分的情感,为了这伤害了自己的情感,短时的相守有时是那样的漫长。
你在电话中的话语少了很多。
没有别的,你还在写满心的公告栏里向自己发布不够准确的疑问和怨言。
是的,你我之间有许多不合适的地方,我有可能有许多东西你料不到、想不到、猜不到、甚至是让你吃惊的状况。
而情感,不一定非要让大家都要这么明明白白呵。
有情感在,人就常常有情感中的矛盾在。
相守时我们相拥而眠,常常忘了天已经大亮,心情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温暖,天格外蓝,云格外白,海格外宽,地格外广。
相思时我们相诉衷肠,常常忘了话费透支的紧张,心情随着天空的无垠而开朗,黑夜也好,月夜也罢,没有世俗干扰,没有恶意捣乱。
一切都过去了,就放下吧,学会放下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作者:诗芸诗钊

《日记 [2006年01月01日] 夜很深了(二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